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七十四章:命悬一线!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此时此刻,宁府大门之前,双方对峙,宁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身后是宁家一众家将护卫,神色冷漠的注视着眼前天南王府众人。

    现在这天南王府的高手可是来了大半,数位宗师齐至,其中一位更是踏入了二品境界,距离大宗师只差一步之遥的高手,除此之外还有天南王府的众多护卫,天南各大势力的人马也齐聚在此,杀气腾腾的围住了宁家。

    如此阵仗,杀气腾腾,宁家自然不会以为天南王府是要来做客的,所以宁老太君也不客气,直接摆出了阵势,将天南王府众人挡在门外。

    “将宁渊交出来。”

    天南王府众人面沉如水,眼神之中是怒意,更是无比的急迫,若不是宁家实力不弱的话,他们怕是早已经杀进去,将宁渊擒下带走了。

    听此,宁老太君神色一冷,喝道:“真以为此地是你们天南了么,来宁家说拿人便拿人?老身再说一次,渊儿昨日受了伤,现在正在修养,至于你们所说的那件事,根本无凭无据,就这样也想要把人带走,当我宁家人人可欺不成?”

    “不交人,那么就休怪我们动手了。”见宁老太君仍是不让,天南王府数位宗师神色一冷,周身罡气波动隐现,竟是要联手攻入宁家。

    见此,天南王府众多护卫也是纷纷拔出了兵刃,连同那天南各大势力的人马也是齐齐上前,只待那数位宗师动手,便挥刀杀出。

    见此,宁老太君眉头一皱,但却是仍旧没有任何退让之意,冷声喝道:“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语之中,宁家众人也是齐步上前,刀兵出鞘,丝毫不惧这天南王府。

    便是在双方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宁府之中一行人快步走来,喝道:“住手。”

    “宁渊!”

    见到宁渊与纪无双现身,那天南王府数位宗师神色一凝,竟是骤然暴起,罡气轰然爆发之间,这几位宗师已是冲入了宁府,三人挡住了宁老太君与宁家的其他高手,剩下一人纵身而出,直取宁渊。

    “嗯!”

    见这宗师之境的高手攻来,宁渊眉头一皱,方要动手,他身边的纪无双便已然上前一步,绝仙玲珑斩出一道玄寒剑气,似连虚空都被冰封冻结一般,无比玄寒之气,直斩在那天南王府的宗师身上。

    “轰!”

    罡气剑气正面碰撞,震起一声轰鸣,纪无双这一剑威能惊人,那天南王府的宗师强者虽然实力不弱,但被这剑气一斩,顿时周身寒冰凝结,虽然很快那雄厚的罡气便将这寒冰粉碎,但此时宁家的高手已经回过了神来,将天南王府的几位宗师震退,随即挡在了宁渊与纪无双身前。

    被众人护在中央,宁渊却是眉头紧皱,再看下天南王府众人皆是杀意腾眉,尤其是那数位宗师,眼神愤怒之中更是无比的迫切,若不是看着宁渊被重重保护着,只怕他们会再一次冲上来。

    “你们敢在我宁家动手,真当老身不敢杀人么?”眼见天南王府众人出手偷袭宁渊,宁老太君震怒不已,龙头拐杖猛然一震,罡气如海怒啸而出,骇人压迫,让天南王府众人神色不由一变。

    宁老太君虽然年迈,但那半步大宗师的修为摆在哪里,再加上宁家之中的一众高手,若是真的要下杀手,也许不能将天南王府的人尽数斩杀,但能够活着离开的,也绝对不会太多。

    见此,那天南王府为首的一位宗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宁老太君,随即将眼神放在了宁渊身上,冷声道:“宁渊,将解药交出来!”

    “解药?”听此,宁渊一怔,神色更是疑惑,问道:“什么解药?”

    “你还敢装模作样!”听此,那为宗师神色怒极,喝道:“昨夜你偷袭了郡主殿下,还卑鄙无耻的下了剧毒,此刻殿下命悬一线,你若是不把解药交出来,今日纵是鱼死网破,我等也要你们付出代价!”

    “嗯!”这话让宁渊眼神顿时一凝,连声问道:“朝阳怎么了?”

    “你明知故问,解药拿来!”见宁渊还是没有交出解药的意思,天南王府众人心中更怒更急,齐齐上前,似乎就要直接动手了。

    见此,宁渊神色一冷,直接上前说道:“你说我偷袭朝阳?我为什么要杀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清楚。”

    听此,那位宗师神色更是愤怒,但也强行压制着没有出手,寒声说道:“昨夜你来府邸要见殿下,说要请殿下去参加琴会,殿下不疑有他,甚至还挥退了我等邀你品茶,结果不曾想到,我等几人方才退下,你便动手偷袭殿下,这是我等几人亲眼所见,若非昨夜你用异术逃离,早已经将你擒下了,哪里容得你在这里装模作样,再说一次,交出解药!”

    听着这天南王府宗师的话语,宁渊不由得皱起了双眉,而一旁的纪无双也是如此,上前说道:“此事绝非是我兄长所为,他与朝阳无冤无仇,甚至还有过救命之恩,有什么理由对朝阳下手。”

    听此,那天南王府之人也是皱起了眉头,说道:“但昨夜我等是亲眼见到他偷袭了殿下,绝对无错,这又作何解释?”

    宁老太君走上前来,言道:“也许是有人易容乔装,想要栽赃嫁祸呢?”

    “这……!”这话,让天南王府众人一怔,神色变幻不定。

    说实话,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此刻朝阳身中剧毒,危在旦夕,他们束手无策之下,也只能够抱着赌一赌的想法来宁家找宁渊的麻烦。

    但是现在看来,这最后的希望也是破灭了。

    想到已是命在旦夕的朝阳,天南王府众人心头一颤,神色已是变得一片惨白。

    见此,宁渊忽然上前,说道:“带我去见她。”

    “你。”听此,天南王府众人神色一变,但却没有半点喜色,因为宁渊这话,更是着实了他绝对凶手。

    “兄长不可!”

    而纪无双听此,连忙上前拉住了宁渊的手,现在朝阳命悬一线,这天南王府的人怕是急疯了,跟他们走,谁能够保证宁渊的安全?

    听此,宁渊一笑,道:“事已至此,我必须要去看看,放心,不会有事的。”

    宁老太君亦是说道:“渊儿说得不错,身正不怕影子斜,此事与我宁家无关,便是随他们走一趟又如何?”

    “好,但我也要一起去。”听此,纪无双之能答应了下来,但却是要一同前往。

    “好。”宁渊也没有拒绝她,对天南王府众人说道:“走吧,也许我能救她一命。”

    “你……好,我们暂且相信你。”听此,天南王府几位宗师咬牙答应了下来,当然,他们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要有一丝的机会救回朝阳,他们就不能放弃。

    半个时辰之后,朝阳的府邸,宁渊,纪无双,还有天南王府的数位宗师一起,步伐匆匆的进入了朝阳的房中。

    进入房内,宁渊便看到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女子坐在朝阳床边,手中一道道青色光芒闪动,不断注入朝阳体内。

    见天南王府的数位宗师带着宁渊回来,那女子便停止了动作,问道:“解药取来了么?”

    “这……”听此,几位宗师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看向了宁渊,他是最后的希望了。

    宁渊却是没有言语,而是走上前去,揭开了窗边的轻纱,随后便见到了朝阳。

    此刻这位郡主殿下,已是失去了往日那活泼俏丽的模样,躺在床上,精致绝美的小脸苍白不已,眉宇之间有一缕黑气萦绕,久久不散,更为严重的是,她气息已经变得无比的微弱,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消散

    而在宁渊的眼中,一缕森森魔气正不断的往朝阳的心口涌去,只不过此处被一缕青光守护着,那魔气难以侵入心脉,这才保住了朝阳的性命。

    但是这青灵却越发的微弱,反倒是那魔气,不断的吸收朝阳的生命力,越发的疯狂壮大,再这样下去,突破那青光侵入朝阳心脉怕是迟早的事情。

    注视着那涌动的魔气,宁渊眼神之中已是多出了一丝冰冷来,轻声问道:“她还能支持多久?”

    听此,那白衣女子说道:“郡主殿下身中奇毒,已遍布周身,只差心脉肺腑,我虽能暂时未殿下护住心脉,但也支持不了多久,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内,若是没有解药或者我雪神山的九转还魂丹,殿下便要……”

    剩下的话语没有继续,但所有人都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三个时辰?”宁渊喃喃一声,道:“足够了。”

    说罢,宁渊转身便要离开,但天南王府一众宗师却是拦住了他的脚步

    宁渊扫了几人一眼,直接说道:“让开。”

    但数位宗师却是没有退让的意思,喝道:“你知道解药在哪里?说出来,我们去取!”

    “你们?”宁渊望了一眼这说话之人,言道:“你们还能动手么?”

    “你……”听此,那数位宗师神色惊怒,方要言语,身躯却是猛然一震,竟是直接跪倒在地,口中溢出了暗红色的鲜血来。

    见此,那白衣女子神色一变,上前查探了几人一番,随即说道:“与朝阳殿下的毒一般无二。”

    “怎会这样。”

    “我还能战。”

    “殿下决不能出事,啊……”

    几位宗师听此,纷纷想要挣扎战起,但却是加速了剧毒的爆发,又是喷出了几口暗红色的鲜血。

    见此,宁渊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了纪无双,道:“无双,你在这里照看着她,我很快便回来。”

    “兄长,你要去哪里?”听宁渊这话语,纪无双神色有些担忧。

    “天音楼!”听此,宁渊冷声一笑,转而踏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