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五十九章:绝世天才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时间如白马过隙,距离皇城之前那场大战已是过了数日。

    数日前,那剑奴狂性大发,和天南王府的几位宗师强者大战,竟是连皇城东门都被他轰塌了小半,好在最后天剑阁的四大剑使和大秦皇室的高手赶到,总算是擒下了这剑奴,将其押回了天剑阁。

    宁家这边也因为宁渊平安归来,而选择了撤兵,至于大秦皇室,能够免去这一场大战,他们是开心还来不及呢,自然不会继续追究什么。

    所以,哪怕皇城东门都塌了半边,各大势力还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让宁渊这几天来是难得的悠闲,就是天剑阁也没有来找他麻烦的意思,因此今天他便趁着纪无双闭关参悟剑道的时候悄悄溜了出来,和金无命凌天两人一起来到了醉红楼喝酒。

    当然,也就只是喝酒而已,现在的宁渊不说洁身自好,但怎么也不至于像是以前一样滚在脂粉堆中,要是被纪无双知道,少不得又要生气。

    而凌天与金无命也一样没有让醉红楼的花魁姑娘们陪着,金无命是郁闷,因为百断山那件事情进展很不顺利,他哪里还有心情叫姑娘?

    至于凌天,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也看不出来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看着自己这两位心情不佳的损友,宁渊摇头一笑,道:“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们连喝花酒的兴趣都没有了,这可不像是平时的你们啊。”

    “色是刮骨钢刀,少近为好。”凌天饮了一杯酒,神色淡然的说道。

    这让金无命诧异的看了他一样,说道:“竹竿,你不觉得你说这句话有些不合适么?上次在楚国,我可是记得你包下了三个花魁折腾了一天一夜呢。”

    “咳咳……”这让凌天呛了一下,而后无奈的瞪了金无命一眼,道:“从现在开始我戒色行不行?”

    “嗯,好了嘛!”金无命一笑,对一旁的宁渊说道:“看来是上一次那女人上门退婚给他造成了不轻的刺激,年纪轻轻就不举男人雄风,真是可怜,要不要我弄些大补的丹药来,看看他还有没有救?”

    凌天恶狠狠的瞪了金无命一眼,言道:“上次老子就不应该救你,让那女人把你烤了多好,反正你看样子也挺好这口的。”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揭伤疤,宁渊不由得一笑,道:“好了,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作甚,喝酒吧。”

    “还喝?我说渊少你可是真的兴致。”听此,金无命摇了摇头,说道:“几天前你把那李鹰阳和秦云舞重伤,连那玄墨绝风双剑都毁了,你就不怕天剑阁来找你麻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做什么?”宁渊淡笑说道。

    见宁渊一副不将天剑阁放在眼中的模样,金无命不由一笑,道:“说的也是,反正短时间天剑阁也不会来找你麻烦,半月之前,那剑神楚应天便带着穆成轩离开了咸阳,听说是要去一处极为危险的秘地试炼,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

    “难怪没有碰上他。”提起穆成轩,宁渊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冷意。

    上一次,固然是赢樱设局陷害了他,但出手将宁渊重伤的却是穆成轩,甚至还将一道剑气打入宁渊武脉之中,造成宁渊体内武脉破碎,这仇宁渊可是从没有忘啊。

    不过这些日子来,宁渊却不曾见过穆成轩,他也没有杀上天剑阁的实力,只好暂且放下这报仇的想法。

    见宁渊眼神渐冷,金无命摇了摇头,道:“渊少,我知道你很想弄死那王八蛋,但是别说哥们我没有提醒你,穆成轩那小子好像是楚应天的私生子一样,楚应天对他那是好得不得了啊,尤其是这一次,十多年没有出过咸阳的楚应天竟然亲自带着他去秘地试炼,明摆着是将这穆成轩作为了下一任天剑阁之主培养啊,你要动他,得先掂量一下这位大秦剑神的态度。”

    “态度?”宁渊一笑,淡声道:“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宁渊心中,早已不将那穆成轩当成对手,整个天剑阁,唯一能够对他造成真正威胁的人,也就是那位剑神楚应天罢了。

    而他现在,已经摆明了与这天剑阁对立,楚应天是什么态度,宁渊要做的都是坦然应对,因此想那么多作甚?

    一番话下来,总算是让气氛活跃了不少,金无命拍了拍手,让几个歌姬舞女走了进来助兴,纯粹当做是缓缓这几天的压力了。

    然而就是在这歌声舞影之中,外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大喊。

    “苏大家的车队便要往这边走了,大家让让,别堵着路,千万不能惊扰了苏大家。”

    “嗯?”听这喊声,宁渊微微一怔,随即总算是想起了什么来,喃喃道:“苏大家,苏暮晚晴?”

    说着,宁渊便看向了一旁的金无命。

    此刻金无命也才猛地回过了神来,一拍大腿说道:“奶奶的,我被百断山那群孙子给弄得都昏了头了,今天可是苏大家来咸阳城的日子啊,现在已经来了么?”

    想到这里,金无命也坐不住了,连忙走到了阳台上四处观望着。

    宁渊与凌天对视了一眼,也站起了身来走到阳台边上,往下方那街道看去,只见人头攒动,将街道两旁挤得满满的,却偏偏中央街道上空无一人,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道路,地面之上竟是还不知道谁洒满了花瓣,整整从街头铺到了结尾。

    “好大的派头啊,能聚起这么多人,那苏暮晚晴就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见此,宁渊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讶异的神色。

    在他看来,那苏暮晚晴就和地球上的大明星一样,属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但问题是这个世界可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视传播,纵然这苏暮晚晴的琴艺出神入化,但懂得欣赏的人又有几个?

    所以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出乎了宁渊的意料,这咸阳城之中的数十万百姓怕是都汇聚了过来,从苏暮晚晴进城开始一路挤着,几欲万人空巷。

    就是在地球,也没有见过那位明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吧?

    难道这苏暮晚晴真的美倒了倾国倾城,天女下凡的地步?

    就算是,那至多也是吸引些男的,为什么人群之中还有数量众多的女子,不是说好了同性相斥的么?

    见宁渊一脸的不解,一旁面无表情的凌天方才说道:“十年前,苏大家曾经来过咸阳城,入城之时弹了一曲惊神篇,曲终,七位四品武者因此顿悟,当场晋升三品宗师之境,还有上百位武者境界提升,修为大进。”

    “不是吧。”听此,宁渊不由得一怔,问道:“就一个弹琴的还有这本事?”

    听此,金无命望了他一眼,道:“渊少,什么叫弹琴的,你这话要是给下面这帮人听到,说不定冲上来要一人一口唾沫喷死你,刚才竹竿话还没有说完,苏大家入城的时候弹了一曲,让七位四品武者顿悟宗师,离开咸阳城的时候她又弹了一曲问神篇,让沿途听闻的众多孩童悟性提升,以至于那一年涌现了不少少年天才,所以这一次苏大家来咸阳,才会引得如此轰动,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迎接了,就是希望苏大家再弹一曲。”

    “这真的假的?”听到这如此神奇,甚至于不可思议的事情,宁渊更是惊讶了。

    武道修炼,天资悟性第一,其中天资还能够通过丹药之类的手段略微提升,但悟性却是一生下来就注定了,很少有可能改变的。

    而悟性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修炼武技,悟性高的人,例如纪无双,她能在短短一年时间之内将一门一品武技掌握,而悟性差的人,像是宁渊这样的货色,在没有外力帮助的前提下,靠他自己一个人参悟,十年都未必能掌握。

    这就是悟性高低的差别,尤其是高品阶的玄功武技,更是对于悟性有着严格的要求,至于那先天神武就更不用多说了,普通人看一眼都要晕。

    而现在这苏暮晚晴,弹一曲便能够让人悟性提升,虽然只是孩童,但这也足够惊人了。

    “等一下,你刚才说十年前她来过咸阳,这女人现在多大了?”宁渊忽然想到了什么,想金无命问了一个问题。

    “什么叫这女人,叫苏大家。”金无命白了他一眼,道:“苏大家今年,应当方才十八吧。”

    “什么?”听此,宁渊一惊,失声说道:“这么说十年之前她才八岁?”

    金无命点了点头,道:“不然你以为呢?人家是天才,绝世天才之中的绝世天才,天音阁传承千年最杰出的传人,连你那小妹纪无双都未必比得过她。”

    “这苏暮晚晴到底什么来头?”越是听闻对方的不凡,宁渊心中就越是疑惑,到了苏暮晚晴这种境界,她自然不会缺钱,因为只要她一句话,有无数人愿意将金银珠宝拱手送到她的面前。

    既然不是为了钱,那么她又是来干什么的呢?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开那什么天音琴会,来一个以琴会友么?

    ps:加班,下一章会晚很多,但有加更,大家明天看吧,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