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六十五章:苏暮晚晴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轻声一语,让原本要擒下宁渊的天音楼一众护卫一怔,连那慕知白都微微皱起了眉来。

    反倒是宁渊,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莫名笑意,望向了天音楼之中,心中喃喃道:“我还以为不会来了呢。”

    能一声便让天音楼众人停手的,除却了那慕知白之外,也就只有一人了。

    只见一道身影,自从天音楼内缓步走出。

    仍是先前抚琴之时的一身素色白衣,不添丝毫点缀,却在她身上穿出了一种如梦似幻的美,若仙般出尘空灵,不染红尘半点。

    一张轻纱,遮掩住了她大半的容颜,但哪怕如此,仍旧是让人感到一丝难以形容的惊艳之美,一双眼眸,似诗画山水之间那一汪清泉,清冽无暇,似只有这般的人,方才能够弹得出那浑然天成,宛若自然大道之音的琴曲。

    “苏大家!”

    见到她之身影,天音楼一众护卫连忙躬身行礼,便是天音楼之外还在议论纷纷的众人也顿时安静了下来,望了一眼苏暮晚晴,随即又不由得低下了头,似乎这般直直注视着她,也是一种亵渎似得。

    唯有宁渊,也不顾身上的剑痕还有那一身的血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苏暮晚晴,那眼神直接得甚至让人感到放肆与愤怒。

    尤其是慕知白,见宁渊如此望着苏暮晚晴,锐利的眼神之中平添一丝杀意,但见眼前那道身影,最终还是强压了下去,只是目光渐渐冰冷。

    对此,宁渊却是浑然不觉一般,眼神扫动,竟是上下打量起苏暮晚晴来。

    她极美,气质更是出众,便是与纪无双相比,怕也不逊色多少。

    除此之外,她给予人的感觉更是奇妙,先前在天音楼上,她有一种不似真人的飘渺朦胧之感,如今近在眼前,这感觉确实却是更甚,似乎她明明就在眼前,却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似眼前站着的只是一道虚影。

    这奇妙的感觉,让宁渊不由得一笑。、

    “放肆!”

    见宁渊竟是还笑了起来,天音楼的一众护卫是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冷喝怒道。

    苏暮晚晴可是他们心中的女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存在,宁渊现在如此放肆打量着她,就好像看着醉红楼之中的某位花魁似得,这让天音楼众人如何忍得住。

    不要说天音楼的人了,就是之外围观的众人见此,心头也是一阵大怒,不过苏暮晚晴没有出声,他们也就只能够将这怒气强压下去。

    而苏暮晚晴,似没有在意宁渊那放肆的视线,轻声言道:“宁公子,是我手下之人鲁莽伤了公子,请勿见怪。”

    听此,宁渊一笑,言道:“苏大家这般说了,自是不怪了。”

    听他这话,站在一旁的李大管事差点没摔倒在地,你这家伙硬闯人家天音楼,还伤了几个护卫,被人打死都应该,现在人苏大家和你客气两句,你就打蛇顺杆上了?

    李大管事都如此错愕,就不说天音楼那一众护卫了,几乎是眼神喷火,若不是苏暮晚晴在,他们真的恨不得把眼前这家伙斩了。

    而苏暮晚晴,对宁渊的回答也是略微一怔,随即轻笑,言道:“只要宁公子无事便好,不知道公子来天音楼,到底所为何事呢?”

    听此,宁渊又是一笑,说道:“方才听苏大家一曲梦神篇,惊为天人,心中仰慕,因此想要与苏大家见一面,探讨探讨琴艺。”

    “探讨琴艺?”

    这话说得,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住了?神色错愕的看着一身是血的宁渊,实在无法将这个家伙和抚琴如此风雅之艺联系上来?

    宁渊这家伙会弹琴么?用脚趾头来想都知道不会了,要知道这个家伙一个多月前就是一个只会泡在女人堆里的废物啊,而现在,虽然他觉醒了宁家战血,实力大增,但看他这副德行,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所以你说这宁渊会弹琴,众人是打死都不信,这家伙分明就是想要找借口接近苏大家,找也就罢了,还找这么烂的一个借口,就不怕苏大家一句话揭穿了他么?

    便是众人鄙视宁渊之时,苏暮晚晴却是轻声一笑,道:“既然宁公子也通晓音律,那么晚晴自是欢迎,请吧。”

    说着,苏暮晚晴玉手一探,竟是请宁渊入天音楼。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若遭雷击般的顿在原地,就是慕知白也是神色一变,欲要上前,但最终又是想到了什么,强行止住了步伐。

    而宁渊却也不喝苏暮晚晴客气,直接说道:“既是苏大家有请,那么我便恭敬不如从命,请了。”

    说罢,宁渊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眼神,径自走入了天音楼之中。

    见此,苏暮晚晴眼神微微变幻,也随着宁渊的脚步一同入了天音楼。

    见两人身影缓缓消失,在场众人才猛地回过了神来,顿时宛若炸开了锅一般。

    “不是吧,苏大家真的请这个家伙进去了,这不是羊入虎口么?”

    “那个谁,拿刀来,我要进去砍死宁渊那个王八蛋。”

    “早知道这么简单就能进天音楼,我也去了,为什么让这家伙抢了先,啊……!”

    众人神色或惊或怒,而天音楼众人则是一片错愕,搞了半天他们也没有想到宁渊竟然进了天音楼,并且还是苏大家亲自请他进去的。

    那他们这帮人辛辛苦苦阻拦宁渊又算什么?

    这特么的就很尴尬了。

    “哼!”众人心中一阵郁闷,慕知白的神色也好看不到那里去,冷哼一声,也是转身进了天音楼。

    而李大管事见此,心中是越想越不对劲,无论是宁渊还是那苏暮晚晴,这两个人都透着一丝古怪似得。

    “不行,我得去通知少当家,否则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麻烦就大了。”想到这里,李大管事也坐不住了,赶紧去找金无命。

    而此刻,苏暮晚晴带着宁渊走进了天音楼,于一间布置清雅的房间内坐下,又让人奉上了香茗,一切礼数都做足了,好似宁渊不是刚刚蛮横无理的闯入者,而是身份不凡的贵客般。

    然而宁渊却是没有碰那茶水,眼神扫了一眼一旁的慕知白,随即说道:“苏大家,既是探讨琴艺,那么无关之人还是退下的好。”

    “你……!”听此,纵是慕知白气度不凡,此刻也忍不住心头怒意,冷冷看向了宁渊,周身剑气若隐若现。

    然而宁渊仍是稳稳坐着,似不惧他对自己出手。

    苏暮晚晴见此,没有言语,只是对慕知白点了点头。

    “哼。”见此,慕知白冷哼了一声,但还是心有不甘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苏大家御下之道让人佩服。”宁渊注视着苏暮晚晴,神情颇为玩味。

    “宁公子说笑了,慕公子并非晚晴的手下,而是天音阁的客人。”苏暮晚晴轻声说道,也不见他面纱之下是怎样的神情。

    “这样么,那这客人可是远比主人凶得很啊。”宁渊轻笑说道。

    苏暮晚晴仍是淡然,言道:“若是恶客上门,那自然便要凶狠些,宁公子说是不是?”

    “这倒是。”宁渊点头说道,似乎那恶客指的不是他一般。

    见此,苏暮晚晴探手落在了面前的古琴之上,言道:“宁公子方才说要与晚晴探讨音律,那么不知道宁公子在琴之一道上有何造诣。”

    宁渊听此,竟是摇头说道:“没有,我不会弹琴。”

    这回答似早已料到,因此苏暮晚晴仍是神色淡然,问道:“那宁公子又说要探讨琴艺音律?”

    宁渊一笑,理所当然的说道:“不会弹琴就不能探讨么?我见苏大家琴弹得这么好,心生仰慕,所以不知道能不能让苏大家教教我怎么弹?”

    听此,苏暮晚晴深深的望了宁渊一眼,道:“琴之一道,为音律,音有五音,宫商角徵羽……”

    她竟也不为宁渊这戏弄一般的话语而气恼,反倒是为宁渊讲解起了这音律来。

    宁渊见此,也不说话,便注视着苏暮晚晴,看似在倾听,但苏暮晚晴如何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字也没有听下去。

    所以很快,苏暮晚晴便止住了话语,轻声道:“看来宁公子根本无心音律,若是有其他的事,公子不妨直说如何?”

    见苏暮晚晴点破,宁渊神色不变,反而直直望着她,言道:“是我没这方面的天赋,辜负了苏大家的心意,其实吧,相比琴,我更喜欢人,方才在外边,我就在想,若是苏大家还不出来,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嗯!”听此,苏暮晚晴眼神微微一凝,片刻方才说道:“若是晚晴不来,那么宁公子又会如何?”

    宁渊淡声道:“也许少不得要流些血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毫不在意的语气,却是让气氛为之一凝,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苏暮晚晴沉默了片刻,眼神变幻,方才轻声言道:“如此看来,宁公子对自己很自信。”

    “哈,若是不自信,怎敢来苏大家这天音楼呢?”宁渊轻笑言道,然而这话语却是针锋相对。

    听此,苏暮晚晴探手轻抚古琴,淡声言道:“宁公子来天音楼,便是为了与晚晴说这些么?”

    宁渊摇了摇头,道:“自然不是,来这天音楼只为了见苏大家一面,别无其他,现在见到了,那么我想也应当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苏大家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公子请说?”

    “不知道苏大家是不是对在下芳心暗许?”

    ps:有书友说我越写越水,越写越没激情了,甚至还虐主起来了,但是剧情没有铺垫哪里有,至于虐主,请你们看好书名,无敌两个字摆在最前面呢,我像是虐主的人么,如有疑问,请在心中默念四个字剧情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