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八十一章:四方惊动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此时此刻,天音楼外,人群熙攘,皆是神情紧张的注视着天音楼,一开始他们还能够察觉到天音楼之内激烈的战况,知晓是慕知白正在激斗宁渊,但是片刻之前,天音楼却陡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无声无息,安静的让人心焦无比。

    关心苏暮晚晴安危,让不少人想要冲入天音楼之中,但天音楼那十余个护卫却是堵在了门口,将所有人都挡在了天音楼之外。

    这让不少人气得破口大骂,几乎都要强行闯入天音楼之中,但那十余个护卫却是丝毫不让,说苏大家自有办法应对,无须其他人进入天音楼造成混乱。

    这些护卫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这一次苏暮晚晴周游北域七国,以苏大家倾绝北域之名,一路上难免有些大胆狂徒动了心思,甚至不乏宗师境界的高手,单靠着这十多个护卫根本难以匹敌,但是却从无一人能够伤到苏暮晚晴丝毫。

    他们虽然不曾亲眼见过苏暮晚晴出手,但曾有一次,数位宗师境界的高手联袂闯入天音楼之中,也如若现在这般,一片死寂,当苏暮晚晴唤他们进去之后,看到的只有一具具尸体,皆是一剑封喉,一击毙命,脸庞之上僵硬的神情是无比的错愕与骇然,而苏暮晚晴却是连衣角都没有乱半点。

    因此在他们心中,苏暮晚晴已是近神一般的存在,便是这宁渊如何凶狂,也伤不得苏大家丝毫,所以这天音楼的一众护卫是丝毫不急,反倒将众人挡在了天音楼之外,避免这鱼龙混杂的队伍进入天音楼造成更大的混乱。

    时间便是在这令人心焦的死寂之中缓缓流逝,骤然,整座天音楼簌簌一震,死寂随之打破,一道身影自从楼内迈步而出。

    “苏大家……怎会!”见此,天音楼一众护卫连忙迎了上去,以为是苏暮晚晴,结果却是看到了无比骇人的一幕。

    一身被鲜血染红的宁渊自从天音楼内踏出,苏暮晚晴竟是被他抗在肩头,身子软绵无力的倒着,似已然昏死了过去,脸上的面纱已是被扯了下来,卷成一团塞入了口中,甚至于连身上的衣服都显得十分之凌乱。

    这一幕,对于天音楼的一众护卫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而天音楼之外的众人更是神色大变。

    “恶徒,你对苏大家做了什么!”

    “放开苏大家,否则今日宁家也保不住你。”

    “将此人拿下啊!”

    众人惊怒交加,天音楼的一众护卫更是直接拔剑上前,要从宁渊手中救出苏暮晚晴。

    “滚开!”

    却见宁渊冷声一声,手中血龙胆雷霆轰击而下,修成战体图腾之后,宁渊一身神力更是恐怖,一枪轰击在大地之上,直让大地猛然一震,道道裂痕崩碎开来,霸道劲力宛若怒浪席卷而出,那一众护卫尚未来得及接近宁渊,便被震退了十余步

    亦是同时,一声嘶鸣响起,那一匹通体生有血色龙鳞的龙马长啸一声,撞开人群,冲到了宁渊身前。

    宁渊亦是不敢怠慢,扛着苏暮晚晴纵身上马,随即龙马狂啸一声,脚下浮现道道雷光,随即冲击而出,真的是宛若雷霆奔腾一般,势不可挡。

    虽有数十人出手拦截,但不是被这龙马撞开,就是直接被宁渊一枪扫飞了出去,虽有不少狠辣手段,但又害怕伤到苏暮晚晴而不敢动用,瞬息之间,便被宁渊强行冲开,众人回过神来之时,看到的就只有一道迅速消失的背影。

    “苏大家!”

    “宁渊,该死,快将此事回禀。”

    “这宁渊以前就是个色中饿鬼,以前连长公主殿下他都敢图谋,现在苏大家落入他手中,那岂不是……”

    “快,快派人追上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苏大家出事!”

    宁渊带着苏暮晚晴离去,众人更是惊怒无比,尤其是天音楼那一众护卫,脸色更是直接变得一片惨白。

    宁渊这般的名声,现如今苏暮晚晴落入了他的手中,若是,若是……

    想想那可怕的后果,所有人心头都不由得一紧,而后纷纷派出了人手去追赶宁渊,更有不少人快马赶回家族将此事禀报上去,请宗师境界的强者出手……

    他们这么着急,不仅仅对于苏暮晚晴的倾慕,更是因为那天音阁的威慑力!

    这可是北域至高无上的武道圣地,屹立数千年的古老传承,纵是这北域七国联手都不能与之并肩的存在啊!

    若是宁渊对苏暮晚晴做了什么,天音阁雷霆震怒之下,遭殃的可不仅仅只是他宁渊和宁家啊,咸阳城之中的各大势力,甚至于大秦帝国,怕是都要被这天音阁的怒火波及。

    那样的后果,谁能承担,谁敢承担?

    想到这里,所有人心中都恨不得将宁渊挫骨扬灰,他这一手,可是真正要捅破了天。

    “轰!”

    便是在众人惊怒交迸之时,忽然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只见那天音楼猛然一震,紧接着楼身崩毁,石木塌陷,重重倒下,惊得众人连忙避让。

    一阵轰鸣过后,尘烟飞扬之中,这一座天音楼便化作了一片废墟,看得在场众人一阵错愕,一时之间竟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天音楼怎么就说塌就塌了呢。

    “哪个,好像慕公子还在里头吧。”

    “快救人啊!”

    好一会儿才有人回过了神来,随之又是一阵混乱。

    当然,这些与宁渊无关,他此刻骑乘着朝阳的那匹龙血胭脂兽,火速的往朝阳府邸赶去。

    当然,这一次他也怜香惜玉了一下,没有把装昏过去的苏暮晚晴继续抗在肩上,而是把这苏大家搂在了怀中,不过这过程一点也不暧昧旖旎,因为宁渊身躯之上的血已是将苏暮晚晴的白衣染得鲜红一片,甚至他口中还不住的溢出血来,滴落在苏暮晚晴的肩头,刺鼻的血腥味弥漫之下,哪里还有半点暧昧之感?

    不过苏暮晚晴却是并未在意,因为她在意也没有多大用处,认清这一点,她反倒是大大方方的躺在了宁渊怀里,随后艰难的将那塞在嘴里的那一团纱巾被吐了出来,言道:“宁公子,解药你已经拿到了,还把晚晴劫走是要做什么?”

    宁渊没有回答,也没有心情回答,先前虽然他一枪破了苏暮晚晴的神之剑,但自身亦是受创不轻,不仅仅是外伤,更是内伤,苏暮晚晴那神之剑遗留下的剑气正在他体内肆虐着,以至于他口中不住的溢出血来,若不是方才修成了战体图腾,肉身体魄又被强化了一番的话,现在宁渊怕是早已经支撑不住了。

    不过好在,苏暮晚晴的伤势比他还严重不少,到现在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连方才吐出口中那团纱巾都是艰难无比。

    见宁渊不说话,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宁公子,你就这般不信晚晴么,那丹药是真,晚晴的心意也是真,你若是不信,大可拿一颗让晚晴先服下。”

    对于苏暮晚晴的话,宁渊仍是沉默,更没有拿丹药给她服下的意思。

    见此,苏暮晚晴幽幽一叹,言道:“宁公子,你我方才虽生死想杀,但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并无生死之仇,此事了后,宁公子可愿意再到天音楼,晚晴愿抚琴一曲,与公子化干戈为玉帛……”

    苏暮晚晴话方才说道一半,宁渊便已经低头看向了她,冷声说道:“是不是要我用别的东西塞住你的嘴。”

    苏暮晚晴也不怕他,反倒是神色幽怨的望了他一眼,道:“宁公子这般态度,是连晚晴的几句话都不愿听了么,这真是让人伤心啊。”

    宁渊也是干脆,直接从自己身上撕下了一块被鲜血染红的布条,染红揉成了一团。

    “你……”

    见此,苏暮晚晴神色微微一变,她也可不想被这东西塞进自己嘴里。

    但是可惜,还容不得苏暮晚晴说些什么,宁渊便已经把那染着鲜血的布团塞入了她的口中,可怜这苏大家,何曾被这般对待过,感觉着那在口舌之间蔓延开来的血腥味道,是连杀了宁渊的心都有了。

    反倒是宁渊,总算是能清静片刻,强压着体内伤势,龙血胭脂兽一路奔腾,终于赶到了朝阳的府邸。

    ps:本书有群啦,群号492189336。四九二一三三六,欢迎大家加入这个大家庭,我会在群里不是发布一些与本书相关的资料,快快加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