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七十章:魔剑·剑魔!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无边黑暗,透斥着死亡的不详与冰寒,死寂之中,一人一魔相对而立,剑引杀机,彻骨的冷!

    魔影握住了手中的魔剑,一道道扭曲的纹路在剑身之上若隐若现,仿佛无数亡魂哀嚎其中,透着无边的邪异。

    有多少条生命在他这口魔剑之下消逝,他自己都数不清了,只是隐约记得,有人,要妖,有魔,有微不足道的蝼蚁,亦是有位列顶峰的强者,都倒在了他这口剑下。

    杀的越多,这剑的魔性就越发的深沉,每一道纹路,都是由无数的鲜血凝聚而成,因此每一次当他握住这口魔剑的时候,体内的血液便会随之沸腾。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一种由杀戮激起的魔性!

    只是现在,握着这口陪伴了他十余年的魔剑,他感受到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寒意,甚至连那握剑的手都不知道为何颤抖了一下,似要脱离他的掌握!

    心中,难以言喻的不安在蔓延着,魔域之中的黑暗,本应该如鱼得水的他,此刻感受到的却是一片如若浪潮席卷而来的压迫,宛若无形的重山,压得他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而这一切的源头,竟是眼前之人,原本绝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威胁的人,此刻竟给予了他一种死亡逼临而来的压迫感!

    黑暗之中,宁渊一手按剑,被鲜血染红的衣袂随冷风飘飞,似与周遭的黑暗融为了一体,充满了不详与死亡的冰冷。

    他的眼神仍旧平静,透着一种彻骨的冷漠,似一切生命在他眼中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起来。

    纵然是一品之境的大宗师,手中血腥无数的魔,在这般的眼神之下,竟也是感到了一丝惊惧。

    无声无言,气氛压抑的让人崩溃,片刻之后,那尊使终于是按耐不住,握紧了手中的魔剑,顿时,他周身魔气翻腾,剑身之上的纹路泛起一阵猩红的光芒,随即剑出人动,碎空而出。

    魔剑森森,更是爆发出了骇人的杀机,快得不及眨眼,那血色纹路缭绕的魔剑便已经洞穿了虚空,直刺宁渊咽喉。

    一出手,便是杀招!

    没有试探,没有迟疑,此时此刻,心中的不安,那逼面而来的死亡压迫,已是让尊使将心中的最后一丝轻视挥散,将眼前之人视作了最强的对手。

    魔剑破空,宁渊眼眸之中,一缕深邃的黑暗光芒闪过,手中长剑亦是随之而动,迎向那刺杀而来的魔剑。

    “砰!”

    两口剑,穿透了虚空,锐利的剑锋点在了一起,凌厉无比的剑气随之爆发开来,两人周围的地面顿时割裂出了一道道裂痕。

    剑气席卷,自然也冲击到了两人身躯,那尊使周身魔气翻腾,根本不受剑气影响,反倒是宁渊,身躯之上又添新红,唯有那冷漠的眼神却没有丝毫不动。

    剑锋一撞,下一瞬交错而出,快,无法捕捉的快,利,难以形容的利,甚至连虚空都被切割出了两道剑痕,两口剑电光火石一般交错而过,随即鲜血在虚空之中飞溅,是宁渊的血,亦是那尊使的血。

    那魔剑携着森森魔气,在宁渊身躯之上划出了一道伤口,汹涌的魔气蚕食血肉,瞬间便吞噬了大量生机,让那伤口之处的血肉都散发出了腐朽的气息,宛若木炭一般寸寸碎裂开来,直至骨骼。

    而那尊使的身躯之上,同时有一道鲜血淋漓的剑痕,深可见骨,其中暗红色的鲜血不断的喷涌出来,纵然尊使竭力催动体内的魔气想要止住鲜血,但仍旧是没有任何的作用,那伤口之上,有着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是杀机与死亡交织而成的灭绝之能!

    在这由死亡演变出的灭绝之力,便是这尊使有一品大宗师的修为,周身魔气甚至比一般宗师的护身罡气还要强横数倍,都无法挡住这样的剑锋!

    宁渊没有顾及那腐朽破碎的伤口,同样那尊使也没有理会鲜血喷涌的剑伤,两人同时回转身躯,剑锋纵横而出,似不顾生死,也要先将对手斩于剑下。

    一时之间,剑影交错,宁渊接连刺出了十三剑,剑走轻灵,这十三剑更是宛若行云流水一般刺出,初看似平凡无奇,但接连十三剑之后,竟是爆发出了骇人的无边杀意。

    那种感觉,便像是一条流水涛涛的大河之中,陡然有一头恶龙破开河面杀出,仰天狂啸,让这一方天地都为之风云色变。

    杀意交织,十三剑夺命而来,尊使眼神一变,手中魔剑长吟一声,魔气如泼墨而出,渲染虚空,随之剑光纵横交织,化作一张密不透风的剑网,好似他一瞬之间,刺出了千百剑,希望能够以此挡下这夺命而来的剑锋。

    然而,这一道剑网,在那十三剑面前却是被悍然撕碎,紧接着剑锋长驱直入,撕裂魔气,直接将那尊使身躯之上斩出了十三道剑痕。

    每一剑,皆有着无边杀意,血光喷涌之间,那尊使低吟一声,手中魔剑一斩而出,在宁渊胸膛之上撕裂出了一道剑痕,并将他震退出去。

    但这却不能够挽回他的颓势,身躯之上的十三道伤口,不断的喷涌着鲜血,若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方才那两个宗师境界的刺客,都承受不住一剑。

    但他是魔族,更有着一品大宗师的修为,这十三道剑伤,虽然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害,但绝对不到死亡的地步。

    “这般的剑招,这般的杀意,他绝不是宁渊,他是谁?”

    魔躯受创,但远比不是内心之中的震惊,尊使握着手中的魔剑,眼神惊疑不定的注视着前方的人。

    他仍旧是一言不发,平静,死一般的平静,没有半点声音,仿佛他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连手中的剑也没有丝毫灵性!

    但就是这好似已经死去的人,施展出了连他都抵挡不住的剑招,回想方才那夺命而来的十三剑,尊使眼神不由一凝。

    这是历经多少杀戮方才能够铸就的剑法,怎有可能会出现在这一个年纪轻轻的世家子弟身上?

    心中不解,但身躯之上的伤势却是切切实实,体内魔气涌动,尊使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手中魔剑长啸一声,血纹扭曲,似有无数亡魂悲鸣而起,述斥着对于生命的厌恶与渴望。

    一剑唤醒这魔剑之中的无数亡魂,尊使探手拂过剑锋,魔血喷涌而出,瞬息之间便被这魔剑吞噬,让那亡魂哀嚎悲鸣之声更甚,剑身之上一道道血色的纹路扭曲着,一缕缕杀意喷发,欲要择人而噬!

    “魔剑万魂屠!”

    剑吟怒啸而起,无边亡魂悲鸣之中,尊使一剑斩出,剑锋之上,无数亡魂悲鸣而出,竟是引动一方天地色变!

    这一剑,避不开,退更不能,因为它已是锁定了一方天地,无处可避,更有无数亡魂加持,将这魔剑之威催发到极致,一剑之下,若是退一步,那便是命陨败亡之结局!

    这是先天神武,由一位一品大宗师施展而出的先天神武,有着足以引动一方天地之势的恐怖威能。

    面对如此的一剑,宁渊沉默不语,无边黑暗,一片死寂之中,唯见他手中那冰冷的长剑微微一震。

    这轻微无比的震动,就好似黑暗之中绽放出的一道光芒,死亡之中涌现的一缕生机,“死”的极致之下,诞生出的“生!”

    夺命十三剑,历经无数杀戮之后踏入完美,演变出了第十四剑,但这并非是这一套剑招的极限,在这穷尽变化的十四剑之后,还有第十五剑!

    代表死亡的第十五剑!

    这一剑,刺了出去。

    没有招式变化,没有剑影纷纷,但这看似无比寻常,无比简单的一刺,却蕴含了“夺命十三剑”的精粹,变化穷尽,生命终结,万物消弭,最终只剩下死亡!

    在这一剑刺出的一瞬间,万物静止了,一切都陷入了死寂,连那魔剑之中无数悲鸣的亡魂,似乎都被扼住了咽喉,奔腾的魔气,翻涌的血光,更是定格在了虚空之中。

    仿佛时光定格,万物静止之中,唯有那口代表着死亡的剑是生的。

    除了这口剑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死了,被定格在虚空之中,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动弹不得。

    那尊使,就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口长剑刺来,身躯却无法动弹,哪怕手中握着的是那堪比先天神兵的魔剑,哪怕身怀一品大宗师的绝强根基,在这一刻,他都无法动用,因为在看到这一剑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因为这一剑代表着绝对的死亡,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又有什么可以阻挡?

    刹那,剑过虚空,亡魂的哀嚎,魔剑的长啸,闪耀的血纹,一切一切,皆然陷入无边的死寂与黑暗之中。

    一口长剑,贯穿了尊使的咽喉,没有鲜血流淌而出,但他体内的生机却在一瞬间被死亡吞噬,魔气逸散之间,显露出了他的模样,一张满是错愕的苍老脸庞,似至死都没有明白,自己为何败了。

    宁渊抽回了剑,尊使已然冰冷的尸体重重倒在了地面之上,刺耳的破碎声响起,宁渊手中那口长剑寸寸崩碎,化作粉尘,随着冷风飞散。

    ps:人家周末放假,我周末加班,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