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六章:好妹妹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纪无双带着宁渊离去之后,李书广等人总算是恢复了镇定,但是抬头看到武斗台之上铁暴熊那巨大的尸体之时,眼神之中仍旧是有着掩不住的骇然之意。

    这可是铁暴熊,六品妖兽王,何等凶威?

    现在竟然被那宁渊硬生生的打死了!

    这宁渊不是咸阳城第一废么?怎么今天就变得如此恐怖了,若是三天之前他有这样的实力,又怎么可能被那剑神传人穆成轩轻易拿下?

    众人心中惊疑不定,而后不由得望向了一旁的穆成飞,想要看看这位十绝阁的真传弟子有什么见解。

    感受到李书广等人的视线,穆成飞神色平静,淡声道:“不必如此大惊小怪的,那宁渊不过是突然觉醒血脉罢了。”

    “觉醒血脉?”

    听此,李书广等人先是一怔,而后更是大惊失色,纷纷出声。

    “听闻那宁家有远古战族之血,这难道是真的?”

    “血脉觉醒,真的有这么恐怖,那可是一头铁暴熊啊,钢化之后的防御,非三品宗师的罡气不可破,竟然连他宁渊的拳头都挡不住么?”

    “好了!”

    见李书广等人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穆成飞有些不满了喝了一声,让几人安静下来之后,方才说道:“方才那宁渊的确是血脉觉醒,至于是不是远古战族就不清楚了,至于那铁暴熊,早就被人击碎了内丹,就算发动了钢化,实力也远不如前,被宁渊打死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说罢,穆成飞也不在理会李书广等人,望了一眼武斗台之上的尸体,脸庞之上多出了一丝莫名笑意:“血脉觉醒?那又如何,且先不说能不能保留下来,现如今你伤成这样,不死也要废了,愚蠢!”

    心想至此,穆成飞不在多言,与自己那两个师妹转身离去了。

    穆成飞就这样走了,留下李书广等人面面相觑,最后齐齐将眼神放在了那一堆纪无双并未带走的宝物之上,脸色顿时间变得无比的纠结。

    曲终人散,但这一战的影响并未就此消失,血煞斗场之中,一间房前,上百禁卫伫立,守在房门之外。

    而房内,一位身穿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双眉紧皱,眼神注视着面前的一块水晶,其中赫然是那武斗台之上的画面,铁暴熊毫无声息的尸体,让这位大秦帝国的九五之尊眉头不由紧皱着。

    “血脉觉醒,不曾想到这宁渊还有着本事,林卿,你怎么看?”赢天阙喃喃了一声,随即望向了身旁静立着的男子。

    这男子年约三十左右,静立之躯宛若苍松,面容沧桑,气度沉稳,极为不凡。

    林风绝,禁卫军统领,秦皇赢天阙心腹,大秦帝国为数不多的一品强者。

    听赢天阙话语,林风绝也不由得皱眉,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很强,那铁暴熊的内丹虽然被击碎了,但一身蛮力尚在,又可发动钢化之能,非四品修为难以胜之,但那小子连武道筑基都为完成,却凭借着宁家战血之能,悍然搏杀铁暴熊,可见这血脉之强。”

    听此,赢天阙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宁家战血非同寻常,也就是因为如此,朕才会头疼啊,赢樱这一次做得太过分,那宁渊心中定是留下了怨恨,日后他难保不会和赢樱还有穆家为难,哎……”

    说道这里,赢天阙不由得一叹,别人不清楚,他这当父皇的还不清楚么?那赢樱的确是陷害了宁渊,只不过赢天阙不能够点破,这才提出了血煞斗场兽斗之事,本想着做做样子就过去了,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这宁家的血脉传承,赢天阙自然了解过,虽然只是传闻,但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这宁家的传承之血很强,甚至不逊于他赢家的秦皇龙血。

    也正是因为如此,赢天阙十分清楚,觉醒了血脉的宁渊已是非同以往,日后他成长起来,说不定不逊于纪无双,到时候若是他因为赢樱这件事而心怀怨恨,又或者和穆成轩相争,那么事情就麻烦了。

    要知道,宁家实力不弱,以前就出了纪无双这么一位绝仙传人,背靠着绝仙子这大秦帝国第一强者,现在又出了一个宁渊,待这两兄妹成长起来,日后宁家在大秦帝国之中可谓是如日中天,就是他赢天阙也压不住。

    而穆成轩这边呢,少年英才,天资纵横,他的师尊更是大秦剑神,在大秦帝国有着超然的地位与无上声望,甚至还要超过赢天阙这位九五之尊,穆家家主乃是右相,文官之首,这穆家的权势亦是不弱。

    如此一来,这宁家和穆家如果斗起来,那麻烦就大了,而赢天阙这位九五之尊夹在两家身边更是难受,因为这两家他哪个都动不了。

    身为皇者,面对这样的状况,赢天阙心中恼怒,却又无可奈何,所以他才会说自己头疼的很。

    见这位九五之尊一副郁闷的神情,一旁的林风绝自然是知晓秦皇在想什么,沉思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虽是血脉觉醒,但并不是所有血脉觉醒都能够保留的,那宁渊现如今也是伤的不轻,陛下不如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林风绝这话说了其实和没说一样,但现如今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

    “如今之计也唯有如此了,来人啊。”赢天阙也是明白这点,点了点头,而后唤来一个太监,道:“传朕旨意,宁家宁渊,血煞斗武大胜,斩铁暴熊,武冠群英,前罪皆赦,命丹武殿炼一瓶风水混元丹作为赏赐。”

    “是!”那太监领命,转身退下了。

    如此,赢天阙才看向了一旁的林风绝,道:“林卿,宁卿与你乃是故交,若是有机会,林卿可前往宁家,看看那宁渊小子如何,若是不错,林卿不妨收个徒弟。”

    “陛下……”听此,林风绝不由得苦笑一声,他知道赢天阙这是在收拢人心,虽然那宁渊不一定能保留觉醒的血脉,但有备无患嘛,帝王之术不就是如此么?

    不过,要自己收那宁渊当徒弟,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且先不说这小子以前那些混账事情,单单是他和穆成飞的恩恩怨怨就是一个大问题,他林风绝和不想和那位剑神对上。

    “劳苦林卿了。”见林风绝苦笑,赢天阙却是满脸笑容。

    “臣领命。”林风绝无奈,只能够应了下来。

    这君臣一席话,便定下了许多事情。

    第二日,宁渊房门之前,一位老夫人拄着龙头拐,神色焦急,回来渡着步子,不时朝房中张望。

    她正是宁家的支柱,宁渊的奶奶,宁家老太君。

    而在这位老太君身后,近乎聚集了宁家上上下下的人,原本的宁渊自然引不得如此兴师动众,但现在可是不同了,一帮人看着焦急的老太君,纷纷出声安慰了起来。

    “老太君,您莫要担忧了,大公子吉人天相,肯定安然无事的。”

    “是啊,娘,无双还在渊儿身边呢,您还信不过无双嘛?”

    “娘,听说渊儿今日可是觉醒了我们宁家的血脉,徒手空拳就斩了那铁暴熊,在血煞斗场大出风头,给我们宁家大大涨了脸啊。”

    “看来渊儿也是长大了,不如这样,我找人给渊儿说一门亲事,我记得我那三妹的姑娘可是长得天香国色,渊儿见了定然喜欢。”

    “好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让老太君大怒,龙头拐杖一伫地,直接让众人禁了声。

    宁老太君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即冷声道:“往日里不见你们这么待渊儿,今日闹出了这一场,个个都来了,算什么,都下去。”

    “是!”

    见老太君动怒,众人也不敢说话了,纷纷退了出去。

    众人走后,老太君才走进了房内,此刻宁渊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纪无双正坐在床边注视着他,一言不发。

    “无双,渊儿怎么样了?”老太君快步走了归来,话语紧张的问道。

    “有陛下送来的风水混元丹,兄长已无大碍,只不过……”听此,纪无双轻声叹息了一声。

    “只不过怎么了?”这话顿时间让老太君着急了起来。

    纪无双摇了摇头,道:“兄长体内的血脉之力消失了。”

    “这……”听此,老太君的脸色也是一变,片刻之后又摇了摇头,道:“罢了罢了,没事就好,此事且先不要张扬吧,无双,你照顾好渊儿吧。”

    “奶奶……”见老太君如此,纪无双心中又是一叹,她自然清楚老太君对于宁渊的期望,以往是恨铁不成钢,而现在刚刚有了一线希望,又破灭了,老太君自然是伤心。

    想到这里,纪无双转而望向了床上昏睡着的宁渊,沉默了片刻,方才喃喃道:“兄长,无论如何,无双都在你身边,好好休息吧。”

    说罢,纪无双站起身来,为宁渊合上了被子,转身离开了房间。

    纪无双不知道,在他离去之后,“昏睡”着的宁渊竟是缓缓睁开了眼眸,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来,喃喃道:“宁渊啊宁渊,有这么好的一个妹妹,以前你都没发觉么?哎……”

    宁渊的感叹还未说完,忽然,系统那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获得英雄之魂典韦”

    “现有英雄点:100点。”

    “是否兑换英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