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十六章:血染!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只见那人,身穿一袭金袍,之上有六龙腾云之相,面容俊逸非凡,眉中神鳞散发着淡淡神光,头生麟角,更显威严尊贵。

    来人,正是那天麟妖部龙子。

    缓步上前,天麟龙子淡淡望向宁渊,轻声言道:“能血战至此,还杀我天麟妖部七战四人,你很不错,臣服我,能活!”

    “要战,便来!”

    宁渊冷喝,重伤之躯,仍是无所畏惧。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此刻霸王之魂加身,何惧生死一战!

    见此,天麟龙子并未动怒,反而一笑,道:“勇气,只会让你死的更快,但既然你执意要尝试,那么我便予一个机会,拿枪来。”

    随着天麟龙子话语,一个身形健硕的妖将快步上前,将一杆殷虹如血的长枪捧到了天麟龙子面前,正是先前宁渊为了挡下天鹰之箭,而遗落在断魂谷之中的血龙胆。

    “这是你的兵器。”天麟龙子手一探,妖力摄起血龙胆,直接落在宁渊面前。

    “拿起它,我让你明白,弱者,只能够臣服在强者的脚下,你,同样如此。”

    话语之中,天麟龙子手中涌现一缕缕金色神光,隐约有声声龙吟怒啸而起,在他手中凝聚成了一口真龙之剑。

    宁渊不语,只是探手握住了血龙胆,血龙胆似有感应,殷虹如血的枪身一颤,竟有道道血光在枪身之中流转,那冰冷的枪身竟是变得炙热,一道道热流汹涌而出,冲入了宁渊的身体之中。

    一道道热流入体,蔓延向四肢百骸,所过之处,血液沸腾,引动战意汹涌,一时之间,似乎连体内的伤痛都被压下。

    刹那,宁渊眼神一凝,不待多言,血龙胆枪锋破空而出。

    无双神力,又有神兵在手,一枪之威更是骇人,如陨星坠落,撕裂虚空,直轰天麟龙子。

    血龙胆破空而来,天麟龙子神色仍是淡然,手中真龙剑震起一声如龙吟般的长啸,一剑斩落,隐约有龙影翻腾而出,与宁渊枪锋悍然相撞。

    “轰!”

    两口神兵正面相撞,神力撼真龙,轰鸣一声,余劲横扫,周围妖兵遭受波及,皆是喷血而退。

    余劲尚有如此凶猛的力量,可见对撼的两口神兵爆发出了何等恐怖的威能。

    对撼一击,伤敌的同时,自身亦是受力七分,反震的力量席卷而来,宁渊身躯一震,口溢鲜血。

    而反观天麟龙子,却仍旧是神色淡然,毫发无损。

    他乃是妖族王血,天麟蛟族,肉身之强横,在妖族王血之中也属顶峰一列。

    而这天麟龙子更是天赋异禀,诞生之后便觉醒了血脉之中沉睡的真龙之血,虽然只是一缕,但那到底是真龙的血脉,传说之中的天地神兽,强大无比的存在,有这一缕真龙之血,这天麟龙子的实力已经堪比皇血妖族!

    而他手中的真龙剑,更是天麟妖部的传承之剑,位列先天神兵,在天麟龙子那一缕真龙之血催动之下,那么只是随手一斩,威力也堪比宗师强者凝聚而成的罡气。

    至高无上的真龙血脉,绝强的根基修为,又有血脉传承的神兵在手,这样的实力,岂是现在的宁渊能够撼动的?

    见宁渊口中溢血,天麟龙子神色平静,淡淡道:“你应该记住一句话,有的时候不惧死亡,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话语之中,真龙剑锋之上龙影长啸,无边雄力爆发,血龙胆竟是难以抵挡,直接被震开,连同宁渊都随之震退数步,口中溢血不断。

    而天麟龙子却是不给宁渊半点喘息的空隙,真龙剑锋一斩,一道龙形剑气破空而出,刹那轰击在了宁渊身躯之上。

    “噗!”

    一瞬之间,剑气穿身而过,直在宁渊胸腹之处斩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不断喷涌而出。

    对手重伤,天麟龙子攻势仍是不停,纵身而上,真龙之剑在虚空之中斩出一道金色剑痕,直刺宁渊。

    剑锋破空,宁渊强撑重伤之躯,催动劲力,血龙胆一扫而出。

    “轰!”两口神兵再次交击,一声轰鸣,宁渊强压反震之力,一拳轰出。

    对此,天麟龙子却是不闪不退,以身硬抗宁渊攻势的同时,一掌直攻宁渊心口。

    “砰!”

    “砰!”

    两道碰撞之声接连响起,天麟龙子一掌轰击在宁渊胸膛,妖力爆发,震入五脏,再一次加深了宁渊体内的伤势。

    而宁渊一拳,同样轰击在天麟龙子身躯之上,但他却是神色不变,因为在宁渊拳下,有一道道银色的神鳞浮现,将他的身躯护在其中,宁渊这一拳,不仅仅伤不到天麟龙子丝毫,还被那神鳞反震,右拳顿时变得鲜血淋漓。

    这正是天麟蛟一族的护身神通,天麟甲!

    神鳞护身,堪比宗师护身罡气,宁渊虽有霸王盖世神力,但这重伤之躯,又如何能撼动天麟甲?

    天麟龙子右掌一震,妖力爆发之下,宁渊再一次被轰退,口中鲜血喷涌,身躯之上的道道伤痕更是血流不止,将他周身染得一片猩红,几乎看不到一处完整的皮肤,接连遭受重创,内外皆伤,难以想象,这样的伤势之下,他如何还能支撑着身躯站立。

    浴血不倒的人,是不愿倒下,更是不能倒下!

    伤痛似早已麻痹,连思绪都变得有些混乱,但战意未减,体内鲜血汹涌着,宁渊又是一枪轰出。

    “嗯!”见此,天麟龙子亦是微微皱眉,他亦是没有想到,到这种地步,宁渊竟然还能坚持。

    看着那对自己无法造成半点威胁的枪锋破空而来,天麟龙子神色冰冷,真龙剑锋一斩而出,龙影狂啸之下,雄力爆发,血龙胆直接被他一剑斩飞。

    “啊!”

    兵器脱手,宁渊身躯踉跄后退,天麟龙子却并未就此停止攻势,纵身一掌轰出,又是重重的轰击在了宁渊胸膛。

    “噗!”

    一掌落下,宁渊口喷鲜血,身躯向后倒去,却被天麟龙子探手抓住。

    “跪下!”

    冷然一喝,天麟龙子又是探掌一压,宛若重山压下,身受重创的宁渊难以支撑,不由得半跪在了地面之上。

    注视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宁渊,天麟龙子眼神之中浮现一丝冷厉杀机,寒声道:“最后一次,臣服我,你能活,忤逆我,唯有死!”

    天麟龙子十分清楚,眼前之人乃是一头猛虎,若是驯服,便是巨大的助力,但若是不能为我所用,那将会成为自己最为可怕的对手!

    因此,他留给宁渊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臣服,要么,死!

    然而,宁渊却是没有半声回应,反而是一拳轰出,重重轰击在了天麟龙子的身躯之上。

    “砰!”鲜血迸溅,却是宁渊的血,神鳞战甲护体之下,宁渊这一拳自然是伤不得天麟龙子丝毫,但却是让他震怒不已,因为他感受到了眼前之人对自己的藐视,纵然他现在跪在自己的身前,但那一丝藐视,仍旧通过这一拳之中尽显无疑。

    “垂死挣扎,我要看看,你还有多少血可以流!”心中震怒,天麟龙子一掌轰击而下,强悍的力量轰在宁渊头颅之上,顿时鲜血喷溅,流淌而下,将宁渊的脸庞染得一片猩红。

    “喝!”然而这一击,竟仍旧未能将他击倒,反而引得跪地的宁渊狂啸一声,那重伤至极的身躯竟是扛着天麟龙子的掌力支撑而起,随即头颅猛然一撞,悍然轰击在了天麟龙子的脸庞之上。

    “砰!”

    一声沉重的撞击声,鲜血四溅,神鳞护身,天麟龙子并未被这一撞伤到,那鲜血却是溅落在了他脸庞之上,引得天麟龙子更是愤怒,神色狰狞无比。

    “不知死活!”

    怒然一喝,天麟龙子一掌轰出,宁渊难以闪避,直接被这一掌轰得口喷鲜血,踉跄后退。

    这一次,天麟龙子没有再给宁渊任何机会,一掌将他震开之后,真龙之剑随即刺出,直袭宁渊心口。

    “噗!”

    仍旧是无法闪避的宁渊,直接被这真龙之剑贯穿了身躯,那伤痕累累的身躯似乎就此失去了最后的生机,再也难以支撑,无力的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宁渊!”

    弱水谷中,见到这一幕,朝阳不由失声,身躯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之上,身下灵光闪动,青龙之象浮现,将她与纪无双的身躯笼罩。

    灵光闪动之间,最后看到的,便是宁渊那被剑锋贯穿的身躯,无力的跪倒在地,随即泪水便模糊了视线,什么都看不清了。

    断桥前,一片死寂,看着倒在自己剑下的宁渊,天麟龙子神色冷漠,探手拭去了脸庞之上的鲜血,寒声道:“愚蠢。”

    话语之间,他便要拔出那真龙之剑。

    然而,就是此时,一只鲜血淋漓的手,猛然握住了那真龙之剑的剑身。

    “什么!”见此一幕,纵是天麟龙子,也不由得神色一变,惊愕的看向了那本应该死去的人。

    只见那半跪的躯体猛然一震,紧闭的眼眸骤然睁开,其中唯见一片猩红,无边杀意,凶煞滔天!

    随之,染血之身,怒然而起!

    ps:说加更肯定会加更的,不要急,有空投个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