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六十九章:太自信!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交错的剑锋,如魔魅般诡异难以捕捉的身影,不出意外,宁渊这一剑又是落在了空处,而那宗师剑客的剑锋则是再一次在他身躯之上切割出了一道鲜血淋漓的剑痕。

    因为忌惮宁渊那强悍得恐怖的力量,这宗师剑客并不敢加深攻势,每一剑只是靠着锐利无比的剑罡在宁渊身躯之上留下一道伤痕。

    若只是一道伤痕,那么自然是微不足道,但若是百道千道呢?

    那宗师剑客天魔步身法施展开来,手中长剑如狂风骤雨一般斩出,哪怕宁渊竭力避让格挡,但还是被他不断在身躯之上切割出了一道道剑痕。

    这简直就是在凌迟。

    事实上,那宗师剑客打的就是这般主意,一剑接连一剑,不断的在宁渊身躯之上留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纵然宁渊肉身强悍,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人,他有多少血可以流?

    更别说自己每一剑之中都蕴含着罡气,这剑罡遗留在他的伤口之中,不断的肆虐着,当这剑罡穿透他的血肉攻入心脉五脏之时,他还能坚持得住么?

    当他难以支撑之时,便是一剑瞬杀,决定胜败生死之刻。

    剑影交织之中,宁渊的身躯已是变得血肉模糊的一片,看起来分外骇人,但那不断绞杀他的剑影却是没有放缓半分的意思,反倒更快更急,似要将宁渊彻底推入死亡深渊之中。

    剑影交错之中,宁渊再一次斩出了一剑,只不过这在那宗师剑客看来,这一剑不过是临死之前的无力挣扎罢了。

    心中想着,天魔步再一次施展开来,欲要闪避退让,但就是在他方才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宁渊的剑锋竟是随之偏转,直朝他当头斩下。

    “什么!”

    心中惊骇瞬间,宁渊剑锋已是破空而至,避无可避之下,那宗师剑客唯有提剑一挡。

    “砰!”

    一声刺耳的碰撞声,宁渊一剑悍然斩下,顿时狂暴无比的力量爆发,纵是有罡气加持,那宗师剑客手中的长剑仍旧是悲鸣一声,直将他震退了数步。

    “你……”身躯踉跄而退,艰难止步之时,竟是连握剑的手都感到一阵发麻,那宗师剑客看向宁渊,神色惊怒,心中更是涌现出了极度的不安。

    “来!”

    宁渊却是没有与他废话的意思,也不顾自己身躯之上还在流淌鲜血的剑痕,提着长剑,直朝这宗师剑客走去。

    见此,那宗师剑客眼神一阵变幻,心中似生了退意,但再看宁渊那一身的伤痕,似已是强弩之末,因此还是压下了这想法,脚一踏,身影再一次鬼魅偏转而出。

    但还未等他接近,宁渊的剑锋便已再次斩出,不偏不倚,正是在他天魔步所要踏出的方向。

    若是宗师剑客不停,那就等同于直接撞上宁渊剑锋,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够偏转身躯,天魔步变化再起,避开宁渊这一剑,而后欲要再次攻击。

    “跟上了!”

    但却还未等他剑锋刺出,便听宁渊喃喃一声,随即一剑横斩,又精准无比的落在了他身法移动的方向。

    这一次,仍旧是无法避让!

    “砰!”

    又是一声轰鸣,宗师剑客再一次被宁渊一剑震退,可怕的力量轰击之下,他那握着长剑的手掌都被撕裂开来,鲜血淋漓。

    “他看出了天魔步的变化,不可能,绝不可能!”

    攻势接连受挫,宗师剑客陡然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变,看向宁渊的眼神不由得多出了一丝骇然与不可置信。

    最开始,在天魔步这如此迅捷诡异的身法面前,宁渊的确陷入了无比的被动之中,甚至连抵挡他的剑锋都做不到。

    然而,天魔步虽诡异莫测,但也不是无解的,宁渊那强悍的五感,就能够让他捕捉到天魔步的身法轨迹,只不过他的肉身无法跟上这天魔步的变化速度,所以就算能够看破天魔步的身法,宁渊也没有办法挡下这宗师剑客的攻势。

    但这只是一时,当宗师剑客将天魔步施展到了极致,剑锋不断在宁渊身躯之上增添伤痕的时候,宁渊这具身体也在适应天魔步的变化,然后在蚩尤之血的作用下开始提升。

    适应,是人体的一种本能,而这本能加上那蚩尤之血后,将会提升到无比恐怖的地步,形成一种可怕的战斗天赋。

    蚩尤之血,越战越强,说的可不仅仅只是那不断爆发的力量与生命力而已啊。

    这宗师剑客想要一点点的消磨宁渊,将他活生生的耗死,但他却不知道,在他的剑影交织之中,宁渊已经开始适应了他的剑速与身法,甚至在五感的作用之下,窥破出了天魔步的弱点与不足!

    这个时候,他在宁渊面前的优势,便已经荡然无存了。

    也正是明白了这一点,那宗师剑客看向宁渊的眼神才会如此惊骇,他本想将宁渊一点点的逼入死境,却没有想到这反而先将他逼到了深渊之前。

    宗师剑客心中惊怒交迸,宁渊却是步伐不停,提剑而来,神色平静,冷声言道:“若是凝渊阁这一次只派了你们这些人来杀我,那么此战,可以结束了。”

    “你!”听此,那宗师剑客更是惊怒交加,但却没有继续攻击,反倒是身影一纵,欲要退走。

    心中惧意,已是他失去了斗志!

    如此恐怖的对手,根本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战胜的!

    宗师剑客急速而退,宁渊见此,双脚一踏,恐怖的力量猛然爆发,将地面轰出一道道裂纹的同时,宁渊身影已是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

    一道冷厉剑光,如陨星一般撕裂虚空,快得让人难以反应,便是那宗师剑客,在此刻也感到惶然无措,似死神之镰已勾在了颈间,下一瞬,便是命陨败亡之刻!

    便是此时!

    “轰!”

    一声轰鸣,无边魔气喷发而出,凝聚出一道森然魔影,直接挡在了宁渊剑锋之前。

    魔气缭绕,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够感受到那伟岸如山般的压迫感,甚至来他周身的虚空都不由得扭曲了起来,似乎无法承受住他那可怕的力量。

    而面对一剑碎空而来的宁渊,这一道魔影只是探出了一只手。

    一只魔气缭绕的手掌,似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力量,轻轻落下,就好似一座山岳镇压而来一般,直朝一剑斩来的宁渊碾压而去。

    “砰!”

    一声刺耳的碰撞声,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魔气寸寸崩碎之间,宁渊的身躯倒飞而出,殷红鲜血自从虚空之中洒落而下,分外刺目。

    只是一掌,便挡下了宁渊倾尽全力的一剑!

    这般的实力,是何等的恐怖?

    “砰!”

    宁渊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随即口中又是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体内气血翻滚,五脏六腑剧痛不已,若非是宁渊的肉身实在强悍,怕是早就被那魔影一掌击杀了。

    “尊使!”

    见到那魔影出现,那原本还要退走的宗师剑客神色一变,连忙跪倒在了地上,头颅垂低着,在那骇人魔威压迫之下,他根本不敢直接注视着这位“尊使。”

    而那尊使也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从地面之上艰难站起的宁渊,轻声言道:“这般的年纪便有如此实力,还能挡下我一掌不死,难怪圣尊予你如此之高的评价,果然不凡。”

    “圣尊?苏暮晚晴么?”听此,宁渊冷声一笑,探手拭去唇边的鲜血。

    “不错,便是圣尊。”也许已是胜券在握,认定宁渊绝无可能逃出这片魔域,那魔影并未在意自己透露了什么信息,反而是若有兴趣的注视着宁渊,问道:“我想要知道,你是如何察觉到圣尊的身份的?”

    听此,宁渊竟是一笑,说道:“愿意浪费时间来问我这个问题,看来你们远比我想象的要见不得人。”

    尊使仍是一副淡然之态,轻声言道:“说出来,你可以少受些痛楚。”

    听此,宁渊却是不惊反笑,眼神落在那尊使身上,言道:“苏暮晚晴只派出了你们这些人,便想要杀我?”

    见宁渊仍是无所畏惧之色,那魔影也不恼怒,只是淡笑一声,说道:“少年人,太自信未必是好事!”

    “是么,那么我送你一句话。”却听宁渊冷声一喝,伫剑在地,对那尊使探手一指,道:“杀我,你太自信!”

    “嗯!”见此,那尊使眼神微变,心中竟是隐约的感到一丝不安。

    但也仅仅只是一丝罢了,他何等修为,一品大宗师,先天之下最强的存在,整个咸阳城之中,能与他匹敌的不过五指之数,唯一能够留下他的人,也只有那位还未归来的大秦剑神楚应天罢了。

    以他的实力,便是皇朝禁宫之中的高手尽出,也未必能够威胁到他,现在,这一个连宗师都不是的宁渊,也敢向他言战?

    “初生牛犊不畏虎啊!”

    感叹一声,尊使手中魔气涌动,竟是凝聚出了一口通体漆黑如墨,散发着无边死亡之气的魔剑。

    魔剑凝现,尊使眼神之中亦是浮现一丝杀意流转,注视着宁渊,言道:“既是如此,那便唯有将你的首级带回圣尊面前了。”

    “来!”

    冷声一语之间,宁渊手中按住的剑微微一震,如墨般的剑身之上一道冷光流转,冷冽杀机浮现,竟是连虚空为之一凝,笼罩在这片天地的黑暗,让人心头升起了无边寒意。

    死亡,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