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剑神
    玄寒之气,笼罩着整座演武台,赢樱踉跄而退,体内罡气此刻已是一片紊乱,经脉剧痛,难以运行,最终更是体内气血逆流,让她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躯跪倒在地。

    “你,怎样可能”身躯受创,心中更是难以言明的骇然,她如何都无法接受,修为远不如自己的纪无双,竟然一剑便破了她的护体罡气。

    心中惊怒交加,让赢樱不由得看向了纪无双,只见她周身寒雪飘飞,竟是连虚空都有凝结冰封之像,绝仙玲珑之上,竟已凝聚出了一道银色剑罡,散发着无比凌厉的气机,直在虚空之中切割出一道道锐利剑痕。

    先天罡气!

    见到这一幕,有人不由得失声喊道,直让全场众人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一回事,先前只不过是四品修为的纪无双,怎么一眨眼,便凝聚出了先天罡气,这不是先天强者方才能够修成的么?

    难道纪无双瞬间突破了先天不成?

    众人一片错愕,唯独苏暮晚晴淡笑不语,别人不知道,但身为天音阁传人的她如何能够不清楚其中缘由?

    绝仙一脉的传承根基所在,唯有历代绝仙剑主方才能够修炼的绝仙剑印!

    这绝仙剑印的修炼方式,是在弟子武道筑基之后,由现任绝仙剑主将体内先天罡气注入弟子丹田之中,从而凝聚成一道绝仙剑印。

    从此之后,这绝仙剑印会源源不断的吸收主人体内真气,随主人一同成长,当达到四品顶峰之境后,这绝仙剑印便能够与主人融为一体,从而一举突破,踏入一品境界,并且体内的真气将会直接化为先天罡气!

    纪无双天资纵横,天生九道武脉就有七脉贯通,这样的资质,修炼速度之快简直难以想象,哪怕要温养绝仙剑印,她仍旧是在五年之前便将修为突破到了四品境界,堪称北域第一人。

    而这五年以来,纪无双一直都在用体内真气温养绝仙剑印,早就在数月之前,这绝仙剑印就已经达到了圆满之境。

    只要纪无双愿意,随时都能将这绝仙剑印融合,届时,她便是一品之境的修为,并且还拥有先天强者方才能够修成的先天罡气,堪称先天之下最强的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纪无双会一人一剑为宁渊报仇,她不是送死,而是真的有杀入皇城取下赢樱性命的实力。

    连修成了神之剑的苏暮晚晴,都坦言自己不是纪无双的对手,也正是因为这绝仙剑印。

    一品境界便能够修成先天罡气,日后打破体内生死玄关,踏入先天之境,这先天罡气还能够得到第二次淬炼,变得无比纯粹,威能是寻常先天罡气的数倍,等同于一个大境界的差距。

    正是因为拥有绝仙剑印,历代绝仙剑主都是北域先天之中最强的存在。

    而现如今,纪无双已是将绝仙剑印与自身彻底融为一体,修为瞬间攀升至一品境界,体内的真气也刹那化为了先天罡气。

    这先天罡气一出,配合绝仙玲珑的玄寒剑锋,就算是觉醒了天凤之血的赢樱,也被纪无双一剑冻结,随之罡气破碎,身受重创。

    一剑,胜败已分!

    但此时此刻,要分的不仅仅是胜败,更是生死!

    便在赢樱骇然的眼神之间,绝仙玲珑长啸一声,杀机暴起之间,冷厉剑锋纵横而出,便要一剑取下赢樱性命。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脸色都骇然一变,尤其是赢天阙,更是眼神惊怒无比的站起身来,想要出声喝止。

    但根本没用,此刻身处于演武台之上,罡气屏障隔绝外界,除却了先天强者,谁也不能插手战场,就是先天出手,也未必能够及时救下,因为纪无双的这一剑太快,在众人都来不及反应的瞬间,绝仙剑锋,已至赢樱身前。

    就是在这生死一瞬,一声凤鸣响起,一张画卷骤然在赢樱身前展开,化作一道天凤之影冲击而出,与纪无双绝仙玲珑悍然一撞。

    “轰!”

    一声轰鸣之中,绝仙剑下,这堪比一品妖兽的天凤之影轰然破碎,连那天凤图都被直接撕裂开来,可见这先天罡气之恐怖。

    但不管如何,这天凤之影都为赢樱争取到了一瞬之机会,不顾体内剧痛的经脉,催动罡气抽身而退,勉强避开了纪无双的紧随而来的一剑。

    虽然避开了这绝命的一剑,但赢樱的处境并没有转危为安,甚至还不等她开口认败,纪无双的剑锋便已然一转,破碎虚空,直杀而来。

    “住手!”

    而此时此刻,赢天阙终于是回过了神来,大喝一声,想要拦阻纪无双。

    但奈何纪无双杀心已动,剑锋破空,便要取下赢樱性命。

    便是此时,一声剑吟长啸而起,天地为之一肃,众人心头更是不由得一阵,错愕之间,但见一道剑光横空而过,刹那破碎了演武台的罡气屏障,挡在了纪无双剑锋之前。

    “砰!”一声刺耳的碰撞声,绝仙玲珑与那剑光一撞,剑光崩碎,但纪无双也是被震退出了数步。

    以纪无双现如今的实力,能够正面一击震退她的人,只有可能是先天强者!

    再看这剑光,出手之人是谁已是无需多言!

    想到这里,在场众人心头一片激动,就是此时,又见一道璀璨剑光纵横而来,无上剑意降临,竟是让在场众人手中的长剑随之震动,似要夺鞘而出。

    万剑震动,已是言明来人身份,无数激动的眼神之中,那一道剑光终是落在了演武台之上,化作了两道人影

    其中一位,是一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身躯虽是削瘦,但却宛若一座万丈崇山般伟岸,一袭白袍,衣袂随风而动,一双眼眸,若无尽汪洋般的浩瀚深邃,其中不时透出一道凌厉剑意,直让人心神为之一震,不敢与他的眼神触碰。

    如此一人,立于演武台上,似让一方天地变化,万剑齐鸣,好似见到了剑中皇者一般,要俯首跪拜!

    毫无疑问,这便是大秦的擎天之柱,天剑阁之主,大秦无数人眼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剑神楚应天!

    而在他身边,是一身负长剑,器宇轩昂的白衣青年,正是那剑神传人穆成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