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章:倒霉的穿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牢房之中,宁渊颓废的坐在地上,眼神不住的望向门口,那紧锁的牢门与两个身形健硕的守卫,让他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绝望与无奈。

    三天之前,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父母早逝,也没有多少朋友,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乏味生活。

    但哪怕如此,他也不愿意穿越到这鬼地方,更不愿意当那什么宁家的大少爷。

    如果是穿越过来享享福什么的,宁渊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但问题是这宁家大少给他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烂摊子,他竟然给大秦帝国长公主下了药,欲行那不轨之事,结果还没有得手,就被长公主的未婚夫穆成轩当场抓住,众目睽睽,人赃并获,铁证如山。

    这长公主是秦皇最为宠爱的公主,身份尊贵,而那穆成轩乃是大秦右相之子,天骄英才,拜入大秦护国剑神门下,修剑七年,一下山便剑败四方少年才俊,名震大秦,有少年剑神之称。

    一位是大秦帝国的长公主,一位是剑神传人,犯下了这样的弥天大罪,纵然是宁家也保不住宁渊,只能够到秦皇面前请罪。

    然后,那秦皇说念在宁家过往功勋的份上,给宁渊一个机会,只要宁渊能够在血煞斗场这一届武斗之中撑过一场兽斗不死,那就可以免去死罪。

    但是没有想到,那穆成轩拿下宁渊之时下手太重了一些,再加上被关进这血煞斗场,又惊又怕之下,这倒霉的宁家大少被关进血煞斗场的当晚就一命呜呼挂掉了,然后现在的宁渊穿越了过来,接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穿越之前,宁渊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战斗力差不多和渣一样,至于他的前身就更加不堪,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武道修为简直惨不忍睹,还搞得这一具身体气虚体弱的,怕是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所以让宁渊去和血煞斗场那些妖兽搏命,和直接让他去死有什么区别?

    也正是明白这一点,宁渊心中一片绝望,他现在已经被关在这地牢之中三天了,今日就是血煞斗场武斗开始的日子,再过一会儿他就要进行第一场武斗。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得一叹,心中尽是不甘,他自然不想死,但事已至此,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便是在宁渊哀叹之时,牢门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顿时引起了宁渊的注意。

    “开门!”

    只见一队身披战甲的军士快步走来,命令守卫打开牢门。

    “要开始么?”见此,宁渊心中不由得一突,纵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此刻他变得有些慌乱。

    但宁渊不曾想到,牢门打开之后那些守卫并未进来押他出去,反而纷纷离开,只剩下一人还站在牢门之前。

    那人穿着一袭黑袍,头上还带着个帽兜,直接将那一张脸庞遮掩了大半,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见此,宁渊神色不由得一变,连忙站起了身子,神色紧张的看着那黑袍人。

    那帮家伙不会是连武斗场都不打算让他上,直接就在这地方杀人灭口了吧?

    见宁渊如此,那黑袍人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叹,缓步进入了牢房,在宁渊面前停下,轻声道:“兄长,你无事吧?”

    “兄长?”听此,宁渊不由得一怔,而后脑海之中短时间浮现出了些许记忆来,顿时失声道:“你是……”

    那人没有回应,只是伸手将帽兜取下,露出了一张清丽绝美的脸庞。

    她极美,一头如雪霜白的银发之下,英眉微扬,星眸冷厉,虽然是女子,但眉宇之间更是透着一丝分外凌厉的英武之气,好似一口出鞘的剑,尽显锋芒。

    见到她,宁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纪无双,宁渊随其母姓的妹妹。

    虽是兄妹,但宁渊与纪无双的人生却是皆然相反。

    宁渊是个无用的纨绔子弟,在武道一途上毫无天赋,其他方面就不用说了,简直就是混吃等死的典型。

    而纪无双与他完全不同,天生武道九脉贯通,无论是悟性还是资质都堪称完美,因此三岁铸就武道根基,五岁拜入绝仙居,成了那位绝仙子唯一的弟子。

    这绝仙子,可是隐有大秦帝国第一强者之称,性子孤傲,甚至连大秦皇室都不放在眼中,能够被她收为弟子,可见纪无双的天资如何。

    而纪无双也不复这无双之名,随绝仙子修炼十年,便入武道四品之境,得绝仙子传下镇派之剑绝仙玲珑,一出山便剑败大秦剑神首徒,从此名扬北域七国,就是那穆成轩,和纪无双比起来也有不小的差距。

    有一个堪称天下无双的妹妹,本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奈何,无论是现在的宁渊还是以前的那个纨绔大少,和纪无双都不熟。

    为什么,就因为这纪无双太优秀了,天赋异禀的她从小就被视为宁家的希望,每日都是修习武道,少有和宁渊接触,而她筑基完成之后,就被绝仙子收入门下,前往绝仙居修炼,这一去就是十年,回来之后,她就已经是名震北域七国的绝仙传人,连大秦剑神首徒都败在了她剑下,宛若一颗明日之星,前途无限。

    在如此优秀的纪无双面前,宁渊自然就更加自卑了,见到自己这妹妹连半句话都不敢说,有的时候甚至掉头就走,远远的避开纪无双。

    这样一来,两人几乎和陌生人一样,而宁渊穿越过来才三天,连纪无双的面都没见过就抓到了这血煞斗场等死,哪里有机会和这位国色天香的妹妹联系感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见到纪无双来,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他知道,以纪无双绝仙传人的身份,还有那位绝仙子的威慑力,说不定能够保下自己一命。

    但问题是,纪无双和她那师尊的性子差不多,清冷孤傲,外加一个嫉恶如仇,上次她从绝仙居回来,就一剑废了几个带宁渊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甚至连宁渊都被她的剑气扫了一下,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所以,宁渊出事之后还真的没有指望过纪无双来救自己,她不来大义灭亲宁渊就阿弥陀佛了。

    等下,大义灭亲?大义灭亲!

    想到这里,宁渊眼神一凝,朝纪无双望去,正好看到她手中握着的那一口古剑。

    那口剑,通体雪白,剑鞘之上刻有七星,散发着无边寒气,哪怕此刻剑未出鞘,仍旧让人感到一阵凌厉气机,不由胆寒。

    绝仙玲珑剑!

    她这不是来真的吧。

    宁渊神色忐忑的看着纪无双,他真的害怕自己这妹妹下一秒就拔出那绝仙玲珑剑把他砍了。

    见宁渊如此紧张,纪无双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更是感到一阵失望,但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说道:“你老实回答我,你有没有对那赢樱做那不轨之事?”

    听此,宁渊先是一怔,而后心中顿时一阵大喜,连忙说道:“当然没有。”

    赢樱,便是那大秦帝国的长公主,也是害得宁渊变成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

    为什么说是罪魁祸首呢?因为宁渊根本没有给那长公主下药,更没有想要把她怎么样,这一切都是陷害宁渊的阴谋。

    虽然这宁渊以前是是个纨绔子弟,但他脑子又没有坏掉,自然清楚对长公主这么做是什么下场,就是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作死啊。

    再且说了,那长公主赢樱不仅仅身份尊贵,性子更是傲的很,向来看不上宁渊这种扶不上墙的烂泥,怎么会突然邀请宁渊去参加什么诗会,并且还挥退其他人和宁渊独处?

    所以这一切都是阴谋,宁渊也解释过了,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宁渊的名声实在太臭了,他整天泡在风月之地胭脂红粉堆里,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色情狂,因此一时精虫上脑做出这色胆包天的事情来自然不奇怪。

    而那赢樱乃是大秦长公主,又与穆成轩这剑神传人定下了婚约,如何有可能不顾自身名节来陷害宁渊呢?

    所以哪怕宁渊解释了,也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包括宁家的人,正是因为如此,三天前的夜里,那可怜的宁渊才会气急攻心,伤势爆发,最终一命呜呼了。

    可以说,以前的宁大少是活生生冤死的。

    听宁渊如此肯定的回答,纪无双沉默了片刻,最终从颈间取下了一块玉佩,递到了宁渊面前,道:“带着它。”

    “嗯?”见此,宁渊迟疑了一阵后,伸手接过了那枚玉佩。

    这枚玉佩,通体雪白,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一阵阵寒意不断从其中涌出,但宁渊却是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反倒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

    只不过这块玉佩有什么用处?

    想着,宁渊看向了纪无双,不待他发问,便听纪无双道:“这块雪寒玉是师尊交予我护身的,你带着身上,关键之时能够保住你的性命,只要撑过了那场兽斗,你便无事了。”

    听此,宁渊一怔,望向纪无双,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谢谢。”

    见宁渊收了玉佩,纪无双点了点头,道:“这玉佩虽然能保住你性命,但那皮肉之苦却是少不了了,忍着些,莫要丢了我们宁家的脸面。”

    说罢,纪无双不等宁渊说话,便转身离开了牢房。

    见此,宁渊不由得一阵苦笑,纪无双走得这么快,是怕宁渊继续开口求她,这样的事情,以前那宁渊说不定真的会做得出来。

    “宁渊啊宁渊,你到底多没用啊?”自嘲一句,宁渊重新坐在了地上,拿出那块雪寒玉打量着,想要看看这玉佩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没有想,那白玉刚刚在他手心里躺了一会儿,就猛地化作一阵白光,直接在他手中消失不见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宁渊脸色一变,这玉佩可是他救命的东西,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便是在宁渊心中慌乱之时,猛然,一阵冰凉的提示音在他脑海之中响起。

    “吸收灵气,无敌英雄系统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