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十五章:万夫莫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杀啊!”

    杀声长啸,山林之中,无数妖兵冲杀而出,浩浩荡荡,直朝弱水谷冲击而来。

    弱水谷前,宁渊持枪而立,神色平静,注视着那如若怒浪般席卷而来的妖兵,握住了手中冰冷的铁枪。

    项羽

    等级:黄极限

    技能:霸王枪,万夫莫敌

    介绍:西楚霸王,千古无双。

    话语落下,一张金色的英雄卡在宁渊的脑海之中浮现,随之轰然粉碎,化作了无穷无尽的力量爆发,涌入了那伤痕累累的躯体之中。

    无比狂暴的力量,宛若怒海汪洋,惊涛席卷,在宁渊四肢百骸之中汹涌流转着,让那本已经到了极限,即将倒下的躯体再次苏醒,甚至迸发出了更为汹涌澎湃的力量。

    而亦是同时,无数妖兵已然冲杀而至,宛如怒海决堤一般,直向宁渊席卷而来,要将挡在眼前的人摧毁粉碎。

    妖兵冲杀而来,宁渊没有半分迟疑,劲力一摧,手中铁枪携着雷霆万钧之力,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身后的石桥之上。

    “轰!”

    只听一声轰鸣,那一条横跨弱水长河的石桥轰然一震,一道道狰狞的裂痕在宁渊枪下崩裂开来,紧接着寸寸崩碎,石桥崩毁,坠入弱水长河之中。

    唯一通往弱水谷的石桥就此崩毁,等同于断绝了宁渊退入弱水谷的后路,但也是阻断了妖族进攻的前路。

    他们想要进入弱水谷,除非将宁渊斩杀,然后重新建桥,否则,绝对不可能跨越这弱水长河的天险屏障。

    至于为什么宁渊不退入弱水谷之后再将石桥摧毁,原因很简单,宁渊一旦退入谷中,就是一条死路!

    朝阳可以带着纪无双借助传送阵离开,但宁渊却不能,因为他一旦进入传送阵,妖族便会搭桥杀进来,他只能够借助地势防守,但一个人又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被妖族活生生的困死。

    所以,退入谷中是一条毫无生机的死路,而在谷外,只要宁渊能够挡住妖族的攻势半个时辰,让朝阳带着纪无双离开之后,他便能寻找机会杀出一条血路。

    也许这成功的可能性不高,但却是如今唯一的生路了。

    “半个时辰!”

    注视着弱水谷内升腾而起的光芒,眼见传送阵中两道身影若隐若现,宁渊喃喃一声,随即回身,迎向了那汹涌而来的妖兵。

    “杀!”

    嗜血凶狂的杀声狂啸而来,刀锋破空,宁渊不退不避,手持铁枪,旋身横扫而出。

    使用了英雄卡之后,宁渊拥有了霸王盖世神力,哪怕没有血龙胆这神兵在手,一枪之威,仍旧恐怖至极。

    只见铁枪扫过虚空,虚空之中响起一阵怒啸之声,无比狂暴的力量随着枪锋轰下,那冲杀而上的数个妖兵竟是连哀嚎都来不及发出,身躯便被宁渊一枪轰得爆碎,血肉漫天飞洒,分外凄厉。

    “来!”

    飞洒的鲜血,似溅入了眼眸之中,被染得一片猩红的眼神,没有半点恐惧,只剩下无边战意,直指眼前千万妖兵。

    枪在手,一人挡千军!

    “宁渊!”

    弱水谷内,看着那崩毁断裂的石桥,朝阳心一颤,紧握着镇妖剑,想要压下心中涌动的思绪,但视线却是渐渐模糊,无声落泪。

    “兄长……”

    似感应到了什么,重伤昏迷的纪无双艰难的睁开了眼眸,却未曾来得及捕捉到那身影最后一眼,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此之一别,或便是生死相隔,再无相见。

    断桥前,血染大地,残破的尸身,被不断的践踏在脚下,随即又不断的添加新的残躯,鲜血流淌着,让那如若白银一般的弱水河都染上了一缕鲜红。

    宁渊立身于断桥之前,染血的身躯宛若一座崇山,巍峨难撼,手枪铁枪早已被鲜血染红,一次次的横扫轰击,将那冲击上来的妖兵一次次的轰杀击退,不知道有多少性命消亡于铁枪之下。

    妖兵疯狂冲杀,倒下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但仍旧是没有办法突进一步,这让他们更加的嗜血疯狂,悍不畏死的一次又一次冲锋,势必要摧毁眼前这最后一重阻碍。

    他们是妖族精锐的战士,天生的士兵,体内流淌的血脉注定了他们的强大,便是那纵横天下的大秦铁军,在它们面前也要被摧毁粉碎!

    眼前之人,也绝不例外!

    “喝!”

    妖兵攻势之中,陡然响起一声冷喝,一道雄浑掌力席卷而出,宛若惊涛拍岸,直攻宁渊而来。

    掌势凶猛,宁渊仍是不退,手中染血铁枪一击轰出,无双神力爆发,枪锋破虚空,与那霸道一掌悍然相撞。

    “轰!”

    一声轰鸣,掌势破碎,宁渊身受反震之力,身躯震退半步,口中更是喷出了殷红鲜血。

    “杀啊!”

    见此,数个妖兵似看到了机会,瞬间冲杀而上,手中兵刃直朝宁渊斩杀而去。

    却见宁渊脚一踏,强压伤势,铁枪一扫而出,无比狂暴的劲力横扫之下,数个妖兵身躯爆碎,落入弱水河之中,直将银色的河面染得一片鲜红。

    “凭借一人,便想要挡住我天麟妖部,人族,你天真得可笑啊!”

    一声冷语响起,一道身影虎步踏来,那是一位妖将,高大的身躯健硕无比,周身散发着无边凶煞之气,让人感到了一阵阵窒息般的压迫。

    这妖将神色冷漠的注视着宁渊,道:“天麟妖部七战之一,虎狂,取你性命!”

    “来!”

    回应只有一字,宁渊步伐踏出,铁枪贯穿虚空,竟是抢先而攻。

    “喝!”

    虽知对手身受重创,但那一身神力仍旧惊人,虎狂不敢怠慢,体内妖力凝聚,顿时化出一只巨爪,直朝宁渊轰杀而去。

    巨爪破空,雄厚妖力宛若一座山岳镇压而下,宁渊却是丝毫不让,手中铁枪一轰而出,重重刺在那巨爪之上。

    “轰!”神力加摧之下,纵是妖力凝聚而成的巨爪也被一击粉碎,但宁渊手中的铁枪也到了承受极限,崩碎断裂开来,剩下余劲冲击宁渊身躯,引动体内严重无比的内伤,让他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见此,虎狂不给宁渊半点喘息的机会,身影突进,霸掌随之落下,直催宁渊心口命脉。

    一掌袭来,宁渊眼神一冷,不顾身体之中严重的伤势,一拳爆发,轰击而出。

    “砰!”

    拳掌对撼一击,虎狂神色一变,只感觉手臂一阵剧痛传来,凶悍无比的力量轰入他体内,震入心脉,口中顿时溢出了鲜血。

    反观宁渊,虽伤势同样加重,却是丝毫不顾,又是一拳朝虎狂轰击而下。

    “噗!”

    一拳更重,神力爆发之下,虎狂那格挡下宁渊一拳的手臂竟是直接凹陷了下去,粉碎了骨骼之后,那余力仍旧不减,再一次震入虎狂身躯之中,让他又一次喷出了鲜血,再也难以抵挡,身躯无力的向后倒去。

    便是此时,宁渊一步踏出,又是一击重拳凶悍无比的轰击在了虎狂胸膛之上。

    “咔嚓!”

    刺耳的破碎声,骨骼碎裂,虎狂口喷鲜血,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倒在人群之中,生死不知。

    一击轰飞虎狂之后,宁渊身躯一颤,竟是不由得半跪在了地面之上,呕出了一大口鲜血,血液之中赫然掺杂着破碎的内脏碎片,分外骇人。

    接连大战,体内的妖力不断肆虐之下,宁渊五脏六腑已然受到了无比严重的创伤,再这样下去,一旦那妖力冲入心脉,便是宁渊毙命之时。

    “好机会,杀啊!”

    眼见宁渊失去了兵器,又不支倒地,重伤呕血,一众妖兵似看到了希望,再次冲杀而来。

    “喝!”

    却听一声怒吼,跪地之躯怒然而起,一拳轰出,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之下,直将一个冲杀上来的妖兵头颅一拳轰碎。

    鲜血飞溅,战意如狂,纵无兵器在手,但在那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之下,身体便是最为可怕的武器。

    项羽的技能只有两个,一是霸王枪,二是万夫莫敌。

    而这万夫莫敌,所指的便是这位西楚霸王一身盖世神力。

    一种达到了极致的力量,是何等之恐怖?

    妖兵攻势,宛若浪潮汹涌,疯狂的冲向宁渊,但宁渊就是不退,没有了兵器,拳脚开杀,每一击皆是万钧之力,无人能抵挡一招。

    鲜血漫天,尸身累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倒下,肆意横流的鲜血,让这战场变得更是残酷。

    “谁要再来!”

    一声咆哮,宛若雷霆震撼,数个妖兵被轰杀当场,更是惊得其他人心惊胆战,不由止步,神色惊惧,只觉眼前之人,宛若战神化身,纵是重伤之躯,也无可撼动。

    恐惧在心中蔓延,让脚步因此而畏怯,满是的血腥与尸体更是宛若利剑刺入心中,一时之间,竟再也无人胆敢上前一步,战场竟是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安静之中。

    “好胆魄。”

    便是此时,一声轻语响起,打破了这死寂的沉默,一众妖兵让开道路,恭迎一人而来。

    ps:睡过头了,今晚上夜班,加更吧,不过要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