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刺!
    风声呼啸,长生剑使脚步方才落定,便见一道剑光绽放,随风而行,无痕无际,自从长生剑使身后斩来。

    “嗯!”

    陡然之变,让长生剑使身影一顿,但到底是天劫之境的强者,声名赫赫的长生剑使,岂是轻易,在身后剑光斩来瞬间,长生剑已是背于身后,竖剑一挡。

    “砰!”

    双剑交锋,一声铿锵之间,长生剑使是想也不想,就要再展那缩地成寸,空间挪移一般的术法,远遁千里。

    他可是没有忘记,自己是杀手,是刺客,纵然披着“长生剑使”这个能可刺杀道圣强者的名头,那也是在“刺杀”这个前提之下,若是正面一战,十个长生剑使都不一定是一位圣人的对手,更不要说如今的他,并非是当年那位刺杀了道圣的长生剑使。

    反观宁渊,虽不是道圣强者,但以真劫之境的强横,再加上那苍龙战体以天罪之力,宁渊对长生剑使的威胁,不会比一位道圣逊色多少,这长生剑使除非脑子被驴踢了,才会与宁渊正面对撼交锋。

    所以在挡下身后陡然而来的一剑之后,这长生剑使是想也不想,就要以那诡异身法穿梭空间,暂避锋芒。

    只是可惜,为了挡下身后那一剑,长生剑使的度就已经慢了半分,所以此刻还不等他展开身法挪移,天罪枪锋便已狂啸而来,势若怒海决堤,倾力一击,逼命绝杀。

    见此一幕,长生剑使目光一凝,虽明知不可为,但也不得不举剑一挡,一身真元如若狂涛奔涌而出,尽数倾注于那长生剑中。

    “轰!”

    随后便听一声轰鸣震荡而起,余劲如若浪涛滚滚,席卷八方而去,长生剑使身影随之踉跄而退,一路鲜血飞洒,那一袭胜雪无暇的白衣之上,已是多出了点点触目惊心的鲜红。

    宁渊一身神力,是何等恐怖,纵是敖天这龙神之子,拥有体魄无双的真龙之躯,也一样难以与之抗衡。

    这长生剑使虽有天劫之修为,但他是人族,肉身体魄本就先天薄弱,又修炼了那长生剑决,专精潜匿与刺杀之术,使得自身的真元被削薄到了极限,这防御自然也更是不堪了。

    这样的肉身,这样的防御,正面承受宁渊一击,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咳!”

    堪堪站住脚步之后,长生剑使又是一声轻咳,那银白面具之下,随之溢出了点点鲜红,与那一袭白衣交衬,更是触目惊心。

    见此一幕,观战众人已是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也没有时间让他们出声评论什么,因为一击轰退长生剑使之后,宁渊得势不饶人,本尊分身起出,一枪一剑,联袂直取那长生剑使而去。

    这长生剑使方才被宁渊一枪击伤,到现如今还未得喘息丝毫,体内还是气血翻滚,真元紊乱,又见宁渊攻来,自是没有半点与之正面交锋的意思,强压伤势同时,身影翩转,白衣飘飘,如仙渺渺,刹那挪移出十余丈外,又是避开了宁渊攻势。

    见此一幕,宁渊不由得微微皱眉,这长生剑使,在正面战斗上虽然有些薄弱,但那身法与刺杀之术却棘手非常,尤其是那身法,可谓高深莫测,竟然能直接挪移身形,穿梭空间。

    这里可不是外界,而是神州,空间坚韧百倍的神州,纵是宁渊,倾力一击都只能打出一片涟漪而已,想要破碎虚空,除非动用天罪。

    破碎虚空就已如此麻烦,可想而知这穿梭空间又是何等艰难,在这神州之中,除非是圣人,才能可施展缩地成寸,空间挪移之法。

    这长生剑使不过天劫之境,还是初入天劫的地步,和圣人相比那是云泥之别,不值一提,但他却能以身法穿梭虚空,瞬间挪移,这就非常棘手了。

    先前能可击伤他,是宁渊动用战魂分身,出其不意的拖住了这长生剑使的行动,方才能一击得手,如今他有了防备,想要故技重施可就难了,风之极意度虽快,但也快不过这空间挪移啊,就算快得过,也无法锁定方位不是?

    心想至此,宁渊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随即心念一转,一旁的战魂分身便化作了一片华光,重新融入了他体内。

    见此,那长生剑使眼神一寒,冷眼注视了宁渊片刻,最终收回了目光,身影往后飘飞而去,渐渐消失在了云海之中。

    “长生剑使,竟然就这么退走了!”

    “不退等什么,此人肉身如此恐怖,又有神甲护体,长生剑使虽强,但对上这样的人物也是无可奈何,退走自也理所当然。”

    “不错,这只是长生剑第一次刺杀,还没有到让一位长生剑使倾命死战的地步,只是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长生剑,长生剑,剑出无回,唯余长生,这千万年来,有多少人躲过了这长生三劫?”

    ……

    言语之间,众人也悄然退去,打算将此等消息回禀各自传承。

    注视着那长生剑使在云海之中消隐不见,宁渊没有多做言语,反手将天罪收回体内,随即回身落到了龙船之中。

    与此同时,察觉到了外界变故的君青衣与纪无双也从龙船之中赶了出来,见宁渊右臂之上鲜红一片时,眼神皆是不由一变。

    “兄长,你没事吧!”

    纪无双快步迎了上来,见宁渊右臂之上那一道仍是血流不止的剑痕,眸中满是紧张神情,君青衣略慢了一步,也并未出声,但目光之中也是一片关切。

    见此,宁渊一笑,说道:“没事,不过小伤而已,回去吧!”

    话语之间,宁渊牵起了纪无双的手,向君青衣点了点头,随即便往龙船之中走去。

    原本纪无双还想问生了什么,但被宁渊拉着,也只好暂且将这话语压下,随着宁渊一同往龙船内走去。

    然而,就在两人身影回转的瞬间,一道剑光,陡然绽放,直取宁渊而去,凝成实质的杀意,在这一刻尽数爆,震入众人神魂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