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长生剑!
    第四百六十一章:长生剑!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诗声幽幽,自从云海之中响起,音语虽轻,飘渺无际,但却不知为何,清晰异常的回荡在众人耳际,回荡在这天地之间。

    就在这诗声回荡的同时,那一人身影已飘然而至,单足落在龙船之首,一袭白衣胜雪银白,随风轻扬,飘渺身姿,若仙谪尘,不沾半分烟火气息。

    衣是银白,那一口挂于腰间的长剑,亦是闪动着一片银白华光,而那脸庞之上,同样没有例外,一张面具,似笑非笑的笑脸,好似死神的面容,让人触之心惊,见之胆寒。

    “这,这是……”

    “长,长生剑!”

    “长生剑,是长生剑,竟,竟然还有一位长生剑使!”

    “这龙船之中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方才步入神州,便引来了长生剑,甚至连长生剑使都惊动了!”

    此时此刻,宁渊一行人所乘的龙船已入神州,所以修行者并不罕见,又因这龙船是由无尽之海而来,所以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与注意,不少人暗暗跟随在后,想要看看这龙船之主是何方来客。

    而现如今,在那一道诗声响起,这身影如仙的白衣人降临之后,跟随在龙船附近的众人,皆是神色大变,骇然失声,看向那龙船之上的一众白衣人时,眼神之中更是透着难以形容的惊恐与畏惧,仿佛见到了死神降临一般。

    天上白玉京,十二城五楼。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这两句诗,在这神州之中广为流传,只是前一句与后一句,所代表的意义,给予人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前者乃是儒门学府之一,百家经院坐落之处,无数修行者心中的儒门圣地,不可侵犯的修行学府。

    而后者却是最为恐怖的梦魇,让无数人闻风丧胆,夜不能寐,甚至连名字都少敢提及的禁忌,最为恐怖的死神。

    白玉京·长生剑

    敢问世间谁人不朽,那绝代天骄,盖世枭雄,会当绝顶如何?那人皇帝尊,倾国佳人,坐拥江山又如何?

    沧海桑田,万古变迁之后,最终留存于这世间的,也不过黄土一抔罢了。

    唯有死亡,方才亘古长存,唯有死亡,方才沧海不改。

    这便是长生剑,象征着死亡的长生剑!

    神州之中最为恐怖的杀手组织,无数人为止胆寒的梦魇死神,无人知晓他们从何而来,亦无人知晓他们的真正面目,他们留给世人的印象,只有那一袭白衣,一口长剑,以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庞。

    长生剑出受长生!

    这一句话语,足以让无数强者心惊胆战,夜不敢寐,生怕睁开双眼的刹那,映入视线之中的会是一张笑脸,一道剑光。

    此时此刻也是如此,听闻那一道诗声,再见这龙船之上现身的一众白衣人,在场众人无不色变,纵是明知这长生剑不会对目标之外的人下手,此刻也不由自主的惊退溃散,只剩寥寥几人勉强稳住了心神,继续在旁观望着。

    这留下旁观的几人,无一例外,都出身于神州各大传承,他们之所以能够保持冷静,是因为他们明白,这长生剑虽是杀手,死神一般的杀手,但也恪守着规则,神州的规则与长生剑的规则。

    正是清楚这一点,这几人才能忽略掉长生剑那恐怖色彩,强行镇定了下来,在一旁观望着,想要看看这龙船之上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方才步入神州,就引来了长生剑的刺杀,甚至连长生剑使这等存在都现身了。

    这长生剑存在之久远,早已无法探究,传说在远古之时他们便已存在,他们历经了妖族分裂的远古终末,也历经了百族争锋,人族崛起的上古纪元,三皇五帝盛世,道释儒三教大兴,到现如今的中域神州,无处不见长生剑的影子。

    存在了如此之久远,这长生剑虽仍旧神秘万分,但也逐渐被人摸清了些许底细,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这长生剑的制度。

    长生剑的每一位杀手,最差都是先天神境的修为,人劫之境,称之为剑仆,地劫之境,称之为剑客,天劫之境,称之为剑使,而天劫之上,那触及了大道真意的道圣,则被称之为长生剑主。

    不错,这长生剑之中,有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坐镇,没有人知晓,为何这些道圣之境的强者会自降身份,去做一个见不到光的杀手,但他们的存在却毋庸置疑,若非如此,长生剑不可能立足于神州之中,更不要说成为天下人闻之丧胆的长生剑了。

    只不过,道圣之境的长生剑主,已经有近乎千年未现世间了,就是连天劫之境的长生剑使都罕见出手,在神州之中走动最多的长生剑,大多都是地劫之境与人劫之境的剑客剑奴。

    神州强者如云,天劫之境都未必能纵横天下,长生剑却仅凭着剑客剑奴,便在这神州之中杀出了赫赫凶名,可想而知这长生剑是何等恐怖。

    以他们的刺杀之术,纵是地劫之境的长生剑客,也能可刺杀天骄强者,那天劫之境的长生剑使,更有过刺杀道圣的骇人战绩。

    现如今出现在这龙船之上的,是整整五位长生剑客,以及一位长生剑使,方才那一道诗声,便是最好的证明。

    究竟是什么人,值得长生剑摆出如此阵仗?

    无人知晓,也正是因为如此,几人才更是关注。

    再看龙船之上,注视着那长生剑使如仙飘然而来,宁渊却是冷然一笑,他不知道这什么长生剑,也不明白这长生剑使意味着什么。

    但他却可以感受到,这长生剑使的强,毋庸置疑的强!

    感受那若隐若现,但却是聚敛到了极点,已成实质的杀意,宁渊握紧了手中的枪,体内热血奔涌,引得天罪铿锵一震,啸起一声怒龙狂吟!

    明悟了成道之机后,宁渊便明白,最合适自己的修炼方式,不是静心苦修,而是以战砺身,命不息,战不止,最终方可超脱,成就自我。

    之前的敖天太弱,难以让宁渊有所进步,但现如今这长生剑使却是不同了,在他身上,宁渊感受到了自己再进一步的契机,虽只是一步,那大道之路还有千万之遥,但万里之行,始于足下,没有这第一步,哪里来的大道通天?

    心思之间,体内热血如怒涛汹涌,宁渊一步踏出,眸中战意如狂,枪锋直指那长生剑使,喝道:“来!”

    “杀!”听闻这一声狂喝,那长生剑使也没有半句废话,当即冷喝一声,顿引杀机暴起,环伺在宁渊周围的五位长生剑客攻出,逼命剑锋直取宁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