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先天之躯
    “成轩!”

    死寂不知多久,终是被一声尖叫打破,一脸惊恐的赢樱展开凤影冲入场中。

    而同一时间,那塌陷崩碎的天罡石真正响起一声剑吟,乱石纷飞之间,穆成轩艰难站立了起来,但还未站稳,口中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其中竟是隐约掺杂着破碎的内脏碎片。

    在穆成轩的身躯之上,一件金色的龙鳞内甲已是布满裂痕,尤其是正中央,方才被血龙胆枪锋正面轰中的地方,更是几欲崩碎开来,不断有殷红鲜血自从其中溢出,直将他那一袭白衣染得一片猩红,分外刺目。

    可以想象,若不是有这一件龙鳞内甲防御,方才在宁渊那一枪之下,穆成轩断无生还的可能!

    虽然有这龙鳞内甲保住了穆成轩的性命,但那无比恐怖的力量仍旧是贯入了他的身躯,哪怕他修成了龙剑之体,还将那先天龙罡融入了血肉之中,仍旧受到了无比严重的创伤,体内先天龙罡被震碎,气血逆流,五脏更是被那一股可怕的力量几欲震裂。

    此时此刻,他甚至连站立都变得有些艰难,天子剑伫在地面之上,才勉强支撑住了他那摇摇欲坠的身躯。

    然而,身躯之上的创伤虽然严重,但却是如何都比不上内心遭受到底的打击。

    “怎会,怎会,怎会这样!!!”

    一声声不甘的话语声之中,穆成轩口中又是溢出了殷红鲜血,血红一片的眼眸之中是不可置信,更有一丝踏入极端之中的疯狂。

    败,已是难以接受,合论一招便败的如此彻底,如此凄惨?

    “成轩,你没事吧?”见到这一幕,赢樱眼神一颤,连忙上前扶住了穆成轩,从怀中取出了一枚丹药喂入了他的口中。

    见此,全场仍是一片死寂,不知道有多少人还未从先前骇人的一幕之中回过神来。

    席上,穆擎峰眼神错愕,亦是有些难以置信,口中喃喃道:“成轩不是修成了先天龙罡么?那宁家小儿连罡气都没有,如何能破先天龙罡,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声声震惊的话语之中,穆擎峰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楚应天。

    楚应天虽不像是穆擎峰这般失态,但此刻也是眉头紧皱,注视着演武台之上的宁渊,神色冷静,心中喃喃道:“如此强悍的肉身体魄,虽还未达到先天战体的境界,但也超越了凡体之极限,不修罡气,他是如何做到底这等地步的?还有那杆枪!”

    最后一声话语之中,已是压不住的震惊。

    楚应天的眼界绝非是这穆擎峰能够相比,所以他一眼便看出了穆成轩是如何败的。

    一,是因为宁渊那已经超脱了血肉凡胎极限的肉身,二,便是因为那血龙胆!

    身体乃是武者根基所在,有血肉,经脉,骨络,丹田,脑域,各有神异,寻常武者修炼武道,便是开辟丹田,修炼内气,内气化真,真气化罡,罡破生死玄关,最终罡气与肉身融为一体,突破凡体极限,踏入先天。

    所以先天之境,不仅仅是实力的差距,更是生命境界全面超脱,一般武者就算有一品境界的修为,也就只能够活个一两百年,但若是能踏入先天之境,最少都有五百年的寿命,并且衰老速度大幅度减缓,甚至于返老还童,就好像这楚应天,现如今已是百岁之龄,但看起来却是正值壮年,不见丝毫衰老之像。

    现如今的宁渊虽然并未打破体内生死玄关,但他的肉身却已经超脱了极限,不再是血肉凡胎,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也是先天!

    这就和修成了绝仙剑印的纪无双一般,只不过纪无双拥有的是先天罡气,而宁渊修成的是先天之躯。

    这先天罡气与先天之躯孰强孰弱,谁也说不清楚,但宁渊的强悍却是毋庸置疑了,在后天九品之境,他只修肉身,便近乎无敌,甚至能以七品修为搏杀宗师境界的高手。

    现如今他修成先天之躯后,自然更是恐怖,穆成轩虽然修成了龙剑之体,还有先天龙罡,但若是单论肉身,他远不如宁渊。

    当然,若宁渊只是修成了先天之躯,也不至于一枪便将穆成轩重创至此这样,真正的关键,还是在那血龙胆上面。

    这血龙胆的禁绝之效,不仅仅能破真气,罡气,甚至连先天罡气,在这血龙胆面前都若镜花水月般脆弱。

    但是这只限于肉身之中运行的罡气,若是这罡气注入神兵或者宝甲之中,便会被神兵宝甲之力增幅凝聚,只能够强行击碎,无法直接破除。

    但血龙胆解开第二重禁制之后,这禁绝之效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就是对于神兵宝甲之上凝聚的罡气,都有一部分的破除效果。

    正是这一部分的破除之效,再加上宁渊先天之躯爆发出的强悍力量,方才一击破碎了穆成轩的先天龙罡,之后更是余势不减,轰击在穆成轩身躯之上,若非是那件先天宝甲护身,穆成轩早就命陨宁渊枪下了。

    清楚其中原因,却让楚应天心中更为震惊,因为他深深清楚突破肉身极限是何等艰难,武道修者,也只能够依照内修之法,突破生死玄关之后,在以先天罡气融入血肉,才能超脱这个极限,晋升先天,能步入这等境界之人,千万无一!

    至于像宁渊这般,没有半点罡气,却修成了先天之躯的情况,更是闻所未闻。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这样的一个疑问此刻如山一般压在了楚应天的心头,一片沉重。

    而此刻,演武台上,眼神扫过重伤的穆成轩与赢樱,宁渊踏开了步伐,持枪朝两人走去。

    “你想要干什么,来人啊!”

    见到这一幕,赢樱脸色顿时变了,是震怒更是惊惶,拔出天凤剑护在穆成轩身旁,同时要唤来护卫拦下宁渊。

    然而却见宁渊脚步不停,眸中杀意冷然而现,轻声言道:“我说了,今日,是该清算了!”

    言语之间,言明如今分的不只是胜败,更是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