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绝仙一脉,神之鼎炉
    不过短短几个时辰,穆擎峰被人斩首之事就已经传遍了咸阳,燕南天三字,更是闻者皆惊,原本暗流涌动的咸阳城,局势更是一片混乱了。

    没有人清楚,那先斩了穆擎峰,又与剑神楚应天强势一对的先天强者到底是什么来历。

    但所有人都清楚他的用意,无论是斩穆擎峰,还是剑刻皇城,无非就是为了二字。

    立威!

    而宁家立威!

    就在皇室与穆家派兵围住宁家,要拿下宁渊之后的一个人时辰,便有人杀上了穆家,斩了穆擎峰,甚至要剑扫皇城禁宫,最后在城墙之上留下三字,这从哪里看都是在为宁家出头。

    否则的话,这位先天强者没有必要这么做。

    也不得不说,他的目的达成了,此刻穆家已乱,皇室人心不稳,不仅仅不断派人联系天剑阁,甚至下令让大军入驻皇城,让本就守卫森严的禁宫更是铁甲林立,一片剑拔弩张之势。

    虽然这没有多少可能挡住那位先天强者,但给自己一份安全感也是好的。

    穆家与皇室如此,天剑阁也好不到那里去,一个时辰之前便闭门谢客,甚至有传闻说那位大秦剑神受了不轻的伤,必须闭关调养。

    无数传闻之中,更是让这咸阳城风雨飘摇,唯有宁家,已是稳若泰山!

    从宁渊将玄武禁军杀退,战三位一品大宗师,枪挑两人,到燕南天杀上穆家,一会剑神楚应天,最终剑刻皇城,这不过是发生在短短半日,但已经宁家从危若累卵之态变成了稳若泰山。

    别的不敢多说,但穆家是绝对没有能力在对宁家动手,至于皇室与天剑阁,此刻怕是也自顾不暇,如此一来,谁还能对宁家起到威胁?

    也只有那位绝仙子了,但是她,会对宁家出手么?

    就是出手,也未必没有一战之的实力。

    而此时此刻,已然换下易容的宁渊走出了金家商行,步伐有些沉重。

    斩杀穆擎峰之后,宁渊便前往了天南王府,想要找朝阳请哪位雪神山的云逸大夫去为纪无双疗伤。

    结果连朝阳都没有见到,便被人告知云逸大夫昨日就已经离开了,至于雪神山,远在万里之外,他现在就是想去也不行。

    无奈之下,宁渊又来到了金家商行,想要问金无命有没有什么办法弄来恢复经脉与丹田的丹药。

    听此,金无命却是一阵苦笑,然后对宁渊摇了摇头。

    丹药珍贵,有各种神效,但纪无双的伤势太过严重,她粉碎了精修十余年的绝仙剑印,并且将其逼出体外,融入了绝仙玲珑之中,这就导致了纪无双的丹田与经脉竭尽破碎。

    这样的伤势,可是比宁渊的武脉受创还要严重,起码在没有修炼吞元图录之前,宁渊还打通武脉的可能。

    而纪无双的丹田与经脉,却是根本无法恢复了,就算是金无命,也未曾听说过有什么丹药能够连彻底破碎的经脉与丹田都恢复如初的。

    这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

    对此,宁渊心中虽是早已经有了准备,但仍旧感到一阵失望,但他并未就此放弃,而是转身走向了天音楼。

    事到如今,若说还有希望的话,那就是这位神秘莫测的苏暮晚晴了。

    半个时辰之后,宁渊再一次来到了天音楼,还不等他让人通传,天音楼中便走出了一个侍女,对他说道:“宁公子,我家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请吧。”

    “苏暮晚晴”

    听此,宁渊皱了皱眉,这女人似乎料到了他一步又一步,在她面前宁渊有一种优势全无的被动感。

    虽是如此,但宁渊还是加快了脚步,随着侍女走入了天音楼。

    再一次进入了那房间,炉香袅袅,琴声幽幽,随着宁渊的到来微微一顿,随即又若流水而续。

    宁渊径自坐到了苏暮晚晴面前,不言不语,丝毫没有打扰她抚琴的一丝。

    片刻之后,一曲终休,苏暮晚晴将古琴撤下,随即望向宁渊,淡笑道:“不过短短几个时辰不见,宁公子的耐性倒是好了许多。”

    宁渊听此,神色不变,只是说道:“你知道我的来意,直说吧。”

    “呵呵,这直接倒是没变。”苏暮晚晴仍是微笑着,随后将一个玉瓶放到了宁渊面前。

    见此,宁渊眼神一凝,探手将那玉瓶拿起,打开一看,其中赫是三颗晶莹剔透,胜雪无暇的丹药。

    这正是天音阁灵丹圣药之一,圣雪神丹。

    见此,宁渊望向了苏暮晚晴,道:“这能恢复破碎的丹田与经脉。”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若是其他人,也许能,但若是纪姑娘,不能。”

    这话,让宁渊顿时皱起了眉头来,却没有出声,等候着苏暮晚晴的解释。

    见此,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这圣雪神丹,对于普通武者来说,的确是疗伤圣药,但纪姑娘却非是普通人,尤其是这一次,她是亲手破碎了体内的绝仙剑印,那绝仙剑印自从她修炼之时便已经存在,这么多年来早已与她的丹田融为一体,此刻破碎,等同于将她的丹田尽数摧毁,那凌厉无比的绝仙剑罡又破碎她的经脉穿体而出,这般的伤势,圣雪神丹自是无效。”

    苏暮晚晴解释得很清楚,宁渊也听得很明白,纪无双的伤势的确不同寻常,丹田与经脉被摧毁得太过彻底,想要修复,根本不可能,除非能够为她重塑出一个新的丹田与周身经脉。

    但这像是几颗圣雪神丹能够做到的事情么?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得握紧了右拳,久久无语。

    见此,苏暮晚晴仍是淡笑,道:“不过宁公子也无须这般失望,这世上神药圣丹无数,未必没有能重塑丹田经脉之灵丹,若是宁公子有足够的实力,为纪无双恢复修为不是不可能,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宁公子你应该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听着话语,宁渊望向了苏暮晚晴。

    “绝仙一脉!”

    苏暮晚晴淡淡道出四字,随即轻声说道:“这自从中域神州而来的绝仙一脉,真正的身份与传承。”

    “嗯!”

    听此,宁渊眼神一冷,随即言道:“说吧。”

    见宁渊眼神带杀,苏暮晚晴仍是淡然神色,言道:“北域的绝仙一脉,是被放逐者,负罪之人,而中域神州的绝仙一脉,是神之鼎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