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强横!
    真龙逆鳞现,不可控制的狂怒之下,这力量自也变得极端恐怖了起来,方天画戟狂啸一声,如若一头腾动身躯的怒龙,在宁渊手中悍然翻卷,凌冽戟锋掀起一片银光飞泄,如涛澜重重,怒浪滚滚。

    见此一幕,宁渊眉头一扬,随即身退半步,那擒住方天画戟的右手也随之放松了几分。

    此刻双方正在角力对撼,逆鳞之怒爆下,敖天真龙之力急剧攀升,就连那一身修为也隐隐有突破极限,踏入天劫之境的趋势。

    原先宁渊与敖天之间的差距本就不大,敖天真龙之躯虽略逊宁渊苍龙战体一筹,但是敖天那地劫顶峰的修为,就足以弥补大半,如此再加上这逆鳞之怒爆,这差距更是被瞬间抹除,并且反向拉开,成敖天强,宁渊弱的局势。

    这般差距之下,宁渊想要继续一手强压敖天手中战戟,自是有些不现实,所以宁渊选择了暂避锋芒,手中擒龙之势也随之放松了几分。

    方才敖天现出真龙逆鳞,战戟狂啸而起,欲要挣开宁渊一手擒龙束缚,但因宁渊力量同样不弱,这敖天战戟虽是凶狂,但也难免陷入了僵持之中。

    而现如今,随着宁渊这一退一松,敖天顿时寻到了突破之机,手中战戟狂啸一声,悍然震开了宁渊天御手甲束缚,随即顺势暴起,如若一头狂的怒龙般裂空而过,向宁渊颈脖之处悍然咬杀而去。

    近身之战,胜败,生死,往往可能在一瞬之间,一刹之时,就足以决定。

    如今宁渊这一退,就让敖天抓住了这一瞬之机,战戟如龙狂啸而出,欲要一击取命,定论胜败。

    而这时的宁渊,正身处退势之中,面对敖天这来势汹汹的战绩锋芒,他要么选择以身硬抗,要么选择继续抽身而退。

    前者,要正面承受这逆鳞之怒下的真龙狂啸,后者,亦是不一定能避开这逼命而至的战戟锋芒。

    所以不管是退与不退,宁渊都会陷入极其不利的局势之中,甚至落入死亡绝境,万劫不复。

    然而就是在这生死逼命之间,骤见宁渊退开的脚步猛然一踏,左足踏在虚空之间,踩出一片虚空涟漪,右腿随之借力暴起,天御足甲之上血色龙纹狂啸,在一片璀璨金光之中绽放,悍然破空虚空,上踢而出。

    “砰!”

    随即便听一声铿锵巨响,宁渊右足一击上踢轰在了敖天战戟之上,苍龙战体之力倾泻爆,再加上天御神护加摧,这一击之力是难以形容的恐怖,纵是现出真龙逆鳞的敖天也难以与之抗衡,双手一阵剧痛之间,再也拿捏不住那方天画戟,神兵被宁渊一脚提起,往天空倒飞而去。

    同时宁渊抬一仰,那本已然斩至他身前的战戟之锋便贴着他的面庞飞出,双方之间的差距,不过厘米之豪,使得这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看得是惊险万分,因为若是出了一分差错,那么此刻就不是这方天画戟被宁渊踢飞,而是宁渊被这战戟之锋斩下头颅了。

    转眼一瞬,局势再见逆转,神兵脱手,攻势随之烟消云散的敖天,神色不由一变,当即就要变招,转守为攻。

    但此时已是慢了一步,不等敖天动作,宁渊便已欺身而上,一拳悍然轰出,若泰山倾崩一般,携着万钧之力,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敖天胸膛之上。

    “砰!”

    又是一声铿锵巨响,仿佛碰撞在一起的并非是两具血肉之躯,而是两口神兵天铁,轰鸣声中,敖天身躯倒飞而出,口中金色鲜血喷涌,胸膛之处,一片骨肉塌陷,看起来惊悚万分。

    不过到底是肉身无双,冠绝天下的真龙一族,宁渊这一拳重击伤害虽是沉重,但还未到致命的地步,甚至连重伤都算不上,喷血飞出数丈之后,敖天又是狂啸一声,悍然止住了身躯!

    只是敖天方才堪堪稳住身躯,还未能得喘息片刻,就又听一道龙啸破空之声响起,敖天神色骇然一变,抬头望去,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银光撕裂虚空而来……!

    “啊!”

    随即,一声悲鸣响起,璀璨银光撕裂血肉,贯入躯体,最终穿身而出,将敖天整个人一戟挑起,血染长空!

    方天画戟,那一口本属于敖天的先天圣兵,此刻却贯穿了敖天的身躯,金色龙血自从血肉之中奔涌而出,浸染着那战戟之躯,让这口先天圣兵不住的震动挣扎着,但却始终挣脱不开那一只紧握着他的手掌。

    “你……!!!”

    一戟穿身,如此重创,纵是强横至极的真龙之躯也有些难以承受,剧痛之间,敖天只感觉体内力量随着鲜血的喷涌不住的流逝,就是那逆鳞之力也在飞的消散着。

    这般感受,让敖天是又惊又怒,心中更是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惶恐,张口想要言语,但却又不知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十三殿下!”

    眼见敖天血染长空,在旁观战的一众海族禁军神情皆是骇然大变,尤其是那鲛人王脉的敖凌,更是满目惊惶。

    这可是真龙母神的亲子,无尽之海的十三殿下,若是今日他死在了宁渊手中,那会引什么后果,敖凌无法想象,但他可以确定,这绝不是他或者在场的一众海族禁军能可承担的,就是鲛人王脉,只怕也一样承担不住。

    心想至此,敖凌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好在他很快便回过了神来,当即狂喝一声,带着出身鲛人王脉的一众海族禁军冲杀而出,欲要从宁渊手中救下敖天。

    眼见一众海族禁军杀来,宁渊神色漠然,望了一眼敖天之后,反手便将这方天画戟与敖天一同飞掷而出。

    “砰!”

    战戟穿着敖天的躯体飞来,敖凌也不敢躲避,只能挺身飞出,欲要接住敖天的躯体,结果方才触碰,敖凌便感到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冲击而来,顿时将他震得口喷鲜血,身躯随之倒飞而出,直至数十丈外,方才堪堪停下。

    身躯受创,但敖凌却来不及理会,慌忙望向敖天,便见这位十三龙子,此刻已然昏厥了过去,周身鲜血浸染,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