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鲛人一脉!
    数日后,无尽之海,一如往常那般浪涛滚滚,波澜壮阔,放眼望去,天水接连一片,浩瀚无尽,广阔无垠,让人心中顿生渺小之感。

    上古大劫之后,天崩地碎,四海合一,这无尽之海将天下分隔,化为五域,但同样也成为了这五域之间的通路,想要跨域而行,便必须过这无尽之海。

    这是这怒海汹汹,其中不仅仅有数之不尽的海族,还有雄踞一方的深海巨兽,以及沉睡在那禁忌海域之中的洪荒生灵,可谓凶险重重,危机无数,莫说凡人,就是大神通者,在这无尽之海当中也要步步小心。

    但是今日,在这怒海汪洋之中,却有一艘龙船,船身如龙,破海穿云,在这古船之前,无论是那能可碾碎一切的滔天怒浪,还是桀骜凶狂的海族巨枭,甚至于横行一方的深海巨兽,都变得温顺异常,纷纷退散开来,不敢拦阻半分。

    无尽海中狂风怒啸,惊涛重重,但这龙船的度始终是不疾不徐,虽是在这怒海汪洋之中行驶,但船身却是稳如泰山一般,不起丝毫波澜。

    龙船之上,两人身影相并而立,一人白衣翩翩,无瑕如玉,风中衣袂飘舞,若谪仙落尘,不沾丝毫人间烟火。

    一人身影伟岸,英气勃,立于这龙船之,任那狂风怒啸,波澜惊涛,也仍旧是沉稳如山,岿然不动。

    船过千重浪,宁渊回身往后望去,已不见了北域山河之景,只剩下一片海天接连,怒浪涛涛,不见尽头。

    见此,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神情之中带着几分无奈之色。

    说实话,宁渊虽然早已经有了前往神州的想法,但是他却没有打算这么快就离开北域,毕竟久别三年,如今总算回来,怎么说都应该陪陪宁老太君一段日子才是。

    但是奈何,这几日来宁老太君一见他,就是各种的催促,逼婚,总而言之就一个意思,那便是让宁渊赶紧成婚,好为宁家传宗接代,将家族扬光大。

    这就让宁渊很是头疼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了跑路,不过好在他不是一人单独跑出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人。

    望着神情颇为无奈的宁渊,纪无双亦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兄长,你失踪三年,如今方才回来,应当多陪陪奶奶她老人家才是,为什么突然这般匆匆离开北域呢?”

    “我也想啊,但问题是……哎,这件事情说了你也不懂。”见纪无双那带着几分不解的目光,宁渊只能苦笑以对。

    自从数日之前,在宁老太君口中得知了那件事情后,宁渊就一直很是头疼,这倒不是他有多么不愿意,而是这事情太过突然,一时之间他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但宁老太君却根本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始终催促个不停,所以被宁老太君逼婚了几天之后,宁渊急中生智,带着纪无双一起离家出走了。

    至于为什么要把纪无双也带上,原因很简单,宁渊担心自己一个人离开之后,纪无双知道了会一个人追上来。

    这无尽之海是海族的地盘,人族可不受什么待见,再加上其中重重凶险,若是让纪无双一个人追上来,宁渊如何能放心得下,所以宁渊很是干脆的把纪无双也给带出来了。

    这样一来,宁老太君那边也能有个交代,他虽然没有成婚,把新娘子一起带走,这也算不上逃婚了吧?

    至于那什么宁家传宗接代的事情嘛……还是以后再说吧。

    心想至此,宁渊也是放松了许多,探手拂过了纪无双那若银雪一般的长,见她似有些害羞,但却仍是没有躲开的模样,脸庞之上不由得多出了几分笑意,右手顺着那如瀑一般的银丝落下,随即顺势揽住了她的腰身,贴身轻语道:“无双,有件事情我想与你说。”。

    “嗯,嗯,兄长你说……”感受着宁渊那越贴近的气息,纪无双那雪白如玉的颈间不由得泛起了几许薄红,不过仍是没有躲开的意思。

    然而,宁渊沉吟了一声,最终却是说道:“嗯,没什么,就是想要逗逗你,看来效果很不错。”

    “兄,兄长,你便不能正经一些!”见他这般戏弄自己,纪无双心中是又羞又恼,不由得伸出手掐了他一下,随即冷声道:“我去修炼了,兄长你自己一人逗自己吧。”

    说罢,纪无双又是白了宁渊一眼,转身走入了船楼之中。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先前他其实是想要与纪无双说清楚,点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后来他想了想,觉得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

    “人被你气走了呢!”

    纪无双方才离去,一声轻语便响了起来,宁渊回身一望,只见君青衣抱着小虎儿,正一脸戏谑的望着自己。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迈步便要向君青衣走去。

    “你不要过来!”

    然而他方才一动,小虎儿便喊了起来,做出一副凶恶万分的模样,冲宁渊喊道:“你这个变态,公子是我的,你敢靠近信不信我咬死你啊!”

    看着小虎儿张牙舞爪的模样,宁渊很是无语,这小丫头到底是看他不爽呢,还是对君青衣太过依恋了,依照她这模样,若是长大了那岂不是又一个赢风月。

    这可不行啊!

    觉得有必要表明一下自己主权的宁渊,向小虎儿冷冷一笑,快步走到了君青衣身旁,二话不说便揽住了她的身子。

    “你,你,你!”见宁渊这般肆无忌惮,小虎儿气得不行,喊道:“你给我放开,公子是我的,我的!”

    听此,宁渊却是一笑,随即转而就吻上了君青衣。

    “你……!!!”

    见此一幕,小虎儿是气得快要炸了,想要爆,但却见宁渊一手点下,那雄厚无比的真元形成禁锢,把这小丫头定在了君青衣的怀里,动弹不得丝毫。

    就这般,小虎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渊欺负着自己的“公子”,好一会儿之后,这家伙方才停了下来,同时松开了对她的禁锢。

    “你欺负人,我去告诉神上,你等着……!”真元禁锢一消,小虎儿顿时大哭了起来,喊了一声之后便从君青衣怀里跳了出去,要去找歌月告状。

    见此,宁渊颇为得意的笑了笑,他倒是不怕这小丫头告自己的黑状,反正歌月也不会理她,怕什么?

    而君青衣见他这副模样,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啊你,多大了,还和虎儿斗气。”

    宁渊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男人的面子问题!”

    见此,君青衣无奈的摇了摇头,向他轻声说道:“如今北域之乱方平,你应该留在北域,毕竟宁家需要一位强者坐镇,方才能震慑十方,坐稳这北域之主的位置。”

    宁渊一笑,说道:“有修罗卫在,这一点不用我担心,反倒是你,这神州之行,是让我一点都放心不下啊。”

    宁渊这话自不是拿来哄人的,相反,他十分认真,君青衣如今虽为妖皇,有妖族神州龙脉与妖庭气运加持,实力决计不凡,纵是那神州各方传承之主,也未必能与她相提并论。

    但这其中原因是她修行的乃是皇者之道,身为妖皇的她,在这妖界之中自是少有人能与之抗衡。

    但是在神州之中就不同了,皇者根基,龙脉优势,都会被削弱到极点,君青衣的实力自然也会随之大幅度降低。

    而妖族十大皇脉的核心,正是在这神州之中,这些人虎视眈眈之下,君青衣还要前往儒门参与那九皇之争,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宁渊提前离开北域,除却了被宁老太君催婚之外,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放心不下君青衣。

    听宁渊话语,君青衣淡淡一笑,轻声道:“放心,这九皇之争虽是凶险,对于我而言却算不得什么,而比起这九皇之争来,我更担心你。”

    听此,宁渊有些不解,问道:“我,我怎么了?”

    君青衣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说呢?”

    宁渊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摇头一笑,说道:“你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来的。”

    “可是当初回北域的时候你也是这般说的。”

    “那是事出有因,这一次……”

    “吟!”

    宁渊话语未落,便听前方一声龙吟长啸而起,紧接着怒浪滚滚而现,竟是让这龙船不由得停了下来。

    “嗯!”

    陡然惊变,让宁渊与君青衣皆是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即往下了龙船前方。

    只见龙船之前,浪涛汹汹,碧蓝海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隔开来,紧接着一辆金色鸾车自从深海之中驶出,停在了龙船之前。

    而在这金色鸾车之上,赫见两人并肩而立,乃是一男一女,俊美非凡,气度尊贵,眉心之间还有一片金色神鳞,长如若这碧海一般湛蓝,丝之间可见一对龙角并起,散着淡淡华光。

    “这是……”见此,宁渊微微挑起了眉,这一对男女看起来应当是龙族,双角为真龙,头顶上的龙角足以说明他们的身份,但是不知道为何,宁渊却有几分似是而非的感觉。

    “他们是海族鲛人一脉!”

    见宁渊神色不解,君青衣便出声道明了这两人的身份。

    “鲛人一脉?”

    听此,宁渊恍然大悟,之前在北域君青衣曾经与他提过这海族与龙族,海族乃是无尽之海当中的生灵,族群众多,其中有十大王脉,而这鲛人一脉,便是十大王脉之一,并且隐隐有为十脉之的趋势。

    能成为这十大王脉之,这鲛人一脉的实力自然是非同一般,不过除了实力之外,他们还有一重先天优势,那就是血脉!

    鲛人一脉,乃是龙族姻亲,自从龙族入主无尽之海起,这鲛人一脉与真龙一族就有了联姻关系,如今已维持了不知多少岁月,使得鲛人一族的血脉之中,拥有了一部分真龙血脉。

    正是凭借这一点,鲛人一脉才能隐隐压住海族其他九大皇脉,获得十大王脉之的名头。

    而现如今这一男一女两位鲛人,已头生龙角,正是真龙血脉觉醒的标志,并且血脉极其纯纯,和真正的纯血真龙相比,也只是略逊一筹而已。

    拥有如此血脉,这两只鲛人在鲛人一脉,甚至海族之中的身份必然不低,否则的话也不至于有金色鸾车出行了。

    只是话说回来,这两只鲛人过来是想要干什么?

    便是宁渊心中疑惑之际,那一男一女两位鲛人已是齐齐上前一步,向站在龙船之的君青衣躬身行了一礼,随即说道:“敖菲,敖凌,见过九殿下。”

    见此,君青衣微微蹙眉,随即说道:“何事,直说吧。”

    面对君青衣那略有几分冷漠的语气,这敖菲敖凌两人神色依旧,语气恭敬的说道:“回禀九殿下,陛下有请!”

    “嗯?”听此,君青衣目光一凝,这敖菲敖凌口中的陛下,一般来说只有两人,一是那鲛人一脉之主,鲛皇,二就是这无尽之海的主宰,真龙一族的龙皇!

    而此时此刻,他们所提的显然是后者,因为那鲛皇,还没有资格让君青衣亲身前去拜见。

    真龙皇想要见她?

    心想至此,君青衣微微皱眉,随即说道:“好!”

    说罢,龙船便要驶入无尽之海当中,前往那真龙水晶宫。

    但是却不曾想,这龙船方才一动,那两个鲛人竟上前拦阻了一步,齐声说道:“九殿下,陛下谕令,请您一人亲身前往,其他无关人等,便在此地等候吧?”

    “嗯!”听此,君青衣还未有什么反应,宁渊却是皱起了眉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