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八十六章:饮茶么?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无疑,苏暮晚晴的话语打动了宁渊。

    先天之境!

    毋庸置疑的强大,出入青冥,武动九霄,一人可挡万马千军,是一个传承的无上底蕴,一个国家的护国之神。

    放眼北域,地员辽阔,武者无数,但踏入先天之境者,又有多少?

    再想那剑神楚应天,百年之前不过是大秦皇室的一位驸马,外室宗亲,地位算不得多高,但踏入先天之后,便一跃成为了这大秦帝国至高无上的存在,连身为九五之尊的秦皇见到他都要行礼参拜,在大秦帝国百姓眼中,这位剑神更是早已经成为了一位真是存在的神祗。

    这就是先天之境,而宁渊修炼了吞元图录,便是自己亲手断绝了先天之路。

    不入先天,终是蝼蚁,这话虽有夸大之嫌,但也是有几番道理,在先天之境的强者面前,什么宗师大宗师都是笑话,便是数十位宗师联手,也未必能够对先天强者产生威胁。

    宁渊虽然强悍,但又能比得了几位大宗师?

    原本,宁渊想要借助英雄卡的力量,为自己寻求突破先天之境的方法,但接连使用过黄级与玄级英雄卡之后,宁渊感觉起码都要是地级的英雄卡才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抽取黄级英雄卡需要一百点灵气值,抽取玄级英雄卡需要一千点,而抽取地级英雄卡,则是需要整整十万点!

    没有错,十万点灵气值,是玄级英雄卡的一百倍。

    一颗六品妖兽的内丹,平均也就能够兑换成五十点灵气值而已,十万灵气值,那就是整整两千多颗妖兽内丹。

    这要攒到什么时候?

    最要命的是,就算抽取了地级英雄卡出来,还不一定能够为他解决这吞元图录的问题,毕竟术有专攻,所以指望英雄卡来解决这个问题,实在太过遥远。

    但是现在,有另外一条路摆在了他面前,神武圣殿,这千年一现的无上机缘,连先天强者都不由动心的存在,其中若是真的有让他能够踏入先天的方法,那么宁渊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了。

    哪怕和苏暮晚晴联手!

    想到这里,宁渊眼神逐渐归于平静,望向苏暮晚晴,问道:“苏大家如何能确定,这神武圣殿之中有我需要的东西么?”

    听此,苏暮晚晴轻声一笑,言道:“这神武圣殿乃是万年之前的神武纪所遗留,其中不仅仅有各种奇珍异宝,还有神武纪之时的玄功圣法,据说在神武纪,便有大毅力者舍弃内修之法,专修肉身体魄,最终以身破神劫,成就神武大道!”

    “神武纪?”宁渊又是捕捉到了一个异常关键的词,但看向苏暮晚晴,却只见她笑而不语,显然是没有为宁渊解释的意思。

    见此,宁渊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苏大家乃是天音阁的传人,那神之剑更是让人惊叹,如此实力,何须与他人联手呢?”

    这话让苏暮晚晴摇头一笑,道:“昨日宁公子将晚晴劫走,无论是天音阁还是晚晴自己,都不一样是无可奈何么?”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嗔怪似得扫了宁渊一眼,方才继续说道:“这神武圣殿,是天音阁触手难及的地方,一人之力再强也是有限,否则的话,宁公子以为,三大传承为何要在七国之中举办这天骄论武?”

    “原来如此。”听此,宁渊放下心中的最有一丝迟疑,干脆说道:“我答应了。”

    见宁渊应下,苏暮晚晴唇边那一丝笑意更甚,言道:“如此,宁公子愿意接受晚晴的歉意了么?”

    听此,宁渊轻笑说道:“苏大家以诚相待,宁渊若是还不接受,岂不是不识抬举了?”

    苏暮晚晴淡淡一笑,再一次沏了一杯香茗奉上,言道:“以茶代酒,笑泯恩仇,公子请。”

    见此,宁渊也不迟疑,直接将那杯茶拿起,一饮而尽,而后说道:“味道还不错,能不能再来一杯。”

    见宁渊如牛饮水,苏暮晚晴摇了摇头,为他再沏了一杯,同时说道:“是以茶代酒,宁公子不要真的当酒来喝,如此岂能品得出这茶中三味?”

    宁渊看了一眼手中的茶,笑道:“有的时候喝得不是味道,是感觉。”

    “此话倒是不错。“苏暮晚晴淡笑,亦是开始品茶,不过比起某人的豪饮来说,苏大家无疑文雅多了,一举一动皆是透着优雅美感,尽显大家之风。

    宁渊放下茶盏,说道:“什么时候去那神武圣殿?”

    听此,苏大家一笑,言道:“宁公子切莫心急,神武令现世不过才三月,还有三月的时间才会开启神武圣殿,在此之前,宁公子要先在天骄论武之中赢得一个名额才行啊。”

    “还要去那什么论武?我最近很忙,苏大家便不能行个方便?”听还有去那天骄论武,宁渊也是微微皱眉,他可没兴趣去和人家打擂台,除了浪费时间还有什么意义?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这是天音阁的规矩,晚晴也没办法更改,当然,若是宁公子愿拜入天音阁,那么晚晴倒是可以直接给公子一个名额。”

    听此,宁渊有些讶异的看了苏暮晚晴一眼,道:“你们天音阁不全都是女的么,怎么,最近换口味了?”

    苏暮晚晴淡淡一笑:“天音一脉传承,自是女子,但天音阁下属还有剑,法双宗传承,不知宁公子意下如何?”

    知晓苏暮晚晴有意向自己彰显天音阁之实力,宁渊一笑,言道:“听起来不错,但我这人还是喜欢自由些,苏大家还是去找别人吧。”

    “那还真是可惜。”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随即望了一眼房门之外,对宁渊说道:“有一番话,晚晴不知道该不该说。”

    宁渊一笑,问道:“难不成苏大家想要告诉我是谁请的凝渊阁?”

    “宁公子说笑了。”苏暮晚晴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忽略了宁渊这句话,随即道:“晚晴只是想要提醒宁公子,可要好好看着你那美人小妹,小心一眨眼人便不见了。”

    “嗯?”听此,宁渊眼神顿时一凝,冷声说道:“苏大家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苏暮晚晴淡淡一笑,说道:“那位绝仙居之主绝非轻易,宁家,看似稳若泰山,实则危若累卵呢,当然,若是宁公子认为晚晴这话实在挑拨离间,那便当晚晴没说过吧。”

    这话,让宁渊微微皱眉,一时间没有言语。

    而苏暮晚晴却是淡声一笑,言道:“言尽于此,宁公子也该离开了,否则我怕有人又要闯进来,那可就……”

    “让开!”

    苏暮晚晴话语未落,陡听房门之外一声冷喝响起,随即一股玄寒之气涌现,让人周身不由一冷。

    “哎……”见此,苏暮晚晴轻叹一声,袖手一抚,那紧闭着的房门随之打开。

    门外,正是提着绝仙玲珑,周身玄寒剑气若隐若现的纪无双,还有两个挡在她面前的侍女。

    见此,苏暮晚晴一笑,望了宁渊一眼,随即挥退了两个侍女,对纪无双说道:“纪姑娘,请进。”

    见宁渊无事,纪无双神色缓和了些许,但见苏暮晚晴一脸笑意,有冷了三分,收起绝仙玲珑走入房内,直接拉起了宁渊的手,道:“兄长,走。”

    见纪无双闯了进来,宁渊不由一笑,转而对苏暮晚晴说道:“苏大家,宁渊先告辞了。”

    苏暮晚晴点了点头,道:“宁公子请,不过纪姑娘,可愿慢走一步,与晚晴说几句话呢?”

    “嗯!”

    这话让宁渊微微皱眉,便要开口拒绝,却听一旁的纪无双说道:“好,我也正想与你谈谈呢。”

    说罢,纪无双看向宁渊,道:“兄长你先离开吧,朝阳还在外边等着呢。”

    “这……”见纪无双竟是要留下,宁渊有些迟疑,但此刻纪无双已经转身坐下,与苏暮晚晴冷然相对,看样子是真的要和这苏大家好好谈谈了。

    “那好吧,我在外边等你。”见此,宁渊摇了摇头,他倒是能略微猜出来纪无双想要和苏暮晚晴说些什么,因此也不担心,嘱咐一声便转身离去了。

    宁渊离开,苏暮晚晴一笑,挥手将房门关上,随即沏了一杯茶,对纪无双说道:“纪姑娘,饮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