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八章:吞元功,自断之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宁渊很快就压下了去找穆成轩报仇的想法,将目光重新放在了自己身体的问题上。

    “先想办法把这九条武脉恢复才行,不过,怎么恢复呢?”宁渊皱着眉头想着,这九条武脉是武道一途的基础,人体潜力所在,神秘异常,伤简单,治就麻烦了,不见寻常那些个有温养武脉效果的丹药或者宝物,个个都是价值百万的么?

    而宁渊现在这九天武脉被穆成轩的剑气所伤,虽然没有到支离破碎的地步,但也是受创不轻,寻常的丹药珍宝是根本不可能医得好的,宁家底蕴虽然深厚,但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够治疗武脉的灵丹妙药。

    所以宁渊想来想去,最终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英雄卡。

    宁渊已经了解过了,这英雄卡可以抽取到所有英雄,无论是虚幻还是真实的,就好似那典韦,历史上的典韦绝对没有英雄卡里面的典韦那么强悍。

    所有这说明了一件事情,宁渊不仅仅可以抽取到典韦,还可以抽取到其他更为强悍的英雄,那些满天神佛暂且不说,单单是武侠小说之中的那些高手,就有许多办法调养好他这武脉损伤。

    例如少林寺的易经洗髓经,佛道兼修的九阳神功,又或者大唐双龙之中的长生诀,这些神功对于经脉损伤有有着奇效,只要能够抽到一个会这些神功的英雄,那么宁渊武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如果实在不行,宁渊还可以尝试激发体内蚩尤之血的力量,现在他体内的蚩尤之血,只是激活了一丝根源血脉,唯一的效果就是让他的肉身强健了些许,但只要他能够将这蚩尤之血不断激发觉醒,那么这蚩尤之血的力量就会越发强悍。

    例如典韦,他就是觉醒了近乎四层的蚩尤之血,战力之强,就是一头全盛时期的铁暴熊也未必是其对手。

    而现在,宁渊只需要将体内的这一丝蚩尤血脉壮大,不需要到典韦那种程度,只要觉醒一层,就应该能够恢复那受创的九条武脉了。

    不过血脉觉醒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不断的积累和生死之间的刺激,现在的宁渊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因此,宁渊现在只能够将希望放在英雄卡上面,只不过抽取英雄卡需要消耗灵气,而宁渊现在的灵气值是……

    零!

    纪无双给他的那块雪寒玉,兑换成了100点灵气值,而这100点灵气值已经随着那张典韦卡烟消云散了。

    “对了,我记得那帮混蛋可是输给了我一堆宝贝,换成灵气值怎么的也有几百点不是,无双……”宁渊猛地想到了什么,也顾不上其他了,直接离开的房间去寻纪无双。

    纪无双住在宁府之中一处较为偏远的院子当中,因为她喜欢清静,所以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几乎没有人会来打扰她。

    宁渊凭着记忆,在这宁府之中绕了两圈,打发掉一群不知道是谁的亲戚或者下人之后,总算是来到了纪无双的院子里。

    走到纪无双房前,还不等宁渊敲门,那房门就打开了,随即一袭白衣胜雪的纪无双走了出来,看到是宁渊,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来,问道:“兄长,你伤势未愈,怎么就起来了?”

    宁渊一笑,道:“那是小伤,没多大事的,无双,我赢来的那些东西呢?”

    “那些东西?”听此,纪无双总算是想起了什么,淡淡道:“没带回来。”

    “什么?”这话差点让宁渊摔了一跤,直接上前两手抓着纪无双香肩,问道:“这么多东西,你竟然都没带回来?”

    被宁渊这般抓着,纪无双有些不适应,但也不好挣脱开来,之能解释道:“当时兄长你身受重伤,我急着将你带回,便没有注意。”

    听此,宁渊十分之无语,望着眼前这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很是无奈的说道:“你这是在败家啊!”

    被宁渊这么说,纪无双更是无语,整个大秦帝国还有谁比你这个家伙败家?

    想着,纪无双摇了摇头,道:“兄长放心,昨日他们已经派人将东西送上门了,我唤人去大管家那边取来便是,妍儿。”

    说着,纪无双唤了一声,屋内走出了一个娇俏可人的侍女,听纪无双吩咐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等下把那些东西送到我房里就好,我还有其他事情,便先走了。”见此,宁渊随意找了个借口便想要离开。

    他到不是不喜欢与纪无双呆在一起,而是怕纪无双待会问他要那块雪寒玉,到时候他拿什么给她?

    “兄长还有何事?”却不曾想宁渊还没有迈开步子,纪无双便拦在了他面前,神色平静的注视着他。

    纪无双的眼神让宁渊有些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而后强笑道:“其实也没什么的事情,就是想要出外面逛逛。”

    “兄长!”听此,纪无双眼神陡然多出了一丝凌厉来,似乎要刺破宁渊的内心。

    这让宁渊不由得转移了视线,心中暗道:“她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

    见宁渊一副忐忑不安的神情,纪无双心中感到一阵无力,随即叹息道:“兄长,你重伤未愈,便不要随意离家了,那些风月之地与酒肉之友,还是早日断了联系为好。”

    纪无双当然没有看出宁渊的问题,她完全以为宁渊是伤好了就忘了疼,想要出去花天酒地罢了。

    虽然纪无双误会了,但宁渊却是松了一口气,道:“没问题,我就呆在家里,哪都不去,行了吧。”

    “那就好,我有东西给你。”听此,纪无双点了点头,而后转身走回了房内,取出了一样东西交到宁渊手中。

    那是一本古籍,泛黄残破,书面之上隐约可见三字吞元功。

    “吞元功?这是什么?”听此,宁渊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纪无双。

    纪无双轻声道:“兄长,你资质太差,先前觉醒的战血又难以保留,因此想要武道有成,必须另寻僻径。”

    “什么意思?”宁渊还是听不懂纪无双的话。

    纪无双解释道:“武道一途,以人体武脉为开端,贯通九脉,激发人体潜力,而后以此开辟丹田,此为武道筑基,从此踏入武道修炼之路,后天九品,每三品便是一个分水岭,六品之下,乃是炼血化气,将内气储存于丹田之中,不断精修,突破六品之后,内气便可化为真气,若是能够踏入三品之列,真气便可凝聚化罡,形成周天循环,遍布周身四肢百骸,因此三品之境也称宗师之境。”

    “嗯,然后呢?”宁渊听得十分认真,这些虽然是武道修炼的基础,但基础往往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于他这什么都不太懂的菜鸟来说。

    “这就是正常的武道修炼之法。”纪无双说道这里,忽然顿了顿,片刻之后方才说道:“但兄长你的资质,想要以此修炼,怕是一生都难有成就。”

    虽然事实的确是这样,但听纪无双这么说宁渊还是有些小尴尬,连忙岔开了话题问道:“但是这些和这本书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它能够改善资质么?”

    纪无双摇了摇头,道:“不能,但它却是一门极为神奇的功法,北域七国之中的金骑帝国,以驯养妖兽之术闻名天下,其中有一门转门培养妖兽的玄功,便叫吞元功。”

    “什么?”听此,宁渊不由得一愣,虽然他对于武道修炼并不是很了解,但也十分清楚一点,那就是人和妖兽有着巨大的差别,这培养妖兽的玄功拿来给人修炼,那就是在作死啊!

    见宁渊这么大的反应,纪无双仍是平静如水的模样,淡淡道:“兄长无须紧张,你手上的吞元功乃是那一门培养妖兽的玄功逆改而来的,不仅仅对人体无害,还能让人如若妖兽那般从血肉之中吞噬精华,以此修炼肉身,因此这吞元功并不受资质限制,若是修炼有成,日后不逊色一般武者。”

    “吞噬血肉,修炼肉身,这是把人当妖兽养啊。”听此,宁渊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不过他并不在意,喃喃道:“不过听起来好像不错,若真的修成了如若妖兽一般的肉身,那简直就是人形兵器啊,多谢了。”

    说着,宁渊朝纪无双露出了一丝感激的笑容,他知道,纪无双性子清冷,又专修于绝仙剑道,自然不会对吞元功这种旁门之术感兴趣,之所以寻来这门功法,完全是为了宁渊,为此,也不知道她废了多少心力与时间。

    听宁渊这话,纪无双却是摇了摇头,轻声一叹,说道:“兄长,这门吞元功虽然神奇,但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在修炼肉身的同时,也会加强体内武脉的堵塞,从此无法贯通武脉,也不能完成筑基,开辟丹田修炼内气,因此,修炼这吞元功至多只能达到后天一品,无法踏入先天之境。”

    说着,纪无双看向了宁渊,神色变得有些复杂。

    其实这吞元功纪无双早已经得到了,之所以迟迟没有拿出来,就是因为这缺陷,吞元功虽然神奇,但却永远没有可能踏入先天之境,这是无比巨大的缺陷。

    也许在普通人眼中,能够踏入武道宗师之境就已经是一代强者了,但纪无双却无边清楚,不入先天,终是蝼蚁,她曾经见过,十余位一品之境的武者埋伏截杀她的师尊,结果她师尊绝仙子只出了一剑,那十余位一品武者便绝命倒地。

    这就是先天与后天之境的差距,宛若天渊,难以跨越。

    一旦修炼这吞元功,便是自断先天之路,纪无双先前不拿出来,是不愿意看到宁天走上这一条无法回头的绝路,因为她心中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但是现如今,宁渊战血觉醒失败,终于让纪无双认清了事实,拿出这吞元功交给宁渊修炼,让宁渊日后能够支撑起宁家,同时也保护好自己,毕竟她不可能永远保护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