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燕戟归命人不还
    绝仙一脉,负罪之人,中域神州,神之鼎炉!

    一句话语,道出多少惊天秘闻,纵是宁渊听此,也是神色微变,喃喃道:“负罪之人,神之鼎炉?”

    “不错。”苏暮晚晴点了点头,言道:“绝仙一脉的传承,来自中域神州的太古传承,宁公子,你知道这中域为何被称之为神州么?”

    宁渊一挥手,言道:“直接说吧。”

    见此,苏暮晚晴神色有些无奈,道:“放眼天下,共分五域,东为妖族祖地,南为无上妖庭,北是大荒北域七国,西是极尽魔渊,这四域之中,生灵无数,疆域广阔,武者无数,传承众多,但是这些和中域神州比起来,皆是不值得一提,因为”

    “神州,有神!”最终,苏暮晚晴道出四字,淡漠眼神之中,竟也是多出了一丝凝重。

    “神?”听此,宁渊不由挑起了眉,自从在百断山见到过那神龙骸骨之后,宁渊便知晓这个世界不像是他看到的那么简单,但此刻听闻神之一字,他仍是感到有些惊异。

    何为神?

    这个定义太过广阔,在普通百姓眼中,实力强悍,出手惊天动地的武者便是神,而在武者之中,先天之境,顶峰之上的强者也可称之为神。

    神之一字,如今也是被用得太过泛滥,让宁渊都不知道这所谓的“神”,究竟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但看苏暮晚晴的神情,足以可见,她口中的神,绝非一般!

    起码,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说道这里,苏暮晚晴也是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中域神州,五域之核心,上古神起之地,有上古世家,无上传承,绝仙一脉,便是出自其中。”

    苏暮晚晴没有与宁渊细说这“神”,直接便将话题转移到了绝仙一脉身上。

    “这在北域人眼中,若仙临尘,不染俗世红尘的绝仙一脉,其实不过是被无上传承放逐到北域的负罪之人,她们被放逐的原因,便是当初太一神之子,因她们而有了缺憾,太一神宗震怒之下,便将这绝仙一脉放逐到了这北域,除非她们能够寻求到恢复神之子缺憾的绝仙灵体,否则绝无可能回归神州。”

    苏暮晚晴轻声叙述着,但却是让宁渊的眉头越发的紧皱。

    话语最终,苏暮晚晴淡淡的望了宁渊一眼,道:“这数千年来,绝仙一脉一直都在北域寻找着亿万无一的绝仙灵体,但数千年岁月都没有结果,直到十余年前,这一代的绝仙剑主寻到了纪无双!”

    听此,宁渊眼神渐冷,眸子更是杀意涌动,话已至此,他怎还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见宁渊眼眸带杀,苏暮晚晴继续言道:“绝仙绝仙,便是断绝自我仙路,成就神之辉煌,在太一神宗,这绝仙一脉不过是四脉之一,皆为神宗历代神之子的双修鼎炉,得这四脉之力,太一神宗的神之子,皆是神州绝代天骄,纵是在如今的天地,也是绝对能够踏入神之领域的存在。”

    提及神之灵域,苏暮晚晴眼神之中一阵波动,随即恢复平静,继续言道:“在太一神宗四脉之中,最为完美的神之鼎炉,便是绝仙灵体,数千年前,绝仙一脉因此被放逐,而数千年后,这也成了绝仙一脉回归神州,再入太一神宗的关键,所以宁公子,你知道为什么,绝仙子会将纪姑娘视为绝仙一脉的希望了么?”

    宁渊没有言语,沉默着,直让这气氛变得有些压抑,道道难以压抑的杀意在他身上涌动着,便是苏暮晚晴眼神都为之一凝。

    片刻之后,这杀意渐消,苏暮晚晴方才说道:“原本纪姑娘自我粉碎了这绝仙剑印,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当初被放逐到北域,绝仙一脉的传承是不完整的,体内绝仙剑印是她们作为神之鼎炉的关键,因此将绝仙剑印吸收之后,若是她们不能与神之子完成双修,那么体内的绝仙剑印终有一日会成为她们的夺命符,所以你应该清楚,对于绝仙一脉来说,回归神州,势在必行,所以宁公子,你知晓晚晴为何不愿当这个恶人了吧?”

    听此,沉默了许久的宁渊方才说道:“便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呵呵,这是晚晴与宁公子相逢以来,听到得最让人开心的一句话语。”苏暮晚晴轻声一笑,继续言道:“那么作为回报,晚晴在提醒宁公子一件事情。”

    “嗯!”这话让宁渊猛地想到了什么,神色不由一变。

    见此,苏暮晚晴也不在卖关子,直接出声说道:“作为神州的无上传承,太一神宗有无数手段能够为纪姑娘重塑丹田与经脉,所以哪怕纪姑娘碎了那绝仙剑印,那位绝仙剑主也一样不会放弃,宁公子,你知道穆家和皇室为何会这么快,便对宁家出手么?”

    苏暮晚晴话语方落,宁渊便已然站起身来,眼神之中杀意汹涌,更是无比焦急。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一个时辰之前,绝仙子便已经离开了咸阳城,不过晚晴倒是知道,她要前往哪里,宁公子,有兴趣么?”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宁渊。

    “苏暮晚晴!”听此,宁渊眼神一寒,但最终却是冷声言道:“你的情,我承下了,说吧。”

    “呵呵。”这话,终是让苏暮晚晴不由一笑,轻声言道:“要往中域神州,必须借助天音阁开启的通天仙路,方才能够跨越无尽之海,而天音阁的方向,由此往南,云海三洲,晚晴已是为宁公子准备了一匹踏云兽,现在赶过去,百断山下,来得及。”

    苏暮晚晴话语一落,宁渊便已然转身离去。

    见此,苏暮晚晴不由得摇了摇头,神色玩味的看着宁渊离去的身影,喃喃道:“宁公子,便让我看看,你究竟还隐藏着多少吧,绝仙一脉啊,呵”

    玩味话语之中,蕴含着多少心思,便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此刻,前往秦岭关的大道之上,南宫凡驾着一辆马车,快马加鞭的赶往秦岭关。

    车内,绝仙子抱着昏迷不醒的纪无双,低声喃喃道:“无双,莫怪师尊,师尊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绝仙一脉的传承,数千年了,数千年了”

    喃喃话语声,微微颤抖,是因为连她自己都不觉得,这般做,到底是为了谁!

    时间缓缓而过,最终在那傍晚时间,马车通过了秦岭关,直往百断山去,只要超过了百断山,在过云海三洲,便是出了大秦疆域,距离天音阁也不远了。

    此刻夕阳如血,天色渐暗,百断山之中妖兽咆哮声声,再加上那满山盗匪,几乎没有多少人胆敢进入这片山脉。

    但这一次来的却是一位先天道境之强者,直是艺高人胆大,直入百断山之中。

    然而,就在山前,骤见一道血光坠落。

    “轰!”

    一声轰鸣,龙胆伫地,横断前路!

    再看前方,夕阳如血的光辉之下

    飒风沾、问途寒

    谁与共饮!谁敢闯关?

    燕戟归命人不还!

    冷然声中,如血夕阳下,一人,怒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