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圣旨
    换还是不换,这个是个问题,毕竟整整三百英雄点呢,如果这嫁衣神功没用,岂不是浪费了?还不如去兑换神剑诀和南天神拳不是。

    宁渊犹豫了许久,最终心头一横,还是决定选择了兑换。

    虽然修炼肉身体魄,让他拥有了无比强悍的战斗力,但是一直修不成真气也不是个事啊,尤其是踏入先天之后,有凌空虚度之能,可直入青冥,单凭这一点就让宁渊很被动了。

    比如刚才,绝仙子一直就在天上用先天神武远程轰杀他,若不是宁渊有生命之链,把绝仙子硬生生从半空之中拉了下来,那么根本就奈何不了她。

    这还是因为宁渊要带走纪无双,绝仙子不得不和他拼死一战,若是换成别人,直接飞到几百丈的高空之中,虽然那样他也攻击不到宁渊,但若是一心要走,宁渊也就只能够看着干瞪眼,毕竟这生命之链的攻击范围是有限制的。

    所以宁渊觉得有必要尝试一下这内修之法了,而这嫁衣神功性质刚猛,很合适贯通武脉,虽然不像是易经洗髓经那样对经脉有奇效的神功,但在没得选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换了!”

    宁渊一拍大腿,直接选择了兑换,最后三百英雄点彻底清空的同时,一股如雷火一般凶猛澎湃的力量自从宁渊体内骤然而现,直入丹田。

    丹田,乃是人体根基所在,接连周身经脉,真气才能够以此运行流转。

    而达到先天之后,能已先天罡气二次开辟丹田,使得丹田化为气海,踏入先天第一个境界,先天气境。

    当然,这距离宁渊太遥远,他现在必须先将丹田之外的人体九道武脉贯通,只有贯通着武脉之后,丹田才能够凝聚出内气,之后内气化真,真气化罡,开始内修之路。

    现如今,随着嫁衣神功那凶猛澎湃的力量涌现,冲击第一条武脉之上后,宁渊只感觉体内一阵剧痛不断传来。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宁渊的九条武脉本来就堵塞得厉害,修炼吞元图录之后就更加是铜墙铁壁了,也就是这来自燕南天的嫁衣神功着实强悍,否则连这武脉都无法撼动。

    不过肉身强悍也有好处,那就是他不用顾忌这嫁衣神功冲击武脉的后果,疼痛什么的自然就直接无视了,造成的伤害,抱歉,还真的不够他恢复得快的。

    所以宁渊并不着急,就这么感受着那嫁衣神功之力冲击第一条武脉的感觉。

    说实话,这三百英雄点花得还是值得的,虽是成长性的能力,但它起码会有第一层,所以按照道理来说,这嫁衣神功应该能为宁渊开辟丹田才是。

    便是宁渊心思之间,忽然,他体内轰隆一声,似有雷霆响动,一阵剧烈无比的痛楚传来,竟是让宁渊都猛地喷出了一口血。

    这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宁渊体内的剧烈痛楚渐渐消失,那原本雷火一般凶猛冲击着武脉的嫁衣神功之力也是渐渐平复了下去。

    这让宁渊眉头一皱,因为他并未感受到自己的丹田有什么变化。

    “难道连系统给的嫁衣神功都不行么?”

    宁渊心中讶异之时,连忙查看起了武脉与丹田的状况。

    片刻之后,宁渊的神色变得十分之古怪。

    嫁衣神功没有成功的开辟出宁渊的丹田,但也不算完全失败,因为它贯通了一条武脉,并且这嫁衣神功第一层的真气,现如今就储存在这第一条武脉之中。

    经脉的确能够储存真气,甚至还能够创建出周天循环,在丹田与各处经脉之中运行,护持肉身。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有丹田,没有丹田,根本无法源源不断的凝聚出真气,好似无根之水,用一点就少一点。

    而现在,宁渊没有开辟出丹田,只有储存在第一条武脉之中的嫁衣神功真气,并且这真气他还动用不了,就好像是一潭死水一般,不管宁渊怎么催动,就是一动不动。

    这不动也就罢了,连宁渊运行嫁衣神功的心法,想要试着提升嫁衣神功境界的时候,竟然发现这完全没有作用。

    贯通了第一条武脉,有了嫁衣神功心法,他还是一样无法修炼。

    简直就是见了鬼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面对这种局面,宁渊也是有些懵了。

    思考了好一会儿,宁渊才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必须把九条武脉全部贯通,才有可能开辟出丹田,进行修炼。

    而贯穿这九条武脉的方法,似乎只有像是这嫁衣神功一样,兑换出一门神功绝学,以此贯通武脉。

    也就是说,宁渊必须集齐九门神功,才能够开辟丹田,修出真气。

    这不是要人老命嘛,先不说这九门神功心法齐全要耗费多少心力,这九门神功落到一个丹田里面,那是一个怎样的场面?

    会不会直接把他的丹田硬生生的挤爆了?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苦笑说道:“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着,宁渊驾着马车,在这月光之下,缓缓朝咸阳城而去。

    这样的速度,直至第三日清晨,宁渊才回到了咸阳城,这三日来纪无双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着,但身体却是好了不少,也让宁渊心中安定了不少。

    回到宁家府邸之后,宁渊把还在昏睡着的纪无双抱回了她的房里,安置妥善,又换来几个侍女贴身在一旁照看着之后,宁渊方才离开。

    宁渊的归来,让宁家又是乱了一阵,但却没有了先前的紧张与沉重,因为谁人都知道,宁家之危已然解除了,现在整个咸阳城,谁不知那斩了穆擎峰首级,强撼剑神楚应天,最后还在皇城之上三字留名的燕南天?

    别人不清楚,但宁家之人可是个个都知道,这燕南天便是宁渊的师尊,并且还不像是绝仙子那般高高在上,难以接近。

    这不,宁家有难,他二话不说,提着剑就去把那穆擎峰斩了,简单直接,可是比那绝仙子靠谱多了。

    有这么一位顶峰强者庇护着,宁家自然是稳若泰山,而宁渊既然能够将纪无双带回来,更是说明了连绝仙子都不是宁渊的师尊对手,如此一来,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宁家人心安定,自然也就热闹了不少,起码宁渊从纪无双房里走出来之后,就遇到了几个姑母叔婶之类的,很热情的向他介绍咸阳城之中各大世家还未婚嫁的大家闺秀。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些人,又有人来通知宁渊,说宁老太君让他过去一趟。

    无奈,还未能休息半刻的宁渊只好来到了宁老太君这里,看到老人家拿着一张圣旨看着,双眉微皱,一副思量神色。

    “奶奶。”见此,宁渊也是奇怪,上前呼唤了一声。

    “渊儿,你来了,看看。”见宁渊来了,宁老太君也不废话,直接将圣旨交给了他。

    宁渊接过圣旨一看,也是微微皱起了眉来。

    这圣旨上面的意思很简单,秦皇圣谕,让宁渊入宫面圣。

    赢天阙要见他,这倒是让宁渊有些奇怪,虽然因为那燕南天的威慑,皇室肯定是不敢对宁家动手了,但赢天阙与宁渊毕竟有杀女之仇,之前赢天阙还派林风绝狙杀宁渊,双方没有直接撕破脸皮已经是好的了,现在这赢天阙竟还要召他入宫?

    难不成是要来一出鸿门宴么?

    想着,宁渊看向了宁老太君,这圣旨到了怕是有段时间了,老人家心中应当已经有了决定。

    见宁渊眼神,宁老太君微微一叹,道:“渊儿,我们宁家与皇室之间的恩怨如何,我想也无须多说了,现如今因你师尊的庇护,我宁家无忧,但皇室实力雄厚,又有天剑阁之助,若是我们与其开战,纵然能胜,只怕也是两败俱伤,所以能不动这刀兵还是不动的为好。”

    “嗯。”听此,宁渊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但那赢樱之死”

    “呵呵。”宁老太君一笑,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似不屑又是嘲讽的笑容,言道:“天家无情,历代争位,也不知道死了多少,赢天阙岂会因为区区一个公主而毁了这自己的九五之位?你去吧,看看那赢天阙到底想要如何,若是能免去刀兵,无论是对我们宁家还是这大秦,都是一件好事。”

    “是。”宁渊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宁老太君没有过多的嘱咐他什么,显然是将这决定权放到了他手中,与皇室,是战是和,皆然有宁渊决定,如此可见,老太君已是准备将这宁家交到他手中了。

    想到这里,宁渊摇了摇头,执掌一个家族,这可不是他擅长的事情,回来之后还得想办法和老太君说说才行啊。

    心思之间,宁渊离开了宁家府邸,翻身坐上了那匹踏云兽,不过并没有直接前往皇城,前往了天音楼。

    无论是皇室还是天剑阁,对于现在的宁渊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找苏暮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