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允不允你!
    “停下!”

    一声咆哮,雷霆怒意,惊得那骏马不由停止了脚步。

    “是你!”见是宁渊,驾车马车的南宫凡不由一怔,问道:“你要做什么?”

    没有回应,怒意腾眉的宁渊直朝马车走来。

    “站住!”见此,南宫凡眉头一皱,出声一喝,要宁渊止步。

    却见宁渊根本不停,直接冲到了马车之前,南宫凡神色一变,反手就要拔出腰间的长剑。

    然而不等他长剑出鞘,一只手掌便凶悍无比的扼住了他的咽喉,随即直接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入一间商铺之中,引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甩开了南宫凡之后,宁渊探手朝那车帘掀去。

    便是此时,车厢之中涌现出了至极玄寒之气,宁渊的手掌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层层冰霜,硬生生的将他的右手冻结在了虚空之中。

    冰冷,似深入了骨髓一般,然而心中之怒,却若怒焰滔天,宁渊手掌怒然一握,那一层冰霜顿时爆碎,只是那右手已是一片鲜血淋漓。

    虽是破开寒冰,但还不等宁渊继续动作,又是一股玄寒之气汹涌而出,冲击在他身躯之上,刹那便是冰霜凝结。

    这一次,那玄寒之能强大了十余倍,一道道寒冰冻结在宁渊的身躯之上,寒冷似要冻结血液,渗入骨髓,甚至连灵魂都要因此冰封。

    不过是瞬息之间,宁渊的身躯就这般被硬生生的冻结在了原地。

    此时,那车帘方才掀开,一身素衣的绝仙子走下马车,随之便是神色疑惑的雪灵儿与一脸慌乱的纪无双。

    “兄长!”

    见宁渊竟是被玄寒冰封,纪无双眼神一变,连忙看向绝仙子,急声说道:“师尊,兄长并非有意冒犯,请你绕过他吧。”

    听此,绝仙子却是没有言语,只是冷冷注视着宁渊。

    “师尊!”

    见此,纪无双心头一颤,便要像绝仙子俯身跪下。

    就是此时,忽闻!

    “轰!”

    一声轰鸣响起,血光喷涌,那比玄铁还要坚硬的寒冰竟是直接被震碎开来,宁渊身影一步踏出,双眸之间,猩红一片!

    至极之怒,如狂加摧之下,已是引动了他躯体之中的蚩尤之血。

    “嗯!”见此,绝仙子冷漠眼神之中浮现一丝杀意,探手一落,无比玄寒之气随之而现,直让这方才还酷热无比的街道,顿时陷入了无边冰冷之中,惊得路人一片仓皇,连忙退开。

    玄寒涌动,绝仙子右手剑指探出,直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道道幽蓝之色的玄寒剑罡,冰冷杀意,直将宁渊锁定剑下。

    然而,这蓄势待发的玄寒剑罡最终却是一颤,消弭在了虚空之中。

    因为纪无双,已是挡在了宁渊身前。

    “无双!”

    注视着挡在自己玄寒剑罡之前的纪无双,绝仙子眼神之中是失望,更是一片震怒!

    自己耗尽心血,苦心培养了十余年的徒儿,现如今竟是为了一个人,挡在了自己剑锋之前,绝仙子如何能不怒?

    “师尊!”

    见此,纪无双竟是直接跪倒在了绝仙子面前,眼神之中尽是苦苦哀求之色,连声:“徒儿求师尊放过兄长!”

    “你”见到这一幕,绝仙子不由一怔,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时间,全场死寂!

    但下一瞬,便听一道冷声响起:“无双,起来。”

    “兄长。”听闻宁渊的话语声,纪无双一怔,回首望向宁渊,却见他眸中怒意汹涌,鲜血淋漓的手掌更是在微微颤抖着!

    这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内心之中那已然压不住的无边杀意!

    见此,纪无双心中一颤,方才想要说些什么,宁渊便已经伸手将她的身子拉了起来。

    “兄长”被宁渊拉起,纪无双心中是又慌又乱,生怕绝仙子一怒便将宁渊斩杀。

    然而宁渊却是连看那绝仙子一眼的意思都没有,看着神色无措,脸上竟还带着泪痕的纪无双,轻声问道:“告诉我,你真的愿意去那什么中域么?”

    “我”听此话语,纪无双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那绝仙子亦是一怔,双眉不由得皱起。

    沉默,持续了许久,宁渊眼神注视之下,纪无双不由得低下了头,低声道:“兄长,你回去吧。”

    听此,宁渊不由得一笑,喃喃道:“我明白了。”

    这一声话语,让纪无双身躯微微一颤,声线轻颤着说道:“保重。”

    说罢,纪无双已是转身走向了马车,明知这身影一转,便是永生离别,但仍旧要如此选择,或者说,从来就只有这一个选择!

    然而,便是她转身离去之时,一只手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蛮横无比的将她拉了过来,随后便将她的身子直接挡在了身后。

    “兄长!”宁渊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纪无双一怔,神色错愕的望着身前的宁渊。

    然而宁渊却是没有与她解释的意思,探手一落,一道血光怒啸而出,重重的轰击在地面之上,化作了一杆殷虹如血的枪!

    “嗯!”

    见到这一幕,绝仙子眼神一凝,注视着宁渊,终是开口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宁渊不语,探手握住了血龙胆,随即枪锋直指绝仙子,冷声喝道:“你要带她走,那么先问过这枪,允不允你!”

    一声话语之间,枪指先天道境!

    “兄长!”见此,纪无双神色一变,张口欲要说些什么,结果却是一字都说不出来,心中莫名一阵悸动,竟是让她甘愿就这般站在宁渊身后。

    而绝仙子听此,冰冷眼神之中一道杀机浮现,周身至极玄寒之气涌动,直让虚空几欲凝结,似将此地化作了万里冰川。

    这么多年来,绝仙子第一次被人如此挑衅!

    挑衅,绝仙子并不放在眼中,就如若神,绝不会去在意蝼蚁的挑衅一般。

    但宁渊要留下纪无双,却是触碰到了她的逆鳞,整个绝仙一脉的逆鳞!

    “就凭你!”

    一声震怒话语之间,玄寒剑罡凝聚而现,杀机逼命,直将宁渊笼罩在内。

    “就凭我!”

    一声狂喝回应,血龙胆枪锋直指,体内气血汹涌,好似已被烈焰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