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十六章:实力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剑影如风瞬动而来,在虚空之中斩出一道青色剑光,剑意杀机,已是将宁渊周身锁定,不留半点生路。

    出身天南四大世家之一,张子潇的实力自是不弱,此刻又想要讨得朝阳郡主的欢心,自然是不会有半点留手,更不要说先前还被宁渊如此藐视,怒极之下,一出手,便催动了那三品剑诀凌风剑。

    凌风之剑,一抹青光绽放,虽张子潇并未将这一门三品剑诀修炼到高深境界,但在他那一身精纯真气的支撑之下,仍旧有着不可小视的威力,再加上那一口四品灵剑绝风的加成,这一剑当真是锐不可当,连虚空都被切割出了一道淡淡的剑痕。

    剑名绝风,速度之快自是毋庸置疑,几乎是刹那之间,那一道青色剑光已然斩过虚空,直朝宁渊刺杀而下。

    面对这势在必得的一剑,宁渊仍是不闪不避,右掌探出,竟是以那血肉之躯迎向那凌厉剑锋。

    “找死!”

    见此,张子潇心中一冷,更是感受到宁渊对自己的轻视,那还有三分保留之势的剑锋瞬间爆发,一抹青光宛若长虹贯入,直刺而出。

    四品灵剑,五品修为根基,更有三品剑诀凌风剑加成威力,就是一头四品巅峰的妖兽都未必敢以自己的肉身抵挡张子潇的剑锋,他一个宁渊,竟然想要一手挡下自己的攻击?

    不是找死是什么?

    既然找死,那便成全你!

    如此想着,绝风剑已然刺杀而下。

    “砰!”

    刺耳无比的碰撞声,但见宁渊手中,那一道青色剑光寸寸崩碎,化作了一口不断震动的长剑,被他硬生生的握在了手中。

    “什么!”如此一幕,让张子潇不由色变,此刻他才骇然发现,自己这一剑不像是刺入了血肉之躯,反倒像是刺入了一块神铁之中一般,那绝风剑不断颤抖,受他的真气催动,爆发出一道道凌厉剑气,但却在眼前这人的手掌寸寸崩碎湮灭,不要说继续刺杀突进,就连想要抽回剑锋都不可能了。

    一个人的肉身,怎有可能强悍到这等地步?

    一瞬间的失神,在这战斗之中是何等的致命?不等张子潇反应过来,宁渊握着绝风剑的手猛然一拉,无比强悍的力量爆发之下,那张子潇来不及松手,连人带剑的被宁渊扯了过来。

    不过好在此刻,张子潇已然回神,堪堪击出一掌,直攻宁渊心口。

    但宁渊对于他的攻击却是视而不见,左手一拳轰出。

    一拳一掌,几乎是同时而发,一者不闪不避,一者身不由己,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的攻击都落在了彼此身上。

    张子潇一掌,精纯真气宣泄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了宁渊心口,而宁渊一拳,更是毫无保留的砸在了张子潇的脸庞上。

    “砰!”

    沉重的撞击声,宁渊身为微微一震,以身硬抗了那一掌之力,神色如常,可见这一掌对他造成的伤害并不严重。

    而反观张子潇,被宁渊一拳轰在了脸上,只感觉一阵剧烈无比的痛楚袭来,整张脸庞就失去了知觉一般,鲜血飞溅,视线一片血红之中,自己整个人都倒飞了起来,飞出数丈之后重重砸在了地面上,口中不由之主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在地上不断抽搐着,一身华服片刻之间就满是尘灰与血迹,整个人看起来狼狈无比,哪里还有先前那潇洒模样?

    “怎会这样?”见到这一幕,后方的朝阳等人神色不由得一变,他们不是接受不了张子潇会败,而是未曾想到张子潇败得如此之快,一招,只是一招,宁渊连兵器都未曾亮出,武技都没有动用,就把张子潇打成了这副模样。

    尤其是朝阳郡主,看着那满脸是血的张子潇,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这样的场景,似乎有某种异样的熟悉感,昨日自己好像也是被这个混蛋这么给打的。

    并且打的还都是脸!

    “这家伙就这么败了!”

    与朝阳同样震惊的还有此刻围在金无命周围的众人,他们也是没有想到张子潇一招就败了,更加无法接受张子潇就这么败了?

    为什么,因为他们下了重注啊。

    不是说好了天南四大家族的天之骄子,青年才俊么?不是说好了剑法高绝,手中还有一口四品灵剑么?

    你特么的怎么一招就败了?还败得这么鬼凄惨?

    金无命默默的收起了面前的一大把金票,而后和凌天对了一个眼神,视线之中也是掩不住的惊讶之色。

    老实说,金无命早就知道宁渊能够胜过张子潇,别的不是,就凭那一口血龙胆,宁渊就绝无败的可能。

    但是金无命也没有想到,宁渊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强悍,一拳就把张子潇给打成了这副模样。

    这惊人的不仅仅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的打法。

    完全就是以伤换伤,以命搏命啊!

    这要是在战场上,方才那一次对攻,张子潇怕是早就被宁渊一拳打死了。

    这个家伙如此凶残!

    一时之间,众人望向宁渊的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忌惮之色。

    不怕死的人不可怕,实力强悍的人也未必恐怖,但像是宁渊这么一个不怕死还猛得不行的家伙,就绝对不能忽视了。

    一时寂静无声,片刻之后,总算是有人反应了过来,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之中快步走出,将那满脸是血的张子潇扶了起来。

    “叔,叔父……”被那人扶起,张子潇总算是恢复了些许,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两个字来,紧接着身躯又是一阵颤抖,口中不断的溢出鲜血,而后竟是一头昏死了过去。

    虽然宁渊刚才只是给了张子潇一拳,但想想看,宁渊现在的力量是何等强悍,修成吞元功三层之后,就堪比一头六品妖兽王铁暴熊,昨日他又明悟武道真谛,将自身潜能开发,觉醒蚩尤之血,肉身之力再次暴增。

    这近乎达到极致的力量,不要说张子潇,就是一位三品宗师,在没有罡气护体的状态下,也绝对不敢正面承受宁渊一拳。

    而张子潇被宁渊这么一拳砸在脸上,受创自然更是沉重,那狂暴的劲力还震入了他体内,严重伤害到了那脆弱的五脏六腑。

    可以说,宁渊这一拳要是再重那么一些,张子潇说不定要直接毙命在此了。

    “子潇!”看到张子潇的伤势如此严重,那中年男子又惊又怒,这张子潇是张家的希望,张家在他身上不知道投入了多少心血,这一次大秦妖猎让他前来,便是希望他能够在这妖猎之中大放异彩,最好夺得那朝阳郡主的芳心,如此一来,张家便可在天南成为仅次于天南王的强大世家。

    但怎曾想,这北乾山秘境还没有进去呢,张子潇就给人打成了这副样子,接下来不要说什么大放异彩了,怕是连进入秘境的资格都没有了,还谈什么让朝阳郡主倾心?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心中更是惊怒交并,抬头望向宁渊,喝道:“小儿,你好毒的手!”

    “哈。”听此,宁渊冷声一笑,神色不屑的看着此人,道:“上门挑衅,死了也是应当,难不成你还要我站着给他砍么?真是笑话。”

    听此,身后的金无命亦是一阵大笑,道:“哈哈,渊少这话说得不错,就是醉红楼的姑娘们接客也要收银子才能摆弄啊,你这什么都不给就要白玩,没有打死,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怎么,现在是小的不行,又跳出个老的来么?你们张家的脸还要不要了,哦不,我早就听说你们张家不要脸是出了名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啊!”

    金无命话语连珠,向众人展示了金家少当家的绝佳口才,毫不留情的损了张家一把,当然,顺带着连宁渊也损了。

    “你……”听此,那中年男子几乎是怒发冲冠,眼神之中更是涌现出了一丝怒然杀意。

    见此,宁渊一笑,对这人说道:“你若是不服,来!”

    “黄口小儿!”听此,那中年男子脸庞之上是掩不住的怒火,周身澎湃真气涌现,宛若凝聚成了实质一般,让他周身的虚空都一阵阵扭曲了起来。

    四品巅峰,半步化罡。

    这就是这中年男子的实力。

    “你下手如此狠毒,今日我便代你长辈教教你,何为武德!”真气凝现,中年男子踏开步伐,沉重威压,宛若泰山镇下,锁住宁渊周身。

    “要动手,免废话,来!”

    见此,宁渊仍是毫无惧色,反手一探,已是握住了身后的血龙胆。

    便是此时,忽听一声:“住手!”

    一声话语,让众人一怔,随即寂静无声,连那聚起雄浑真气的中年男子都不由得一怔,转身朝后方望去。

    这出声之人,赫然是那位朝阳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