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八十章:破天之枪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狂啸的血龙,撕裂虚空的枪锋,这一枪,将力量展现到了极致,不仅仅是宁渊一身无匹神力,更是那战体图腾加持之能。

    战体图腾,这将吞元图录特有的秘术,能以妖兽精血淬炼自身,大幅度提升肉身体魄的同时,借助妖兽精血的力量赋予修炼者一项异能。

    而宁渊这由蚩尤之血修炼而成的战体图腾,便能够唤出一道魔神之影,加持肉身,免疫绝大部分伤害的同时,将宁渊的力量提升十倍!

    整整十倍的提升,哪怕只能够维持一击的力量,也难以抹消这战体图腾的恐怖。

    就如若现在,魔神之影加持,气血爆发之下,宁渊的力量甚至于超过了项羽,自是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将那霸王枪三式真意神武最终一式施展而出!

    十方无敌破天式!

    血色枪锋,破碎虚空,在这一枪面前,一切皆然破碎,因为没有什么存在,能够抵挡住这如此恐怖的力量。

    包括苏暮晚晴的神之剑!

    纵然是她施展出了神之剑当中最为刚猛的一式,但在这一枪面前,一样无用!

    雄厚剑罡凝聚而成的天阳璀璨,却在这一枪面前陡然崩碎,剑气湮灭,骄阳消陨,甚至无法阻挡这一枪片刻的时间。

    在这一刻,苏暮晚晴方才领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力量,那是烈焰奔腾,不是天阳璀璨,亦不是重若泰岳。

    没有多余的意境,只有纯粹无比的力量爆发开来,就在这一枪之中,就在这一枪之下,一切,皆然破碎!

    崩毁的天阳,苏暮晚晴神色骇然,但她却没有仓皇而退,因为她知道,在这样的一枪面前,退,只有死!

    刹那,苏暮晚晴周身真气涌动,刹那凝气化罡,同时神华剑长啸一声,剑之领域之中,涌现出千万剑气,随同苏暮晚晴剑锋斩出,化作十道剑式。

    神剑天阳

    神月无缺

    绝锋青木怒涛焚荒苍芜

    泰岳重锋,惊鸿绝影,沧海惊澜!

    日月阴阳,五行反复,自然三锋,在这一刹那,苏暮晚就将一身所修神之剑十式尽出,剑之领域极致加持之下,十剑化作了天地自然,直朝那撕裂虚空而来的血色怒龙轰击而去。

    十剑齐出,已是神之剑的巅峰,为此,苏暮晚晴耗尽了一身真气,但仍旧不敢奢望这神之剑能败宁渊,只求挡住这一击,当初这似要连天穹都悍然破碎的一枪。

    千万剑气交织纵横,阴阳相容,五行反复,更是化作了泰岳崇山,惊鸿绝影,沧澜怒海,十式武道通的剑诀,正面对撼那欲要破碎天穹的一枪。

    “轰!”

    一声轰鸣,十方震撼,道道裂痕崩碎开来,连这天音楼都剧烈的颤抖着,几乎要承受不住那恐怖无比的力量而崩塌。

    在碰撞的中心,自是更为恐怖,十式神之剑,璀璨光芒绽放之间,似要将那血色枪锋吞噬。

    但是下一瞬,只听血龙狂啸一声,无比狂暴的力量爆发,顿时,万物破碎,神剑崩溃,在这枪锋之下,道道剑气粉碎湮灭开来。

    十剑,十式武道通神的神之剑,都挡不住这一枪!

    刹那,万剑崩毁,剑之领域亦是在这一枪面前烟消云散,血色枪锋撕裂虚空,直朝那已经耗尽了真气的苏暮晚晴轰杀而去。

    便是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苏暮晚晴身影一退,一张墨色古琴浮现身前,挡向了破空而来的血色枪锋。

    “砰!”

    刺耳的碰撞声,血龙胆枪锋轰击在那墨色古琴之上,竟是迸溅出了耀眼的火光,竟是挡住了这血龙胆一击。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宁渊步伐突进,血龙胆长啸而出,直将那古琴悍然破碎,紧接着长驱直入,枪锋已然轰杀到了苏暮晚晴面前。

    但有这古琴一挡,苏暮晚晴已然做出了应对,在宁渊枪锋落下的瞬间,她颈间的一块玉坠绽放出璀璨青光,将她护在了其中。

    “轰!”

    一声轰鸣响起,青光破碎,苏暮晚晴的身子直接被宁渊一枪轰飞了出去,撞断了一根梁柱之后重重摔在了地面之上,口中不由得喷出了一口殷红鲜血,溅落在那胜雪无暇的白衣之上,分外醒目。

    宁渊那一枪,实在太过恐怖,纵然苏暮晚晴神之剑十式齐出,又用古琴抵挡一击,最后还动用了那块玉坠之力护身,仍旧是无法彻底挡下这一枪的力量,沉重一击,不仅仅将她的身子轰飞了出去,还让她受了无比严重的内伤,此刻体内气血紊乱,五脏震动,甚至连丹田之处都有一阵阵剧痛传来,不要说继续运转真气战斗,连站立都站不起来了。

    也不容得她站起,血龙胆殷红的枪锋便破空而来,见此,苏暮晚晴却是淡淡一笑,毫无半点畏惧之色,眼神平静的注视着宁渊一枪刺来。

    就是在这般的眼神之中,那血色的枪锋堪堪停在了她的面前,最终落在了那雪白如玉的颈,血色的枪锋与那欺霜赛雪的肌肤,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

    “呵呵,晚晴还以为,宁公子不会住手呢!”见此,苏暮晚晴轻声一笑,望向宁渊,神色颇为玩味。

    “解药呢!”

    对于她的眼神,宁渊却是视而不见一般,冷声质问道。

    “解药?”听此,苏暮晚晴微微一笑,轻声言道:“宁公子你连晚晴的神之剑都能一枪而破,这般实力,的确让晚晴心服口服,但是这解药,晚晴真的没有啊。”

    苏暮晚晴话语方才落下,宁渊手中的血龙胆便突进了一丝,顿时间,苏暮晚晴那雪白如玉的颈间一缕鲜红流淌开来,分外刺目。

    见此,苏暮晚晴幽幽一叹,轻声问道:“宁公子,你要杀晚晴么?”

    “我再说一次,解药,否则,死!”宁渊冷然说道,完全不理会眼前这绝代佳人那怯弱万分的模样。

    听此,苏暮晚晴却是淡淡一笑,言道:“我想宁公子应当不会就这般取了晚晴性命吧。”

    苏暮晚晴话语平静,是因为她自信宁渊不会杀她,就如若先前所说的那般,杀一个人简单,但杀一个人的后果,却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她的身后站着天音阁,北域至高无上的武道圣地天音阁,宁渊杀了她,势必要遭受到天音阁的雷霆震怒!

    就算不说天音阁,现在的朝阳命悬一线,没有拿到解药,宁渊也一样不会杀她。

    所以苏暮晚晴丝毫不急,反倒趁着这个机会细细的打量着宁渊,眼神扫过他那被鲜血染红的身躯,心中回想着方才那破碎自己神剑十式的一枪,眼神莫名变幻。

    见此,宁渊眼神一冷,手中血龙胆压下,枪锋已是刺入了苏暮晚晴的颈间,顿时鲜血流淌,顺着那精致的锁骨落下,最终划过那略微凌乱的衣襟,在那一抹雪白细腻之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痕迹。

    宁渊眼神冷漠,寒声道:“苏暮晚晴,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听此,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杀我的代价,宁公子承受得起么?还是说,宁公子不愿救那朝阳郡主了。”

    宁渊冷然一声:“若是救不了,那么我只好为她报仇了!”

    一句话,顿时让气氛为之一凝,苏暮晚晴与宁渊眼神相对,感受着他眼神之中的那一丝杀意,苏暮晚晴沉默了片刻,最终说道:“在我衣襟处的内袋之中。”

    听此,宁渊望了苏暮晚晴的胸口一眼,微微皱眉,道:“拿出来。”

    这话让苏暮晚晴眼神之中浮现一丝恼怒,道:“你将我伤至如此,要我怎么拿?”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脸庞之上也是多出了一缕羞红来,其实到了这种地步,她也没有想把解药压在手中,毕竟没必要为了一桩生意而丢了自己的性命,只不过现在她被宁渊一枪震伤,体内气血紊乱,经脉剧痛,连手都动弹不得一下,怎么去拿在那衣襟内袋之中的解药?

    听此,宁渊也不在多言,俯下身来,直接扯开了苏暮晚晴的衣襟,顿时一片羊脂美玉般的雪白肌肤暴露在了空中,甚至还能看到一件雪白的轻纱肚兜。

    宁渊却是看都没有多看一样,现在他哪里有这种心情,伸手从那内袋之中摸出了一个玉瓶还有一张面纱,打开一看,只见其中有三个晶莹剔透,散发着浓郁灵气的丹药。

    “宁公子,你便不懂得何为怜香惜玉么?”被宁渊扯开了衣服,苏暮晚晴眼神更是恼怒,甚至瞪了宁渊一眼。

    然而宁渊却是没有理会她,反而伸出手来,直朝她腰间落去。

    “你要干什么!”见此,苏暮晚晴神色不由一变,她便是在聪慧,在优秀,说到底也是个女子,此刻身子动弹不得,见宁渊竟然朝自己的身子伸出手了,她不慌那才有问题。

    “闭嘴!”

    宁渊却是直接将那面纱揉成了一团,然后塞入了这苏大家的小嘴之中,随即一把将她扛了到了肩头。

    “你呜呜呜混蛋!”

    被宁渊当沙包一般扛着,苏暮晚晴可是气得不轻,但偏偏此刻使不出半点气力,身子软绵绵的,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宁渊也不理会她如何,随着那古琴被他一枪破碎,这笼罩着天音楼的魔域也随之消散,宁渊就这般把苏暮晚晴抗在肩头,提着血龙胆朝天音楼之外走去。

    ps:不杀人的原因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实在不想在重复,麻烦大家仔细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