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七十一章:胜一局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金无命交给他的这口剑,是一口三品战兵,质量上乘,但仍旧是无法承受住那代表死亡的一剑,可见这一式剑招是何等的可怕。

    而地上那一具尸体,也在冷风之中飞速的风化碎裂,最终化作漫天粉尘,烟消云散,只留下了那一口通体漆黑如墨的魔剑,静静的躺在地面之上,剑身之上萦绕的魔性,也在一点点的逸散消失。

    方才那一剑,不仅仅杀了这位一品大宗师,同样杀了这口屠戮了无数亡魂的魔剑,此刻这剑身之上不断逸散的魔气,便等同于这魔剑横流而出的鲜血。

    “尊使!”

    见到这一幕,后方那宗师剑客脸色已然变得一片惨白,只感觉眼前那被黑暗笼罩的人,宛若死神临世,无边恐惧宛若潮水汹涌而来。

    没有丝毫迟疑,尊使的死亡早已经让他明白了眼前之人是何等的恐怖,刹那,这宗师剑客周身涌现出滚滚魔气,抽身急退,只想在这死亡降临之前逃离。

    然而还未等他身影消散,一道冷厉的剑光便已然贯穿了虚空,黑暗之中随之溅出了一缕鲜血,分外猩红。

    “你……”

    惊恐,让他的身躯不由得颤抖,口中溢着血,但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因他颈间,一道剑痕此刻而鲜血如泉涌般喷出。

    宁渊站在他面前,神色冷漠的注视着他倒在了地上,鲜血横流而出,又是一条性命消逝。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而是放开了感知,确定周遭再也没有一人之后,他走向了那口魔剑。

    此刻这魔剑之上的魔气已是彻底消散,那一道道殷红的血纹也随之消失,只剩下了一口通体如墨般的长剑,冰冷的剑身没有一丝灵性,静静的卧在地面之上。

    宁渊俯身将此剑拾起,探手拂过那冰冷的剑身,随着他的动作,周遭黑暗顿时崩溃,一切景物都开始变得扭曲,虚幻,最终又逐渐凝实,恢复,化作了先前宁渊行走的街道,只不过这街道之上灯火通明,路上还有不少行人来往,一旁的商铺更是热闹非凡,与先前那恍若死城的景象简直是两个极端。

    而宁渊的身影,便是如此突兀的出现在了这街道之上,随同一起出现的,还有那凝渊阁一众杀手的尸体。

    先前那被无边黑暗笼罩的死寂世界,其实是那位一品大宗师借助这一口魔剑创造出来的魔域。

    这魔域是借助真实世界而凝聚出来的一个虚幻空间,依靠真实世界而存在,但却又独立在外,这就是为什么,先前那片魔域的景物和现实一般无二,但除却了被拉入魔域之中的宁渊之外,根本没有一个行人,甚至没有其他的生命存在。

    这就是魔族的手段,诡异至极,凝渊阁在世人眼中这般的神秘,多数也是依仗着魔族之法。

    就好似这魔域,被拉入其中之后,除却了能感应天地的先天强者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发觉,所以很多时候,根本没有人能察觉到凝渊阁的刺杀,人就已经死了,简直防不胜防。

    就比如方才,连宁渊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拉入这魔域之中的。

    不过随着宁渊一剑将那尊使斩杀,这魔剑也随之毁灭之后,这魔域便失去了支撑,开始崩毁,重新与这现实世界融为了一体。

    魔域崩溃,宁渊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那凝渊阁一众杀手的尸体也随之浮现,满地横流的鲜血,让周遭的行人顿时一惊,纷纷尖叫避让着躲到了一旁,神色惊恐的看着持剑而立的宁渊。

    对此,宁渊没有多做反应,转而望了一眼天音楼的方向。

    在接连两次刺杀之后,宁渊便已经怀疑苏暮晚晴与凝渊阁之间有着什么关系,但这终究只是他的猜测,没有证据,他也不可能将苏暮晚晴怎么样。

    不过在苏暮晚晴邀请他进入天音楼之后,宁渊便有了机会,一番试探之下,终于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推测。

    只不过,宁渊不可能在天音楼直接对苏暮晚晴动手,所以他直接表露出了自己的意图,用激将法让苏暮晚晴派人来杀他。

    不得不说,宁渊这激将法,太明显,但拙劣,苏暮晚晴不可能看不出来,但宁渊相信,哪怕她看出来了,也一样会动手。

    天音楼之中那短短片刻的相处,让宁渊对于苏暮晚晴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女人智慧,骄傲,更是果决。

    她不可能让看出了自己身份的宁渊活下去,所以哪怕明知道宁渊这是激将法,苏暮晚晴一样会动手。

    果不其然的,凝渊阁出手了,数位四品修为的凝渊阁刺客,一刀一剑两位三品宗师,还有最后那一位尊使,魔剑在手的一品大宗师。

    如此阵仗,杀一位一品大宗师都够了,对付一个连宗师都不是的宁渊,那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但苏暮晚晴还是这般决定了,不仅仅是因为她对于宁渊的重视,更是因为她的性格,竭求完美,不容半点错误的性格。

    不得不说,苏暮晚晴这一步没有走错,凝渊阁这般的实力,想要杀一个人,整个咸阳城之中除却了几位大宗师和那位剑神楚应天之外,谁能够挡得住?

    就算宁渊有埋伏,这些刺客也能够从容退走,毕竟,除了先天之境的强者,谁能够留得住一位魔族的大宗师?

    而这咸阳城之中唯一的先天强者,那位大秦剑神现在还未归来,就是归来了,楚应天会为宁渊出头么?

    如此,宁渊拿什么来应对凝渊阁的刺杀?

    苏暮晚晴已经算计好了一切,但是她却没有算到,宁渊还有这样的底牌。

    剑魔,燕十三,一招代表死亡的第十五剑,绝对静止,灭绝生机的一剑面前,便是那位魔使拥有一品大宗师的修为,最终的结果也是殒命百万。

    一张绝强的底牌,让宁渊胜了一局,而现在他考虑的是,要不要前往天音楼将苏暮晚晴斩杀,永除后患。

    被凝渊阁这样的一个杀手组织日夜盯着,那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所以宁渊才会对苏暮晚晴用激将法,让她动用手中最强的力量来杀自己,随后用燕十三的英雄杀斩除一切,免去这心腹之患。

    现在,凝渊阁的杀手已死,燕十三的英雄卡还有大半的时间,宁渊的身体也还能勉强支撑得住,足够他去天音楼杀掉苏暮晚晴。

    此刻苏暮晚晴身边,除却了那慕知白和天音楼的护卫之外,不太可能还会有其他的高手,毕竟这里是大秦帝国的帝都咸阳城,无论是大秦皇室还是天剑阁,想必都不可能让凝渊阁的势力在咸阳城之中发展壮大。

    因此,这一位一品大宗师和两位三品宗师差不多就是凝渊阁在咸阳城之中的最强力量了。

    只要宁渊现在赶去天音楼,杀苏暮晚晴不过在翻手之间。

    但是思索了片刻,宁渊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是他不想杀苏暮晚晴,而是他不能杀,起码现在不能。

    因为这苏暮晚晴不仅仅是凝渊阁的人,更是那北域圣地天音阁的传人。

    这天音阁神秘无比,但却是毋庸置疑的强大,在北域七国心中是至高无上的武道圣地,便是那大秦剑神楚应天创立的天剑阁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正是因为如此,宁渊不可能杀苏暮晚晴,除非他愿意与天音阁正面开战。

    这显然不是宁渊想要看到的局面,现在的他对上一个天剑阁已是极限,若是再多出一个天音阁来,那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只能够按下心头的杀机,收起了那口魔剑,转身往宁家走去。

    此刻,因为凝渊阁一众杀手的尸体,负责巡守内城的铁甲禁卫已经赶了过来,看到是宁渊之后,这些铁甲禁卫神色一变,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上前拦住他。

    而宁渊也没有和这些铁甲禁卫纠缠的想法,虽然他现在身上英雄卡的力量还未消失,但伤势却是切切实实的,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势就暂且不说了,最为严重的是那宗师剑客贯穿他心口的那一剑,还有那魔使动用魔剑留下的那一道剑伤。

    先前宁渊没有一开始就动用燕十三的英雄卡,是因为他怕打草惊蛇,让凝渊阁的杀手就此退走,那就得不偿失了。

    为此,他付出了不轻的代价,甚至被那宗师剑客一剑贯穿了心口,虽然在蚩尤血的作用之下这伤势并不致命,但那剑罡还是遗留在了他体内不断肆虐着,若是不尽快处理,那麻烦就大了。

    而那尊使,虽然只给他造成了一道剑伤,但那魔剑何等威力,一剑下来,直接就吞噬了大量的生机,以至于那一道伤口附近的血肉都已经变成了灰烬,甚至还有扩散的趋势。

    这样的伤势,换成其他人,哪怕是宗师之境的强者也够死三次了,也就是宁渊靠着这强悍的肉身与蚩尤血以及英雄卡的力量加持才能够撑下来。

    所以现在他要尽快赶回宁家,要不然等英雄卡的力量消失,那么有得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