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五十章:仇!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赢樱!”冷声一语,之中是多少愤怒,朝阳注视着赢樱,握剑之手竟是在微微颤抖着。

    “朝阳,我……”见此,赢樱神色不由得一变,还欲出声解释,但话语未落,陡然……

    一剑横空而至,冰冷剑锋,已是落在了赢樱颈间。

    “殿下!”

    见到这一幕,无论是林风绝还是天南王府众人皆然神色大变,虽说从朝阳的神情他们便看出了些许端倪,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朝阳竟是直接拔剑架在了赢樱的颈脖之上。

    这代表着什么?

    原本就功高震主的天南王,现如今真的是连半点颜面都不给皇室了么?

    这一剑的后果如何,天南与大秦彻底的决裂?

    想到这里,在场众人心中皆是一沉,天南王府与林风绝等人更是急忙上前。

    “朝阳殿下息怒,先把剑放下。”

    “殿下息怒,不管发生了什么,您与公主殿下都是姐妹,无须……”

    “住口!”

    冷然一声,便打断了所有人的话语,众人心中惊愕,但见朝阳怒极之像,也不敢多言,生怕一刺激,她真的当场杀了赢樱。

    感受着颈间的冰冷剑锋,赢樱心头一颤,神色更是苍白,她此刻还未从催动天凤图的虚弱之中恢复过来,面对朝阳的剑,她真的是连闪避都无法做到。

    沉默片刻,注视着神色冰寒的朝阳,赢樱一叹,轻声道:“朝阳,是我对不住你,没能够把你救出来,你若是恨,我无怨,动手吧。”

    听此,朝阳眼神冷漠,寒声道:“赢樱,我不恨你,因为我与你一般,同样为了活命而抛下了其他人,你走,我不恨,也没有资格去恨你,但是你不应该,不应该如此颠倒黑白,辱他名声,凭这一点,你便该死!”

    冷然一声,剑锋落下,突进半分,顿时鲜血流淌,分外刺目。

    “殿下不可啊!”

    “殿下息怒!”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慌了,尤其是天南王府众人,连忙跪倒在了地上。

    不管赢樱做了什么,今日朝阳都绝对不能够杀她,因为她一旦杀了赢樱,那么天南与大秦帝国将会直接开战,战争爆发,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受到波及,多少人死于战火。

    除此之外,今日赢樱若死,林风绝绝对不可能让朝阳离开,天南王府虽然势大,但这里是咸阳,大秦帝国的帝都,皇室的腹地,且先不论大秦皇室的诸多强者,便是眼下这北乾山军营之中的十余万大秦铁甲,还有眼前这位禁军统领一品强者林风绝,就足以将天南王府众人斩杀在此。

    因此,朝阳如何都不能够杀了赢樱。

    而赢樱,此刻亦是神色惨白一片,心中惊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她感受到了朝阳那竭力压抑的杀机。

    她,真正会杀了自己!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无比沉重,朝阳沉默着,赢樱更是连半句话都不敢说,压抑得让人连呼吸都感觉困难了几分。

    片刻之后,朝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注视着赢樱,言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纵然你如何该死,我也不会杀你,因为杀你的人,不该是我,你的性命暂且寄下,日后定然会有人亲自取。”

    话语声中,朝阳缓缓收回了镇妖剑,冷厉的剑锋离身,让赢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未曾想,朝阳剑锋陡然一转,斩向了赢樱面庞。

    “殿下!”

    陡然惊变,让方才放松了一些的众人神色骤然一变,但朝阳剑势陡变,距离又如此之近,众人,包括修为最为强悍的林风绝一时之间都未能反应过来,更不要说阻拦,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朝阳的剑斩向赢樱。

    “砰!”

    一声碰撞声,并未有预想之中的鲜血飞溅,镇妖剑横斩而过,竟是将赢樱带着的凤羽头冠斩下。

    头冠斩落,顿时乱发飞扬,生死之上走过一遭的赢樱,竟是不由得瘫倒在了地面之上,面色惨白一片,剧烈的喘息着,眼神更是惊恐不已。

    在方才那一瞬,她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那一种让人窒息的恐怖,使得她此刻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公主殿下!”见此,林风绝连忙闪身挡在了赢樱面前,神色冰冷的注视着朝阳,喝道:“朝阳殿下,你过了!”

    “那是你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朝阳冷声回到,竟是丝毫不在意眼前这惊怒交加的一品强者。

    “你……”见朝阳仍旧如此,林风绝心中一阵怒意翻腾,但他不得不强压了下去,因为天南王府的数位宗师强者已经站在了朝阳身后,林风绝敢保证,自己一旦对朝阳出手,这些人肯定会与他搏命一战。

    他虽不惧,但这和天南王府开战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且先不论强压怒气的林风绝,朝阳收起镇妖剑,随即冷冷望向神色惨白的赢樱,言道:“赢樱,今日之后,我与你之间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你……”听此,赢樱如梦初醒,望向朝阳,却只见她已然转过身去,不由得,赢樱心中一阵愤怒,喊道:“朝阳,就因为一个宁渊,你便要斩断我们十余年的姐妹之情么?他做了什么,值得你如此。”

    失声话语,是惊惧之后的不甘与不解,赢樱明白事情此刻已是难以挽回,只是挣扎着想要得到最后一个答案。

    听此,朝阳止住步伐,转而看向神色已是有些疯狂的赢樱,神色冷漠,言道:“你曾经说过一句话,一个人死,总好过所有人一起死,他也对我这般说过,正是这一句话,让我看清了两个人,只是一切都已经太晚……!”

    话语最终,已是颤抖,近乎压不住心中的悲伤与愤怒,朝阳不再言语,转而走向了宁家众人。

    而赢樱却是瘫软在地,感受着周围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怪异视线,似还有一声声低言碎语,赢樱只感到心中一阵无比的冰冷。

    林风绝上前,只见这位长公主殿下,此刻披头散发,失魂落魄,哪里还有以前那风华绝代的风采。

    “把殿下送回去修养吧。”见此,林风绝心中亦是明白了许多,暗自摇了摇头,但还是让一众玄武卫将失魂落魄的赢樱带了下去,她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局势越发的不可掌握,尤其是……

    心中想着,林风绝不由得看向了宁家众人。

    宁老太君扶着仍旧昏迷不醒的纪无双,神色冷峻,是在强压心中的愤怒与悲伤。

    “宁老太君。”

    朝阳走上前来,竟是直接跪倒在地。

    “殿下!”

    见此,天南王府众人神色一变,朝阳何等身份,天南王唯一的女儿,未来的天南之主,连镇妖剑都已经传到了她的手中,可见那位北域战神对这个女儿的期望。

    便是见到秦皇赢天阙,朝阳也未曾行如此大礼,现在竟是跪在了这宁老太君面前。

    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殿下变得如此?

    心中不解,但朝阳都跪了,天南王府众人又岂敢站着,纷纷跪倒在地。

    见此,宁老太君终是回过了神来,望向了朝阳,言道:“殿下请起,老身受不起殿下这一拜。”

    朝阳仍是跪着,低声道:“老太君,朝阳欠他的不仅仅是一条性命,还有未曾有过的尊重,命,朝阳如今还不了,但是请老太君受朝阳一拜。”

    说罢,朝阳俯身叩拜,却是让宁老太君身躯一颤,几乎难以支撑,喃喃道:“这么说,渊儿他真的已经……”

    宁老太君的话语,让朝阳不由得回想起了宁渊被剑锋穿身倒地的一步,心中一颤,再次叩首,道:“对不住。”

    “渊儿!”没有答案,但却已然明了一切,老太君艰难撑起身躯,回身望向了仍旧昏迷着的纪无双。

    也许是感受到了老太君的眼神,纪无双竟是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眸,眼前已非是那血腥一片的战场,但却不见宁渊身影,再看周遭沉默不语的宁家众人,纪无双似乎明白了什么,望向老太君,失声道:“奶奶,兄长他……!”

    听此,老太君神色冰冷,望着纪无双,轻声言道:“我的好孙儿,不愧是宁家的血脉,不愧是你父亲的孩儿,宁家之人,何畏生死,无双,你记住,你兄长的仇,要报,要你亲手来报!”

    “兄长!”纪无双眼神一颤,口中溢出一缕鲜血,竟是再次昏迷了过去。

    “走,回宁家!”见此,老太君不再言语,抱起纪无双,拄着龙头拐,带着宁家众人离去,无声无言,但那一丝澎湃杀意,却是让在场众人心头皆然一寒。

    林风绝见此,眼神不由得一凝,口中喃喃道:“真的要走到如此地步,啊……”

    无力一叹,心知改变不了局势,林风绝转身,步伐匆匆的离去了。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人亦是感到了一阵阵压抑,内心之中都不由得浮现了一句话。

    “这咸阳城的天,要变了!”

    ps:更新晚不是我的错,因为停电了,这一天我差点热死,现在总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