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各怀鬼胎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大秦帝都咸阳城,今日千年盛会,天骄论武。

    血煞斗场,十方演武台,皇室,天剑阁,三大宗门,五大世家,天南王府,大秦帝国之中的各大势力现如今皆是汇聚于此,观众席上更是座无虚席,道道热烈激动的眼神,全然落在那十方演武台之上,声潮如浪,还未开战,这气氛已然是一片火热。

    武道天下,已武为尊,尚武之风盛行,这天骄论武更是千年一开,有幸目睹如此盛会,让人如何不激动,当然,赌场的盘口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这一次,大秦皇室将血煞斗场的上百座武斗台全部拆除,而后建造了这十方演武台,演武台的材料皆是坚硬无比的天罡石,在此之前又有十余位一品大宗师联手注入罡气,一旦论武开战,这演武台的罡气防御就会开启。

    如此一来,不仅仅能够避免战斗余波肆虐,还能够确保绝对的公正,除非是先天强者,否则谁也不能破碎这演武台的罡气防御,更别论插手战斗了。

    虽然这样的演武台只有十座,远比不上先前血煞斗场的上百座武斗台,但却已经足够了,因为这是天骄论武,唯有少年天骄,才能够参加的论武之战。

    如今有资格上台一战的人,无一不是一方少年俊杰,放眼整个大秦帝国,能够满足这般条件的人也不过寥寥数百而已,这十座演武台自是足够了。

    而在十方演武台正前方向,重重护卫的贵宾席上,各方势力之主落座,中央所坐之人,正是这大秦帝国的九五之尊秦皇赢天阙。

    值得一提的是,赢天阙身边还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此人穿着一袭灰袍,虽然是白发苍苍,但眼神却若苍鹰般锐利,哪怕坐着,也予人一股高山仰止般的伟岸感,便是与他坐在一起的秦皇赢天阙与之相比,气势都不由得弱了一分。

    见到这一幕,各方势力之人神色不由微变,目光不断的落在这老者身上,渐渐的心中是越发惊骇。

    赢天阙乃是大秦帝国的九五之尊,皇室之主,放眼大秦疆域,能够与他同坐一席之人,也不过是那位大秦剑神楚应天罢了。

    但眼下这老者绝非是楚应天,甚至在场众人都没有几人清楚他的身份。

    虽然不明,但众人心中仍旧是震惊不已,因为在场诸位一品大宗师感受之中,只觉得这老者若一座无尽深渊般,强大得难以探究。

    先天,绝对的先天强者!

    明白了这一重身份之后,各方势力心头皆是一沉,这先天的威慑力太过强大,放眼大秦七州疆域,真正能够算得上先天的不过五指之数,并且皆是名震一方的存在,例如那大秦剑神楚应天,北域战神天南王,绝仙剑主绝仙子,以及十绝阁与七星剑宗的两位太上长老。

    而眼下这灰袍老者,却不是这五人之中的任何一人,一位来历不明的先天强者,这难以掌控的变数,自是让人心中隐隐感到了不安。

    唯独坐在赢天阙右手之下的穆家家主,右相穆长云,此刻更是面带轻笑,气度沉稳,不动如山。

    谁人想得到,已经游历天下数十年,早已被众人以往的穆家老祖穆擎峰,现如今已是一位先天之境的顶峰强者了呢?

    有这位老祖,再加上天剑阁与皇室两个盟友,这一次天骄论武,他穆家不仅仅要神武圣殿的名额,还要夺得这魁首之位。

    只要成轩与成飞从神武圣殿归来,那便是两位未来的先天,皆是穆家一门三位先天强者,一个小小的宁家又算得了什么?

    “天佑我穆家啊。”心想至此,穆长云不由轻声一笑,望向那十方演武台的眼神之中也多出了一丝激动来。

    再看首座之上,赢天阙面带淡笑,对那神色平静的穆家老祖穆擎峰说道:“老侯爷,您游历北域数十年不归咸阳,可是让朕甚是想念啊。”

    穆擎峰听此也是轻声一笑,说道:“承蒙陛下感怀,老夫这数十年来游历北域,放知这武道之途浩瀚无尽,但人力有限,迟暮之年,也不求其他,只希望儿孙争争气罢了。”

    “儿孙争气?还不是为了那神武圣殿。”

    听这话语,赢天阙心中暗自腹诽了一句,但还是轻笑说道:“成轩与成飞皆是少年英雄,在这一场天骄论武之中定能大放异彩,这是一大喜事,尤其是成轩,如今剑道有成,这天骄论武魁首之位非他莫属,如此,朕干脆锦上添花,为他喜上加喜如何?”

    “哦?”听此,穆擎峰虽是明白了赢天阙的意思,但还是佯装不明,问道:“陛下这是要……?”

    赢天阙轻声一笑,道:“朕那皇儿真的是女大不中留了,如此便随了她的心意,这天骄论武过后,朕便正式赐婚,老侯爷,以后你与朕便是一家人了。”

    “哈哈哈,如此,那老夫便在此多谢陛下了。”穆擎峰大笑了一声,但随即眼神转冷,扫视了一眼周围,终是看到了那坐在极偏之位的宁老太君,随即冷笑道:“不过老夫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嗯?”见穆擎峰眼神,赢天阙微微皱眉,但随即便恢复了笑容,说道:“老侯爷也什么话直说无妨。”

    “呵呵。”穆擎峰听此,饮了一杯酒,随即冷声说道:“陛下,那宁家狼子野心,拥兵自重,听闻一月之前还想要起兵谋反,如此大逆不道之徒,罪在当诛啊。”

    穆擎峰话语已是说得直白万分,或者说以他现在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对赢天阙掩饰什么,不见他一直都自称老夫么?

    听此,赢天阙眼神一凝,随即轻笑道:“老侯爷,如今是天骄论武盛会,不宜妄动刀兵啊。”

    赢天阙倒不是不想对宁家动手,任何一个君王都不可能容忍这样的臣子,他能派出林风绝拔除宁渊,足以说明他对宁家的态度。

    但要他正面对宁家动手,赢天阙却做不到,因为宁家身后站着一位先天,还是大秦帝国五位先天之中最强的绝仙子,一位先天强者的报复,纵是大秦皇室也难以承受。

    而穆擎峰自然明白这一点,穆家与宁家同为开国五大世家,但两家之间却是世仇,仇怨积累了数百年,就连当初穆擎峰离开咸阳,也是因为败在了宁家老元帅的手里,不堪战败之辱才以游历之名离开。

    如今数十年已过,宁老元帅早已离世,而穆擎峰却突破了先天,寿元大增,现在强势归来,自是要一雪当年之耻,并将宁家这世仇拔除。

    只不过他对那绝仙子也是忌惮不已,这才想要鼓动赢天阙动手,要皇室和天剑阁来承受那绝仙子的怒火罢了。

    穆擎峰是老狐狸,但赢天阙更是皇者枭雄,如何看不明白他的图谋。

    见赢天阙拒绝,穆擎峰也不在意,因为他早已知道是这般的结果,淡然一笑,道:“望陛下三思,不可养虎为患啊。”

    听此,赢天阙却是不可置否的一笑,望了一眼宁老太君与她身边的纪无双,心中冷声暗道:“虎失一爪,何以为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