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掌:暴怒!
    就是在这一道剑光璀璨绽放的瞬间,那一口剑破碎了,那一口不知杀戮了多少强者,吞噬了多少生命的长生剑,破碎了!

    纤细修长的剑身,片片破碎,寸寸崩碎,在那绽放的璀璨剑光映照之下,好似凤凰涅槃一般,所予人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壮丽与凄美。

    也是在这剑身崩碎之间,杀意,凝聚到了极致,以此铸就了那长生剑锋的杀意,也随之崩散开来。

    在这实质一般,聚敛到了极致的杀意崩散开来的刹那之间,空间陡然震荡了起来,随之一片扭曲,破碎,崩灭。

    无比恐怖的杀意如若怒海决堤一般,化作道道狂涛怒浪席卷而出,所过之处,虚空幻灭,十方震撼。

    而在这杀意汪洋,怒海狂涛之中,还有声声凄厉至极的悲鸣怒吼狂啸而起,一道道虚影,人族,妖族,魔族,还有不知名的生灵,都浮现在了这杀意汪洋之中,那若隐若现的面容,赫然都是曾在神州之中名震一方的强者,也是惨死在长生三劫之下的无主孤魂。

    长生剑,长生剑,剑出无回,唯余长生,这句话可不仅仅是长生剑的名号,更是长生剑的修行根基所在。

    他们所修炼的功法极其特殊,乃是以杀铸剑之法,以剑意为根基,杀意为形体,两者融合,从而铸就出一口长生剑,在不断杀戮之中,吸收无数气血精魄,淬炼长生剑锋,蕴养长生剑意。

    如此极端的修炼方式,会让修行者的肉身变得极其脆弱,体内真元也会变得单薄异常,不堪一击。

    但有付出便有收回,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之后,一口令天下人为止胆寒的长生剑,便铸就而成了。

    那由极致杀意聚敛而成的长生剑锋,锋芒之凌厉,能可穿透一切真元护体,神通加持,纵是神兵神甲都难以抵挡。

    宁渊先前就是最好的证明,天御神护防御何等惊人,纵是敖天以真龙战法运使圣兵战戟,也难以撼动丝毫,但这长生剑使却能一剑将其贯穿,伤及宁渊肉身,可见这长生剑是何等之凌厉。

    正是凭借着长生剑,还有那隐匿潜行,虚空挪移之法,长生剑才会成为神州之中无数人闻之胆寒的梦魇死神。

    而现如今这去而复返的长生剑使,正是动用了长生剑至极之力。

    剑碎铸长生!

    在这瞬息之间,将一身根基所在的长生剑破碎,使得其中蕴养不知多少岁月,历经无数杀戮铸就而成的长生剑意,如若怒海决堤一般倾泻而出,化作真正的长生剑,成就惊世绝杀之招。

    这一剑,针对的不仅仅只是肉身,更是神魂,一位长生剑使,杀戮无数强者,以其血肉精魄与杀意淬炼蕴养而成的长生剑意,不顾后果,玉石俱焚一般的倾泻爆出来,那会是怎样的景象?

    没有人知道,但是在千万年前,有一位圣人,一位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以自己的性命印证了这长生剑的恐怖,使得长生剑三字,成为了神州之中一抹挥之不散的恐怖阴霾。

    而现如今这去而复返的长生剑使,正是动用了这样的力量,如若千万年前成功刺杀圣人的那一位长生剑使一般,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目标,不是道圣之境的强者,而是一个女子,以及这女子之后的宁渊。

    眼见那一道剑光绽放,所有人眼中都是一片骇然,尤其是那些认为战斗结束,已经准备离去的旁观之人,更是无比震惊。

    他们没有想到,这长生剑使竟会去而复返,更没有人想到,去而复返的长生剑使,再出手就是这玉石俱焚一般的碎剑之招。

    这一剑来得太过突然,太过惊人,一瞬之间,根本无人能够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向纪无双刺杀而去。

    长生剑使的目标,自然不是纪无双,但长生剑使明白,这女子是最为薄弱的一点,大战方才结束,宁渊仍旧处于戒备状态,想要直接刺杀他,太难太难,但若是先杀纪无双,便能以此为突破,便可在纪无双身死,宁渊心神大乱的瞬间,将其一击毙命!

    完美的计划,并不需要太过复杂,简单,直接,有效,便足够了,而在长生剑使看来自己这一剑,已至臻完美,纵是刺杀一位道圣之境的强者,都有三分把握,这宁渊虽强,但不过初入真劫,如何能与一位圣人相提并论?

    所以这一剑,他势在必得!

    心念翻转,不过瞬息之间,这登峰造极,堪称完美的长生之剑,已至纪无双身前,下一瞬便会夺走她的性命。

    而此时,纪无双却动弹不得丝毫,一位天劫之境的长生剑使,将自身根基的长生剑意爆,那倾泻而出的杀意形成了汪洋怒海,冲击心神,纵是元神融合大道的圣人,都要受其影响,合论如今不过人劫顶峰的纪无双?

    所以此刻,纪无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剑向自己刺杀而来,一旁的君青衣也是如此,离开妖界之后,神州龙脉之力被大大削减,使得君青衣也受到了那杀意汪洋的影响,一时之间难以动作。

    一瞬之间,身陷绝境,注视着那一道向自己刺杀而来的剑光,纪无双眸中目光一颤,似本能一般不由自主的呼唤道:“兄长!”

    这一声起落之间,长生剑锋已是逼命而至,但就是这同一时间,赫见璀璨剑光绽放,一只手掌自一旁横空而来,竟是一手将这长生剑锋悍然握住。

    “铿!”

    恍若两口神兵正面交撞一般,虚空之中震起了一声铿锵巨响,啸动十方,随后便见血光迸溅,那凌厉至极的长生剑锋虽被宁渊一手握住,但仍是向前悍然突刺,宛若一头被施加了重重枷锁的恶龙,虽被枷锁束缚,但仍是倾尽了全力挣扎,每一次挣动之间,都爆出了无比骇人的力量,要将那枷锁撕裂崩断。

    只是这恶龙凶狂,但枷锁更是强悍,但见宁渊一手五指握下,势若擒龙一般,将这长生剑死死握在手中,那天御神护与长生剑锋铿锵碰撞,迸溅出了一片璀璨华光,还有一片血色猩红,纷洒在那扭曲的空间之中。

    长生剑锋,天御神护,同样似兵非兵,似其非其的神通兵甲,此刻正面交锋,一者攻之极致,剑杀天下,一者御之绝巅,万法不侵。

    最锐利的矛,最坚硬的盾,正面对撼,将会是怎样的结果?

    先前无人知晓,但下一瞬便见分明。

    “给我滚!”

    只听宁渊狂啸一声,难以形容,不可控制的怒意滔天而起,刹那让他双眼化作一片猩红,天御神护随之铿锵一震,九道血色龙纹悍然浮现,汇聚一体,尽数倾注于宁渊右手天御手甲之中。

    狂怒加摧,九龙合一,这苍龙战体之力,刹那被宁渊催至巅峰,甚至连那战神不败之意,都因这滔天怒火,在刹那之间突破至第三重神魔不败。

    苍龙之能,战神之力,两股极致力量融合爆之下,刹那直破巅峰,只听一声铿锵巨响,宁渊右手悍然握下,那原本还在挣扎突破的长生剑锋,顿时被一股无可形容的恐怖力量镇压,紧接着碾碎,摧毁,湮灭。

    “砰!”

    铿锵巨响之间,虚空崩灭,那长生剑锋,那汇聚了一位天劫强者一身根基的长生剑锋,就这般被宁渊一手悍然捏爆,剑锋崩碎,剑意破灭,杀意汪洋,剑下亡魂,在这一瞬间尽数烟消云散。

    “你……!!!”

    如此一幕,对于长生剑使造成了难以形容的冲击,注视着那倾注了自己一切力量的长生剑锋在宁渊手中崩散,这凶名威彻神州的长生剑使,不由得失声狂啸了起来,尖叫之中是再也遮掩不住的惊骇也不可置信。

    但这一声尖叫方才想起,甚至才吐露出了一字,话语未完之间,一只鲜血力量,但仍旧蕴含着恐怖力量的拳头,就悍然砸在了这长生剑使脸庞之上。

    “砰!”

    无可形容的恐怖力量,随着这一拳倾泻爆,纵是一座万丈山岳在前,也要崩毁塌陷,这长生剑使虽是天劫强者,也难以正面抵挡着如此恐怖的一击,身躯直接被宁渊一拳轰飞,脸庞之上那一张银白笑脸面前,更是直接崩裂破碎开来,鲜血如若泉水一般喷涌而出,凄厉非常。

    然而宁渊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这长生剑使,在他身躯飞起瞬间,那仍是鲜血淋漓的右手便从虚空之中扯出了天罪,随即枪扫而下,力劈华山一般,重重的轰击在了这长生剑使躯体之上。

    “噗!”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那长生剑使直接被宁渊这一枪轰击在地,万钧之力加摧这圣兵枪锋,一击之下,这长生剑使那一袭白衣粉碎大半,残破的衣物也被鲜血浸染得一片猩红,分不清哪里是粉碎的血肉骨骼,哪里是撕裂的残衣破衫。

    “你,你,你……!!!”

    不过天劫到底是天劫,纵是修炼那极端功法的长生剑使,生命力也非同凡响,承受暴怒的宁渊两次全力攻势,其中一次还是动用天罪重扫,若换成别人,就是那十三龙子敖天,只怕也成一条死龙了,但现在这长生剑使竟还是保留住了一口气,倒在血泊之中的身躯还不住挣扎着,双眼注视着宁渊,口中不住嘶声着,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过宁渊也没有想要听他说什么的意思,血色未散的眼眸之中杀意汹涌,随即一手举起天罪,便要一枪将这长生剑使当场轰杀。

    宁渊暴怒,不是没有理由,现在他就知道这长生剑使不会退得如此轻易,因此一直都在暗中防备着。

    只是闻讯而来的纪无双与君青衣扰乱了局势,让这长生剑使抓住了机会,还不等宁渊将纪无双送回有阵法护持的龙船内部,那长生剑使便悍然出手,并且一出手就是绝杀,打算以纪无双为突破点,趁着宁渊心神大乱之际将他刺杀。

    这般举动,自是触及了逆鳞一般,让宁渊陷入了极端暴怒之中,顷刻便将那苍龙战体之能与不败战意之力爆,一手捏爆了那长生剑锋。

    所以说这长生剑使也是倒霉,他如果针对宁渊,说不定还不会败的如此之快,毕竟不败之意的激需要外界刺激,除非他能把宁渊打个半死,否则宁渊基本上是不可能将不败之意激到第三重的。

    但他却好死不死的去刺杀纪无双,这刺激对于宁渊而言可是比重伤十次还要严重,不败之意顿破三重,极致加摧之下,这苍龙战体之力随之突破极限,完全不受那什么长生剑意的影响,一手就将长生剑使倾尽全力的长生剑锋捏爆了。

    这长生剑使落得如今这般下场,可以说完全是自己找死,而宁渊更是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一枪便要了结这长生剑使的性命。

    “且慢!”

    便是此时,虚空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呼喊,随即空间涟漪浮现,一人身影自从扭曲的空间之中踏出,落在了龙船之上。

    “嗯!”

    听此话语,宁渊目光一凝,循声望去,只见来人一袭白衣翩翩,腰间亦是挂着一口银白长剑,而那脸庞之上自也是毫无疑问的带着一张面具,一张似笑非笑的笑脸面具。

    长生剑!

    又是一名长生剑,并且不是那最低层次的长生剑奴,也不是地劫之境的长生剑客,而是天劫之境的强者,又一位长生剑使。

    见此一幕,宁渊眸中未散的杀意再一次滚滚而现,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招惹上这长生剑的,但方才之事,已是触及他之禁忌,不死不休。

    所以又见一位长生剑使出现,宁渊是想也不想,天罪一扫,便要杀出。

    “且慢动手!”见此,那长生剑使没有退让,也没有出剑,而是向君青衣说道:“妖皇陛下,可否先听我把话说完。”

    “嗯?”听此,君青衣微微蹙眉,随即一手拦阻了宁渊动作,示意他暂且停手之后,方才对那长生剑使说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有!”那长生剑使点了点头,随即手中银华闪动,光芒散去之后,赫见一口白玉剑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