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八十五章:利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房间之内,炉烟袅袅,淡雅清幽,两人对坐。

    苏暮晚晴放下了古琴,正在亲手煮茶,片刻之后,一杯香茗放到了宁渊面前,言道:“宁公子,请。”

    宁渊却是没有动手,望向了苏暮晚晴,说道:“苏大家的茶,不是谁都敢喝的,再且说了,今日来这天音楼,为的也不是这杯茶。”

    听此,苏暮晚晴仍是淡笑,将面纱取下,轻声说道:“晚晴少有请人饮茶,因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中澹闲洁,韵高致静,我想,宁公子应当能品出其中三味,还有晚晴那一丝心意。”

    宁渊听此,冷声一笑,言道:“只可惜我是个俗人,不懂什么茶道,而方才也说了,你苏暮晚晴的茶,不是谁都敢喝的,所以,有什么话便直说吧。”

    “宁公子还真的是直言直语呢。”苏暮晚晴幽幽一叹,撤去了那茶盏,说道:“不过既然宁公子不喜欢,那晚晴不敢强求,便直说正题吧。”

    “早就应该如此。”宁渊注视着苏暮晚晴,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女人今日这一番做作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只是想要引起外面那些人对于他的妒恨?

    那这未免太不符合她苏暮晚晴的行事作风了。

    感受宁渊审视眼神,苏暮晚晴神色淡然,轻声言道:“今日请宁公子来只为一事,赔礼道歉,来人。”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轻声呼唤了一声,随之两个侍女推开了房门,将一个青玉制作而成的箱子抬了进来。

    “嗯?”见此,宁渊眼神微微一凝,这青玉的色泽光芒,竟是与当初神兵阁用来放置血龙胆的玉盒一般无二。

    之前宁渊也是问过了李大管事,方才知晓这玉唤作乾坤玉,虽然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玉石,但唯一的作用便是抵消重力,也就是说只要将东西放入乾坤玉之中,那么无论是多么沉重的物品,都便变得轻若无物一般。

    血龙胆由赤血龙晶铸造而成,自然是万分沉重,但放入了乾坤玉盒之中后,随便一人都能轻易抱起,可见这乾坤玉的神奇。

    那么现在这苏暮晚晴拿出了一个乾坤玉制作而成的箱子,其中装着什么呢?

    想着,宁渊转而望向了苏暮晚晴。

    “既是道歉,那自然应该有歉礼了。”苏暮晚晴轻笑,那两个侍女随即将箱子放到了台上,将其打开,其中竟是一块块漆黑如墨,散发着幽幽寒气的铁块。

    见此,宁渊一笑,言道:“这歉礼看起来还真的蛮别致的。”

    “这是千钧铁,参与南域极尽之渊,每一块皆是重逾千斤,其中蕴含万丈深渊之下的玄铁精气,佩戴在身上,可刺激肉身气血,强健体魄。”

    苏暮晚晴话语之中,探手取出了一块千钧铁,随后手一放,那千钧铁坠落一下,顿时一阵碎裂声响起,青石地面直接被砸出了道道裂痕。

    见此,宁渊一挑眉,对苏暮晚晴说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苏暮晚晴一笑,将地面之上的千钧铁拿起,重新放入了玉箱之中,言道:“宁公子修炼吞元图录,不仅仅要吸纳妖兽血肉之力化为自身之能,更有不断淬炼肉身体魄,但宁公子已然觉醒了宁家战血,这肉身之能已是强横至极,想要再进一步,非寻常方法可行,晚晴想,有千钧铁在,也许能助公子修为突破,踏入吞元图录的宗师境界。”

    “嗯?”宁渊眼神一凝,问道:“你知道我修炼的是吞元图录?”

    苏暮晚晴淡淡一笑,轻声说道:“肉身强横至极,却无有一丝真气流转,想这北域之中,也就只有那吞元图录有此效果,想要猜出这一点,应当不是难事吧?”

    听此,宁渊亦是一笑,言道:“对于苏大家而言,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了。”

    宁渊这话倒不是什么恭维之语,因为他可是清楚,在别人眼中,这苏暮晚晴是天音阁的传人,不沾红尘的天音仙子,但她还是凝渊阁的圣尊,凝渊阁能够成为北域第一杀手组织,那情报网自然不差,想要调查清楚他的底细,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否则,若是换成了其他人,哪里能猜得出宁渊修炼了这如此偏门的奇功吞元图录?全然当他是觉醒了宁家战血,所以这肉身体魄才会强横无比罢了。

    听出了宁渊的弦外之意,苏暮晚晴却是神色不变,淡声道:“看来先前之事,宁公子还在耿耿于怀啊。”

    宁渊冷声一笑,说道:“这差点没命的事情,自然要记得深刻些,免得下一次丢了这条性命,苏大家说是吧?”

    “自然。”苏暮晚晴点了点头,随即将那乾坤玉箱往前推了一步,说道:“不过,宁公子想必也听过化干戈为玉帛这句话吧?”

    听此,宁渊摇了摇头,说道:“听是听过,只不过那也要看和什么人了,苏大家这礼,宁渊怕是受不起。”

    苏暮晚晴有和解之意,但宁渊却是无和解之心。

    不错,宁渊和苏暮晚晴之间,算不上什么血海深仇,凝渊阁刺杀他,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真正的关系在于那想要宁渊性命之人,就算没有苏暮晚晴没有凝渊阁,也会跳出第二个杀手组织来,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宁渊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认为自己和苏暮晚晴之间有什么仇恨,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但话是这么说,要宁渊就这么放下与苏暮晚晴之间的仇怨,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前苏暮晚晴想要杀宁渊,宁渊亦是毁了天音楼,同样想要取苏暮晚晴的性命,这生死一战虽然并未分出生死,但又岂能一笑泯恩仇?

    再且说了,以苏暮晚晴的身份,凝渊阁的实力,真的有这个必要向宁渊妥协至此么?

    姿态放低到如此地步,说她苏暮晚晴没有半点图谋,谁人相信?

    似明白了宁渊的想法,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呵,宁公子,须知有一句话叫做,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晚晴诚意再此,凝渊阁诚意也在此,宁公子当真不愿接受么?”

    “嗯?”见苏暮晚晴竟是坦然承认了自己与凝渊阁的关系,宁渊眉一挑,说道:“这话是不错,但我想我与凝渊阁或者苏大家,应该没有什么共同的利益才是。”

    苏暮晚晴听此,却是自信一笑,言道:“以前自是没有,但现如今千年神武令现身北域,这千年一遇的无上机缘,宁公子便不动心么?”

    “神武令?”再一次听到这三字,宁渊眼神微微变幻,说道:“这神武令,真的值得苏大家打破凝渊阁“死录无人还”的传奇?”

    苏暮晚晴一笑:“宁公子言重了,传奇二字,岂能方才一个小小的凝渊阁身上?为利而动,自然也能因利而改。”

    “这还真是凝渊阁的行事作风呢。”宁渊点了点头,但随即话锋又是一转:“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宁渊一人,能够为凝渊阁带来怎样利益,值得苏大家如此呢?”

    苏暮晚晴神色平静,轻声言道:“神武令现,千年一开的神武圣殿即将降临北域,天音阁,剑魔峰,神剑山庄,三大传承共举这天骄论武,要将这无上机缘赠与北域,宁公子,你觉得事情真的如此单纯么?”

    “嗯?”听此,宁渊微微皱眉,一时无语。

    虽然他还不太清楚这神武令是什么东西,但从先前赢天阙与各方之主无比惊喜兴奋的神情便能够看得出来,这神武令无疑代表着巨大的利益,连赢天阙这大秦帝国的九五之尊都为之失态,可见一斑。

    如此巨大的利益,有人会如此大方的与天下人共分么?

    天音阁,剑魔峰,神剑山庄,这北域的三大无上传承,至高圣地,以他们的实力,若是联手,全力可以独自掌握这神武圣殿的无上机缘,何必举行这什么天骄论武,平白将好处送给其他人?

    所以这其中要是没有问题,那才叫见了鬼。

    见宁渊沉思,苏暮晚晴出声言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无论是天音阁,还是剑魔峰或者神剑山庄,都不可能独占这神武圣殿,这是属于北域的机缘,自然要分于北域,因此晚晴希望能与宁公子放下干戈,联手共探这神武圣殿。”

    宁渊听此,并未给出答案,而是问道:“以苏大家的魅力,只需轻声一语,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愿舍了性命,为何寻上我呢?”

    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天下人无数,但宁渊却只有一人,能一枪破晚晴神之剑者,也只有一人而已啊。”

    听此,宁渊沉默了,他自是知道,不能彻底相信苏暮晚晴,但也明白,她这话倒是没有多少虚假,若不是自己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岂能让这位苏大家屈尊于此?

    不过这神武圣殿,真的有必要去么?

    见宁渊沉思,苏暮晚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神武圣殿,其中机缘,连先天之境的武者都要为之心动,宁公子,你应当知晓,这吞元图录虽是神奇,但却是一条自断之路,也许这神武圣殿之中,便有另外一条道路,能让宁公子踏入先天之境呢?”

    “嗯!”这话,让宁渊眼神顿时一凝,心中已是动摇了。

    感受到宁渊的视线变化,苏暮晚晴继续言道:“不入先天,终是蝼蚁,此话虽有言过其实之嫌,但先天之境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宁公子这等英雄,真的甘愿止步这小小的武道一品之境么?”

    ps:睡过头了,但精神很好,加更不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