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长生剑出受长生
    长生剑出,五方齐杀,快得难以捕捉的剑光,刹那便已洞穿空间,凌厉剑锋之上,赫见杀机骤起,没有半分花哨,不见丝毫繁琐,只剩下这去繁化简,返璞归真,登峰造极的刺杀之术。

    方寸之间人可敌国!

    快,快,快,难以形容,难以捕捉的快,这倾尽全力的一剑,似若怒海决堤而至,又似泰山倾崩而下,透散出的剑意,迸溅出的杀机,皆然带着一片决绝,纵是怒涛粉碎,雄峰崩塌,也要将眼前的目标灭杀,摧毁,粉碎!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剑出无回,唯余长生。

    这便是长生剑,让神州无数强者为之胆寒的长生剑!

    这一瞬间,再也不见那五道白衣若雪的身影,只剩下五口剑,五口银白的剑,五口杀意聚敛到极致的剑,纤细修长的剑锋贯穿了虚空,一击绝杀逼命,直刺而来。

    面对如此攻势,宁渊却是冷然一笑,随即重踏步出,在这五方长生剑起的瞬间,苍龙战体骇世之力尽催而起,天罪随之铿锵啸动,枪锋似若狂龙暴起,刹那撕裂虚空,划开一片璀璨夺目的猩红血光,横扫八方而去。

    若说那长生剑,是将度挥到了极限,达到杀之顶峰,那么宁渊这一枪,便是将力量催到了极致,踏入战之绝巅。

    长生之剑,无回之锋,固然是快到了极点,但这战神之枪,却是更凶更狂,更强更猛,枪锋狂啸,尽扫八方!

    “砰砰砰砰砰!”

    随后只听见一阵铿锵撞击之声接连响起,五人身影再次浮现在了宁渊周身,仍若先前那般,衣是银白,剑是银白,面具之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庞,透散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惊悚。

    但却不知道为何,那原本应是白衣飘渺的身姿,此刻却是如此的僵硬,似乎他们已被冰封冻结了一般,硬生生的伫留在了原地,身不动,剑不动,好似时光都停止了流逝,直至下一瞬……

    “噗!”

    一声轻响,猩红凄厉的血光在众人视线之中迸溅而出,五个白衣人身躯随之一颤,手中那一口长生剑应声而碎,在那破裂崩散的剑身之后,是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撕裂了血肉,破碎了骨骼的鲜红。

    “砰砰砰砰砰!”

    一阵比之先前轻微了许多的碰撞声响起,那五个白衣人的身躯随之倒在了地面之上,鲜血横流而出,汇成一片猩红血泊,浸染着他们那如雪银白的衣衫,如雪银白的长剑,还有那一张银白面具,似笑非笑的脸庞,被这猩红的鲜血浸染之后,变得更为惊悚,更为恐怖。

    一瞬之间,五位地劫,五位让无数人视若梦魇死神的长生剑客,就变成了五具尸体,倒在这横流的鲜血之中,逐渐冷去。

    “什么!”

    如此一幕,让在龙船附近观望此战的几人,皆不由得神色大变,口中更是骇然失声。

    长生剑,长生剑,剑杀神州,名摄天下,让无数强者都为之胆战心惊的长生剑,如今却在一人枪下,在这瞬息之间,五名长生剑客,包括一位地劫顶峰的强者,成为了血泊之中的五具尸身。

    看着血泊之中的五个白衣人,再望向仍是横枪而立的宁渊,观战众人面上神情之中,皆是一片惊愕骇然。

    众人自是明白,这龙船之上的人绝非弱者,否则的话,这一次长生剑也不会派出五位长生剑客与一位长生剑使了。

    长生剑使可是能可刺杀圣人的存在,连此等强者出动了,可知这人的实力是何等可怕。

    但就是再怎么强,这人修为也不过先天神境罢了,并且看起来还只是初入先天神境,观其气息,是连地劫元神都未修成,更不要说天劫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连地劫之境都未曾踏入的人,瞬息之间便斩杀了五位长生剑客,五位地劫之境的高手。

    地劫之境,这般的修为,无论放在哪里都可以称得上高手了,更不要说是出身于长生剑的长生剑客,以他们的实力,五人围杀,怕是天劫强者都难以招架,如今却死在了一个连地劫都不是的人手中。

    是此人以秘法隐藏了修为,还是这几个长生剑是假冒的?

    后者?

    在这神州之中,有谁胆敢假借长生剑之命,是认为自己活得太长了么?

    前者?

    一位来自神州之外的绝巅强者么?

    心念流转之间,观战众人眼神更是惊疑不定,目光在宁渊与那长生剑使来回流转,丝毫不敢移向他处。

    再看龙船之上,瞬杀五人的宁渊,仍是没有言语,天罪枪横于前,虚凝枪锋之上,赫然可见殷红鲜血流淌,地落而下。

    就如若先前所说的那般,这五个长生剑客的确危险,但他们的危险,是隐藏在暗中之时,是陡然暴起的刺杀瞬间,所以他们是杀手,是刺客。

    也正是因为如此,再暴露之后,他们就构不成多少威胁了,反而还会变得无比脆弱,尤其是在宁渊面前,他们可不是敖天这位十三龙子,不仅仅拥有强横无匹的真龙之躯,手上还拿着一口位列先天圣兵的方天画戟。

    那为了修炼长生剑独有的隐匿潜行之法,他们的肉身变得无比脆弱,连护体真元都单薄到了极点,手中的长生剑虽是凌厉,但为了追求极致的度与杀伤,也变得十分的脆弱。

    这样的人,这样的剑,在宁渊面前,在天罪枪锋之下,脆弱的可以说似镜花水月,梦幻泡影一般,一触即碎。

    所以一开始,宁渊就未曾将这五个长生剑客放在心上,而那长生剑使同样也没有想过,仅凭这五人能对宁渊造成什么威胁,他只是想要以此试探宁渊的信息,如今这五人虽死了,但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哪怕并不完美。

    “真劫!”

    凝望着宁渊,再看那五个白衣人尸身之上,皆是一击毙命的伤痕,那一张笑脸面具之下,传来了长生剑使的声音,只是这声音被什么力量所扭曲了一般,分不清是男声女声,也分不清是老是少,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诡异。

    而听闻这一声话语的同时,宁渊握紧了手中的天罪,随即拍了拍怀中的小虎儿,轻声道:“退到一旁去。”

    此刻小虎儿还是一脸苍白,神色慌乱的模样,纵然见到了那五个白衣人的尸身,也没有因此减轻半点,因为她感觉得到,身后还有一个更为恐怖的存在,纵然他遮掩得极其完美,只隐隐透露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杀意,但就是这一丝几乎可以忽视的杀意,让小虎儿感受到了一阵如坠九幽的恐怖,似乎被死神的目光笼罩住了一般。

    此刻听闻宁渊的话语,小虎儿虽然仍旧害怕不已,但也明白此时自己可不能给宁渊添麻烦,所以连忙稳住了心神,从宁渊的怀里钻了出来,之后也不敢看那长生剑使一眼,头也不回的就朝龙船之内跑去。

    只是小虎儿身影方才一动,虚空之中便猛地响起了一声凌冽剑吟,那长生剑使轻步踏出,一步看似轻缓,但实际却是缩地成寸,空间挪移,刹那之间就闪过了宁渊身影,腰间长剑随之夺鞘飞出,向小虎儿直刺而去。

    剑杀而来,虽尚未触及身躯,但小虎儿却已感受到了一股凝成实质的杀意,刹那洞穿了肉身与神魂,冻结了她的身躯,让她不由得僵在了原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砰!”

    就是这生死一瞬之间,陡听一道铿锵撞击之声响起,那破空而至的长生剑,赫然被一枪拦阻而下。

    “哼!”

    被宁渊一枪挡住剑锋,那长生剑使却是不惊反笑,手中长生剑顺势而起,凌厉剑锋如若毒龙出洞一般,向宁渊颈间撕咬而去。

    见此一幕,宁渊目光一凝,天罪上挑扫起,欲要再挡下这长生剑锋。

    但怎曾想到,天罪方才触及那长生剑的瞬间,这剑锋与那长生剑使竟是陡然崩散,竟只是一道虚影分身。

    而就在这虚影破碎的同时,凌冽骇人的杀意自从身后逼来,不知何时,一口剑,一口纤细修长的剑已悄无声息的临近了宁渊的身躯,在这虚影破碎的同一时间,杀意暴起,直刺而下。

    这一剑的度,快得难以想象,剑锋与宁渊之间的距离,更是几乎可以忽略,所以面对这一剑,宁渊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更不要说转身抵挡。

    “砰!”

    然而这一剑刺下的瞬间,同样意外的变故陡然而现,一片璀璨金光绽放,龙吟啸动之间,天御神护,悍然挡住了那长生剑锋。

    一击铿锵声响,凝成实质的杀意加持之下,这长生剑锋之凌厉,纵是天御神护也难以抵挡,一剑刺下,便见鲜血飙飞,染红了那金色战甲。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穿透天御神护之后,这长生剑使偷袭优势已尽,剑锋方才刺入宁渊血肉三分,便见天罪枪锋回啸而来,枪式如龙,势不可挡的一击直取长生剑使而去。

    面对这神力加摧的骇人一击,纵是长生剑使有天劫之境的修为,也不敢以身硬抗,在宁渊回枪一刺的同时,长生剑使也是抽身而退,身影如仙,飘渺梦幻,眨眼便已退出十余丈外,避开了宁渊攻势。

    避开攻势,长生剑使从容而退,但便是在他身影退开的瞬间,忽闻风声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