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十四章:可笑的正义?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制止众人攻势,朝阳望向宁渊,眼神彻骨冰寒,言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

    宁渊望了她一眼,话语平静的说道:“救人。”

    “你救得不是人!是妖!”听此,朝阳冷然喝道,虽是竭力压抑,但话语之中的怒意却是如何都掩饰不住。

    宁渊神色不变,道:“那又如何?”

    “如何?”这一问,让朝阳心中更怒,剑指宁渊,怒道:“妖族狼子野心,无时无刻不想要攻入我人族大地,为了抵御妖族,我们有多少将士战死沙场?又有多少无辜百姓亡于妖族之手?你身为人族,现如今竟然要救一个妖,还是一个妖族皇血,这么做,你对得起身体之中流淌着的血么?对得起战场之上为守护我们人族而死的无数将士么?”

    声声话语,义愤填膺,天南众人皆然怒目,若非朝阳先前的命令,怕是早已经冲上来与宁渊决一死战了。

    出身天南,这临近南域妖界的边疆,天南人无比清楚人族与妖族之间的仇恨,那是一种近乎铭刻在血骨之中的仇恨。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人与妖,绝无共存之可能!

    既然生之为人,那么与妖族之间只有敌对与仇恨。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此举,已然等同于背叛,不仅仅是背叛了大秦帝国,更是整个人族。

    听朝阳这番话,宁渊身后那小女孩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丝不屑,但却没有出声,注视着宁渊,冷漠的神情之中多出了一丝玩味,似乎想要看看他要如何回应朝阳的这番话。

    而宁渊听此,不由得摇了摇头,问道:“就因为她是妖,你们便要杀了她?”

    听此,朝阳一怔,随即冷声说道:“这还不够么?”

    “即便她与你们无冤无仇,无辜无罪,你们也要杀她?”

    朝阳眼神冰冷,语气毫无波动的说道:“她是妖,便是仇,她是妖,便有罪,何来的无辜!”

    宁渊不由一笑,问道:“若她不是呢?”

    “你……”听此,朝阳一怔,随即强压心头怒火,言道:”她分明就是妖族皇血,否则怎能驱使妖兽护卫,你这是强词夺理!“

    宁渊眼神扫过众人,冷声道:“一言定他人之生死,你以为你们是什么?”

    “今日放了她等同于纵虎归山,日后她成长起来,我们人族又要死多少人?这后果,你承受得起么?”

    “不要忘了,这是战争,把你那可笑的正义与怜悯丢到一旁,滚开。”

    “若是不让,你便与这妖族一起死吧!”

    见宁渊仍是不退,天南众人心中杀机汹涌,步伐逼近,手中冷冽寒锋直指宁渊,杀意,已是显露无疑。

    他们可是清楚,现在这个地方并不安全,大秦帝国的在秘境之中的势力并未延伸至此,因此妖族随时都有可能派出援军,到时候,不仅仅杀不了那妖族皇血,怕是连他们都要陷入危境之中。

    所以,他们已经不想在和宁渊浪费时间了。

    “可笑?”听此,宁渊喃喃一声,眼神扫过朝阳与天南众人,摇了摇头:“可笑的,是你们这些人啊。”

    “宁渊!!!”朝阳怒喝一声,话语之中带着无边的怒火与不甘。

    现如今的局势,对于天南一方来说是极为不利的,宁渊实力强悍,连手持先天神兵镇妖剑的朝阳都不是对手,天南一方虽人多势众,但想要拿下宁渊,怕是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而清除了宁渊这个阻碍之后呢?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未曾出手,不知深浅的妖族皇血,届时,天南众人还有能力诛杀她么?

    就算能杀了她?他们又要付出多少代价?在这之后,他们这些人,又有几个人能活着离开这妖族秘境?

    这样的代价,这样的后果,他们能承受得起的么?

    不能,毫无疑问的不能,所以朝阳才会出声拦下了天南众人,而后想要以人族大义说服宁渊。

    但是朝阳没有想到,宁渊竟是如此的疯狂,竟然要为了这一个妖族与他们死战!

    这人疯了么?

    “殿下,无须这他废话了,这与妖族为伍的叛徒,一同杀了便是!”

    “我来,本将平生最恨的便是这些苟同妖族之人,杀了他,免得辱了宁大将军的名声。”

    虽然明知道这样做后果严重,但能够随同朝阳进入这妖族秘境的人,哪一个没有拼死一战的血气,纷纷请战。

    对此,宁渊竟是不惧反笑,冷声喝道:“送你们四个字丧心病狂!”

    话语一落,手中血龙胆猛然一击,无匹霸道之力震撼大地,尘烟飞扬之中,宁渊身影昂然而立,睥睨众人:“要杀,便来!”

    “小儿狂妄!”

    见此,天南众人之中,一位战将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意,狂喝之间,身躯暴起,手中战刀直朝宁渊劈斩而下。

    战将力勇,刀锋未至,一阵凌厉刀气已是破空而来。

    对此,宁渊面色不变,身影随枪而动,一道殷红血光破碎刀气,余势不减的与那战将刀锋轰击在了一起。

    “砰!”

    一声刺耳的破碎声,那战将手中的战刀竟是直接被宁渊一枪击碎,随即血龙胆枪锋突进,似乎下一瞬,便要洞穿这战将身躯。

    然而,就是这即将毙敌之时,宁渊攻势忽然一变,血龙胆由刺改扫,雄沉一击,轰击在这战将胸膛。

    “啊……”

    只听战将哀嚎一声,口喷鲜血,身躯倒飞出十余丈,已身受重创,失去了再战之力。

    眼见自己这边又损一人,天南众人又惊又怒,纷纷冲杀上前,欲要联手拿下宁渊。

    “我劝你们珍惜自己的性命。”

    眼见天南众人联袂杀来,宁渊冷声一喝,血龙胆一扫而出,那强横无比的力量爆发之下,这一击宛若狂龙奔腾,直接将冲上来的三人轰飞了出去。

    “人族的叛徒,你该死啊!”

    宁渊强悍,但天南众人之中大半都是朝阳的贴身护卫,出身于天南军中,奋不顾死,又有一人怒喝杀出,一副要与宁渊同归于尽的架势。

    对此,宁渊神色冷漠,步伐踏出,血龙胆入雷霆轰下,沉重一击,万钧之力,直接将这人轰得跪倒在地。

    然而一人倒地,十人再来,刀光剑影交织成一片,将宁渊围杀在其中。

    “看来和你们讲道理是说不通的,那么……”

    身陷围杀之势,宁渊眼神一冷,血龙胆大开大合,或扫或劈,式式皆携千钧之力,宛若怒海掀涛一般,悍然轰向了众人。

    “砰砰砰!”

    一阵轰鸣之声,数人口喷鲜血的被血龙胆扫飞了出去,围杀之势顿时被破,紧接着还不等其他人补上,宁渊已是从战阵之中踏出,枪随人动,扫开眼前一切横阻之人,直朝被护卫在中央的朝阳攻去。

    “不好,保护殿下!”

    见到这一幕,天南众人神色大变,连忙收缩攻势,欲要阻拦宁渊。

    但此刻他们已是慢了一步,宁渊手持血龙胆杀入人群之中,近身搏杀,又手持血龙胆这等神兵,宁渊那强悍无比的肉身之力发挥到了极致,又有蚩尤之血加成,天南众人虽是精锐,却没有一人能拦住他的脚步,纷纷被血龙胆扫飞。

    只是刹那之间,宁渊已然攻破重重护卫,直取朝阳而去。

    朝阳虽是女子,但身为天南王之女,自然是巾帼不让须眉,见宁渊攻杀而来,没有半点畏惧之色,更是不顾体内经脉受损,持着镇妖剑便要攻向宁渊。

    然而,这仍旧是徒劳无功,若是没有受伤,那么凭借镇妖剑之能朝阳也许还能抵挡宁渊片刻,但此刻她经脉受创,真气难以运行,镇妖剑的威力也发挥不出,如何能挡得住宁渊。

    几乎是刹那之间,一道血光横空而过,震开那无力的镇妖剑,随之突进,直刺朝阳。

    看着那破空而来的血色枪锋,朝阳心头一颤,不由得闭上了眼眸,在这生死逼临的一刹那,本能的恐惧仍旧是涌现了。

    然而,预想之中的剧痛并未传来,只是颈间感受到了一点尖锐的冰冷,让朝阳不由得睁开了眼眸。

    只见宁渊站在自己身前,神色平静,手中血龙胆枪锋却落在了她的颈间,只需要轻轻一刺,便能够终结她的性命。

    “住手!”

    “宁渊,你敢伤殿下!”

    见宁渊挟持了朝阳,天南众人神色大变,连忙停止了攻势,生怕宁渊一激动便杀了朝阳。

    “你……”见此,朝阳张开想要说些什么,但始终道不出一句话来,之能别过了头去,闭上了眼眸,一副决不妥协的模样。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道:“我说了,珍惜自己的生命!”

    说着,宁渊收回了血龙胆,转而望了一眼周围的天南众人,道:“如果不想你们的殿下出事,我劝你们最好快些离开。”

    说罢,宁渊也不理会天南众人的反应,迈步朝那一直冷漠注视着一切的小女孩走去。

    对此,天南众人虽是怒意翻腾,神色不甘,但却又不得不压住心头的怒意,放任宁渊离开。

    到现在,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单凭他们这些人,拦不住宁渊,他们敢和宁渊拼命,但他们敢拿朝阳的命和宁渊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