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十六章:压不住的怒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嗯?”

    陡然而来的话语声,让宁渊与李大管事都是一怔,随之转身望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人,少年模样,身着一袭无暇白衣,星眸英眉,俊美非常,眉宇之间更是带着一丝尊贵气度,一看便知出身不凡。

    只不过此刻,这白衣少年看向宁渊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不屑与厌恶,冷然扫视了宁渊一眼之后,更是直接走上前来,看向了那摆在柜台之上的北雪七星剑。

    只见这白衣少年打量了北雪七星剑片刻,而后说道:“这北域大雪山的千年雪魄坚若神铁,神兵阁之中,也只有李大先生的千锤百炼之法能够将其铸造,并且保留千年雪魄之中的玄寒之气,在镶嵌星辰之精,两者相辅相成之下,此剑威能,足以斩破一般的四品宝甲,若非是李大先生处事严谨,定要将此剑定为五品的话,这北雪七星剑说是四品宝剑也不为过,论价值,何止两百万?某些人有眼无珠,还不自知,真是可笑之极!”

    白衣人将这北雪七星剑的精妙之处一一道出,但李大管事脸庞之上却没有什么喜色,反而是一片苦笑与郁闷。

    这北雪七星剑好似好,但用得着你来说么?

    说说也就罢了,还借此来讽刺宁渊有眼无珠,若是惹得这宁大少恼羞成怒怎么办,卖不出剑是小问题,但若是惹得宁大少发飙起来,那场面就不好收拾了。

    虽然心中对于那人不满,但众目睽睽之下,李大管事也不好公然发作,只能够撑起一副笑容来,说道:“看来这位公子对于铸兵一道颇有见地啊,除却了这北雪七星剑之外,我们金家商行还从神兵阁之中购买了几口神兵,公子不如移驾欣赏如何。”

    李大管事这言下之意,就是你小子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这没事找事了。

    但却不曾想,那白衣少年似乎根本没有听懂李大管事的意思,冷声一笑,道:“那是当然,不像是某人,不学无术,仰仗着先祖之功横行霸道,哼!”

    白衣少年冷哼一声,看向宁渊的眼神之中的那一丝厌恶更胜了

    “嗯?”这下子,宁渊总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就是朝自己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长得像是个娘们一样的家伙是谁,那宁大少的记忆之中好像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啊,难道是他这张脸长得太过嘲讽,所以不管在哪里都会有人过来找他麻烦不成?

    宁渊沉思,而李大管事见他不说话,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生怕这宁大少和这人闹起来,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他这边都逃不了关系啊。

    想着,李大管事连忙出声说道:“那个,渊公子,既然您觉得此剑不佳,不如选别的吧。”

    这个时候,李大管事就只能够岔开话题了。

    却不曾想,李大管事话语未落,那白衣少年又是说道:“我看是不必了,这品行如此恶劣之人,不管什么是什么神兵利器,放到他手中不是宝珠蒙尘,就是助纣为虐!”

    “卧槽,小子你专程来这里找麻烦的吧。”听此,李大管事差不多想要骂娘了,自己在这边打圆场,这个家伙竟然还一直嘲讽宁渊,这不是找事么?

    “呵呵,品行恶劣?”宁渊听此,竟不怒反笑,神色玩味的看着那白衣少年,道:“你这话这有什么凭据么,否则空口诬陷,坏人名声,可是犯法的!”

    “哼!”听此,那白衣少年却是丝毫不惧,冷然注视着宁渊,寒声道:“凭据,还需要什么凭据,整个咸阳城谁人不知,你宁渊仰仗宁家之势,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一月之前,更是卑鄙无耻的想要对长公主欲行不轨,好在穆公子及时赶到,否则的话,哼……”

    说罢,白衣少年冷哼一声,脸庞之上更是多出了一丝义愤填膺的怒容。

    “这家伙不是有病吧?”听了这番话,宁渊先是一怔,而后脑海之中不由得涌现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来。

    不错,以前宁大少在咸阳城的名声是不好,但也只限于那宁家之耻,咸阳第一废,又或者纸醉金迷,整日花天酒地之类的事情,但要说到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之类的,他还真的没有干过。

    就算退一步来说,他宁渊真的欺男霸女,横行霸道了,又和这小白脸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宁渊抢了他老婆不成?

    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宁渊并没有生气,因为在他看来这白衣少年差不多和前世的热血少年一般,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做事有些不经大脑。

    所以宁渊没有和这人计较的意思,只是笑了笑,道:“小子,有些事情不能道听途说,幸好今天你遇到的人是我,换成其他人,就没有这么简单善了了。”

    说罢,宁渊不再理会这人,转身朝另外一处兵器架走去,对于那北雪七星剑也没有了兴趣。

    “你别走!”

    见宁渊要走,那白衣少年竟然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身影一动,刹那拦截在了宁渊面前。

    “嗯?”见此,宁渊神色一冷,对这白衣少年说道:“你劝你不要不知进退。”

    听此,白衣少年不仅丝毫无惧,反而上前一步,冷然注视着宁渊,喝道:“无耻之徒,今日我定要教训你!”

    “这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听此,宁渊亦是冷然一笑,他本就不是那忍气吞声的性子,先前他可以不计较,但现在这白衣少年已经欺负到头上了,再不做些什么,真的以为他宁渊是谁都能上来捏两把的软柿子不成?

    然而就是此时,白衣少年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轻语,道:“朝阳,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

    听这声音,宁渊眼神骤然一凝,朝那出声之人看去,神色刹那变得一片阴沉。

    只见白衣少年身后,一女子缓步走来,她身穿七彩霓裳,头戴凤冠,气度尊贵非凡,容貌更是极美,肌肤若雪,凤眸柳眉,淡妆轻描之下,眉宇之间仍是透着一丝女子妩媚,让人不由得怦然心动。

    如此绝世佳人,宁渊自然不可能不记得,但真正让宁渊彻底记住这个人的,是一月之前的哪一个夜晚,一个没有旖旎,没有暧昧,只剩惊慌与恐惧的夜晚!

    她,便是陷害宁渊的背后主谋,让宁渊活生生冤死在囚牢之中的女人!

    大秦帝国长公主,赢樱!

    “公主殿下!”

    赢樱缓步而来,顿时让在场众人神色一变,纷纷躬身行礼,不少年轻男子,看向赢樱的眼神之中更是带着掩不住的倾慕之色。

    赢樱,大秦帝国长公主,咸阳城无数青年才俊的梦中女神,姿容倾城,更有绝世之才,被誉为大秦第一才女,名扬七国,在武道一途之上天资亦是绝佳,据说觉醒了大秦皇室之中极其罕见的天凤之血,被大秦皇室视作未来的希望。

    这近乎完美的绝世佳人,真能让人不心动!

    但此刻,那一张绝美的容颜,在宁渊眼中却是无比的丑陋,更是让他明白什么叫做面若桃花,心如蛇蝎!

    一月之前,赢樱借着诗会的名义,亲手导演出了那一场好戏,并且让穆成轩在关键时刻赶到,出手将宁渊重伤,最终把他仍入牢房之中,让宁渊含冤而死!

    也正是因为如此,看到赢樱之后,宁渊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阴沉,心中的怒火更是难以压抑!

    同样,赢樱也注意到了宁渊,神色顿时变得一片冰冷。

    两人对视的眼神,一者冷漠彻骨,一者怒意翻腾,让场中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没有一人敢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沉默,只是持续了片刻,那白衣少年终于回过了神来,走到赢樱身边,道:“皇姐,我为你教训他,好好出一口恶气!”

    “朝阳!”听此,赢樱冷喝一声,淡淡的望了宁渊一眼,随即收回眼神,对那名唤朝阳的少年说道:“回去吧,不要胡闹。”

    “可是……”见赢樱就这么想要离开,朝阳有些不甘。

    但还不等他说完,一声冷语忽然想起:“哈,这么快就要走了么?公主殿下,这让人看了,说不定会有人说你心里有鬼啊!”

    “你……放肆!”听此,朝阳登时大怒,冷喝一声,便要出手。

    “朝阳!”但那赢樱却是出声喝住了他,随即冷眼看向宁渊,道:“宁渊,父皇念在大将军为我大秦帝国立下了赫赫功勋之上,免了你的死罪,希望你以后能改过,但是现在看来,父皇一番苦心白费了。”

    “哈,是么?”听此,宁渊不由大笑,道:“公主这番话,可是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来。”

    “哼!”赢樱听此,冷哼了一声,拂袖转身,似乎不愿再与宁渊纠缠。

    便是此时,却只听宁渊冷笑说道:“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不觉得可笑么!”

    一句话,赢樱不由止步,整个神兵阁更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