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章:典韦卡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无敌英雄系统?

    冰冷的提示音,让宁渊不由得一怔。

    然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目前拥有灵气值:100点,是否抽取英雄卡。”

    “英雄卡是什么?”听此,宁渊顿时间醒悟了过来,连忙出声追问道。

    “是否抽取英雄卡?”但那声音却是冷冰冰的重复了一遍,似乎根本无法理解宁渊的意思。

    “抽取吧”宁渊皱着眉头迟疑了一下,虽然他搞不懂这系统是什么状况,但现在貌似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宁渊话语刚落,那冰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获得英雄卡:典韦黄”

    紧接着,宁渊脑海之中便浮现出了一张黄色的卡片,卡片正面之中,是一位身高七尺,体型健硕,手提一双铁戟的猛将。

    典韦

    等级:黄

    技能:无双戟,蚩尤血。

    介绍:古之恶来,身负蚩尤之血的无双猛将。

    使用此卡片将获得典韦的全部力量,持续时间60分钟。

    “这……”脑海之中的那一张英雄卡,让宁渊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紧接着内心之中便涌现出了无尽的狂喜。

    虽然宁渊算不上绝顶聪明,但他也知道这一张英雄卡对于自己的重要性。

    在这个世界,武道为尊,武道修炼之境界分为九品,九品最低,一品最高,而一品之境打通生死玄关之后,便能踏入那先天之境,出入青冥,纵横寰宇。

    例如那大秦剑神便是一位先天之境的强者,威震北域,是大秦帝国当之无愧的守护神。

    而宁渊呢,他的武道天赋却极差,哪怕这些年来宁家不断将各种灵丹妙药,玄功秘法供给他修炼,他也不过勉强踏入武道九品境界。

    这么多资源,不要说人,就是一头猪都可以踏入九品境界了,如此可见宁渊这具身体的资质差到了何等地步,所以他早就看开了,放弃武道修炼,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纨绔大少。

    不过他看开了,宁渊可没有看开啊,既然穿越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怎能够继续过着那混吃等死的生活?

    再且说了,就是混吃等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不,他不就无缘无故的被人陷害,活生生冤死了么?

    如果他有纪无双的实力,那赢樱和穆成轩还能如此害他么?

    因此实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而资质如此垃圾的宁渊想要靠自己修炼,那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他所能够依仗的,就是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英雄系统了。

    英雄卡,能够获得英雄的全部力量,哪怕有着时间限制,也无法掩盖英雄卡的强大。

    一开始就是典韦了,那么以后,会不会抽出更为强悍的英雄来,像是叶孤城,西门吹雪,又或者酒剑仙,达摩祖师?

    “开始了。”

    便是宁渊沉浸在那美好幻象的时候,一阵冰冷的话语声陡然惊醒了他。

    转眼一看,那守卫已经打开了牢门,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血煞斗武,要开始了!

    见此,宁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大步踏出了牢房,随着那守卫朝斗场走去。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天下尚武,北域七国之一的大秦自然也不例外,特意在国都咸阳修建了这一座血煞斗场。

    每年三月,开血煞斗武,所有人皆可参与,其中包括大秦帝国的重犯与战俘,只要能够进入百强,便可获得大赦,无论何罪,一律赦免。

    除却了这些重犯之外,大秦帝国的武者也会参与,世家子弟以此磨炼自身,收名获利,没有背景的武者也希望借此扬名,以此投入各大势力。

    所以每一次血煞斗武都是大秦帝国的一场盛事,无论是贫民百姓还是世家权贵,甚至连大秦帝国的秦皇都前来。

    因此,现如今这血煞斗场之中已然是人满为患,可容纳三万人的场地已然座无虚席,无数热烈的眼神落在那一座座武斗台之上,不断呐喊咆哮着。

    这血煞斗场的武斗将会持续三日,第一日,以兽斗与混战决出一百个名额,第二日,百人争锋,决出十强,第三日,十强决战,决出最后一人,便是这血煞武斗的唯一胜者,受秦皇亲自加封,扬名立万。

    只不过这百强十强什么的和宁渊关系不大,他现在要做的,是在接下来那一场兽斗之中保住自己的小命。

    兽斗,对手自然是妖兽,这些被大秦帝国抓捕回来的妖兽一直囚禁在血煞斗场之中,血煞斗武一开始,便是千斗,只有战胜了一头妖兽的人,才有资格进入混战,争夺那百强名额。

    血煞斗场之中,上百座武斗台,一场场兽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一声声或凄厉或狂暴的咆哮声不断响起,那些被大秦帝国强者捕捉回来的妖兽虽然战斗力有所削弱,但那凶狠疯狂的兽性却是不减丝毫,一路走来,不少武斗台之上都沾染着殷红的血,甚至还有残破的碎肉断肢,对于宁渊来说是无比的刺目。

    宁渊长这么大,不要说妖兽了,连鸡他都没有杀过一只,妥妥的战五渣,现在看着那武斗台之上一头头凶猛狂暴的妖兽,他的内心之中满是忐忑,脚步都有些虚浮了。

    见到这一幕,领着他前往武斗台的几个守卫眼中浮现出一丝不屑来,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宁渊带到了一座武斗台下。

    在宁渊来之前,这武斗台下就坐了不少人。

    一般的观众都会坐在座位席上观战,而此刻这些坐在武斗台下的人,自然不是一般的观众了。

    首先是纪无双,她已然脱下了那一身黑袍,换上了一袭胜雪般的白衣,此刻盘坐在地,将那一口绝仙玲珑剑横放在身前,霜雪般的长发与衣衫,散发着丝丝寒气的绝仙玲珑,那凌厉冷冽的气场,直接清空了周围,没有一人胆敢靠近她。

    而另外一边,是几个身穿华服的世家子弟正在谈笑风生,见到宁渊来了之后,他们眼神之中更是多出了诸多玩味的神情,笑容戏谑的看向了宁渊。

    见到这些人,宁渊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这几个人和宁渊一样,都是出自大秦帝国的世家大族,豪门权贵,几人的实力都不差,其中修为最低的也是武道七品,并且骨龄还不过十五,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放在那里都能算得上少年天才了,和宁渊这种混吃等死的货色完全不同。

    以前宁渊和这帮人的关系不怎么好,平日里还有过几次冲突,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宁渊一落难,这帮王八蛋就跑过来看他热闹了。

    除却了纪无双和这几个看热闹的王八蛋之外,这武斗台之下就没有什么人了,宁家的人不来,是不愿意看到宁渊被虐,至于宁渊的那些狐朋狗友就更不用多说了,花天酒地的时候他们一个比一个快,但遇到这种事情就直接消失了。

    “哎,我真是做人失败。”

    想着,宁渊轻声一叹,而后步伐沉重的走向了武斗台。

    而此刻,那武斗台之上,一头凶恶的野狼见到宁渊上来,顿时发出了一阵阵低吼,血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他,其中尽是嗜血与疯狂。

    这一头野狼,其实还算不上妖兽,不要说入了九品的武者,就是强壮一点的普通人都能够将其击败,按照道理来说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武斗台上才是。

    想到这里,宁渊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了一眼武斗台之下的纪无双,只见她仍旧是一副闭目凝神的模样,似乎并不担心。

    见此,台下那几个世家子弟之中,一人不由得冷笑,也不顾及其他,直接大声喊道:“哈哈哈,宁大少,你的运气还真不错啊,这血煞斗场建立百年了,都没有抓过这样弱的一头妖兽回来,不过正好,你宁大少也是百年不见的奇才,和这头畜生倒是般配得很啊!”

    听这阴阳怪气的话,宁渊望向了那人,随即便想起了什么,冷笑道:“哦,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李输光啊,怎么,上次在醉红楼你输得连裤子都光了,现在还敢冒出来,难道你认为你下面那根毛毛虫很威风不成?”

    “你……”听宁渊提起醉红楼,那先前还满脸笑意的男子神色不由得一变,心中大怒。

    这人叫做李书广,本来这名字还是挺不错的,但三月前他在醉红楼和宁渊起了冲突,双方大打出手,李书广虽然实力不错,但因为战斗力为零的宁大少十分怕死,就是逛青楼都带着大队人马,直接群殴了上去,把李书广等人痛打了一顿,然后还逼他和自己赌了几把,硬生生的让李书广把内裤都输了,在醉红楼裸奔了一圈,从此李书广就变成了李输光。

    这件事情被李书广视为奇耻大辱,更是将宁渊当初了杀父仇人,只不过宁家势大,他也没办法找宁渊麻烦,只能够一直忍着,直到现在宁渊落难,他终于是忍不住跳出来嘲讽一下。

    但是没有想到,他这刚刚嘲讽完,宁渊就毫不客气的揭了他伤疤,并且还狠狠的往上面捅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