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神州!
    第四百五十九章:神州!

    舟过千重浪,海遥无尽深,自从龙宫归来之后,君青衣一改先前悠然之态,龙船极速而行,赶往中域神州。

    与此同时,那被四尊天龙鼎所禁锢的真龙皇城,也因为这陡然之变,再加上十三龙子身受重创而归的消息,引得暗流涌动,各方心思不定,平静了许久的龙宫,似将有波澜再起。

    而在那地位超然的龙神殿中,真龙神子敖殇负手而立,神色平静,不见波澜,唯有一双眼眸之中,隐隐透出了几分冷然笑意,令人触之心惊。

    龙神殿,乃是真龙一族以龙族三脉之名建立而成,为无尽之海与龙族三脉的象征,地位之超然,甚至还隐隐凌驾于真龙皇城之上,龙神殿谕令一出,无尽之海莫敢不从,就连真龙一族与应龙一族都不例外。

    而作为这龙神殿的代言人,真龙母神钦定之神子,敖殇的地位,甚至能可比肩真龙之皇与应龙天君,与这龙神殿一般,在无尽之海中地位超然非凡。

    静立于龙神殿中,回想方才龙宫之中的那一幕,敖殇面上不由泛起几分冷笑,喃喃说道:“君青衣啊君青衣,我智慧非凡的九哥,你真以为吾这一次苦心筹谋,就只是为了针对那小小一个人族么,那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了!”

    话语之间,敖殇回转过身,抬眼望向远方,目光似穿过了这恢弘壮丽的龙神殿与那波澜壮阔的无尽汪洋,直至神州之域。

    “中域神州,九皇之争,呵呵……!”冷然一笑之间,敖殇眸中杀机泛起,寒声言道:“此番儒门以神州龙脉,真皇帝位为饵,引动天下潜龙,各方皇者齐聚,这一番龙争虎斗,何等凶险,无真龙一族倾力相助,再加之妖族皇脉虎视眈眈,四大神宗别有所图,这般局面,九哥,你孤身一人,还有几分胜算呢?”

    敖殇冷声方落,虚空之中便见一阵幽暗华光闪动,随即凝聚成一道虚影,周身幽暗气息涌动,似真似幻,飘渺不动,模样更是难以看清,只能隐隐见到他头顶之上,有三角并立,透散着丝丝龙威压迫。

    随即便见此人半跪在地,向敖殇恭声说道:“神子。”

    此时敖殇神情亦是恢复了平静,淡声言道:“如何了?”

    那人仍是恭声言道:“君青衣不做丝毫停留,极速赶往神州,想必不过三日,就能抵达白玉京了。”

    “白玉京,很好!”听此,敖殇不由一笑,反手一扫,便见一道银光破空而出,直落在那人身前。

    银光落定之后,真容浮现,赫然是一口短剑,不过三寸长短,通体由白玉铸造而成,小巧玲珑,精致绝伦,通体散发着淡淡莹玉华光,唯有那剑身中央,隐约可见数道血色闪动,勾勒成笔锋凌厉至极的三字——长生剑!

    “你持此长生剑令,前往白玉京,交予那十二楼主,告知他们,吾要那宁渊首级!”

    话语之间,敖殇已是面泛冷笑,眸中杀机森然而动,让那跪倒在地的人都不由暗自心惊,连忙恭敬的捧起了那长生剑令,恭声应道:“是!”

    话语落罢,此人那虚幻非常的身影刹那破碎,化作一片幽暗流光,在虚空之中消散不见。

    见此一幕,敖殇冷冷一笑,轻声喃喃道:“白玉京,长生剑,这一份大礼,九哥,你应当会惊喜非常吧?”

    ……

    因君青衣之故,这凶险万分的无尽之海变得畅行无阻,连真龙一族都没有再与之为难,海族更是不用多说了,因此三日之后,宁渊一行人便已穿过了这广阔无垠的汪洋怒海,来到了那中域神州。

    神州神州,号称天下五域之首,大道起源之地,上古便已是诸天万界之心,在那上古大劫,天地崩碎之后,此地更是唯一不受天地异变影响之地,因此引得各方传承汇聚,万家齐鸣,百族并立,呈现一片修行辉煌盛世,甚至不逊上古纪元。

    因此此地才会被称之为神州,天下五域之首,大道起源之地,与之相比起来,无论是曾经武道辉煌的北域,还是已然没落的妖界,又或者那远古洪荒所遗留的南域,以及沉没深渊的西域,都变成了蛮荒边陲,偏隅之地,不值一提。

    所以这天下五域四海的修行者,许多都会不惜千难万险,跨越那无尽之海,来到这中域神州,希望能以此为跳板,修得大道,成就不朽。

    只是可惜,怀抱这般梦想的人,多半都沉没在了那冰冷的无尽海中,纵是有少数幸运儿能可来到这神州,最终也未必能在此立足,真正能可踏上那通天大道者,寥寥无几,这其中艰辛与辛酸,不是几句话语能可言明的。

    这中域神州与无尽之海接连之处,有一片迷雾笼罩,这迷雾似有魔力一般,能可阻碍一切感知,纵是修成了元神的地劫修者,也难以穿透这迷雾的阻隔,因此先前在海上之时,宁渊只能看到一片迷雾,见不到这神州壮丽山河。

    当龙船穿过这一片迷雾之后,宁渊的第一感觉,便是天地大变。

    那天还是天,那地还是地,那所给予宁渊的感受,却已皆然不同,首先是那天地元气的变化,比之外界,此地的天地元气浓郁了许多,并且极具活力,甚至不需要刻意吸收,吐纳之间便有元气入体,滋养肉身,增进修为。

    这一点是外界难以比拟的,哪怕是在无尽之海,那汇聚了浩瀚大海灵气的星月九岛之上,天地元气虽然也极其浓郁,但却没有这般活力,如若一潭死水一般,想要将其吸收,非得运行玄功不可,哪里像是现在这般,吐纳之间便有元气入体!

    就凭这一点,这中域就担当得起神州二字,在此修行,速度起码是外界的数倍,其中生灵的资质悟性也会得到大幅度提升,从而涌现出更多的修行者。

    而除却了天地灵气之外,最为直观的变化,便是这神州天地的空间,也远比外界的坚韧!

    在北域之时,踏入先天境界,便可能轻微撼动空间,若入神境,撕裂虚空不过轻而易举,所以当初在北域之时,宁渊每一战都会打得空间崩毁,虚空幻灭,在那武都苍穹之中,如今还有一道血色刀痕未散,那是殒天斩星诀遗留下的痕迹。

    由此可见外界空间的脆弱,而在这神州之中,空间坚韧了百倍不止,纵是以宁渊如今之实力,也要倾尽全力,才能可在虚空之中轰出一片涟漪,想要破碎虚空,非得动用天罪不可。

    对此,宁渊没有太过意外,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修者的破坏力实在太过恐怖,摧山断海不过轻易,这神州作为如今的天地核心,大道起源之地,不知有多少强者,更有圣人与古神那般的存在,若是天地空间不坚韧一点,只怕早就因修者大战而崩坏了,哪里能延续至今?

    除却了元气与空间之外,宁渊就感觉不到其他的变化了,不过他也没有认为神州与外界的差异就只有这两点而已,只是他如今的境界,还没有办法触碰到那个层次的变化。

    所以这神州给宁渊带来的新奇感很快就消退了,此刻他正百无聊赖的坐在船沿之上,手中拿着一瓶千日醉黄粱,一小口一小口的饮着,这真龙一族的绝品佳酿,对于修行有莫大好处,虽然号称一饮千日醉,但宁渊修长真劫神体之后,这点酒力就可有可无了,只要他不想醉,那就是喝上几百桶也醉不了。

    一人饮酒,始终是无趣了些,只是宁渊也没办法,君青衣要准备接下来的白玉京之行,应对九皇之争,自是没有空闲陪他。

    纪无双也是如此,因为当初武都之战,纪无双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那乾坤双神的强大与自身的弱小,让她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片紧迫感,所以这些日子来纪无双一直都在潜心修炼,努力提升自身的修为与实力,宁渊也不好意思让她来陪自己。

    所以最后,作为最闲的那个人,宁渊只好自己一个人喝闷酒了,哦不,倒也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只……

    饮了一口千日醉,宁渊转头望了一眼蹲在自己面前,真正是“虎视眈眈”看着自己的小虎儿,颇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哼!”小虎儿冷哼了一声,双手扶了扶头上有些歪了的虎头小帽,随即站起身来,一手指着宁渊,气势汹汹的说道:“有件事我要和你谈谈。”

    “哦……”见此,宁渊又是饮了口酒,完全无视了她那认真非常的模样,说道:“那你说吧。”

    他这副模样,让小虎儿气得不行,喊道:“喂,我是认真的,你也给我严肃一点啊!”

    然而宁渊仍是一副满不在意的神情,说道:“嗯,我也很认真啊,你说就是了。”

    “你……哼!”小虎儿冷哼了一声,最终决定还是为了大计而忍气吞声,继续向宁渊说道:“你要怎样才肯离开公子?”

    “哎……”听小虎儿这句话,宁渊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言道:“我是不是和你有仇?”

    “没有!”小虎儿挺了挺自己那小胸脯,随即对宁渊说道:“但我不能容许你这种家伙留在公子身边!”

    宁渊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哼!”小虎儿瞪了宁渊一眼,气呼呼的说道:“当然是因为你这人太花心啊,你身边有多少女人了,我给你数数,无双姐姐一个,那朝阳郡主一个,还有当初那没有音乐天赋的小妖女是一个,对了,尹歌那只九尾狐好像对你也有意思,一二三四,你有这么多交配的对象了,为什么还要缠着公子,信不信我拿把柴刀砍死你啊,对了,还有神上……!”

    “噗……咳咳咳!”小虎儿这番话让正在喝酒的宁渊顿时呛了一下,一口酒直接喷了出去。

    这一下来得太过突然,根本没有半点防备的小虎儿顿时被宁渊喷了一脸,感受着满脸温热的液体温酒,这小丫头先是呆了一会,随即便猛地回过神来,向宁渊咆哮道:“啊啊啊,你这个混蛋,我要咬死你啊!”

    话语之间,这小丫头已是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那小虎牙在阳光之下泛起了点点寒芒,若是被她咬上一口,绝对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见此,宁渊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打算把这小丫头先按住再说,他可不想自己手臂上在出现几排牙印。

    然而,就在宁渊右手方才探出的瞬间,虚空之中,陡见一分涟漪泛起。

    涟漪点点,似若微风拂过般微不可查,但对于步入真劫之境,且双魂一身的宁渊来说,这一点涟漪所带来的感觉,宛若针芒在背,凌厉无比。

    “嗯!”

    陡然之变,让宁渊眼神顿时一凝,按向小虎儿的右手一转,直接将这扑向自己的小家伙抱入了怀里,随即身影暴起而退。

    宁渊动作,让小虎儿也是一惊,回过神是发现自己身子已经被他抱入了怀里,并且这家伙还起身就跑,那急不可耐的模样,让小虎儿心中顿时一惊,连声喊道:“你,你,你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公,公子和神上可都还在呢,你敢……!”

    这小家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此刻那粉雕玉琢一般的小脸是慌乱不已,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只是此刻宁渊已经顾不上理会这小丫头那乱七八糟的念头了,因为在他起身的刹那,一点微光,微弱尘埃,近乎不可察觉的光芒,在虚空之中陡然绽放开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宁渊所在刺杀而来。

    因为先前将小虎儿抱起,宁渊的速度慢了一拍,此刻面对这陡然而至,刹那逼命的杀招,已是退避不开,下一瞬间,那一点微光已至。

    “砰!”

    只听一声破碎声响,酒液纷洒而出,随即便见鲜红绽放,随着温酒纷落而下,酒香四溢之间,还有几分刺鼻血腥。

    一口剑!

    一口纤细修长,如若长针一般的剑,刺碎了宁渊手中的酒,穿入了血肉之中,纵是以苍龙战体之强横,也难以彻底挡下这一剑的锋芒!

    血,顺着那纤细银白的剑身流淌,滴落,最终在地面之上化作一朵血花绽放,一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宁渊面前,衣是银白,剑是银白,就连那脸庞之上,也带着一张银色面具,上勾勒出了一张脸庞,一张似笑非笑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