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七十六章:琴剑合鸣!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真意神武,霸绝之抢,宛若天怒雷霆,携着无比威能轰击而下,枪锋落下之时,让人感受到的只有震撼,无边的震撼。

    那是强大到了难以形容的力量,一枪爆发,宛若泰山倾倒,又好似怒海咆哮,在此之前,不要说一人,便是千军万马,也要被这一枪破碎!

    而此刻,被那枪势笼罩的慕知白,冷峻的脸色顿时大变,因为他骇然发现,自己根本避不开这一枪!

    纵然自己将那天魔步身法施展到了极致,也无法避开这一枪。

    这已经不是身法变化,速度快慢的问题。

    而是因为这一枪引动了天地之势,直将一方空间锁定,在这一枪面前,除非他能够瞬移,否则单凭身法,根本不可能避开。

    这就好像一只兔子,无论如何敏捷,当一座大山崩塌压下的时候,也只能够绝望的等待着死亡降临。

    现在,这一枪就是一座倾倒而来的泰山!

    而在这一枪面前,慕知白是连反应的机会都来不及,一瞬骇然惊愕之间,血色枪锋,已是破碎虚空而至。

    枪锋逼临而来,凌厉锋芒,刹那撕裂了慕知白的衣衫,随之突进,但却不曾想到,这外衣撕裂之后,竟是露出了一件青色战甲。

    似感受到了主人危险,那青色战甲顿时绽放出了耀眼青光,三道雄厚无比的先天罡气激发而出,将慕知白死死护在其中。

    “轰!”

    一枪轰击而下,那青色战甲悍然挡住了血龙胆的枪锋,两者碰撞震起一声轰鸣,枪锋无边之力爆发,悍然突进,青色先天罡气随之寸寸崩碎,劲力席卷之间,慕知白整个人直接被轰飞出去,重重的摔入了天音楼之中。

    “慕公子!”

    见到这一幕,天音楼外还等着慕知白挥剑败敌的众人彻底愣住了,神色错愕的注视着眼前的宁渊。

    慕知白,这北域九剑之一,实力堪比三品宗师的少年天骄,此刻,竟是挡不住宁渊一枪!

    这怎有可能,昨日慕知白不是轻易便将这宁渊击败了么,现在怎么会这样?

    众人骇然色变,宁渊却是脚步不停,直往天音楼内走去。

    这一次没有人敢拦住他,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有那个胆气去面对那殷虹如血的枪锋。

    踏入天音楼之中,正好见到那被他一枪轰鸣的慕知白艰难从地面之上站起,而后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躯更是一阵踉跄,几乎要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在他身躯之上,胸口前的衣衫已经破碎,露出了一件青色战甲,散发着淡淡青光,只不过那战甲的中央,却是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这是一件一品宝甲,是慕知白师尊赐给他的护身至宝,其中还有三道先天罡气,一旦激发出来,便是大宗师的攻击也能抵挡。

    但是方才,在血龙胆枪锋之前,这三道先天罡气竟是被一枪怒然贯穿,就连这宝甲都被这一枪轰出了裂痕,几欲崩碎。

    这就是血龙胆的禁绝之效,就是先天强者的先天罡气,也能够悍然撕裂的禁绝之效!

    若非是有这一件一品宝甲护身,那么方才,慕知白怕是早就被宁渊一枪轰杀了。

    虽未死,但慕知白现在也不好受,只感觉体内气血翻滚,五脏震动,经脉之中更是一阵阵剧痛袭来,宁渊那一枪的威力实在太过恐怖,纵然被这一品宝甲挡下了九成,但剩下的那一层力量,还是让慕知白受了不轻的内伤。

    身躯受创,但远比不上内心之中的伤痛,慕知白神色骇然,眼中尽是一片不可置信,看向踏入天音楼的宁渊,不由得失声道:“你……”

    话语尚未说完,体内气血又是一阵汹涌,让慕知白又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宁渊没有理会他,而是扫视了一眼四周,冷声喝道:“苏暮晚晴!”

    话语之中,宁渊一枪伫地,雄力席卷之下,竟是让这天音楼都为之一颤。

    “你!”见宁渊竟是无视了自己,慕知白心中一阵怒意升腾,吞下一颗丹药,强压伤势,随即身后长剑怒啸一声,夺鞘而出。

    剑锋出鞘,无边凌厉气机爆发,凌绝剑意加持之下,慕知白强行凝聚体内真气,一剑斩出。

    剑气破空,一品战剑的锋芒,绝不可小视,宁渊眼神一寒,随即血龙胆一扫而出,直接轰碎了这道剑气,紧接着枪锋长驱直入,直取慕知白。

    见宁渊再次攻来,慕知白神色一变,但此刻有凌绝剑在手,现在的惊骇也是压下了不少,心神一定,凌绝剑一挡宁渊血龙胆枪锋,随之剑锋贴着枪身突进,欲要近身绞杀,将这长剑的优势发挥出来。

    枪是长兵器,若是距离太近,那么难免有些笨拙,不仅仅施展不出威力还,反而还会成为累赘。

    方才一击,已是让慕知白清楚的认识到了这血龙胆的威能,哪里还敢让宁渊将这长枪的优势施展开来,贴身近战,他才有取胜的机会。

    慕知白剑锋突进,却不曾想宁渊血龙胆一转,宛若灵蛇点出,刹那连刺十余枪,将慕知白身躯笼罩在一片枪影之中。

    陡然变化,让慕知白心中一惊,想要闪避,却是发现这十余枪亦是将自己躲闪的空间封锁,纵然试探天魔步,也难以避开。

    无奈之下,慕知白凌绝剑斩而出,交织出一片剑影,欲要挡下这如灵蛇刺来的枪锋。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碰撞声,虽血龙胆速度加快,威力减免不少,但仍旧不可小视,十余枪接连刺下,撞得慕知白不断后退。

    而就是此时,宁渊一步踏出,血龙胆由刺改扫,由轻化重,雷霆一击而出,可怕的力量随着枪身横扫爆发。

    此刻慕知白正处于退势,哪里想到宁渊招式刹那在变,根本无法闪避,只能勉强用那凌绝剑一挡。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慕知白整个人直接被宁渊一枪扫飞了出去,撞在那楼梯之上,竟是直接将其撞得粉碎坍塌。

    不过好在,有宝甲护身,方才又用凌绝剑挡住了血龙胆的轰击,这伤势并未如若先前那般严重,慕知白很快便站了起来,只不过却不敢继续出手,看向宁渊的眼神更是多出了一丝骇然。

    他方才本想针对宁渊灵敏不足的弱点,但却不曾想到,宁渊枪法不仅仅霸道雄沉,还能灵巧变化,施展出迅若灵蛇出洞的枪法。

    这灵巧也就罢了,却偏偏他还能够在灵巧与霸道之中转化,一时重若泰山,一时轻若鸿毛,已是到了举重若轻,举轻若重,变化随心所欲的地步。

    这样的枪法造诣,足以称之为宗师了,不是那修为境界的宗师,而是真真正正,能够开宗立派,建立一门传承的宗师。

    这是一个怎样的境界?想他慕知白,天赋异禀,醉心剑道二十一载,也未曾摸到这剑道宗师的门槛啊!

    现在这宁渊,才多少年纪,便已有这般的枪法造诣?

    一时之间,心中思绪万千,握剑之手,竟是变得有些无力起来。

    便是此时,天音楼之上,一声轻语响起:“宁公子,你终究还是做了这上门恶客啊!”

    轻语之中,只见一道飘渺身影立身于天音楼之上,手中捧着一张墨色古琴,眼神平静的注视着下方的宁渊。

    “晚晴!”

    见到苏暮晚晴,慕知白心头一震,那原本渐失的战意再次涌现,握紧了手中的凌绝剑,冷然注视着宁渊。

    但宁渊却是没有理会他丝毫,而是看向了楼上的苏暮晚晴,冷声言道:“解药和你的性命,选一个吧。”

    话语之中,宁渊血龙胆枪锋一扬,直指苏暮晚晴,冷厉杀意,已是毫不掩饰。

    听此,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宁公子,你似忘记了昨日晚晴与你说的话,太自信,未必是好事啊。”

    “既然如此,来战!”听此,宁渊眼神一冷,血龙胆轰击而出,震碎地面,随即枪锋挑起一块巨石,直朝苏暮晚晴砸去。

    便是此时,一道剑光横空而过,慕知白手持凌绝杀出,将那飞向苏暮晚晴的巨石一剑斩碎,随即纵身落下,一剑横阻于宁渊身前。

    见此,苏暮晚晴没有言语,而是盘腿坐下,将手中墨色古琴横放在身前,方才轻声问道:“慕公子,可还能战。”

    “哈,只要有晚晴你抚琴助剑,此人虽有一身蛮力,但又何惧之有?”听此,慕知白轻声一笑,眼神之中的惊怒之色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自信,剑锋泛起一阵冷光,杀机涌现,直指宁渊。

    “既是如此,此曲助慕公子破敌!”

    见此,苏暮晚晴淡淡一笑,探手落于古琴之上,指挑琴弦,顿时声声琴音铿锵而起,不复以往悠然天籁,而是声声杀伐战阵之音,宛若暴雨骤来,让人不由气血沸腾,战意加摧。

    正是天音阁战曲名篇醉卧沙场君莫笑!

    琴音起,慕知白手中凌绝剑顿时长啸一声,冷厉剑身之上,凝聚出一道银色罡气,竟是连周遭虚空都一阵阵扭曲,似要被这剑罡切割粉碎。

    ps:大家对本书有意见我接受,也会努力改进,但纯粹骂人找事的,我只有一个字:删,尤其是今天那几个,点进他的主页一看,全都是骂作者找麻烦的书评,对于这种人,大家不必和他们吵,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