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真正用意
    龙皇谕令?

    听此,宁渊却是冷然一笑,立于龙船之俯视着敖凌敖菲两人,言道:“那又如何?”

    “你……!”眼见宁渊如此张狂,敖凌敖菲终是压抑不住心中的雷霆怒意,两人齐齐步出鸾车,凌空而上,直至龙船之前与宁渊冷然相对,怒声喝道:“人族,这是无尽之海,容不得你这般放肆!”

    言语之间,可见这两位鲛人俊美非常的脸庞之上尽是汹汹怒意,眉心那一枚金色神鳞更是散着淡淡华光,正是鲛人怒极之态。

    这两位鲛人这般愤怒,自是理所当然的,无尽之海,以龙族三脉为尊,而龙族三脉之中,天龙进入六道轮回,可说已是烟消云散,应龙固守北极之海,势力也日渐薄弱,唯有真龙一族雄踞无尽之海,立龙神殿,统御亿万海族,日益昌盛,早已取代天龙为龙族三脉之,稳坐这无尽海主宰之位。

    所以在这无尽之海中,真龙一族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不容有半分亵渎,更不要说如今是真龙之主,龙皇亲口谕令了。

    此谕令之前,纵是无尽之海各族皇脉之主,也得俯屈膝,不敢有半分违逆,但现在这区区一个人族,竟敢这般口出狂言,一句“那又如何”,这分明是完全不将这一道龙皇谕令放在眼中,也是将这浩瀚无尽之海,亿万海族不放在眼中。

    身为海族十大王脉之一,又是真龙姻亲的鲛人一脉,岂能容忍区区一个人族这般藐视真龙权威?

    若不是此刻君青衣尚在,敖菲敖凌两人此刻怕是早已杀了上来,让宁渊这胆大包天的狂徒血溅当场了。

    纵是因君青衣之故,两人还不敢如此,但现在也是满面怒容,眸现杀意,目光森然的注视着宁渊。

    见这两个鲛人暴怒而起,宁渊仍是冷然而笑,一步踏在龙船之,言道:“我便是放肆了,你们要如何,动手?来!”

    这两个鲛人怒意毫不遮掩,宁渊却更是干脆。

    这不是宁渊性子太过暴戾,只因为这鲛人几句话语便要动手开战,相反,他这般态度与这两个鲛人完全无关,关键是那龙皇谕令。

    龙族三脉,自古以来便是以天龙为,真龙应龙为辅,只是现如今时过境迁,真龙已入六道轮回,应龙固守北极海不出,真龙一族顺势崛起,取而代之,建立起龙神殿,为龙族三脉之,主宰无尽之海,统御亿万海族。

    这便是龙族三脉如今现状,若是以往,宁渊自然不会去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权力斗争,但现如今不同,因他之故,君青衣并未随天龙一族入六道轮回,成为了这世间唯一的天龙,更承接妖族神州龙脉,问鼎妖皇之位。

    如此一来,这龙族三脉之间的纠葛,就与宁渊有扯不开的关系了。

    而对这真龙一族,抱歉,宁渊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虽然这真龙不像是应龙一族,与天龙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但他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当初君青衣设局,欲要助天龙一族入六道轮回,这真龙一族便百般阻拦,派出了众多人手追杀君青衣,当初那一头吞海龙鲸,便是龙神殿囚禁在龙窟之中的深海巨兽,由此可见这真龙一族对于君青衣的态度如何。

    之后君青衣功成,助天龙一族入六道轮回,自身也承接妖族神州龙脉,成为了这妖界之皇,真龙一族方才一改先前之态,转而支持君青衣。

    但就是如此,这真龙一族的目的也并非单纯,他们支持君青衣,真的是因为龙族三脉情谊而已么,这话说出去怕是连三岁孩童都不信。

    而现如今这两个鲛人前来,开口便是一道龙皇谕令,要召君青衣前往龙宫,并且还只许君青衣一人前往,谁能保证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

    正是因为如此,宁渊态度才会这般强硬,他可不想君青衣以身犯险,那什么真龙一族无尽之海若是真要动作,那么他也不介意打上一场,反正他离开北域之前搜刮了一大堆妖丹,现在手上有整整五百万点灵气值呢,宁渊就不信五张都抽不出一张地级极限卡来。

    再看那敖菲敖凌两人,此刻已是被宁渊如此狂妄的话语彻底激怒了,眉心之间神鳞华光绽放,一股骇人气机浮现,直向宁渊笼罩而去。

    “嗯!”

    见此一幕,君青衣目光顿时一冷,手中折扇一扫,虚空之中似有龙吟怒啸而起,一股大势磅礴的力量凌空而下,悍然重压在了这两个鲛人身上。

    “噗!”

    “啊……!”

    方才欲要动用鲛人神鳞之能向宁渊示威的敖菲敖凌两人,顿时感到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降临,势若江山镇压,铺天而至,难以形容的力量重压之下,两人毫无抵挡之力,口中直接喷出了鲜血,身躯也是坠落而下,跌在海面之上。

    身受重创,敖菲敖凌两人是又惊又怒,但抬头迎上君青衣冷然目光之后,神情便顿时一变,当即跪倒在了海面之上,慌乱说道:“敖菲敖凌无意冒犯九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对此,君青衣神色冷然,并未理会惶恐不已的两人,只是转而对宁渊说道:“我去去便回。”

    这让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但见君青衣神情,最终还是放弃了劝说,只是道:“小心些,我总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君青衣向宁渊微微一笑,轻声道:“放心,没事的,你在这儿等候片刻,我很快便回来,对了,照顾好虎儿。”

    “嗯!”宁渊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在琢磨着要不要马上把那五百万点灵气值花掉,抽几张英雄卡来定定神。

    见宁渊这般神情,君青衣如何猜不到他心中所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别忘了先前我与你说的话。”

    听此,宁渊挠了挠头,说道:“如果有人非要找麻烦呢。”

    “嗯……”听此君青衣先是沉吟了一声,随即露出了一丝邪笑,在宁渊耳旁轻声道:“不要打死就可以了。”

    见她这小狐狸般的模样,宁渊也不由得一笑,说道:“明白了,你去吧,快去快回。”

    君青衣点了点头,随即轻步踏出,也不理会那敖凌敖菲,直接步入了深海之中,往那真龙水晶宫去了。

    君青衣离去之后,敖菲敖凌两人方才起身,随即那敖菲快步跟上了君青衣的身影,留下那敖凌一人,神色阴晴不定的注视着宁渊。

    鲛人一脉,被誉为大海之灵,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天资卓绝,更是因为这鲛人皆是美人,男子英俊,女子绝美,似钟大海之灵而生般完美无瑕。

    若非如此,这海族之中族群千万,不乏绝色佳人,为何真龙一族这般偏爱鲛人一脉,带带联姻,甚至让这鲛人一脉都拥有了一部分真龙之血,由此可见这鲛人一脉的姿容如何。

    而现如今留下来这敖凌也很好印证了这一点,他虽是男子,但也生得极其俊美,一点不输女子,只是可惜这一张俊美非常的脸蛋,此刻阴云密布,满目怒意,恶狠狠的注视着宁渊,似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一般。

    只是可惜,宁渊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对于这种无关紧要的角色,他向来不怎么放在心上,先前若不是因为君青衣,宁渊甚至都不会和这两人废话。

    如今君青衣走了,那么他更是没有兴趣搭理这敖凌了,直接坐在了船头,百无聊赖的注视着那广阔无垠的无尽之海。

    见宁渊这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中的模样,敖凌神情更是阴冷了,心中恨不得直接杀了这狂妄至极的人族,但回想起方才君青衣冷然目光,他只能强压下了这般想法。

    鲛人一脉天资卓绝,自然不会出现什么愚笨之人,而身为鲛人一脉之中的佼佼者,敖凌更不是什么蠢人,对于宁渊这人族,他可以不屑,藐视,鄙夷,但绝不能动手,因为宁渊是君青衣的人,而君青衣是龙族,还是龙族三脉之尊的天龙,敖凌无论如何也不敢以下犯上去触怒君青衣。

    这是无尽之海的规则,阶级的森严,无人能够打破,就算是这十大王脉之的鲛人一族也是如此,所以此刻他只能冷冷的注视着宁渊,心中暗自盘算着。

    敖凌如何,宁渊仍是没有理会,此刻他正注视着那一望无际的无尽之海,这时的广阔海面之上,是一片风平浪静,不起波澜,但却不知道为何,宁渊心中却始终感到有几分不安,并且这感觉是越的强烈。

    这一次前往神州,君青衣可以说是孤身一人,尹歌在北域之时,就与朝阳一同前往天南治疗被裳云舞毒害的天南王了,这也是宁渊苏醒之后一直见不到朝阳的原因。

    身为妖界之皇,却只能孤身一人前往神州,由此可见君青衣如今的处境并不乐观,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妖庭沉落许久,十大皇脉又虎视眈眈,真龙一族虽借力援助,但一样有所图谋,就是凭借赢风月而结盟的四大神宗,也各有心思。

    这般形势之下,君青衣能稳住妖庭大局,就已是极限了,哪里还有多余的力量分身前往神州,参与那九皇之争呢?

    正是明白这一点,宁渊才放心不下,而如今真龙一族又半途横阻,欲意不明,宁渊心中更是难免有几分不安。

    这真龙一族让君青衣一人前往龙宫,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心思之间,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

    “兄长,生了什么事情。”便是此时,纪无双抱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小虎儿自从龙船之中走了出来,看样子是被先前的动静打扰了修炼。

    听此,宁渊暂且压下了思绪,转而对纪无双笑道:“没什么事情,嗯,这小丫头愿意给别人抱了?”

    说着宁渊有些讶异的望了纪无双怀中的小虎儿一眼,宁渊可是记得这小家伙不喜欢让别人砰的,到现在也就是君青衣能抱抱她而已。

    感受到宁渊的目光,小虎儿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随即对纪无双说道:“无双姐姐,我告诉你,这家伙是个变态,你以后千万要离他远点,要不然他丧心病狂起来,可能连你也不放过呢,你看我,就是被他……”

    “……”

    看着在纪无双怀里大肆抹黑自己的小虎儿,宁渊不由得捂住了额头,他总算明白这小家伙的用意了,为了抹黑自己,她真正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不能让这小东西把无双带坏了!”

    想着,宁渊就打算去把小虎儿从纪无双怀里揪出来,但还不等他动作,身后陡然……

    “吟!”

    一声龙吟啸动,霸道威势之间,那风平浪静的海面顿时波涛惊起,怒浪席卷,下一瞬,汪洋分隔,一道真龙之影自从深海之中奔腾而来。

    “嗯!”

    陡然惊变,让宁渊目光一凝,回身转望,一眼便见到了那狂啸而至的真龙之影,而在那真龙之影还,还隐约可见一众海族乘浪而至,骇人之势,竟让风云骤便,原本万里无云的朗朗晴空,顿时乌云密布,雷霆电闪,似乎下一瞬便会掀起一场狂风骤雨。

    这般天象异变,必然是真龙出行,不是敖凌敖菲那般真龙血脉,而是真真正正的纯血真龙!

    “不怕你不来,就怕你不到。”注视着阴云密布的苍穹,宁渊却是冷然一笑,随即转望向一旁的纪无双与小虎儿,道:“无双,带着这小丫头进里边,不然待会儿风雨太大,打湿了身子就不好了。”

    原本见那天象异变,纪无双还有几分担忧,但见宁渊还有心思玩笑,那几分紧张顿时便消散不见了,向宁渊点了点头,道:“兄长小心些。”

    说罢,纪无双抱着一脸激动,似乎很想见到宁渊被人给痛打一顿的小虎儿走入了船内。

    纪无双两人退开,宁渊也转望向了那龙影所在,目光之中多出了几分冷然笑意,这时他隐约有些明白了这真龙一族的用意呢。

    与此同时,那一道龙影也已破海而出,长啸腾空,化作了一人身影,还未看清模样,便已暴起一声怒喝:“人族,将你窃取吾龙族之物交还,本宫能可饶你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