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六十一章:魔气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凝渊阁,北域第一杀手组织?

    听此,宁渊微微皱起眉来,虽然他不太了解这凝渊阁,但能够被称为北域第一杀手组织的,那料想肯定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至于这凝渊阁的杀手为什么找上他,那也不用多想,既是杀手,那么做的自然是标金人头的生意,有钱便足够了。

    不过话说回来,是谁雇佣这凝渊阁对他动手的呢?

    老实说,现在宁渊的仇人不少,大秦皇室,天剑阁,穆家,感觉谁都有这个可能。

    数日之前,皇城之前一战,李鹰阳和秦云舞这两个剑神门下的得意弟子,双剑合璧一样都败在了宁渊枪下,让各方势力彻底改变了对于宁渊的看法。

    原本宁家就已经有一个纪无双了,若是再加上一个如此强悍的宁渊,等二人成长起来,宁家崛起之势谁还能阻?

    尤其是与宁渊结了仇的皇室,穆家,还有天剑阁,更是不愿意让这心腹大患成了气候。

    只不过因为那位先天强者绝仙子的威慑力,让他们不敢直接对宁渊或者纪无双动手,但若是雇佣杀手那就不一样了,人一死那也是凝渊阁杀的,绝仙子追究起来,他们完全能够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想到这里,宁渊望向了金无命,道:“这凝渊阁实力如何?”

    金无命神色凝重,说道:“凝渊阁这北域第一杀手组织可不是他们自封的,而是用无数条尸体堆出来的名声,他们要价极高,并且行动少有失败,尤其是上了死录之人,至今无一能够躲过凝渊阁的刺杀,据说几年前,金骑帝国太子之死就是凝渊阁所为,金骑帝国因此雷霆震怒,倾全国之力要剿灭这凝渊阁,但是最终却是不了了之,你说这凝渊阁实力怎么样?”

    “这么厉害?”听此,宁渊有些惊讶,问道:“那么他们杀过先天么?”

    “这个倒是没有。”金无命摇了摇头,道:“先天之境的强者何等实力?岂是说刺杀就刺杀的,凝渊阁之中虽然传说也有先天存在,但想想似乎也不靠谱,有哪一个先天用得着去当杀手来赚钱,不过传闻有数位一品大宗师都被他们刺杀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宁渊听此,喃喃说道:“这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没有先天撑着,还敢这么张狂,连杀个人都还带个牌子表明身份,这都没有被人灭了?”

    金无命耸了耸肩说道:“谁知道呢,反正这凝渊阁神秘的很,到现在也没有人摸清楚他们的底子,被他们盯上了,你的麻烦大了。”

    说着,金无命对宁渊露出了一副你多保重的神情。

    宁渊却是一笑,说道:“我倒是想要知道,他们收了多少钱来要我的命。”

    “呵呵,这就得看那想要杀你的人愿意付出多少代价了。”

    金无命一笑,说道:“凝渊阁有杀录与死录两个名单,杀录上的目标,凝渊阁会出手三次,三次之后若是杀不了,便算是任务失败,凝渊阁会退回定金,但若是上了死录,那便是凝渊阁必杀之人,在杀掉这个人之前,凝渊阁绝对不会停手,只不过死录的价格极高,最少都是五千万两银子起步,像是渊少你这样的,起码都要个一两亿的,也不知道那想要杀你的人舍不舍得。”

    “一亿两银子,这倒是大手笔啊。“这话让宁渊一笑,一亿两银子,就是对于富可敌国的金家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拿这么多钱来杀一个人,的确是大手笔了,能够出得起的人不会太多,而愿意用这么多钱来杀一个人的,更是少之又少。

    现在的状况,宁渊无法是在杀录或者死录的名单之上,杀录还好说,现在已经是第一次刺杀了,只要宁渊再挡下两次,那凝渊阁便算是任务失败,不会再来找他麻烦。

    但死录就麻烦了,被这么一个杀手组织不死不休的盯着,那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想到这里,宁渊神色颇为玩味的看向了金无命,道:“话说回来,你怎么这么清楚这凝渊阁的价格?”

    金无命听此,搓了搓手,模样憨厚的笑道:“别这么看我,我可是正经商人,只不过有的时候难免遇上些王八蛋,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也就只能够动用点非常手段了。”

    宁渊听此,微微一笑,搭着金无命的肩膀问道:“这么说,你应该知道这群家伙的联系方式或者地址吧?”

    “你这是要去找凝渊阁的麻烦?”金无命顿时明白了宁渊的意思。

    宁渊冷声一笑,道:“这是当然,人家都杀上门来,难道我还要站在这里等着来杀么?”

    金无命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那帮家伙精明得和鬼似的,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呆在哪里,至于联系方式,凝渊阁自有一套联系方式,你去了最多也就能够抓到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角色而已。”

    “这样啊!”听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

    金无命耸了耸肩膀,道:“不然你以为呢?这凝渊阁得罪了那么多人,没有点手段,怕是早就被人灭了几十次了,不过渊少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那想杀你的人肯定舍不得那么多银子,只要撑过两次刺杀你就没事了。”

    “我看这倒不见得。”宁渊冷声一笑,随即望向了街头,被宁渊这么一打扰,那苏大家也没有继续弹奏的意思,马车很快便离去了,这让在场众人心中一片惆怅,连带着对宁渊的恶感又增添了不少。

    看着消失在街尾的马车,宁渊转而望向了金无命,道:“刚才我见你和凌天听那琴音是如痴如醉,就真的就有这么好听?”

    “嗯?”听此,金无命沉吟一声,随即微微皱起眉来,道:“我也说不清,只是听了之后,便渐渐的沉醉在了其中,现在回想起来,要说好听吧,又不知道好听在哪里,真是奇了怪,难道这天音阁的琴曲就真的如此神奇,还是这苏大家的琴艺已入化境了?”

    “哈,怪事多了,那就见怪不怪了,这里的事情你处理吧,我先回去了。”宁渊一笑,转身朝醉红楼之外走去。

    苏暮晚晴如此,路过醉红楼,琴音让万人沉浸其中,理应当包括宁渊,便让凝渊阁有了一个绝佳的刺杀机会。

    这看来也许是一个巧合,但宁渊相信,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尤其是和这苏暮晚晴有关的巧合,那就更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回想起那万人无声,皆尽沉醉于她琴音之中的画面,宁渊的感受只有一种危险。

    极度的危险。

    这个女人绝不简单。

    想到这里,宁渊加快了脚步朝宁家走去。

    便是此时,宁渊忽然感到肩头微微一沉,转而一望,便看到一小小的人儿正坐在他的肩上。

    “你怎么出来了?”

    见到歌月,宁渊有些诧异,当初从那妖族秘境苏醒之后,歌月便要宁渊带着她离开,开始宁渊还以为她是要去秘境之中的那一处地方,结果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要离开这妖族秘境,甚至还是她启动了弱水谷之中的传送阵将宁渊传送了出来,否则的话说不定宁渊现在还会被困在秘境之中。

    离开的原因,歌月没有说,宁渊也就没有问,把她带出来之后,宁渊才发现歌月的神异之处,那踏空而行的能力就不说了,她甚至还能够隐身瞬移,一会儿宁渊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下一会儿她就忽然冒了出来。

    刚开始宁渊对此还一惊一乍的,但是过了几天之后也就逐渐适应了,今天离开之前,宁渊可是记得自己把歌月留在了房间里,没有想到她也跟了出来。

    对于宁渊的疑问,歌月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前方,那纤细若柳叶般的眉微微蹙了起来。

    “怎么了?”见歌月皱眉,宁渊不由得出声问道。

    歌月低头望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伸出手在宁渊双眼之上轻轻一抹。

    随着歌月的小手落下,宁渊只感觉眼前一阵灵光闪动,不由得闭上了眼眸,在睁开之时,他视线之中陡然多了一样很不寻常的东西。

    街道还是原来的街道,但是虚空之中,却有着一缕黑气萦绕在虚空之中,顺着这黑气的痕迹看去,赫然是那苏大家车队离开的方向。

    见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望向了歌月,问道:“这是什么?”

    “魔气。”歌月总算是出声回答了宁渊。

    “魔气!”听此,宁渊神色微变,再看周围,发现路上的行人神色如常,显然没有注意到虚空之中残留的魔气。

    歌月望了一眼那渐渐散去的魔气,随即轻声言道:“去看看。”

    “好。”心中惊疑,宁渊也没有推脱,顺着这魔气迈开了脚步。

    ps:对于苏暮晚晴,你们的脑洞那么大,青梅竹马,妖族卧底什么的都出来了,这是在压榨我的生存空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