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十五章:你配么?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朝阳郡主?天南王?

    也许是受到体内蚩尤之血的影响,宁渊的性格也变得十分强势,否则的话当日在神兵阁也不会对赢樱动手了。

    如果是其他人,招惹到这位朝阳郡主之后定然是惶恐不安,但对于宁渊而言,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债多不压身,已经惹上了大秦皇室与穆家,那么也不差这一个天南王了。

    想到这里,宁渊探手轻抚过身边的血龙胆,眼眸之中神色莫名,似笑非笑。

    见此,金无命与凌天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不再言语了。

    沉默之中,车队一路疾驰,三个时辰之后,烈日当空之时,总算是赶到了北乾山。

    只见这北乾山被无边云雾笼罩,朦胧烟云之中,山脉峰峦若隐若现,予人一种梦幻朦胧的美与壮丽。

    北乾山脚下,赫然是一座禁军营地,上万大秦禁军奉命驻守此地,一是看守那传送阵法,而便是提防那秘境之中的妖族杀出。

    宁渊,金无命,凌天三人走下马车,望了一眼那军营之后,金无命道:“看来大秦帝国的禁军已然开始进入秘境了,大军进入之后,我们也赶紧进去,不然的话就只能够捡人家吃剩的了。”

    对此,宁渊和凌天都没有什么异议,召集了手下的人,直接进入了军营之中。

    这军营后,便是一座进入这北乾山秘境的传送阵,要进入和离开,都需要借助这一座阵法的力量。

    说到这传送阵,宁渊就十分好奇,是什么人有能力建造这种能够传送挪移的阵法呢?

    询问了金无命才知道,这传送阵法乃是当年的几位先天强者联手布下的,既能够封锁秘境入口,避免其中的妖族杀出,也能够将外界的人送入秘境之中。

    至于这是什么原理,金无命也不太清楚,因为每一位踏入先天之境的强者都是神秘而强大的,宛若活着的神话传说,虽然真实存在,却又难以探究。

    这传送阵也是如此,少有人知道那先天强者是如此建立起这般神奇的阵法的。

    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但宁渊也不是死脑筋的人,很快便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和金无命凌天两人一同进入了军营之中。

    此刻,军营之中已然有了不少等候着的队伍,毕竟这传送阵法一次只能够传送一万人,而这一次要进入的大秦禁军就有整整十万,在大军没有进入之前,其他人也就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呆着。

    对此,没有任何人有意见,因为最先进入秘境的风险度极高,毕竟秘境之中的妖族也不是吃素的,每一次大秦妖猎妖族都会组织大军抵挡,因此进入秘境之后的第一场大战,毫无疑问就是在那五处传送点爆发。

    虽然当初那几位先天强者派入在这五处传送点设下了大阵,避免妖族将这传送点掌控,但谁能够保证没有意外?就是没有意外,也要冲杀在第一线,哪里有跟在后面捡便宜来得安全舒适?

    金无命望了一眼那传送阵之外的大秦禁军,摇了摇头,转而对宁渊说道:“看来还要等一等,渊少,我们先回马车上等着吧。”

    金无命让宁渊回到马车上,原因很简单,为了避免麻烦。

    要知道宁渊的仇人可不少,穆家,赢樱,现在又惹上了那位朝阳郡主,这些人肯定会前往北乾山秘境的,这个时候和他们起冲突,那实在没有什么好处。

    然而金无命话语方才落下,不远处便听闻一声冷喝。

    “宁渊!”

    冷冷二字,怒意腾腾,一听便知来者不善。

    “嗯,看来有人来欢迎了。”听此,宁渊反倒是一笑。

    金无命摇了摇头,道:“麻烦来了,避都避不开啊。”

    说罢,宁渊等人转身望去,便看到一行人杀气腾腾的朝他这边走来。

    一行数十人,为首者赫然是那白衣胜雪,一副少年公子模样的朝阳郡主,而在她身旁竟然还有宁渊的一个熟人,穆家二公子穆成飞。

    “穆成飞这家伙怎么也来了?”见此,宁渊有些奇怪。

    金无命摇了摇头,走到宁渊身边,轻声道:“穆成飞那王八蛋一直想要讨美人欢心,只不过以前他没什么机会,现在有了,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还有那朝阳郡主身边的几人,都是出自天南的青年才俊,实力不弱,抗不扛得住?”

    “小意思。”

    “小意思就好,你先扛着啊。”说着,金无命拍了拍宁渊的肩膀,而后竟是走到了一旁,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块破布摆在地上,拉着凌天就喊了起来:“来来来,开赌盘咯!”

    这差点没有让宁渊摔倒在地,你小子竟然去开赌盘,看一下场合好么?

    对于宁渊的眼神,金无命浑不在意的笑了笑,反而是对周围围过来的人介绍了起来:“看见了没,前边那身高七尺,气度非凡,俊朗无双的家伙,就是穆家二公子穆成飞啊,十绝阁的真传弟子,多厉害就不用多说了,而走在最前面那位就更加了不得了,那可是天南的朝阳郡主,这两人来找咸阳第一废宁渊的麻烦了,小弟我便开个盘口,赌宁渊怂的,一赔一,赌宁渊喊人的,一赔一,赌宁渊动手干回去的,一赔十,有下有赚,多下多赚,最低限注一万两。”

    且先不论金胖子的赌盘,怒意腾腾的朝阳郡主已经带着众人杀到了宁渊面前,星眸之中似有烈焰燃烧,愤怒无比的望着宁渊,似乎恨不得把他要撕了。

    从小到大,就没有谁敢让她受半点委屈,更不要说打她了。

    而眼前这个混蛋,昨天不仅仅打了她,还专门打脸,回想着自己被这个家伙一记头槌撞得满脸是血,连鼻子都差点给砸扁的样子,朝阳就恨不得一剑砍了宁渊这混蛋。

    朝阳怒极,宁渊却是很淡定,神色平静的扫了一样朝阳等人,方才言道:“这么兴师动众,郡主殿下要来干什么?”

    “你这无耻之徒。”见宁渊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朝阳更是怒意升腾,喝道:“昨日你出言辱骂我皇姐,还趁我大意偷袭与我,今日,我定要你付出代价。”

    “哈,代价。”听此,宁渊不惧反笑,道:“朝阳,你想要我付出怎样的代价?”

    “住口,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直呼郡主殿下的名讳!”听此,朝阳身后一青衫男子神色一冷,怒喝之间,身影已是如风掠出,挡在了宁渊面前,寒声道:“殿下,待张子潇为你擒下这大胆狂徒,再由殿下亲自发落!”

    话语之中,张子潇步伐踏出,如清风柳絮,身影迅捷玄妙,一时之间难以捕捉,下一瞬,便临近了宁渊身躯,一掌击出,竟是掀起道道残影,携着无匹雄力直轰宁渊心口。

    正是六品武技,叠浪掌。

    面对这如若怒浪涛涛席卷而来的掌势,宁渊神色不变,踏步而出,不闪不避,抬手便是一拳。

    简单粗暴的一拳!

    “砰!”

    一声碰撞之声,劲力爆发,掌影崩碎,那张子潇身躯猛然一震,连退十余步,艰难停下之时,右手竟是在不断颤抖,唇边也多出了一缕殷红血迹来。

    只是一拳,没有动用任何的武技,宁渊那霸道至极的肉身之力便轰入了他的肉身之中,震伤了他的肺腑。

    这样的结果,无疑在张子潇的意料之外,他未曾想到,宁渊修为不高,似连真气都没有修成,却拥有如此强悍的肉身。

    见张子潇受伤,朝阳眉头一皱,随即出声道:“张子潇,他不知道修了什么功法,肉身极强,你不必与他客气,拔剑吧。”

    “多谢殿下出言提醒。”朝阳的话语,让方才受伤的张子潇精神一震,望向宁渊的眼神之中更是涌现出一道凌厉杀意,喝道:“剑来。”

    随着这张子潇轻声一喝,人群之中竟是飞出一道剑光,落入了张子潇手中,现出一口碧玉般翠绿无暇的长剑。

    见此,身后的金无命顿时大喊了起来:“哎哎哎,诸位快看啊,那位高大威猛,帅气无比的剑客,就是天南张家的天之骄子张子潇,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五品之境的修为,手中的绝风剑更是一口四品灵剑,威能不凡,听闻张子潇还修了一门三品剑诀,厉害得快要上天了,大家赶快下注啊,十回合拿下宁渊,一赔一,一百回合拿下宁渊,一赔十,宁渊打赢他?一赔一百啊!”

    听金无命喊声,张子潇眼神一冷,心中升怒,而宁渊却是淡淡一笑,心道这金胖子还真是会玩。

    见宁渊轻笑,一股被轻视之感在张子潇心中油然而生,更是助长心头怒焰,手中绝风剑一指,冷喝道:“拿出你的兵器来,否则败了,不要说我张子潇以剑欺你。”

    “兵器?”

    听此,宁渊望了一眼身后被长布包裹着的血龙胆,摇了摇头,看向张子潇道:“你配么?”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是毫不掩饰的藐视与不屑!

    “你会后悔此时的狂妄!”张子潇听此,神色一变,手中绝风剑怒啸一声,刹那人动剑出,凌厉剑锋,直刺宁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