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十一章:神一般的损友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屋内香气扑鼻,桌上各种彩色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并且皆是以妖兽血肉烹饪而成,蕴含大量妖兽气血精华,乃是上佳的补品。

    宁渊坐在桌子边,不断的将这些美味佳肴塞入口中,那样子看起来不像是豪门世家的公子少爷,反倒像是个饿死鬼投胎似得。

    没办法,宁渊实在太饿了,先前修炼吞元图录与五禽戏,将他体内药力消耗一空的同时也将能量消耗了大半,让宁渊好似饿了十天半个月似得。

    因此这饭菜一上来,他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直接就狼吞虎咽的大吃了起来。

    这也是修炼吞元功的弊端之一,在修炼吞元图录完成之后,必须迅速的进食,以食物之中的元气来补充自身,否则的话,便会有气血亏空,以至于根基受损的危险。

    因此在修炼了吞元功之后,宁渊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吃货,只见他牙齿上下碰撞着,好似绞肉机一般,迅速的将那食物绞碎,然后吞入了腹中。

    这食物一入口,就好似一缕暖流入体,让宁渊精神了一些,但是身体之中的饥饿感却没有减少多少,反而越发的强烈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三四天没有吃过东西一般,肚子里泛着酸水,饿得让人发狂,恨不得将什么东西都塞进肚子里,将肚子填满一般。

    吞元功,修炼的方法是吞元图录,但这部玄功的精髓,还是在这吞元二字上面,吞噬食物,将其中元气迅速吸收,强化自身。

    这样的功能人体本身也有,只不过很是缓慢,因此人吃一顿饭之后,需要不少时间消化,才能够吸收食物之中的能量。

    而吞元功的作用,就是将这个过程加速了十倍,百倍,甚至于上千倍。

    这也就是为什么宁渊现在不仅仅没有半点饱的感觉,反倒是感到越发的饥饿,因为他现在的消化速度太快了,吃下去的还没有他消化得快,并且这消化的效率极高,近乎与九成都被宁渊的身体吸收利用,然后他就越吃越饿。

    在这饥饿感的催动之下,宁渊仿佛像是恶鬼投胎一般,以可怕的速度扫荡着饭桌之上的菜肴。

    “还不够,再去让人端些菜来。”

    扫了一大半之后,宁渊竟是还不满足,抓着个鸡腿朝一旁的侍女说道,那副模样,让几个侍女看得脸色发白,她们也不知道自家公子这是怎么了,平日里可没有这么暴饮暴食过啊。

    虽然心中不解,但也没有人敢质疑宁渊什么,连忙下去准备新的菜肴了。

    而宁渊,他继续狼吞虎咽,直到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进屋里来,躬身对宁渊说道:“公子,金公子和凌公子来了。”

    “嗯?金公子凌公子,这又是什么人?”听此,宁渊不由得一怔,开始回忆起关于这两人的信息来。

    很快宁渊就想起来了,这两个人,赫然是以前宁大少的最佳损友,与宁渊齐名的醉红楼三少,又称咸阳三大残渣,纨绔子弟之中的纨绔子弟,废物之中的废物。

    好吧,这样的记忆实在算不上美好,不过话说回来,在宁大少的记忆之中对这两个家伙的印象十分的不错,也不知道是一起上过窑子的原因,还是那同病相怜的命运。

    想起这两人,宁渊思索了片刻之后,便挥手说道:“让他们过来吧。”

    “这……公子您不收拾一下。”那管家看着狼藉一片的酒席,有些无语的问道。

    宁渊啃了一口手中的鸡腿,浑不在意的说道:“收拾什么,又不是去相亲,在给我去催催厨房,上菜快些。”

    “是。”听此,管家也不敢多说了,转身去迎那两人。

    片刻之后,那管事便领着两人走进了宁渊屋里,宁渊也暂时放下了手中的酒肉,抬头望向了那两人,然后他的表情就变得有些精彩了。

    因为这两人长得很有特色,走在左边那位,是一个大胖子,穿着一袭金色长袍,整个人长得异常圆润丰满,走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个滚动的金色肉球,看得人心跳不已。

    而走在右边那位,瘦的跟竹竿似得,偏偏还穿着一袭白衣,看起来就和个撑衣杆使得。

    一瘦一胖,一金一白,这是什么鬼奇葩组合啊?

    看到这两个家伙,宁渊实在搞不清楚,以前的宁大少怎么会和这两人混到一起去,并且交情还好得不得了,连上醉红楼都是三个一起,像是连体婴似得。

    且先不说此刻宁渊的心情如何,那两人倒是十分熟络的走过了过来,那个穿着金袍的大胖子更是直接坐在了宁渊对面,说道:“啊渊,外面都为你吵翻天了,你小子怎么还在这里吃呢,卧槽,竟然还吃了这么多,你这是想要撑死自己不成?”

    这人唤作金无命,乃是大秦帝国金家的长孙,说到这金家那可是不得了啊,乃是北域七国有名的大富豪,金家商行通联北域七国,有钱,人多,实力强悍,黑白两道通杀,就是七国皇室与各大宗门都要给金家几分面子,如此可见这金家的实力何等雄厚。

    不过金无命在金家的地位十分尴尬,他虽是金家的长孙,但母亲却是个婢女,他是他老爹一夜风流之后的产物,自身的武道资质又不怎么出众,所以在金家之中很不受待见,不过好在他老爹十分宠他,因此这金大少的身份是铁打不动了。

    从某种方面看来,这金无命和宁渊的遭遇差不多,不过他比宁渊好上不少,起码老爹还在,能时刻罩得住他,而宁渊这边嘛,他那位大将军老爹三年前就失踪了,至今没有半点消息,在许多人心中,甚至包括宁家人,都认为这位宁大将军已经遭遇不测了。

    听金无命的话,宁渊淡淡一笑,道:“吵翻天就吵翻天了,与我何干,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不是应该在楚国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金无命虽然武道天赋不怎么样,但在经商方面却有着极佳的天赋,这些年来金家的事业在他手中蒸蒸日上,若不是他实力太差,说不定他老爹早就将金家当家的位置传给他了。

    而在宁渊出事一个月之前,金无命去了楚国,跟他同行的还有身边这位竹竿一样的仁兄,凌天。

    这名字乍一听颇有感觉,但看到这位仁兄之后,毫无疑问的会感到分外别扭,他不仅仅长得削瘦无比,脸色还异常苍白,衣服也是雪白一片,看起来和个纸人使得,半夜放到街上说不定都能够吓死几个人。

    不过能和宁渊还有金无命混成损友的,那么肯定不只是外形的原因,事实上,凌天此人的经历颇有传奇性。

    他出自七星剑宗三大家族之一的凌家,自小天资纵横,不逊色于那剑神传人穆成轩多少,被视为七星剑宗下一代的剑主,前途无量。

    但不曾想,他十三岁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身修为毫无缘故的跌落,一代天骄,直接变成了一根废材,受尽白眼之后,干脆离开了七星剑宗,到这咸阳城之中整日借酒浇愁,机缘巧合之下便跟宁渊和金无命成了朋友。

    如此一来,便有了醉红楼三少,咸阳城三废的称号了。

    而现在宁渊看来,自己这两位损友真的是一位比一位强悍,以前宁大少能够和他们混到一起,也是厉害。

    听宁渊问回来的原因之后,金无命不由得一阵苦笑,而凌天则是面无表情,摇着纸扇说道:“金胖子去楚国相亲,结果那丹阳郡主一把火把他的住处给烧了,还不回来就真正要便烤猪了。”

    “不是吧。”听此,宁渊也不由得一怔,看向了金无命。

    这让金无命那一张胖脸顿时红了起来,不是羞,是怒的,他恶狠狠的看向了凌天,道:“竹竿,你大爷的还好意思说我呢,你不也是被纯阳宫那小妮子上门退婚了么,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噗!”

    正在喝水的宁渊听到这句话,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看向凌天,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

    感受到宁渊那古怪的视线,凌天面无表情的望了他一眼,道:“听说你被那长公主坑了一把,感觉怎么样?”

    提到这件事情,金无命顿时也来了兴趣,急匆匆的对宁渊问道:“是啊,怎么样,你真的下了药?得手了没有,衣服扒了嘛,小嘴亲了吗,哎,最不济你也要拿条肚兜回来吗,什么都没干就被人逮住了,未免太丢我们醉红楼三少的脸了吧?”

    宁渊:“……”

    “哎……”金无命再一次叹息一声,仰起头来,喃喃说道:“自古多情空余恨,没有想到我们三兄弟都栽在了女人手上,可悲,可叹啊!”

    对此,凌天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扔出一句话来:“真不要脸。”

    “卧槽,竹竿你不拆我台会死咯?”

    “差不多吧。”

    “你大爷的……”

    看着眼前的两个奇葩,宁渊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