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六十章:凝渊阁!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便是在宁渊心中疑惑之间,那车队已经徐徐行来,比起这奢华浩荡的迎接,那就显得朴素了许多,甚至算不上车队,只有和两辆寻常一般无二的马车,周遭有数个面容冷峻的武者护卫着,在众人注视之中缓缓前进。

    马车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甚至比人步行还要慢上些许,只因为车厢之中,隐约有声声琴音响起,飘渺无际,琴音悠悠,却似含大道之蕴般,让这原本应该嘈杂无比的街道,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中,所有人都在静静倾听着,甚至连那些年纪幼小,什么都不懂的孩童都停止了哭闹,如痴如醉的听着那琴音。

    唯有醉红楼之中,宁渊微微皱眉,转而望了一眼身边的凌天与金无命,发现这两人竟也是在闭目倾听,似沉浸入了那琴音声中,反而是他,众人皆醉而独醒,似乎听不出这琴音半点玄妙。

    “这难道是因为我不懂欣赏么?”见此,宁渊轻笑一声,注视着下方那缓缓前进的马车,眼神之中多出了一缕莫名意味。

    便是在宁渊忽然落下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十分轻微,甚至可以忽略,但也正是因为这刻意的遮掩,让宁渊十分敏感的察觉到了对方的脚步。

    修行吞元图录之后,宁渊不仅仅肉身体魄越发强横,连五感都被大幅度强化了,此刻他距离房门不过三四米,若是还听不到有人接近,那才是怪事。

    来人临近房前,而后竟是直接推开了门,悄无声息的走入了屋内,随即一言不发,直朝宁渊三人走来。

    他的速度极快,异常敏捷,几乎是两步之间便出现在了宁渊的身后,随即手中寒光绽放,一口闪耀着幽蓝光芒的长剑直刺而出。

    然而就是此时,宁渊猛然转身,一脚横扫而出。

    “砰!”

    一声沉重的撞击声,那人竟是根本没有想到宁渊还能够反抗,骇然之间,直接被宁渊一脚踢开了短剑,紧接着又被踹中了心口,那强悍的力量轰击之下,顿时让他直接口喷鲜血的倒飞了出去。

    “杀手。”

    一击轰退来人,宁渊眼神渐冷,便欲要上前将那重伤之人彻底拿下,却不曾想……

    “轰!”

    一声轰鸣,房上竟是顿时塌陷破碎,数道鬼魅身影坠落而下,道道寒光交织成一片剑网,直要将宁渊绞杀在内。

    逼命刺杀而来,宁渊却是丝毫不惧,虽此刻无有血龙胆在手,但却是以身为枪,脚一踏,身躯旋纵而出,一拳轰击,雷霆万钧一般轰开了那绞杀而来的剑网,随即余势不减的击在一人的胸口之上,便如若先前那人般口喷鲜血的飞了出去。

    一人瞬息之间便被重伤,但其他人仍旧是没有半点畏惧,手中长剑爆发出凌厉剑气,再一次杀向宁渊。

    “怎么了?”

    如此大的动作,自然是惊醒了还沉浸在琴音之中的金无命两人,回身看到宁渊与那数个杀手缠斗在一起,金无命的脸色顿时间变了,他可是没有带护卫上来一起喝酒了。

    反倒是凌天,眼神一冷,竟是从腰间抽出了一柄短剑,注视着那一众杀手,却没有上前参战的意思。

    他怕自己一上前,转头回来金无命这战五渣就被人砍了。

    凌天与金无命两人不动,那数个杀手也无法对他们出手,因为他们数人联手围攻宁渊一人已是艰难,虽然宁渊没有兵器在手,但战力仍是惊人,招式大开大合,霸道无比,在这不算宽敞的房间之内,他们纵然身法灵敏,但也不可能彻底闪避宁渊的攻击,只是瞬息之间,又有两人被宁渊重伤倒地。

    同伴接连倒在宁渊拳下,让剩下的数个杀手明白这一次行动彻底失败,几人眼神交错一瞬,反手掷出数颗漆黑的铁丸朝宁渊射去,随即抽身急退。

    “霹雳弹!”

    见到这一幕,金无命与凌天的脸色顿时一变,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从阳台跳了出去。

    两人方才跳出,房内便传来了一声轰鸣,凶猛的力量轰然爆炸,化作一阵阵气浪席卷而出,直接宁渊三人所在的房间崩毁塌陷了下去。

    如此惊变,顿时让沉浸入琴音之中的众人回过神来,神色错愕的看着那已经燃起烈焰的醉红楼,而后又看了看从醉红楼跳出,倒在了苏大家车队之前的两人,一时之间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而彻底周围的几个护卫见此,更是神色冷峻,拔剑出鞘,警惕的注视着正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凌天与金无命。

    “他大爷的,神火堂的霹雳弹,这是怎么一回事!”金无命被凌天搀扶了起来,而后看了一样已经塌陷小半,还燃起了大火的醉红楼,神色不由得一变,失声道:“渊少还在里面?”

    金无命话语刚落,陡见那塌陷下去的废墟之中轰然一声,石木破碎之间,一道身影自从其中纵跃而出,直接落到了金无命两人身前。

    这让金无命两人吓了一跳,但随即便发现是宁渊,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迎了上去。

    只见此时的宁渊狼狈无比,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可以见到多处霹雳弹轰击出的伤害,虽然伤势不严重,但很影响形象,不认识他的说不定以为他是从哪个煤矿里跑出来的呢。

    宁渊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玩意,那几个杀手扔出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暗器之类的东西,仰仗着自己修成了苍龙战体,便直接用手把那霹雳弹接了下来。

    然后就悲剧了,这几颗霹雳弹入手就直接爆炸,将他整个人都波及了进去,不过好在这霹雳弹的威力有限,宁渊又修成了苍龙战体,因此看似狼狈,但实际上伤势并不严重。

    “这是怎么一回事?”反手扯下了身上那破破烂烂的上衣,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宁渊望向了一旁的金无命与凌天。

    金无命耸了耸肩,说道:“我们怎么知道,还想要问你呢,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打了起来。”

    “不声不响。”听到这里,宁渊喃喃了一声,转而望向了那被他们三人阻拦而停止前进的车队。

    琴音入神,刺杀随之而来,并且似乎认准了他也会沉入琴音之中,直接就奔着他来了,这是巧合么?

    眼见宁渊转身望向了这里,马车旁的一众护卫纷纷持剑上前,挡在了宁渊身前。

    “渊少!”

    而此刻金无命也凌天也回过了神来,分别出声劝住了宁渊。

    他们可不想宁渊和苏大家的护卫起冲突,眼下这么多人,都是为了倾听苏大家的一曲琴音来的,公然拦车还要动手,还不得犯了众怒?

    不过话说回来,宁渊为何对这苏大家的车队面露不善?他被刺杀和这刚刚进城的苏大家没有任何关系吧?

    金无命与凌天心中不解,而宁渊望了一眼挡在车队之前的数个护卫,轻声一笑,说道:“刚才出现了些小小的意外,惊扰了苏大家,莫怪。”

    听此,那马车之中传来了一声轻语道:“公子言重了,晚晴还要前往天音楼,不知道公子可否能借过一步?”

    似乎没有预料到这苏暮晚晴会回答自己,宁渊眼神微微一凝,随即轻笑言道:“苏大家这话才是言重了,我这就离开。”

    说罢,宁渊也不理会其他,转身走向那乱成一片的醉红楼。

    而金无命与凌天见此,是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但还是连忙跟了上去。

    看着三人离开的身影,众人不由得议论了起来。

    “哎,那三个家伙不就是我们咸阳城三废,臭名远扬的醉红楼三少么?”

    “不错,尤其是那宁渊,原以为他觉醒了宁家战血就转了性子,结果还是一样整日泡在这烟花之地,现在又惊扰了苏大家的琴曲,真是混账!”

    “也不知道苏大家还会不会在来一曲,我方才听得可是如痴如醉,此等天籁,真的不似这凡间所有啊。”

    众人议论纷纷,对于宁渊三人颇为不满,这名声就是这样,这么多年来宁渊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已经定了,就是之前发生了不少事情,一时之间也难以改变。

    不过这不是宁渊要在意的事情,进入醉红楼之中,让凌天去安抚一下那惊魂未定的众人,随即与金无命一起走上了楼去,直奔先前他们的房间。

    那间房早就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了,还燃起了火势,不过很快便被扑灭了,宁渊与金无命走进去,只见其中一片狼藉,隐约可以看到几个黑衣人倒在地面之上,已是没有了生息。

    见此,宁渊微微皱眉,现在他出手可是有所保留,这些人实力又不错,怎么说也不应该直接就死了啊。

    心中疑惑之间,宁渊直接将一具尸体拉了出来,扔到了金无命面前。

    金无命也害怕什么,直接蹲下了身来,查看了这尸体片刻,最终抬起头,神色凝重无比的对宁渊说道:“渊少,这一次你麻烦大了。”

    “嗯?”听此,宁渊眉一挑,说道:“怎么一回事?”

    金无命摇了摇头,从尸体上取出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牌子,扔到了宁渊手中。

    “凝渊阁!”

    宁渊接过那木牌一看,只见上面刻着三个血色的小字,不由得微微皱眉。

    “不错,凝渊阁,北域第一杀手组织,号称死录之上无人还的凝渊阁!”

    ps:加班,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