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九十九章:绝境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一枪,雷霆万钧,恐怖无比的力量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林风绝青龙刀之上。

    “轰!”

    一声轰鸣,纵是林风绝有先天罡气护身,此刻也感到双臂一阵剧痛,口中溢出了一缕殷红鲜血,身躯更是不由止住的往下方坠落而去。

    然而宁渊却是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血龙胆在山壁之上一轰,借力爆发之下,宁渊身躯顿时加速坠落,对着坠入深渊之中的林风绝又是一枪砸下。

    此刻林风绝是有苦说不出,先前他就是想要这么一刀刀的把宁渊轰入这深渊地底,结果宁渊不惜以身硬抗他一刀,瞬间扭转了局面,变成他被宁渊一枪枪的往深渊地底轰去了。

    这无疑是极其被动的,但偏偏林风绝却无计可施,因为宁渊那力量实在太过恐怖,手中血龙胆又能够破碎他的先天罡气,他可不敢以身抵挡宁渊那雷霆万钧般轰下的血龙胆。

    万般无奈之下,林风绝只能够再次举刀挡向那破空而来的血龙胆。

    “轰!”

    又是一声轰鸣,林风绝身躯直接被轰下了数十丈,体内气血翻滚不已,纵然有先天罡气护身,但被宁渊一次又一次的砸下来,先天强者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住,更何况他林风绝?

    又不等林风绝喘息片刻,一阵恐怖的力量又是当头轰下,林风绝心中满是苦涩,却不得不再次举刀一挡。

    “轰轰轰!”

    之后,便是一阵阵轰鸣之声接连响起,宁渊恍若发了狂的妖兽一般,手持血龙胆一次又一次的朝林风绝轰击而下,而林风绝只能够不断的承受着,连丝毫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就是在这一轰一挡之间,恐怖的力量在这深渊当中肆虐开来,两人身影下坠所过之处,皆然是山壁崩毁,一块块巨大的碎石随着两人身影一同落下,坠入这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之中。

    在宁渊发了狂的攻势之下,两人瞬间便深入了地底数千米,最终那黑暗之中竟是浮现出了赤红色的光芒,无比炙热的气息自从其中升腾而起。

    “不好,下面是岩浆!”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炙热感,林风绝脸色不由得一变,这深渊地底,无非就是几种情况,要么是暗河,要么是陆地,再来就是最为恐怖的岩浆了。

    这地心之火,烈焰洪流,若是跌入其中,就算是有先天罡气护身,又能够支撑得了多久?

    想到这里,林风绝眼神不由得一凝,他虽不怕死,但也不想就这么死在这无人知晓的地底之中。

    再一次挡下了宁渊轰下的一枪,林风绝艰难的扭转了一下躯体,随即怒喝道:“下面是岩浆,要一起死么?”

    “哈!”

    却听宁渊一笑,不仅仅没有停止攻势,反而加摧力道,一枪落下,竟比先前还要凶猛三分。

    “轰!”

    一声轰鸣,林风绝身躯又被轰下了数十丈,距离那岩浆之海更近了,无比炙热的感觉袭来,让林风绝握刀的手不由得一颤。

    “喝!”

    随即,林风绝怒喝一声,不顾体内紊乱的气血与振动的经脉,强行凝聚出了先天罡气,斩出一道刀罡轰向了宁渊,随后身躯若铁,千钧坠下,直往那岩浆洪流落去。

    再看宁渊,血龙胆一枪破碎了林风绝斩出的刀罡,随即身躯再次坠落而下,但是可惜,此刻这深渊裂缝已经是巨大无比,宁渊再也无法像是方才那般轰击山壁借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那岩浆之海当中坠落而去。

    渐渐临近了那岩浆洪流,只见一片赤红涌动,恍若地狱,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在这里存活,有的,只是这天地酝酿而成的烈焰之海。

    不过这岩浆之海当中,却也有几块巨大的礁石,是这岩浆海之中唯一能够落脚的地方。

    见此,宁渊眼神一凝,手中血龙胆横扫飞出,旋转轰击在了下方的一面山壁之上,顿时一块块巨石崩碎而出,宁渊身影随之落下,一手接过反震回来的血龙胆,一脚踏在一块碎石之上,以此腾挪身躯,总算是勉强控制了落点,向下方一块巨大的礁石坠落而去。

    “砰!”

    一声巨响,宁渊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那礁石之上,礁石之上一道道裂痕崩碎而出,岩浆喷涌,不过好在这礁石还是承受住了宁渊下坠的力量,没有彻底崩碎开来。

    而此刻,另外一块礁石之上,方才落地不久的林风绝身躯一颤,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落在那礁石之上,顿时血雾蒸腾,直接蒸发了。

    口喷鲜血,林风绝的身躯又是一阵颤抖,片刻之后,方才的将体内紊乱的气血平复了下来,但脸色却仍旧是一片苍白。

    在皇室秘药的帮助下,林风绝将体内罡气凝聚为先天罡气,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超越九品的地步,但这样的状态不可能一直维持,先前又被宁渊一阵轰击,气血紊乱,五脏受损,已是受了严重无比的内伤,这让林风绝体内的先天罡气已是有了涣散之像。

    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林风绝知晓,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宁渊的对手,若不是有大秦皇室的秘药,将体内罡气化为先天的话,他怕是早已经死在宁渊枪下了。

    而现如今,坠入这深渊之中,身处于无边岩浆洪流,根本无处可走,唯一的生路便是借助以先天罡气遍布周身气血,从而凌空虚度。

    但是现在他体内先天罡气涣散,别说遍布周身气血了,能维持在经脉之中运行就已经不错了,这样一来,怎么离开这岩浆之海?

    现在,已是陷入了死亡绝境之中!

    想到这里,林风绝眼神一凝,抬头望向了前方的宁渊。

    此刻宁渊亦是站起了身来,看着自己身躯之上那道血流不止的狰狞伤痕,他却是不由一笑。

    说实话,宁渊的伤势与处境都恶劣过林风绝,林风绝只是受了较为严重的内伤,而宁渊呢,他近乎被林风绝一刀斩开身躯,那锐利无比的先天刀罡不仅仅破开了血肉,甚至斩入了内脏之中,若不是蚩尤血,宁渊此刻不死也重伤了。

    如此严重的伤势也就罢了,最为可怕的是,他根本没有凌空虚度的本事,身处于这岩浆之海当中,真的是没有半条生路。

    然而宁渊仍是笑了,一手握着血龙胆,望向了林风绝!

    死亡绝境之中,两人眼神交错,其中竟是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迸发出了更为狂烈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