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八十九章:事不由人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天音楼内,两人相对,剑拔弩张之态。

    一者老迈迟暮,但却是百年风霜积累,宗师修为,骇人威势,压得人几欲窒息。

    一者少年之姿,似初生牛犊不畏虎,要一手强会这大宗师。

    天音楼内众人见此,心中暗自嘲讽宁渊不自量力之时,对那位金家商行的大宗师也是心生恶感。

    这里天音楼,今日还是苏大家琴会召开的日子,这大雅之事,若是这两人在此大打出手,扰了这琴会,那像是什么话?

    想到这里,众人更是不由得皱眉来,不过却没有人出言喝止两人,毕竟这一方是大宗师,一方又是现在这咸阳城之中出了名的凶人恶徒,都不是好招惹的人物,打起来就打起来吧,反正惹怒了苏大家之后,倒霉的也是他们。

    紧张气氛之中,但见那老者一手雄厚罡气汹涌,骇人压迫之中,冷声言道:“你当真不交出血龙胆!”

    “想要,来!”却见宁渊冷声一喝,虽无神兵在手,但豪气仍是不减半分。

    “既然你如此不知进退,那就休怪老夫以大欺小了。”见此,那老者浑浊眼神之中浮现出一丝冷然杀意,探手而出,雄浑无比的罡气便要怒然爆发。

    便是此时,只听一声剑吟长啸而起,随之一道玄寒剑气破碎虚空而出,凌厉剑锋,让那老者神色不由一变,连忙回身探手一挡。

    “轰!”

    一声轰鸣,剑气崩碎,但那老者同样被震退了半步,眼神更是不由得一变。

    他可是一品大宗师,纵然年老垂暮,但也不是一个连罡气都没有修成的小辈能够击退的。

    这般的实力,到底是什么人!

    便是这老者心中惊疑不定之时,又见一道绝仙剑影横空而至,先天神兵剑锋之前,那老者纵是一品大宗师也不敢硬抗,随之闪避退让。

    绝仙剑影破空,与一品大宗师交错而过,随之落在了宁渊身边,化作了一袭白衣胜雪的纪无双,与宁渊并肩而立,神色冷若寒霜般。

    “嗯!”纪无双出现,让那老者眉头不由得一皱,

    说实话,一个宁渊已是让他感到有些棘手,现如今又来了一个手持先天神兵的纪无双,那就更加麻烦了。

    虽然以他的实力,这两个小辈联手也不可能威胁到他,但想要迅速拿下宁渊却是想都不用想了。

    这里是天音楼,若是不能速战速决,苏暮晚晴定然会插手,到时候,他林涛难道还敢在这天音楼大打出手么?

    想到这里,林涛浑浊的眼神之中一阵波动,周身罡气涌动,似在迟疑要不要继续战下去。

    再看宁渊与纪无双,对手虽是一位大宗师,却不见两人又半点惧色,并肩而立,竟是有放手与之一战的趋势。

    一时间,气氛越发紧张,似风雨欲来。

    便是此时,陡听一声琴音响起,似高山流水,自然之音,刹那化去了这天音楼内的紧张气氛。

    “苏大家!”

    听闻琴音,众人皆是一怔,而后纷纷看向了楼上,便是欲要出手的林涛听此,眼神更是不由一凝,平复了周身汹涌而动的罡气。

    只见苏暮晚晴缓步走出,怀抱着那紫檀古琴,神色平静的扫了一眼林涛与宁渊,说道:“不知发生了何事,竟让林供奉在这天音楼内动武呢?”

    见苏暮晚晴走出,那老者眼神微变,随即朝苏暮晚晴微微躬身,道:“是林涛冒犯了,请苏大家恕罪。”

    林涛并未解释,因为他不想将这件事情摆到台面上来,因此干脆直接向苏暮晚晴请罪了。

    见此,苏暮晚晴也没有追问,只是淡声说道:“林供奉这话言重了,只是今日是琴会之日,宁公子又是晚晴请来的客人,还望林供奉能够给晚晴一个薄面,无论何种纷争,今日都暂且将之放下如何?”

    这话让那林涛微微皱起眉来,人老成精,他如何听不出苏暮晚晴对宁渊的维护之意,否则的话,以天音阁那不问世事超脱于外的行事风格,苏暮晚晴至多让他别在天音楼动手,哪里用得着让他放下纷争,这摆明了是站在宁渊这边嘛。

    先前琴会初开之时,林涛并未在场,此刻见苏暮晚晴如此,心头不由得一沉,暗道:“这宁渊难道还和苏暮晚晴有什么关系不成?”

    心中惊疑,又扫了宁渊与纪无双一眼,林涛心中一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对苏暮晚晴拱了拱手,言道:“既然苏大家开口了,在下自是应允。”

    听这话,林涛身边的那金凌云神色不由得一变,连忙出声说道:“林老,可是娘亲口说过……”

    “七少爷!”金凌云话语未落,便听林涛冷声一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

    也许是林涛这大宗师的威势还未收敛,这一喝竟然直让那金凌云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之上,神色错愕的看着林涛,显然是被他吓得不轻。

    未曾想到这金凌云如此不堪,被自己一喝就成了这副模样,林涛心中不由一叹,让其他人将金凌云搀扶了起来,随即对苏暮晚晴说道:“如此,在下就且先告退了,今日冒犯之事,改日毕竟亲自上门向苏大家赔罪。”

    “林供奉严重了,请。”苏暮晚晴一笑,眼神在那一脸惊惶的金凌云身上扫过,似想到了什么,但却没有言语。

    而在场众人亦是注视着金家商行众人,没有言语,但眼神却是十分玩味。

    在众人眼中,说这金凌云是废物,那都是抬举他了,金家让他出来,难不成就是为了丢人现眼的么?

    那心黑得一肚子坏水,打死都不肯给人占一分便宜的死胖子跑哪里去了?

    林涛没有理会众人的视线,扫了宁渊一眼之后,便带着金凌云离去了。

    见此,宁渊不由得皱起眉来,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肯定这金家绝对出现了巨大的变故,否则的话金无命不至于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除此之外,他们为何这么迫切的想要血龙胆,甚至连林涛都不顾自己大宗师的身份和天音阁的威慑力,直接在天音楼之中出手想要将他拿下。

    “到底怎么一回事?”宁渊心中喃喃一声,倒是有些担心那奸诈似鬼的死胖子了。

    见林涛等人退去,纪无双也收回了绝仙玲珑,问道:“兄长,你无事吧。”

    “没事。”宁渊摇了摇头,向纪无双说道:“你和她谈完了么?”

    “那就回去吧。”纪无双点了点头,似不愿在留在这天音楼了。

    “嗯。”见此,宁渊也没有多问,只是望了一眼苏暮晚晴,后者向他点了点头,却没有出言挽留。

    宁渊也不再多言,带着纪无双转身离开了这天音楼。

    离开天音楼后,纪无双似有心事,一直沉默着,宁渊也在想着神武圣殿与金无命的事情,所以一路也没有说话。

    便是在这般的沉默之中,两人回到了宁家。

    走入院中,纪无双忽然停止了脚步,轻声对宁渊说道:“兄长,今日我累了,便先回房了。”

    “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宁渊望了纪无双一眼,但还是没有多问,只是道:“那便好好休息,别累坏了身子。”

    “兄长……”听此,纪无双眼神微微一颤,沉默了片刻,最终对宁渊一笑,轻声道:“兄长,你认为朝阳如何?”

    “嗯?”这话让宁渊有些讶异,随即说道:“很好,怎么了?”

    “那兄长可是钟意她?”

    “咳咳,你到底要说些什么?”

    纪无双这话让宁渊有些错愕,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听此,纪无双话语一顿,随即对宁渊轻笑说道:“奶奶说,也是时候让兄长你成家了,好让有人能管着你,免得日后再闹出以往那些荒唐之事来。”

    听此,宁渊不由一笑道:“你不就整日管着我么?再多一个,我还过不过日子了?”

    听这话,纪无双不由得低下了头,许久方才轻声说道:“兄长……。”

    “好了,不用多说了。”宁渊出声打断了纪无双的话语,探手拂过她额前的发丝,轻声言道:“女孩子家家的,有些事情不需要你多想,我在呢。”

    “兄长……”听这话,纪无双肩头微微一颤,随即忽然上前一步,双手搂住了宁渊。

    突然动作,让宁渊一怔,低头看去,却见纪无双脸埋在自己怀里,也不知道是怎样的神情,对于他的话语,没有丝毫的回应,见此,宁渊不由一笑,探手搂住了她的身子,却没有道出一句话来。

    片刻之后,纪无双方才放开了手,不待宁渊说些什么,便转身离去了。

    “哎……”见着纪无双离去的身影,宁渊摇了摇头,眼神之中却是多出了一丝冷意来,喃喃道:“这便是我先去说的,事不由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