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六十四章:不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剑气森森,宁渊却是莫名一笑,手背之上的鲜血缓缓流淌着,很快便凝结在了一起。

    天音楼这些护卫,虽然有着四品境界的根基,但自身的潜力已经耗尽,若无例外,他们这辈子就只能够止步于四品了,到了年老体衰之后,修为甚至还会因此跌落。

    但慕知白不同,他年纪轻轻便踏入四品境界,天资卓越,潜力无限,就是同为四品,他的根基与远超其他人,更别论他在剑道之上还有这非凡造诣,日后若无意外,踏入宗师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甚至于那先天之境,对他而言都不算是太大的阻碍。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同样是四品境界的修为,这些护卫在宁渊面前不堪一击,但这慕知白一出手,却是直接将宁渊苍龙战体的防御击破。

    这种人就是传说之中的天才,普通人与之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无论是资质悟性,还是根基修为,个个方面上都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

    这样的年纪,四品境界的修为根基,超凡的剑道天赋,绝对算得上天之骄子,在这大秦帝国之中,怕是也就只有纪无双,朝阳,还有那剑神传人穆成飞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有这样的实力,这慕知白的身份定然不简单,从周围一众护卫对于他的恭敬便能够看得出来。

    但是如此,也正合了宁渊的心意,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见到苏暮晚晴,就是见到了也未必能与她动手,而眼前这慕知白不同,他也许能够给出宁渊想要的东西。

    只不过过程有些麻烦罢了。

    心思一瞬之间,宁渊眼神一凝,随即步伐踏出,竟是在这森森剑势笼罩之下,抢先出手,一拳直攻慕知白。

    “不自量力!”

    见宁渊竟还敢对自己出手,慕知白眼神之中浮现一丝冷色,随即手中长剑轻吟一声,宛若流星穿透虚空,直刺宁渊。

    慕知白一剑而出,自是带动了剑势,剑锋未至,便有一股凌厉气机锁定住了宁渊,若是寻常人,定被这剑势先声夺人。

    但宁渊身怀蚩尤之血,其实慕知白剑势能够影响的,动作不仅不慢,反而劲力加摧,重拳轰出,带起一阵狂风轰向慕知白。

    “砰!”

    一声刺耳的撞击声,宁渊一拳悍然轰在慕知白剑身之上,顿时鲜血飞溅,宁渊右拳被那剑锋刺入,但也只是一寸而已,这点伤势便是对普通人来说都算不上而言,而宁渊更是恍若未觉一般,一拳压下,可怕的力量爆发之下,那长剑顿时难以承受,寸寸崩断。

    轰碎长剑,之后宁渊拳势不减,鲜血飞洒之中,直向慕知白脸庞砸去。

    “哼!”

    对手神力惊人,但慕知白却是神色不变,身影偏转,如鬼似魅,竟是刹那避开了宁渊一拳,随即一掌震出,携着雄浑真气重重轰击在了宁渊身躯之上。

    “砰!”

    一掌落下,响起的却是金铁交击之声,宁渊坦身一受,结果竟是毫发无损,又是一拳击向了慕知白。

    “嗯!”

    见此,慕知白眉头一皱,身影刹那而退,让宁渊一拳顿时落在了空气之中,毫无用处。

    “跑得倒是蛮快的嘛。”

    见慕知白避开了自己的攻击,宁渊摇了摇头,甩开那还刺在自己右拳之上的半截剑锋。

    听宁渊言语,慕知白神色一冷,方才一番接触,他自然是看得出来宁渊肉身体魄强悍至极,这才没有与之硬碰硬,施展身法避开宁渊的攻击。

    说实话,这样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人又不是妖兽,扑在一起血腥搏杀,完全是野蛮得毫无技巧事情。

    而慕知白所修之剑,重在灵巧变化,而非纯粹的力量,再加上他又将一门三品身法修炼至圆满,只差一步便入化境,优势自然是速度上面,怎会去以及之短击彼之长了,和宁渊硬拼?

    但道理是道理,此刻听宁渊说自己跑了,慕知白心头傲气,自然是难免生怒,冷哼一声,喝道:“不过一身蛮力,便想要来天音楼放肆,今日让你明白,何为天外有天!”

    话语之中,慕知白步伐踏出,身影飘渺,宛若鬼魅,难以捕捉轨迹。

    将身法施展开来,慕知白瞬间便临近了宁渊,虽然那一口长剑已经被宁渊一拳轰碎,但慕知白毫不在意,右手两指真气凝聚,以指代剑,剑气绽放而出,随着慕知白身影,宛如电光闪动,交织纵横,攻向宁渊周身要害。

    迅捷的身影,凌厉的剑气,两者融合之下,掀起了一阵宛若狂风骤雨的攻势,几乎是刹那之间,宁渊身躯之上便被那剑气切割出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害,虽不严重,但这受伤却是切切实实的。

    这慕知白的剑术与那秦云舞十分相似,都是着重轻灵变化,配合身法施展开来,剑快无影,既可掀起连绵不绝的攻势,又可一剑瞬杀,变化无穷,凶险无比。

    而这慕知白可不是秦云舞,他的速度极快,身法更是神妙至极,根本不惧怕宁渊那强悍的力量,贴身近战,剑光交织之下,好似要将宁渊淹没其中,直将这一寸短一寸险的优势发挥到了极限。

    而反观宁渊,他的肉身虽是强悍,力量也不弱,但在灵巧之上自然是远不及慕知白,毕竟宁渊从来没有修过身法,体内也没有真气加成,力量虽是霸道,但更显笨拙。

    因此在这剑光纵横之间,宁渊顶着慕知白的攻势连出数拳,都没有办法击中他的身影,反而是又被斩出了几道伤口来。

    此刻,天音楼之外,原本散去的众人也因为这陡然而来的打斗重新聚拢了过来,见宁渊与慕知白动手,不少人都微微皱起了眉来。

    “这不是那宁家的宁渊么,他怎么和天音楼的护卫动起手来了?”

    “听说是这宁渊仗着自己的身份想要见苏大家,结果被拦住了,这就恼羞成怒的想要动手硬闯,我便说了,狗改不了,就算觉醒了宁家战血,他还不是那副德行,真是给我们大秦人丢脸。”

    “那身穿白衣之人,剑锋凌厉,身影迅捷,难不成便是苏大家身边的那位慕公子?”

    “不错,便是北域九剑之一的慕知白慕公子,这宁渊几日前虽然败了天剑阁的李鹰阳秦云舞,但是对上慕公子,他还不够格,你看,他此刻已经是渐入劣势,难以支撑了。”

    众人未在天音楼外,注视着宁渊与慕知白的两人,议论纷纷。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起码现在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宁渊空有一身蛮力,但反应笨拙,而慕知白身影如风,迅捷无比,快得让人难以捕捉,相对之下,已是高下立判。

    就算宁渊的力量强横无比,但是打不中人又有什么用?

    身占速度优势,慕知白剑锋接连斩出,攻势宛若怒海惊涛,凶猛至极,不给宁渊半点喘息的机会。

    面对这般的攻势,宁渊宛若陷入泥潭之中一般,想要挣扎,但却难以脱出,身上的伤痕添了一道又是一道,更是肢拙难撑了。

    见此,天音楼之外的李大管事神色一变,连忙走了上来,高声喊道:“慕公子,剑下留情,此人并无恶意,渊少,你快些住手啊。”

    李大管事神色急切,他可不能让宁渊死在慕知白剑下,要是这样,不仅仅是天音琴会不用继续开了,还会惹来一大堆麻烦。

    因此李大管事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阻止了,否则让两人继续打下去,谁知道慕知白会不会收不住剑势,把宁渊当场斩了?

    “嗯!”见李大管事开口为宁渊求情,慕知白微微皱眉,指尖一道剑气绽放,直轰宁渊而去。

    此刻身受十余剑,宁渊的动作已然是缓慢了不少,而慕知白这一道剑气极快,又是贴身而发,宁渊不要说躲避,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这一道剑气轰击在了胸口。

    “啊!”

    剑气袭身,震入肺腑,宁渊口中顿时喷出一缕鲜血,身躯踉跄而退,数步之后才艰难停下,一身的剑痕,鲜血淋漓,看起来着实凄惨不已。

    “哼,就这点本事,也感来天音楼猖狂,拿下。”

    一剑败退宁渊,慕知白冷然一声,挥手便令一众护卫将宁渊擒拿。

    他倒也不是不想直接杀了宁渊,而是现如今苏暮晚晴刚刚来这咸阳城,不好闹出人命,而李大管事又开口为宁渊求情,虽然慕知白不把这金家商行放在眼中,但对方到底建了这天音楼,因此慕知白绝对还是给金家商行一个面子,绕了宁渊一命。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敢闯天音楼还伤了人,不管他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一众护卫上前便要擒下宁渊,见此李大管事连忙跑了上去,拦住一众天音楼的护卫,说道:“慕公子,这都是一场误会,不必如此吧。”

    “误会?”听此,慕知白眼神一冷,望向李大管事,但:“此人擅闯天音楼,还有什么误会,拿下。”

    “这……”见此,李大管事分外无奈,他可不能让天音楼把宁渊扣下了,几日前皇城那件事还历历在目呢,待会儿要是纪无双带着宁家的人杀上这天音楼,那事情岂不是越闹越大。

    “哼!”慕知白也许是看明白了李大管事的顾虑,冷哼了一声,言道:“我不管他是什么人,闯天音楼便是死罪,看在你们金家面上,我饶他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三日后叫他们来天音楼领人吧。”

    慕知白一语,天音楼一众护卫迅速上前,便要拿下宁渊。

    便是此时,天音楼内传来一声轻语:“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