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机缘
    第四百五十八章:机缘

    眼见敖天遭受如此重创,甚至已然昏死了过去,敖凌与周遭一众鲛人王脉禁军,脸色皆是变得一片惨白,眼神之中更是不由多出了几分掩盖不住的惶恐无措。

    虽说真龙一族肉身无双,体魄强横,生命力也远超寻常种族,因此敖天如今伤势虽然严重万分,但还没有达到危及性命的程度,甚至都不需进行医治,仅凭着真龙之躯那强横无比的自愈能力便可自主恢复。

    但是这并不代表,在场一众海族禁军就能可逃脱罪责了,敖天身受如此重创,跟随敖天前来的他们都要承担责任,尤其是鲛人一脉,作为十大王脉之一,享受着权利与地位,同样也承担着更为沉重的责任,此事一出,龙宫震怒之下,首当其冲的必然是这鲛人一脉。

    心想至此,敖凌目光不由一凝,转手将昏死过去的敖凌交予几人保护之后,随即转望向了宁渊所在,冷声喝道:“人族,你该死!”

    话语之间,便见森森兵锋出鞘,一众海族王脉禁军,皆是杀意升腾,冷冷的注视着船首之上的宁渊,只待敖凌一声令下,便围杀而上。

    敖天被重创至此,在场一众海族禁军肯定是难逃罪责,为今之计,只有将宁渊擒下,交给龙宫发落,才能将功折罪。

    在场一众海族禁军都是如此想法,敖凌更是如此,注视着宁渊,目光之中杀意腾空,便要率先攻杀而出。

    但还不等敖凌与一众海族禁军动作,虚空之中骤起一声龙啸,空间涟漪泛起,随即一股威势磅礴,雄沉霸道的力量降临,悍然镇压在了一众海族禁军身上。

    “砰!”

    这一众海族禁军出身十大王脉,又是拱卫真龙皇城的禁军亲卫,实力自是非同一般,在这无尽之海中更有得天独厚之优势,纵是天劫顶峰的强者,也未必能抵挡这汹汹军势。

    若非如此,也不会眼见宁渊击败了敖天之后,仍旧胆敢向宁渊出手,欲意将他擒下而将功折罪了。

    只是现如今,在这一股陡然降临的威势重压之下,这一众海族禁军,竟是无有一人能与之抗衡,纷纷跪倒在地,丝毫动弹不得。

    “嗯!”

    见此一幕,宁渊不由松了口气,这倒不是他害怕这些海族禁军一拥而上,而是因为君青衣总算回来了,否则的话,宁渊真的是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再抽几张英雄卡,然后闯一闯那真龙皇城了。

    宁渊心思之间,无尽汪洋之中,一道天龙之影穿海而出,直落在了船首之上,化作一人翩影,不是那从龙宫归来的君青衣又是何人?

    立于船首之上,君青衣望了一眼被镇压跪地的一众海族禁军,又看了看那被战戟穿身的敖天,不由摇了摇头,转眼望向宁渊,问道:“没事吧。”

    听此,宁渊不由得一笑,摆手说道:“你看我这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见他还有心思与自己调笑,君青衣真是不知该说什么,自从龙族入主四海起,胆敢以初入神境之修为,在这无尽之海中与一位龙神之子搏杀,并且还把龙子打得将近半死的,古往今来,怕是只有他一人而已了,这该赞他勇气可嘉,还是该说他胆大包天呢?

    见君青衣无语模样,宁渊连忙辩解了起来:“你之前说了,只要不打死就行,我不是照这话做了么?”

    “你啊……!”这话让君青衣不由得白了宁渊一眼,她倒不是责怪宁渊什么,只是觉得宁渊这么做有失分寸,毕竟这里是无尽之海,真龙一族的核心腹地,若是惹得真龙一族震怒,那有什么好处。

    若是今日自己不在,宁渊这么做不知要惹出多大的麻烦来,这无尽之海八成又要因此被搅得天翻地覆,难以收场了。

    难怪这个家伙走到哪里,麻烦就到哪里,依照他这般行事,哪里能没有麻烦呢?

    不过事到如今,这些也无所谓了。

    心思之间,君青衣转望了周遭众人一眼,手中折扇一落,便见一片怒浪狂啸而起,将围绕在这龙船周遭的海族禁军尽数扫开,清出了一条通路。

    紧接着龙船再次起航,接着怒浪狂涛而行,速度与之前相比不知快了多少,不过转眼之间,就已是消失在了这沧澜怒海之中。

    龙船离去之后,那股镇压之力方才缓缓消失,一众海族禁军终是恢复了自由,但脸色却是苍白无比,周身无力,甚至还有人不住的颤抖着躯体。

    敖凌虽不至于如此,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望了一眼那龙船消失的方向,目光之中是几分掩盖不住的畏惧之色,片刻之后方才被他强压了下去,转望向了一众狼狈不已的海族禁军,沉声道:“速度带十三殿下赶回皇城,将此事禀报龙皇陛下!”

    “是!”对此众人自是没有异议,毕竟他们不可能再去追杀宁渊,先不说追不追得上,就算追上了又怎有,有君青衣在,难道他们还敢动手不成?

    这龙族的恩怨纠葛,还是让龙族自己解决吧,他们这些人就别掺和了,否则便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下场。

    因此这一众海族禁军没有多言,护卫着重伤昏死的敖天,急忙向那真龙皇城赶去。

    ……

    与此同时,龙船之上,安抚了毛躁的小虎儿与有些担心的纪无双之后,宁渊便转回走到了君青衣身旁。

    此刻君青衣正站在船首之上,注视着那一望无际的无尽之海,眸中却是有些失神,似陷入了沉思,又似在感怀什么。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站在君青衣身后,静静的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君青衣方才收回了目光,转望向身后的宁渊,轻笑问道:“怎么了?”

    宁渊摇了摇头,言道:“这话该是我问你,没事吧?”

    龙族三脉之间的恩怨纠葛,宁渊并不是很清楚,但他却看得出来,无论是先前那应龙一族的怀恨与针对,还是现如今这真龙一族的野心与图谋,君青衣都并未放在心上,更没有因此介怀。

    身为天龙一族最后的血脉,君青衣不想再延续父辈之间的内斗,只是奈何,事不由人,人不由身,应龙一族如此,真龙一族亦是如此,这龙族三脉之间的恩怨纠葛,自从结下那日起,就注定无法化解。

    宁渊不知道在那龙宫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却是第一次见到君青衣露出这般神情,从她先前那失神的模样,便可想而知,此次龙宫之行,不同寻常。

    感受宁渊那透着几分担忧的目光,君青衣一笑,没有言语,只是忽然走上前来,双手抱住了宁渊,贴入了他的怀中。

    “嗯?”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宁渊有些诧异,君青衣性子刚强,不输男儿,这般女儿纤柔的模样,实在少有见到。

    心中虽是诧异,但见君青衣没有言语,宁渊也就压下了询问的心思,同样伸手揽住了君青衣的身子。

    怒海浪涛汹涌,风涛狂啸凌冽,龙船之上却是一片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方听君青衣说道:“你还要抱多久?”

    “嗯?”宁渊低头望了她一眼,轻笑说道:“感觉很不错,不想放开了行不行?”

    听此,君青衣不由一笑,言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待会儿给纪姑娘看见了,你打算怎么解释呢?”

    “这个嘛……”宁渊想了想,随后竟是一把将君青衣给抱了起来,说道:“那就回房里吧,绝对没有看见。”

    “你究竟是与谁学得这般无赖?”君青衣白了他一眼,随即说道:“好了,放下,我有话要与你说。”

    “我觉得回房再说也是可以的。”宁渊轻笑说道,但还是将君青衣放了下来,只是手仍是落在她的腰间,轻揽着她的身子。

    对宁渊这小动作,君青衣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也没有要他放开,只是出声道:“接下来我们很快便会穿越着无尽之海,到达神州,而入神州之后,便要往白玉京,这儒门主持的九皇之争,天下潜龙齐聚,争真皇帝位之盛事,便会在这白玉京之中举行!”

    “白玉京?”

    听这有几分熟悉的名字,宁渊神情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君青衣点了点头,说道:“白玉京为儒门在外界之代表,百家经院坐落之地,这一次九皇之争,起始便在白玉京之中,决出九皇之位后,方才能可前往儒门学海,决出真皇帝位。”

    “原来是这样!”宁渊点了点头,随后似想到了什么,向君青衣说道:“不过说实话,这九皇之争到底有什么意义,一定非去不可么?”

    君青衣一笑,说道:“九皇之争,得一席之位者,便可得一份神州龙脉!”

    “神州龙脉?”听此,宁渊眼神不由一凝,他可没有忘记这神州龙脉是什么东西,当初在北乾山,那因帝妃凤莹月算计,以始皇赢孤鸣血祭而苏醒的龙脉,正是神州龙脉,由妖族天地双皇逆天夺地而成的神州龙脉。

    这一条龙脉,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当年妖族天地双皇,便是想要以此作为妖族底蕴,镇压寰宇,使得妖庭盛世永昌,万世不朽。

    只是可惜,那一条神州龙脉成就之后,天地双皇不知因何故失踪,主宰远古天地的妖庭随之四分五裂,妖族没落,远古终结,迎来了百族争锋的上古纪元。

    那一条龙脉,也在妖庭内乱之中不知所踪,又不知因何故而四分五裂,散入天地之间,如今君青衣从凤莹月手中夺来的那一截龙脉,就是这神州龙脉的一部分。

    当初这神州龙脉碎裂,分裂成了不知多少份,君青衣所得的这一截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甚至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但威能便已强横至极,凭此君青衣稳坐妖庭,十大皇脉纵是野心勃勃,也难以正面抗衡。

    一截龙脉便有如此威能,可想而知那完整的神州龙脉是何等恐怖,难怪当初天地双皇如此自信,能以此作为妖族底蕴,永镇寰宇。

    宁渊也是没有想到,这儒门竟然这般大方,一个九皇之争,就拿出了整整九截神州龙脉,这等无上至宝,能可直接造就一位堪比道圣的皇道修者,这儒门竟然眼都不眨一下就拿出来了,是不是太过大方了一些。

    见宁渊有些讶异的神情,君青衣摇了摇头,说道:“这天下可没有无端由来的好事,儒门所图甚大,与其相比起来,这九份神州龙脉算不得什么。”

    “这样么?”宁渊沉吟了一声,随即说道:“那这九皇之争要怎么个争法?”

    原本这一次宁渊前往神州,就是为了君青衣,如此听闻这神州龙脉,自是更要插手这九皇之争了。

    宁渊的心思,君青衣自是知晓,轻笑说道:“这一点你就无须关心了,我自己应付得来,我要与你说的是另一件事。”

    “嗯?”宁渊一怔,连声问道:“什么事情?”

    “你的修为!”君青衣话语轻声,但神情之中却是多出了几分郑重,说道:“你如今步入真劫之境,想要提升修为,仅靠苦修效果不大,此番九皇之争,便有一份机缘,正合适你来提升修为!”

    “修为?”听此,宁渊也微微皱起眉来,这修为确实是一个困扰他的问题,真劫之境,万载无一,其强横之处无需多说。

    现如今的宁渊,修为不过初入真劫,也就等同于一般修者神境一重罢了,但是却能可力压敖天这真龙之子,虽然双方比拼的是肉身,拥有苍龙战体与不败之意的宁渊占了一定优势,但敖天那地劫顶峰的修为也不可忽略,宁渊都能一手败之,可见这真劫之境的强悍。

    只是这真劫虽强,但麻烦也不小,最为棘手的一点,那就是修为的提升,实在太难太难了,寻常修者,在神境九重这一阶段,就算资质极其不堪,但日夜苦修,吸收天地元气的话,十年也能提升一重修为。

    但宁渊这真劫之境不同,吸收天地元气提升修为这方式,对于他而言实在效率太差,当初他能突破真劫之境,还是靠着始祖天龙本源这等至宝,若是依照一般的方法苦修,那就苦修百年千年,也未必能入得此境。

    而入真劫之后,这修为提升仍旧艰难,宁渊推算了一下,仅仅依靠吸收天地元气,他想要从真劫一重突破到真劫二重,起码要数十年,甚至于上百年的时间。

    所以如今听君青衣这话,宁渊也来了兴趣,当即问道:“什么机缘。”

    君青衣神秘一笑,言道:“儒门圣地,学海无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