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七十八章:琴中剑,剑中神!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见宁渊竟是要死战,慕知白眼神一凝,抬头望了一眼苏暮晚晴。

    苏暮晚晴没有多言,只是探手抚琴,战曲琴音,再一次回荡在了这天音楼之中。

    见此,慕知白已是明白了苏暮晚晴之意,不在言语,转而望向了宁渊,周身罡气凝聚,随之剑斩而出。

    宁渊自断了听觉,不再受苏暮晚晴琴音影响,面对慕知白剑锋,自是丝毫不惧,直接一枪轰击而出。

    “砰!”

    枪锋剑罡一瞬对撼,轰鸣之间,慕知白连退三步,握剑之手微微颤抖,便是连体内凝聚而成的罡气都开始变得有些涣散起来。

    慕知白这一身罡气,是在苏暮晚晴战曲辅助之下,有他一身精纯凝聚而成,威力虽然不凡,但对于自身真气的消耗更是剧烈,甚至可以说是在强行激发身体的潜能。

    因此,纵然慕知白根基雄厚,也没有办法维持太久,又与宁渊接连正面对撼,剧烈消耗之下,他已经是有些支撑不住了。

    虽是如此,但慕知白仍旧是咬牙支撑,以他的傲气,怎能忍受自己在苏暮晚晴面前被这宁渊击败?

    再且说了,方才宁渊可是被他的剑罡贯穿了身体,这伤势在身,慕知白不信宁渊耗得过他。

    心想至此,慕知白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罡气流转,注入手中凌绝剑之中,随即剑锋斩出,化作剑影纷纷,虚虚实实,似真似幻的朝宁渊笼罩而去。

    却见宁渊根本不去理会这剑影如何,手中血龙胆猛然一震,血色怒龙再现,无比恐怖的威压随之释放开来,竟是让周遭的虚空几欲凝结。

    “吼!”

    血色怒火长啸一声,宁渊枪锋随之碎空而出,先天神武,龙陨一击,无比狂暴的力量爆发之下,所过之处皆是剑影崩碎。

    面对这势若怒海狂啸的一枪,慕知白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阵惊惶,竟是连那战曲也难以镇守住心神,手中凌绝剑勉力斩出一道剑罡,随即便抽身急退。

    然而,他全力都未必能够挡住这一枪,这慌乱之中的勉力一击又如何能够抵挡,初交接,那一道剑罡便直接崩碎开来,随之血龙胆长啸突进,慕知白还未来得及退走,枪锋已至,倾力一击,重重的轰击在了慕知白的身躯之上。

    “轰!”

    一声轰鸣,慕知白身上的那件青色宝甲再一次为他挡住这一击,但也因为如此,那本就已经出现道道裂痕的宝甲彻底崩碎开来,那强悍无比的力量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慕知白的身躯之上,让他悲鸣一声,整个人倒飞而出,鲜血喷溅,落地之时已是重伤昏死。

    没有理会那生死不知的慕知白,宁渊转而望向了楼上的苏暮晚晴,道:“解药呢!”

    对此,苏暮晚晴看了一眼昏死在地的慕知白,摇了摇头,一指挑起琴弦,淡淡说道:“宁公子,晚晴已经说了,这天音楼内没有你要的东西,若是不信……”

    苏暮晚晴话语未落,宁渊已然是挑起一块巨石,直朝她砸去。

    “呵,倒是忘了,现在宁公子你听不到晚晴说话呢。”

    石轰击而来,苏暮晚晴却是轻身一笑,玉手一拨琴弦,顿时弦波如浪而出,直将那轰击而来的巨石震得粉碎。

    随即苏暮晚晴抱琴起身,轻身跃下,身影飘渺如烟,轻轻落在了宁渊面前。

    见此,宁渊却是没有继续强攻,反而是横枪于前,神色凝重的注视着苏暮晚晴。

    这个是一个危险的女人,指得绝对不止是她的智慧有手段,更是实力!

    天音阁的传人,名震北域七国的苏大家,真的就只有琴上绝艺么?

    宁渊杀入天音楼来,慕知白战败,昨日凝渊阁的高手又被宁渊诛杀殆尽,让这天音楼之中的防御力量被削弱到了极点,几乎没有一个高手在苏暮晚晴身边护卫,但哪怕如此,仍是不见她眼神之中有半点慌乱之色。

    这只能说明一点,她很强,强到了纵然是此刻的宁渊,也入不得她眼中的地步。

    眼见宁渊凝神以对,苏暮晚晴淡笑,探手拂过手中的墨色古琴,喃喃道:“宁公子,你的枪法高绝,实属晚晴所见第一人,但是可惜,今日你仍是没有胜算啊。”

    轻声一语之间,苏暮晚晴一手拨动琴弦,声声琴音响起,弦波如海而出,但却非攻向宁渊,而是化作扩散开来,将这天音楼笼罩在内。

    弦波流转之中,光线渐渐暗下,天音楼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再也听不进门外的嘈杂之声,甚至连那慕知白的身影都消失不见,整座天音楼之中,只剩下了宁渊与苏暮晚晴两人,平静之中,让人感到无边的压抑。

    魔域,就如若昨日宁渊踏入的那片死城一般,这天音楼也被化作了魔域,与外界隔绝,唯有宁渊与苏暮晚晴两人。

    魔域显现,苏暮晚晴手中墨色古琴伫地,探手轻抚着那古琴琴身,她淡淡一笑,言道:“宁公子,你可知晚晴除却了修琴之艺外,还修了什么嘛?”

    此时此刻,在蚩尤之血的强大恢复力下,宁渊的听觉已经恢复了些许,但听苏暮晚晴话语,他却是一言不发,血龙胆一枪轰出!

    “真是没有耐心的男人。”

    血龙胆霸道袭来,却见苏暮晚晴摇了摇头,纤纤玉手拂过琴弦,声声琴音回荡之间,古琴骤然翻转,随之一道剑光宛若神人现红尘,无边惊艳而现。

    琴中之剑,惊绝至美,在这黑暗之中,更是隐透神光,一剑纵横而出,直与宁渊血龙胆枪锋正面一对。

    “砰!”

    枪锋对剑光,宛若岩浆洪流袭上万里冰封,至极碰撞一瞬,狂暴的力量肆虐而出,地面崩碎之间,竟然是宁渊被震退数步。

    连退数步,艰难停下之时,宁渊身躯之上,竟是骤然割裂出一道道剑痕,顿时鲜血淋漓,染红了他的身躯。

    再看苏暮晚晴,翩然而立,飘渺之影,出尘仙姿,如墨长发随风轻飘之间,那遮掩容颜的一张轻纱不知何时落下,露出了一张倾城绝世的容颜,眉若诗语颜如画,唇角微勾,仅是淡笑,便让人心魄为之牵扯,不由迷醉其中。

    在她手中,手中一口通体胜雪无暇的长剑,剑身纤细,不过一指之宽,似由月之精粹而成,道道明月之光流转其中,不见凌厉寒锋,唯有月色之光,似这不是一口用来杀人的剑,而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但谁又想得到,便是这一口如此纤细的剑,竟将宁渊震退了出去。

    现出神剑,苏暮晚晴不见先前抚琴之时的柔弱模样,眉宇英气飞扬,绝美之中,平添一丝剑之凌厉,剑锋月色映照,翩翩之影,宛若剑中之神,绝世无双。

    探手拂过那纤细剑身,苏暮晚晴望向宁渊,轻声言道:“此剑唤作神华,宁公子,你除却了晚晴之外,第一个见到这口剑的人,也是第一个见到晚晴面容的男子,只是可惜,真是可惜……。”

    两声可惜之中,剑已是惊鸿而出,已是不见苏暮晚晴只身影,唯有那绝美的月色剑光,在虚空之中交织而过,惊艳至美之间是慑人的杀机。

    刹那,剑光交错而至,不是罡气凝聚而成,但锋芒却是更为恐怖,速度更是快得让人难以反应,几乎是刹那之间,便临近了宁渊身躯。

    剑光临身,宁渊不敢怠慢,血龙胆旋转横扫,一片血色枪影环绕周身,挡向那交织而来的一道道月色剑光。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碰撞声,月光闪动之间,又刺目的猩红飞溅而出,宁渊枪势虽快,但却远不及着美轮美奂的神华月色,只是一瞬之间,宁渊身躯之上便多出了数道鲜血淋漓的剑痕。

    并且这剑痕之中,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剑气不断切入宁渊血肉之中,似要直穿他心脉。

    “这剑光竟是比那慕知白的剑罡还要凌厉数倍!”

    身受剑光绞杀,宁渊心中一沉,旋身踏出,血龙胆怒然横扫,道道月色剑光破碎之间,苏暮晚晴身影翩然而现,竟是不闪不退,手中神华抬剑一挡。

    “轰!”

    一声轰鸣,苏暮晚晴身影不动,手中那纤细的神华之剑竟是坚不可摧般,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宁渊的血龙胆,随之苏暮晚晴探手一掌,轻描淡写,不带一丝烟火气息击出,瞬间落在了宁渊的胸膛之上。

    “砰!”

    没有人想到,这轻轻一掌落下之后,竟是若震动的琴弦,叠连弹动数掌,宛若怒海浪惊涛般,接连轰击在宁渊身躯之上。

    纵是宁渊,也被苏暮晚晴这一掌直接震退开来,口中溢出了殷红鲜血,体内五脏更是剧痛不已,已是被这掌势震伤了。

    见此,苏暮晚晴并未继续抢攻,而是淡淡的望了宁渊一眼,道:“宁公子,若是你便只有这般实力,那么今日,你怕是要后悔上我这天音楼了。”

    “是么?”听此,宁渊探手拭去了唇边的鲜血,血龙胆枪锋直指苏暮晚晴,冷声言道:“那便让我看看,你的剑这能为么?”

    话语一落,随之枪锋碎空,殊死绝杀,便在这天音魔域之中再次展开。

    ps:这本书是玄幻,战斗是重点,当然要着重描写,尤其是这天音楼一战,我铺垫了那么多章,你们总不能让我一章写完吧,我哪里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