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真龙神子
    无尽之海,既然冠以无尽之名,那可想而知这汪洋怒海是何等浩瀚,寻常修者,纵是能可飞天遁地,想要横跨这无尽之海也一样极其艰难,唯有修成缩地成寸,穿梭虚空之类的神通术法,方才有可能迅穿过这无尽汪洋。

    不过这只是对于外界之人而言,无尽之海当中的海族,生来便有天赋神通,能可借助大海汪洋之力化浪而行,顷刻之间便可横跨万里,度不知道比外界之人穿梭虚空要快上多少。

    而作为无尽之海的主宰,统御亿万海族的龙族,自然是更为不凡,身化龙游,自有浩瀚汪洋之力加持,无尽汪洋,任其穿梭。

    如此君青衣便是如此,身化天龙之影,在这无尽汪洋之中穿梭,不过才片刻时间,就已来到了这无尽之海的中心,那一座真龙皇城之前。

    只见这无尽深海之中,一座龙城势若泰山擎天而立,雄踞万里海域,绽放着璀璨金色华光,将那深海之中的黑暗尽数驱散,连那湛蓝海水都因此渡染上了一层淡淡金华,更是衬托出了龙城神异,大气恢弘。

    注视着眼前龙城,君青衣眸中神情微微变幻,不给转眼便恢复平静,轻步踏出,直入这龙城之中。

    步入城中,先见到的,便是两行姿容娇美,风情万种的鲛人侍女夹道相迎,向君青衣齐齐躬身说道:“恭迎九殿下回宫。”

    除却了这鲛人侍女之外,那拱卫驻守于龙城之中的海族各脉战兵,此刻也是纷纷跪地行礼,齐声说道:“恭迎九殿下回宫。”

    如此仪仗,直让龙城之中的行人惊异不已,尤其是并非海族之人,更是满目震惊,能让这龙宫侍女出宫相迎,那便已是极其尊贵之人,以往神州各大传承的圣人驾临,也不过如此仪仗罢了。

    而能让这龙城禁军一同跪地相迎的,那就不是外界之人能可受到的礼遇了,整个无尽之海中,唯有三人能有这般仪仗,一是真龙之皇,二是应龙天君,三则是真龙神子,唯有这三人回归龙城,才能可让这龙城禁军齐齐跪地相迎,百里俯,除此之外,纵是海族十大王脉之主,也没有这礼遇。

    如今龙皇与神子皆在龙宫,自不是他们二人,那么难道是应龙天君步出北极海,亲身驾临这真龙皇城了么?

    那岂不是生大事了?

    心想至此,龙城之内尚还有几分不明所以的众人,此刻皆是神色凝重,目光落在那龙城禁军恭迎的那道身影之上,不敢挪开丝毫。

    见如此仪仗,君青衣亦是一怔,随即微微蹙起眉来,但也没有过多理会,轻步踏过虚空,随即消失在了众人以前。

    穿过皇城之后,便是那真龙水晶宫,如今这无尽之海的核心,象征着真龙一族至高权威的所在,在这龙宫之中随意传出的一道谕令,都能可让这无尽之海上下震动。

    来到这龙宫之前,君青衣神情却是越渐平静,在众人恭迎之下,踏入了这金碧辉煌的水晶龙宫之中,直至那真龙大殿。

    闭起之前的众人相迎,隆重仪仗,这真龙大殿之内反倒是冷清了许多,那鲛人侍女,龙宫禁军,尽数被撤了下去,偌大的真龙大殿之中,只有两人静候,一人静立于中央龙座之前,周身神华之光萦绕,难以看清面容,只能隐约见到几分妙曼身姿轮廓,似一女子。

    另一人立于大殿之中,身姿挺拔,英气勃,眉宇之间一片神纹若隐若现,散着玄妙晦涩的大道韵律,一双眼眸之中更似有日月轮转,沧海桑田。

    见这真龙大殿之中只有两人,君青衣面上却没有丝毫惊讶神情,反倒冷然一笑,直入大殿之中,向静立于龙座之前的那女子微微点头,轻声道:“青衣见过龙皇!”

    听此,那女子摇了摇头,轻声言道:“九儿,你我之间何必如此见外,难道连一声姨娘都唤不得了么?”

    龙皇话语方落,君青衣尚未回答,一旁那男子便已是出声说道:“姨娘不要见怪,九哥如今乃是妖界之主,身份不比以往,自是不能这般随意。”

    说罢这男子转而望向了君青衣,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玩味之色。

    见此,君青衣只是一笑,淡声道:“这是当然,不像十一弟身为神子,平日里还是一般肆无忌惮,放荡形骸。”

    听着话语,那真龙神子目光顿时一冷,当即寒声道:“君青衣,你这是什么意思……!”

    “够了!”然而还不等君青衣言语,那龙皇便冷声一喝,注视着殿下两人,不由得幽幽一叹,言道:“此事暂且放到一旁,青衣,此次姨娘寻你来,是有两件事。”

    龙皇已是开门见山,君青衣自也不在理会那真龙神子,点头说道:“姨娘请说。”

    龙皇微微颔,随即言道:“此次儒门再开九皇之争,天下潜龙齐聚神州,要夺这万古无双的真皇帝位,九儿,你一人孤身前往,在这九皇之争中,怕是极其不利,所以姨娘打算助你一臂之力,海族十脉,还有那诸位在龙窟潜修的兄长,都可陪你一同前往神州。”

    龙皇口中的海族十脉,自是那高手如云的海族十大王脉了,得此助力,在这九皇之争当中君青衣绝对能占据不小的优势,更不要说除此之外,还有数位在龙窟之中潜修的龙子,这可都是一代天骄,每一人最差都是天劫顶峰的修为,有他们相助,再以君青衣之手段,九皇之争必有其一席之座,就连那真皇帝位,只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就是真龙一族的实力,作为如今这龙族三脉之中最为昌盛的一脉,这无尽之海真正的主宰,真龙一族的力量,决不可小视,若他们愿意倾力支持君青衣,无论是夺这九皇之争,还是一统妖界,都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君青衣听此,神情之中却不见半分欣喜之色,反而向龙皇说道:“九儿谢过姨娘好意,只是这九皇之争,借助外力终究不是堂皇之道,还请姨娘不要见怪。”

    “嗯?”听此,龙皇一阵沉默,直至片刻之后,方才轻声叹息道:“九儿,你还在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么?”

    “姨娘多心了!”君青衣摇了摇头,轻声道:“往事如烟,既是过去了,那就过去了。”

    “九儿,当年姨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你能谅解……”言语之间,龙皇又是轻声一叹,继续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姨娘我也不好强求,只是这神州之中强者如云,这九皇之争又关系重大,你孤身一人,千万小心。”

    君青衣点了点头:“多谢姨娘关心,九儿明白。”

    “嗯!”龙皇颔,随即语气之中却多出了几分迟疑,目光转望向了那真龙神子。

    察觉到龙皇目光,真龙神子也是微微点头,转而向君青衣说道:“既然九哥不愿受这番好意,那我也不好强求,只是还有一事,望九哥千万答应。”

    话语之间,真龙神子冷然一笑,目光之中已是多出了几分压迫意味。

    “哦?”听此,君青衣亦是一笑,望向真龙神子,淡声说道:“还请十一弟先说是何事吧。”

    见君青衣仍是处之淡然,真龙神子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上前轻声说道:“九哥,三年之前,九龙颠上,你为了救一人族,将一尊天龙鼎内的祖神本源抽出,融入那人族体内,以此保全了他的性命,此事不假吧?”

    “嗯!”此番话语,让君青衣目光终是一冷,心中也是明白了,此番两人邀自己前来这龙宫的真正目的。

    不是为她,而是为了宁渊,准确的来说,是为了宁渊体内那一份始祖天龙本源。

    心想至此,君青衣神情更冷几分,望向那淡笑依旧的真龙神子,寒声说道:“确有此事,你要如何?”

    见君青衣神色冰冷,真龙神子摇头一笑,淡声道:“九哥不要激动,我知晓那人与九哥你相交莫逆,当初也是他一人独闯那九龙之巅,力战各方强者,才力挽狂澜,让九哥幸免于难,因此九哥你以祖神本源救这人族一命,也是理所当然,我没有什么意见。”

    话语至此,真龙神子目光却是陡现一丝冷然之色,随即话锋一转,言道:“只是话说回来,这祖神本源乃是九鼎核心,而这天龙九鼎,缺一不成,九哥,不管怎么说,都不能为这一个人族,就毁去了祖神遗宝,吾龙族的镇族神器吧?”

    听此,君青衣目光一凝,随即说道:“有话直说便说,何必遮遮掩掩的?”

    “呵呵呵,九哥当真是率性啊,那我便直说了。”面对君青衣冷然态度,真龙神子仍旧不怒,依然轻笑说道:“这祖神本源,乃是九鼎核心,亦是我龙族至宝,绝不能够流落入外人之手,当初九哥你为了救那人族,将祖神本源融入他体内,无可厚非,但是现如今,这人族已无性命之忧,所以还请九哥让他将祖神本源交还回来吧。”

    听此,君青衣冷冷一笑,说道:“你是说,要将那一份天龙本源自从他体内重新抽取出来?”

    “不错!”真龙神子点了点头,淡笑说道:“这天龙九鼎乃是开天至宝,九鼎不过其形,祖神本源方是核心,只要将这祖神本源自从那人族体内重新抽取出来,便能再化九鼎,至宝重归龙族,这才不负祖神遗训!”

    “祖神遗训?”这话让君青衣冷然一笑,向那真龙神子说道:“你究竟是何来的底气,与我提祖神遗训?”

    听此,真龙神子面色不改,仍是淡笑说道:“九哥莫要动怒,这非是我一人所想,而是姨娘,整个龙族,诸位长老,一众兄长,以及母神的想法,若是九哥觉得有错,那不妨前往三天界面见母神,亲自与她商谈,看看能不能让母神收回神旨吧。”

    “哼!”面对这自信满满的真龙神子,君青衣只是冷笑,言道:“我不管这是谁的主意,也不管你们究竟在盘算什么,总而言之,此事我绝无可能答应!”

    话语冰冷,不见丝毫波动,其中坚决之意,让龙座之上的龙皇都不由得微微皱眉,注视着君青衣,目光变幻不断。

    但是对此君青衣却是恍若未觉一般,神色仍是冷然一片,根本不见半分退让之意。

    退让,如何可能?

    当初九龙颠上,施展六灭无我之后,宁渊肉身崩溃,神魂湮灭,全靠着那一份天龙本源融入,方才保住了他的性命,也是靠着这天龙本源,他才能够步入真劫之境,修成先天神体,以及毁灭创生之源。

    可以说宁渊现如今一身修为,九cd是由天龙本源而来的,这是他修行根基所在,生命核心关键。

    若是将这天龙本源自从宁渊体内抽出,虽然不至于让宁渊丢掉性命,但他这一身修为,真劫之境,先天身体,毁灭创生之源,还有那苍龙战体,都会尽数废去,彻彻底底成为一个废人,并且再无重修的可能,除非能够再找到一份天龙本源融入他体内。

    以君青衣的性子,自是绝不容许这种事情生在自己身边之人身上,更不要说这人是宁渊了,若给真龙一族抽出这天龙本源来,当初她在九龙之巅上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而见君青衣毫无退让之意,那真龙神子也不恼怒,只是淡笑说道:“九哥,此事关系我龙族至宝,祖神遗物,怕是容不得你一人愿不愿意了!”

    “是么?”听着隐隐透着几分威胁之意的话语,君青衣神色不变,冷声言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听此,真龙神子却是摇头一笑,言道:“九哥,我知道你能可以天龙九鼎封禁这龙城,只是可惜啊,十三弟已经从龙窟出关了,就在你前来这龙宫的时候,如今就算九哥你以天龙九鼎封禁龙城,再用祖龙神舟赶去救援,只怕也来不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