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五章:蚩尤血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地面在震动,似乎这一座武斗台也承受不住铁暴熊那骇人的力量。

    如此强悍的力量,那速度自然不慢,几乎是瞬息之间,铁暴熊便如若一辆飞驰的坦克一般冲击到了宁渊面前,一掌悍然拍下,以它那恐怖的力量,就是一块花岗岩都要被这一击粉碎。

    在铁暴熊那高达三丈的庞大身躯之下,宁渊的身影更是显得渺小而脆弱,似乎下一瞬就要被碾碎。

    见到这一幕,武斗台之下的纪无双已是不由得将绝仙玲珑拔出。

    亦是同一时间,宁渊体内气血沸腾,宛若怒浪汹涌,脚一踏,一拳轰出。

    一拳轰出,虚空似乎都扭曲了起来,恐怖的力量之下,更是极致的速度。

    还未等铁暴熊的攻击落下,这一拳已是悍然轰击在铁暴熊的身躯之上,那狂暴至极的力量爆发,宛若洪水决堤一般的宣泄而出。

    “吼!”

    一声掺杂着悲鸣的怒吼,被宁渊一拳击中的铁暴熊,庞大的身躯竟是难以承受那狂暴的力量,被直接一拳震退,重重的撞击在了武斗台的护栏之上,竟是将那钢铁护栏都直接撞得扭曲变形了。

    “什么!”

    见到这一幕,武斗台之下的众人更是一片哗然,每一个人的脸庞之上尽是惊骇与错愕之色。

    铁暴熊,以力量称雄的六品妖兽王,竟然被这宁渊一拳轰退了?

    这开什么玩笑,不要说宁渊这废物,就是一位六品,甚至于五品境界的武者,也绝不可能一击将铁暴熊轰退啊!

    但是这宁渊却做到了,这一个连九品武者都算不上的废物竟然做到了。

    怎有可能!

    四字,不可置信,便是此刻众人心中唯一的想法,包括纪无双,她注视着武斗台之上的那一道身影,心中那熟悉而陌生的感觉更为清晰了。

    众人如何,且先不论,此刻使用了典韦英雄卡的宁渊,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之中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在汹涌沸腾着,以至于每一寸血肉都仿佛燃烧了起来一般,无比渴望的想要宣泄出来。

    这就是蚩尤血的力量,宁渊不清楚三国之时的典韦是不是也拥有这样的血脉,但此刻他可以清晰的感受,蚩尤之血的力量在他体内不断爆发。

    在蚩尤之血的作用下,宁渊这一具身体被强化到了极限,因此哪怕他没有开辟丹田,更没有凝聚真气,但依靠着这一具肉身,他也一样强悍无比。

    此刻,若是有一双铁戟在手,他便能够使用典韦英雄卡的技能无双戟,但是可惜他现在赤手空拳。

    不过这不是多大的问题,单凭着蚩尤血的力量,已经足以解决眼前这一头铁暴熊了。

    下一瞬,宁渊身影暴起,直冲到了那铁暴熊面前,一拳轰下。

    “吼!”也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逼临,那铁暴熊怒啸一声,身躯之上竟然泛起了一阵冰凉寒光,皮毛血肉,在这一瞬间竟是化作了钢铁。

    “化钢,这是铁暴熊的天赋异能。”见此,武斗台之下的穆成飞眼神一凝,喃喃出声道。

    名叫铁暴熊,自然不是没有原因呢,它的天赋异能,能够让他在短时间内将自身化作钢铁之躯,除非是三品宗师境界凝练出的罡气,或者是绝仙玲珑那样的神兵,否则休想要打破铁暴熊的防御。

    而化钢之后,不仅仅话大幅度提升铁暴熊的防御,更会极大幅度的提升它的力量,想想看,一头钢铁巨熊将会拥有怎样的破坏力?

    届时,一切挡在它面前的事物,恐怕都会被他摧枯拉朽一般的碾碎撕裂。

    这样的铁暴熊,宁渊挡得住么?

    疑问在所有人内心之中升起,而宁渊此刻却是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哪怕这铁暴熊发动了天赋异能,但他的拳仍是不停。

    “轰!”

    一声轰鸣,仿佛两口神兵交锋,刺目的火星在宁渊的拳下迸溅而出,但更为夺目的,是那一抹殷红血光。

    力量是相对的,在铁暴熊那钢铁防御之下,宁渊这一拳伤敌亦是伤己,他的右拳此刻已然是鲜血淋漓的一片,甚至还能够隐约看到森森白骨。

    宁渊付出了代价,那铁暴熊也没有安然无恙,化为钢铁的身躯之上,此刻不仅仅沾染着宁渊的鲜血,还崩裂出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纹来。

    纵然是钢铁防御,也无法完全挡住宁渊那狂暴无比的力量。

    “嗯,不对,这铁暴熊……”见到这一幕,那穆成飞先是一惊,而后陡然发觉了什么,若有所思的注视着铁暴熊。

    而此刻,那铁暴熊被宁渊这一拳击伤之后,越是凶狂了,怒啸一声,再一次朝宁渊一爪轰下。

    如此近的距离,宁渊根本避无可避,唯有举起双臂格挡。

    钢化之下的铁暴熊力量实在太过恐怖,重击之下,宁渊只感觉直接好像被一辆坦克撞中了一般,整个人直接被扫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兄长!”

    见到这一幕,纪无双神色顿时一变,便要冲上武斗台。

    “别上来!”

    却不曾想,她才刚刚动作,宁渊就猛地大喝一声,而后便重新站了起来。

    随着宁渊的动作,殷红的鲜血不断洒落在了地面之上,方才那一击,铁暴熊利爪之下,宁渊双臂之上的血肉直接被撕裂了一大片,可以想象,如果不是他用手臂挡住了这一击,哪怕只怕要被这铁暴熊直接开膛破肚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他的双臂受创不轻,血肉模糊的一片,甚至可以看到森白的骨骼,若是常人,这双臂绝对是废了。

    但是此刻,在那蚩尤血的作用之下,宁渊的伤口竟是在不断的收缩恢复,更为狂暴的力量自从体内涌出,似乎伤痛再一次激发了这蚩尤血的力量。

    越战越狂,越战越强,这就是蚩尤血!

    魔神之血激发,宁渊双眸更是变得一片血红,内心之中汹涌着难以压制的杀意,让他不由得长啸一声,纵身而出。

    见宁渊动作,那铁暴熊也是不甘示弱,庞大无比的钢铁之躯践踏在武斗台之上,直接将地面踩得粉碎,宛若一座倾倒的山岳一般朝宁渊轰下。

    下一瞬,双方正面冲撞在了一起,两股狂暴的力量正面对撼,震起了一声轰鸣,余劲横扫,让那武斗台再一次受到摧残,在宁渊与铁暴熊的脚下不断崩碎开来。

    血肉之躯与钢铁之躯的证明对撼,铁暴熊凶,但宁渊更狂,完全没有半分防守之意,以攻对攻。

    这样的打法之下,宁渊的身躯之上免不了多出了许多狰狞的伤口,但蚩尤血的恢复力量却让他伤而不倒,反倒是越发凶狂,重拳接连轰出,一股仿佛要摧毁一切的恐怖力量附着在他的手臂之上,每一拳,都将铁暴熊那钢铁之躯轰出道道裂纹。

    在这如此凶狂的攻势之下,那铁暴熊不断怒啸,但反抗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弱,连身躯之上泛着的冷厉寒光都在渐渐的黯淡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武斗台之下的李书广等人已经是脸色苍白,身躯颤抖,不由得往后退去。

    此刻他们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唯一的一句话,那就是以前自己真的太他娘的走运了。

    这个家伙,可是敢和铁暴熊近身肉搏的疯子啊!

    自己以前没有被这个家伙打死,那不是走运是什么?

    “兄长……”纪无双的神色更是复杂,注视着那与铁暴熊搏杀的人,心中思绪若浪翻涌,难以言明。

    众人思绪,只是一瞬之间,武斗台上,生死搏杀之中,宁渊长啸一声,右拳之上鲜血迸溅,但却有更为恐怖的力量爆发,一拳轰出,虚空一阵扭曲之下,那血红的拳影已然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铁暴熊的身躯之上。

    “轰!”仍旧是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铁暴熊身躯猛然一震,周身冷光消散,防御破碎,身躯直接被宁渊一拳悍然击穿。

    随后,宁渊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转身离去。

    而那铁暴熊的身躯也失去了一切支撑,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之上,鲜血汹涌流出,其中赫然掺杂着一块块内脏碎片。

    在宁渊那无比狂暴的攻势之下,这铁暴熊的五脏六腑其实早已经被震得粉碎了。

    随着铁暴熊的倒地,武斗台之下,血煞斗场的裁判官艰难的咽了咽唾沫,言道:“宁,宁渊,胜!”

    “胜了!”

    话语落下,好似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血煞斗场的观众都猛然起身呐喊了起来,声浪震天,似要掀开这血煞斗场的层顶。

    而在这欢呼声之中,宁渊步伐缓慢的朝武斗台之下走去,每一步,都有殷红的血随之滴落,他的视线更是渐渐的变得扭曲而模糊了起来。

    “身体透支,英雄卡效果结束!”

    系统冰冷的话语声响起,同时,那一股在宁渊体内运行的蚩尤之血也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个时候宁渊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全靠着那蚩尤血的力量支撑,此刻这英雄卡效果一结束,他顿时到了极限,眼前一黑,无力的向前倒去。

    但他却没有倒在那冰冷的地面之上,反而是落入了一温暖柔软的怀中,少女修成的玄寒绝仙真气,此刻似乎都失去了效果。

    “兄长。”

    望着怀中那昏死过去的宁渊,纪无双眼神不由得一颤,喃喃道:“你这又是何苦……”

    轻声一叹,纪无双不在言语,抱起一身是血的宁渊,转身离去了,只留下一脸阴沉的穆成轩,还有那不知所措的李书广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