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七十九章:神剑·魔身!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枪锋破空,雷霆而来,苏暮晚晴却是丝毫不惧,手中神华剑斩而出,纤细的剑身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强悍力量,与宁渊血龙胆接连轰击在一起,枪锋剑身碰撞之间,震起声声雷霆轰鸣,余劲横扫,直将周遭肆虐成一片狼藉。

    苏暮晚晴的剑不仅仅力量霸道,那剑之凌厉更是骇人,随着苏暮晚晴手中神华舞动,一道道无形无质的剑气交错而至,在宁渊身躯之上割裂出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不断添加的伤痕,更是刺激了体内蚩尤之血的狂性,宁渊手中血龙胆长啸而出,刹那化作了一阵枪影,如暴雨而至,枪枪皆有万钧之力,直攻向苏暮晚晴周身要害。

    在这样的攻势面前,那慕知白也只能够狼狈而退,因为他挡不住宁渊的枪,更是跟不上这暴雨一般的枪势。

    但苏暮晚晴却是神色淡然,手中的神华之剑绽放出一道道月莹神光,惊艳绝美之间,剑锋接连斩出,一道道月光交织成一片,与宁渊轰出的道道枪影撞击在了一起。

    每一剑落下,便是一道枪影破碎,不过是瞬息之间,宁渊枪势破碎,随之一道美轮美奂的月色剑光纵横而出,与宁渊身躯交错的刹那,一道殷红血光随之溅起,分外凄厉。

    鲜血溅落,宁渊身躯一颤,在他胸膛之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此刻正不断的喷涌鲜血,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在其中肆虐着,哪怕强若宁渊这般的肉身,一时之间也无法止住血液的流淌,更不要说让伤口愈合。

    再看苏暮晚晴,白衣飘渺,仙姿出尘,手中神华之剑闪耀着莹莹月色,这一刻她好似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了一体,明明就站在眼前,但却是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有的只有那无边凌厉剑意,似她便是一口剑,与天地融为一体的剑。

    论修为境界,苏暮晚晴其实并未踏入三品,所以她体内流转的仍旧是真气,但是她的根基却浑厚到了惊人的地步,一身真气之精纯甚至不逊色修成了罡气的三品宗师,那慕知白与苏暮晚晴相比,真的是拍马都赶不上。

    若只是根基,宁渊还不至于被苏暮晚晴压制到这等地步,但是,苏暮晚晴除却了这一身惊人的根基之外,最为恐怖的是她的剑道修为。

    那已经超越了宗师之境的剑之修为。

    宁渊掌握了化境的霸王枪去七探盘蛇枪,以此兼合了速度与力量,达到了举重若轻,举轻若重,随心所欲的地步,从而踏入宗师境界。

    但苏暮晚晴的剑法却已经是超越了宗师境界,达到了出神入化,人剑合一的近神之境。

    所谓近神,那便是凡剑的巅峰,再进一步便是神之领域,非寻常之人可触及的境界!

    苏暮晚晴能达到这近神之剑的境界,是因为她将整整十门剑法修炼到了武道通神之境。

    出神入化,人剑合一,此时此刻,苏暮晚晴与手中之剑不分彼此,那一身精纯至极的真气随着剑锋施展开来,直接在她周身三丈范围之中,创造出了一片剑之领域。

    在这三丈剑之领域当中,与手中神华剑融为一体的苏暮晚晴,简直就是不败的存在,无论力量还是速度,宁渊都无法与之匹敌,甚至连他的枪法,苏暮晚晴眼中都充满了破绽与弱点。

    手中神华微微一颤,一滴殷红的血从剑锋之上震落,苏暮晚晴望向宁渊,神色淡漠,轻声言道:“晚晴以琴入剑,七载岁月,将十门剑法修至通神之境,有日月之剑,阴阳并济,有五行之剑,循环反复,有巍峨泰岳之重,有惊鸿绝影之寒,还有那怒海涛浪不绝,天地自然,铸成这神之剑,宁公子,你能挡得住几剑呢?”

    话语之中,翩翩之影随剑锋瞬动,月色剑光交织,宛若一轮明月当空,洒下月色光华,惊艳绝美之中,交织着无边杀机。

    看不见苏暮晚晴的身影,甚至连那神华剑的剑锋都看不见,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那千万交错而来的月色剑光,还有那逼入心头的死亡压迫。

    只是一瞬之间,剑锋已至,宁渊眼神一凝,血龙胆雷霆万钧一般横扫而出,却见剑光震动,宛若怒海汪洋席卷而出,浪潮汹涌的月色剑光直接将那血色枪锋吞噬,随即无情交错而下。

    只是一瞬之间,万剑临身,剑光交错,月色光华之中,一道道殷红血光飞溅而起,宁渊身躯踉跄而退,每一步,都有殷红的鲜血溅落在地面之上。

    七步,连退了七步之后,宁渊的身躯终是支撑不住,重重半跪在了地面之上,甚至连手中的血龙胆都掌握不住,脱手而出,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跪倒在地的躯体,此刻已是被鲜血染红一片凄厉的红,道道剑痕交错,没有一寸完整的身躯,何止是触目惊心?

    宁渊身躯倒下,那漫天月色剑光随之消散,苏暮晚晴身影若仙翩翩而现,右手轻抚过手中的神华剑,好似付过那琴弦一般,顿时让那神华剑微微一颤,剑锋之上,凝聚出了一道月色剑罡。

    剑罡凝聚而成,苏暮晚晴却是没有直接斩下,而是看向了宁渊,注视着他那已经无法站起的躯体,淡淡说道:“宁公子,这是最后一剑了,晚晴给你一个机会,入凝渊阁,今日你能安然离开这天音楼,否则,休怪晚晴剑下无情了。”

    苏暮晚晴的话语落下,却是没有半声回应,宁渊的身躯半跪着,殷红的血液肆意流淌,流过那满是剑痕的躯体,最终一滴滴落在了地面之上。

    “可惜。”

    见此,苏暮晚晴轻声一叹,言道:“既是如此,那这最后一剑,是晚晴对你的敬意!”

    “神月天缺!”

    冷声一语,神华轻颤,剑身之上凝聚出道道月色剑罡,在这无边黑暗之中,化作了一轮盈缺之月,随之破碎虚空,直朝宁渊斩杀而去。

    这是一幅难以形容的景象,一轮神月落下,美轮美奂,但下一瞬,便要将那跪倒在地,一身染血之人斩杀,尽显死亡的残酷!

    然而,就是这一轮神月落下之时,那鲜血染红的身躯猛然一震!

    刹那,血光喷涌,宁渊重伤跪地的躯体怒然而起,无边凶狂煞气随之爆发,喷涌的血光,竟是在他身后凝聚出了一道身影!

    一道身影,看不清面容,看不清神情,但却是挺拔伟岸,巍峨若山,尽显霸绝十方,睥睨天下之姿!

    就是这一道身影,与宁渊的身躯一同怒然而起,无边凶煞之气爆发,一拳轰出,宛若擎天一击,悍然轰向了那斩落而下的神月!

    “轰!”

    一声轰鸣,神月崩碎,剑罡化作道道剑气湮灭在了虚空之中,恐怖的余波横扫而出,纵是苏暮晚晴,也被震退了数步。

    “你!”

    陡然惊变,让苏暮晚晴眼神一凝,看向宁渊,只见他周身血液竟是泛起了殷红光芒,在他身躯之上绘制出了一道道血色纹路。

    而在他身后,那一道身影亦是泛起道道血光,无边凶煞之气涌现,宛若绝世凶魔降世一般,竟让周遭虚空一阵扭曲,似难以承受。

    宁渊缓缓抬起头来,望向了眼神凝重的苏暮晚晴,喃喃说道:“神之剑?”

    话语之中,躺在大地之上的血龙胆怒然长啸一声,化作一头血龙飞入宁渊手中。

    血龙胆入手,宁渊身后的那一道魔影随之长啸一声,携着无边凶煞之气踏出一步,竟是刹那与宁渊融为一体!

    魔影融合,宁渊周身气血喷发,血光汹涌之间,隐约可见一道图腾浮现在了他身躯之上。

    那不是任何一头妖兽,而是一道人影,一道持枪而立,睥睨天下的身影!

    战体图腾!

    这天下间,还有什么妖兽精血,能比得上宁渊体内的蚩尤血?

    在这生死逼临的一刹那,宁渊终是突破,以体内蚩尤之血凝聚出了战体图腾!

    因此这一道战体图腾,不是任何妖兽的图案,而是他自己的身影!

    不信天地,不尊鬼神,枪在手,敢战天下!

    战体图腾现,血光喷涌,宁渊枪锋怒扬,冷声喝道:“看看你的神之剑,挡得住这一枪么?”

    话语之中,宁渊一步踏出,顿时大地震裂,无比恐怖的力量凝聚出血龙胆枪身之上,顿时狂啸声起,那血色枪身,直接化作了一头狂啸怒吼的血龙,无比恐怖的威势肆虐开来,纵是苏暮晚晴,也不由得神色一变。

    “这样的力量……神剑天阳!”

    感受对方骇人凶威,苏暮晚晴不敢怠慢,运起神之剑当中至阳至刚的剑诀,顿时间,剑罡凝聚,化为一轮骄阳神日,璀璨神光绽放,似要净化万物。

    “十方无敌破天式!”

    一声狂啸,霸绝之枪,再现真意神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