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十八章:质问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殿下!”

    “龙子,龙子死了……”

    漫天血肉飞散之间,声声惊惧话语响起,一众妖兵神色惊惶的注视着持枪而立的宁渊,一时之间根本不知所措。

    天麟妖部数位妖将早已被宁渊击杀,现如今天麟龙子又亡于宁渊枪下,一时之间,众多妖兵群龙无首,心神惶恐,心中理智虽是想要为龙子报仇,但注视着眼前之人,却无有胆敢上前半步。

    “啊!”便是此时,浴血而立的宁渊低吟一声,竟是不由得跪倒在地,身躯之上的血色战纹缓缓消隐,随即宁渊口中不住的溢出血来。

    先前宁渊体内蚩尤之血觉醒,在短时内将血脉之力提升到了极限,让重伤垂死的宁渊恢复了再战之力,悍然将天麟龙子击杀。

    但是这觉醒的时间有限,就如若寻常人爆发潜能一般,固然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但爆发过后,身体将会遭受到巨大的反噬,轻则气血亏空,重伤昏迷,重则寿元折损,甚至于毙命当场。

    这蚩尤之血的觉醒反噬虽然没有严重到让宁渊直接毙命的地步,但也不轻,再加上他原本就重伤之躯,此刻又遭受反噬,自然是再也难以支撑,跪倒在地。

    “他撑不住了。”

    “杀啊,为龙子报仇!”

    “杀……”

    眼见宁渊不支倒地,一众惶恐不已的妖兵总算是重新镇定了下来,天麟龙子身死,他们若是不能杀了宁渊,那么回到天麟妖部也是被杀的下场,如此一来,不如放手一搏,只要杀了眼前这已然重伤不起的人,便是一条生路。

    求生之心,加摧战力,一众妖兵再次围杀而来,宁渊挣扎了一下,欲要起身,但反而引动了伤势,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若非有血龙胆支撑着躯体,他怕是早已经倒下了。

    见到宁渊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原本脚步还有些迟疑的妖兵,顿时振奋了起来,加速朝宁渊冲杀而去。

    便是此时,虚空之中,骤见一道灵光绽放,宛若烈阳般璀璨夺目,直接将宁渊半跪着的身躯笼罩,让众多妖兵不由得止住了步伐。

    当光芒散去之后,地面之上已是空无一人,只剩下满地的鲜血,还有那一具具残破的尸体,一众妖兵见此,神色茫然,不知所措。

    而此刻,距离弱水谷百里之外,一水潭之前,百兽齐聚,一道小小的身影坐在一块青石之上,精致的小脸神情冷漠,平静的注视着被自己扔出水潭之中的人。

    那水潭之水宛若碧玉,流动之间,有淡淡灵光闪耀,宁渊伤痕累累的身躯落在水中,也不沉下,便在水面上漂浮着,身体上的血污渐渐被潭水洗去,更为神奇的是,那一道道狰狞的伤痕在潭水的滋润之下,竟是渐渐的开始愈合了起来。

    歌月坐在青石之上,一头头妖兽自从她身旁走过,口中衔着一颗颗灵果,不断的投入水潭之中。

    宁渊对这一切浑然不觉,置身于潭水之中,似已陷入了沉睡。

    秘境之外,北乾山下,一片嘈杂,自从秘境之中败退撤离的铁甲禁卫正在修整,各大世家之人汇聚于传送阵之前,皆是神色惊怒,焦急不已。

    “传送阵出问题?怎会出问题,你们难道没有事先检查过么?”

    “妖族反攻,这不可能,秘境之中的妖族如何有实力抵挡大军绞杀?”

    “妖族不受秘境之力的压制,一派胡言,十年之前我进入秘境之时,还曾杀入一妖部之中,也不见他们能够抵挡,若是有这样的底牌,妖族当时为什么不动用,偏偏是这一次,他们就能够突破秘境之力的压制了?”

    “林大统领,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马上派兵入内,救人!”

    一声声惊怒的话语响起,各大势力之人纷纷看向了带着一队禁军挡在传送阵之前的林风绝,要他给出一个交代。

    对此,林风绝心中满是无奈,他自然知晓这件事会引起多大的波澜,但是却又没有办法,短短今日,他们就已经损失了三万大秦铁甲,在秘境之中被妖族杀得节节败退,甚至有一处传送点险些被攻破,伤亡惨重。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若从秘境之中撤出,大秦帝国不知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所以他们只能够撤军,而撤军的后果,就是引得各大势力震怒,安然能够从秘境之中撤离的还好,但没能一同撤走的,几乎就等同于死了。

    这可是耗费了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天之骄子,现如今直接被抛弃在了妖族秘境之中,这让各大势力如何能够接受?

    因此,一时之间,群情激愤,汇聚在传送阵之前,质问这一次大秦妖猎的统帅林风绝。

    面对各大势力的愤怒,林风绝神色平静,一言不发,因为先前他能够解释的都已经解释了,至于这些人信不信,那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反正那些关系重大的人都已经救了出来,虽然同样是损失惨重,但起码保住了核心之人,也算是给出一个交代了,否则的话,三大宗门和几个顶级世家现如今岂会一直沉默着?

    只要能够安抚住这些顶级势力,其他人就是闹得再大,最终也会被弹压下去的,毕竟他们还没有叫板大秦皇室的资本。

    只不过,事情到底有着例外。

    “朝阳殿下呢?”

    “你们竟然没有把朝阳殿下带出来便撤军,若是殿下有什么意外,后果你们承担得起么?”

    “马上派人进入秘境之中营救,殿下若是有丝毫损伤,你们便是皆尽问斩也不足顶罪。”

    惊怒交加的天南众人堵在了林风绝面前,其中不仅仅有来自天南的各大势力,更有天南王府数位宗师之境的强者。

    这数位宗师强者,皆是天南王心腹,奉命保护朝阳前来帝都咸阳参加这大秦妖猎,结果局势变成了这样,朝阳身陷秘境之中,生死不知,这几位宗师哪里还坐得住,当即就赶了过来,要林风绝派兵去营救。

    而另外一边,宁老太君在一众宁家战兵的护卫之下走来,同样是惊怒无比的对林风绝喝道:“林大统领,我的两个孙儿呢,你可否给老身一个交代?“

    “这……”面对这双方的质问,林风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虽然他是一品强者,大秦禁军统领,身后站在大秦皇室,但是眼前这两方又岂是轻易。

    宁家七代将门,还出过先天之境的强者,实力之强,连大秦皇室都有所忌惮,又与那位绝仙居之主有着牵连,谁能无视?

    至于天南这边更不用说了,天南王府强者无数,天南王更是先天强者,威名赫赫的北域战神,麾下战兵百万,说句不好听的,他要是想要造反,大秦皇室还真的是坐不下去。

    面对这双方的质问,不要说是他林风绝,就是秦皇赢天阙来了,怕是也不知道怎样回答。

    见林风绝不语,天南众人更是愤怒,喝道:“还在等什么?还不派兵救人!”

    听此,林风绝心中甚是无奈,要是能够继续派兵,他还用得着撤军?

    现在这秘境之中的传送点,说不定早已经被妖族攻陷了,派兵过去,哪里是救人,根本就是送死啊。

    便是在林风绝为难之时,忽然一声轻语在众人身后响起。

    “诸位,你们不必为难林大统领了。”

    出声之人,正是赢樱,此刻她神色苍白,身边跟着一众伤痕累累的护卫,走上前来,神色悲切的对天南王府众人说道:“朝阳皇妹已经……”

    “什么!”

    听此,天南众人皆是神色大变,连忙追问道:“朝阳殿下怎么样了?”

    “朝阳皇妹……”赢樱轻泣了一声,话语悲戚的说道:“皇妹已经亡于妖族之手了。”

    “什么!”

    一句话,宛若雷霆轰鸣,震得天南众人神色一片惨白,心中更是骇然惶恐。

    朝阳若是身死,他们如何向天南王交代?

    片刻之后,总算是有一人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赢樱,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殿下有镇妖剑护身,便是陷入妖族大军之中,也可杀出,怎有可能身死呢,不可能,公主殿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此,赢樱摇了摇头,道:“不错,皇妹有镇妖剑护身,本应能够安然撤离的,但是不曾想到,那宁渊前往断魂谷,结果被妖兵围杀,纪无双前去救她,竟然请求朝阳皇妹带着镇妖剑一同前往,皇妹心地善良,便随那纪无双一同前往断魂谷营救宁渊,结果中了埋伏,被妖族大军围杀于断魂谷之中,我带着玄武卫赶到之时,皇妹已经……!”

    话语至此,赢樱再也说不下去,只是声声抽泣了起来,脸庞之上更是多出了晶莹的泪水。

    在她身后,一众玄武卫亦是垂低了头,一言不语,让气氛顿时间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不可能,无双怎会如此做!”便是此时,一声冷喝响起,宁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走上前来,神色冰冷的对赢樱说道:“长公主殿下,你这么说有何证据?”

    “证据?”听此,赢樱看向了宁老太君,娇美的脸庞之上多出了一丝怒容,说道:“老太君,你要证据是么?在场所有人都是证据,谁人不知,你那孙儿宁渊觉醒了宁家战血,正迫切想要提升体内血脉,而断魂谷之中正有一株灵药有此效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前去了,但纪无双得知宁渊身陷断魂谷之后,的确是请求皇妹与她前往断魂谷,这一点,当时随同皇妹一起的穆家二公子穆成飞可以作证,皇妹身死与妖族之手,我和玄武卫亲眼所见,老太君,你还要什么证据?”

    听此,宁老太君神色一冷,并未言语,但却是握紧了手中的龙头拐杖,是在强压心中怒意。

    见老太君不语,赢樱神色更是激动,愤怒说道:“老太君,我知道你疼爱孙儿,但那宁渊是什么品行想必你也清楚,现如今,就因为他,纪无双与皇妹皆亡于妖族之手,现如今,你竟然还要我们派兵去救他,且先不说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就是还活着,让这么多将士以性命去抵挡妖族的兵锋,就为了救这一个害死了朝阳,害死了自己小妹,害死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废物?他配么!”

    “你……!”

    一声质问,让宁老太君身躯一颤,怒极攻心之下,口中竟是溢出了一缕鲜红,神色一片苍白。

    ps:这么晚更新,实在抱歉,但没办法,我九点钟才醒过来,该死的夜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