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大婚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宁渊终于恢复了行动,但歌月却是早已无影无踪了,不要误会,这一个时辰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歌月只是将那一颗灵珠融入了宁渊,之后是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直接就消失不见了。

    歌月离去,那禁锢之力也消散之后,宁渊总算是恢复了自由,但他的身体却是支撑不住,不由得瘫倒在了床上,脸庞之上一片通红,不住的喘息着,连额头之上都冒出了一片热汗。

    再说一次,不要误会,宁渊这般狼狈的模样,绝不是因为那灵珠融合的过程,毕竟说宁渊怎么说也算上过“战场”的人,怎么也不至于因为歌月就……

    总而言之,现在宁渊这副狼狈模样,完全是因为那一颗灵珠入体之后,涌现出一股磅礴至极的造化生机之力,在他体内四肢百骸之中不住穿梭运行的缘故。

    这灵珠之中的造化之力,实在太过浩瀚太过磅礴,纵是以宁渊现如今的肉身,也隐隐有些承受不住的趋势,不过好在,片刻之后,这股如海怒啸般磅礴至极的造化之力忽然平息了下去,随即更是迅消失不见,甚至连那一颗融入宁渊体内的灵珠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般变化,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心中本想要向歌月询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回想了一下方才生了事情,再想想歌月那满是漠然的小脸,宁渊最终还是打消了去找歌月的想法。

    虽然暂时不清楚这灵珠的来由与歌月的用意,但宁渊却是现,这一颗灵珠入体之后,在其造化之力的作用下,自己那因为使用真卡而透支虚脱的身体,竟然开始迅的恢复了过来,现如今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甚至连修为都隐隐精进了几分。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起码他不用继续在这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了,只是宁渊起身之后,却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

    去找纪无双?

    不行,先前那一幕还历历在前,现在去见她不合适。

    去找君青衣?

    这好像也不行,那只小萌虎在,歌月说不定也在,若是给君青衣知道方才生了什么,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那去……

    便是在宁渊沉思之际,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便见一人缓步进入屋内,正是拄着龙头拐杖的宁老太君。

    宁渊转头一望,只见今日的宁老太君,一扫先前那迟暮之色,原先那一头苍苍白,此刻也有大半化作了乌黑,眉宇之中朝气蓬勃,恍若年轻了几十岁一般,而她的修为,更是突破了后天桎梏,踏入了先天境界。

    见此,宁渊也是面露惊异之色,宁老太君因为年事已高,自身资质又算不得多么优秀,所以修为一直卡在后天一品之境,始终无法突破,也无法服用那武神丹,这才会导致寿元枯竭,大限将至。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为简单的办法就是助宁老太君突破先天之境,一旦步入先天,那便有五百年的寿元,这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

    只是宁老太君年事已高,一般手段是难以助其突破的,就连宁渊,当初也是打算抽取一张精通丹道之术的英雄卡,亲手炼制一枚先天神丹来助宁老太君突破。

    但现在他刚刚苏醒,还未来得及炼丹,宁老太君却已经突破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心中讶异之间,宁渊迎上前去,向宁老太君行了一礼,道:“奶奶,您没事了?”

    听此,宁老太君不由一笑,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反倒是你渊儿,这身体恢复得如何了,可还有什么不适?”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好多了,奶奶,不知道那神武圣殿之事处理的怎样了?”

    听此,宁老太君摆了摆手,淡笑说道:“已经处理妥善了,虽还有些许漏网之鱼,但已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这么顺利么?”宁渊却是有些惊讶,这神武圣殿的高层战力虽被他扫灭了大半,但到底家大业大,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的。

    再加上裳云舞与李长空两位天劫,以及医神与兵圣两位圣者残魂,若是他们以此为框架,纠集起一批神武圣殿的残存弟子,如若万年之前那般蛰伏隐藏下来,那想要清剿就颇为麻烦了,毕竟宁家底蕴浅薄,只有修罗卫算是一支强军,想要以此彻底扫平神武圣殿,那可不是什么简单事情。

    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之前已经有过一次教训了,宁渊可不想再来一次,所以对于此事他也是十分关心。

    只是看现在宁老太君的神情,分明是一副大局已定的模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眼见宁渊神色惊讶,宁老太君不由一笑,说道:“此事还得感谢君公子,当日你脱力昏迷,场面一度混乱,是君公子现身,迅稳住了局势,紧接着又以雷霆手段,助我宁家扫灭了神武圣殿那些残余顽抗之人,彻底掌控了局面,这般手段,老身我是自愧不如啊。”

    宁老太君话语之间,对于君青衣满是赞许之意,听得一旁的宁渊有些哭笑不得。

    而宁老太君却是丝毫不觉,继续对宁渊说道:“有君公子之助,乱局平稳,大势已定,如今我宁家已入主武都,接替神武圣殿成了这北域之主,接下来只需重整这北域局势,便能恢复之前的武道盛景了!”

    说道这里,宁老太君是不住的点头,脸庞之上满是笑意,那神武圣殿虽有诸多缺点,但这三年来却在北域打下了一个完美的基础框架,天下布武,北域振兴,重新开启了一个辉煌璀璨的武道盛世。

    如今神武圣殿已成为了历史,宁家取而代之,也不需要做什么改革变化,只需顺着神武圣殿遗留下的框架,整合北域各方势力,就能重建一个辉煌盛世,宁家也能随之崛起,成为新的北域之主。

    家族振兴,大势崛起,这几乎是宁老太君梦寐以求的夙愿,已经夙愿已成,老人家自是欣喜不已。

    只是可惜,宁渊对于这些事情实在不感兴趣,得知这神武圣殿隐患已除之后,便向宁老太君点头说道:“此事交由奶奶处理就是。”

    听此,宁老太君却是摇头一笑,说道:“这不是什么难事,反正如今大局已定,也费不了多少手脚,暂且不谈,再说那位君公子,渊儿,此人真正是天之骄子,英雄少年啊。”

    “英雄少,少年……?”听宁老太君对君青衣的形容,宁渊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但也只能陪笑道:“是是是,青衣她是很厉害。”

    “嗯!”听宁渊对君青衣的称呼,宁老太君却是微微皱起了眉来,沉吟了一声之后,方才对宁渊说道:“只是话又说回来了,渊儿,你失踪了三年,究竟去了哪里,还结识了君公子这般天骄人物,我见她无论是风姿气度,言语谈吐,都尽显不凡,更是隐隐透着几分皇者尊贵之气,她究竟是……”

    话语之间,宁老太君目光也落在了宁渊身上,神情之中带着几分询问之色。

    见此,宁渊心中迟疑了一阵,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奶奶,不瞒你说,青衣其实并非是人族,而是龙族。”

    “龙族?”宁老太君喃喃了一声,随即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难怪!”

    话语至此,宁老太君的神情已是放松了不少,继续对宁渊说道:“渊儿,如今北域局势已定,我宁家成北域之主,你也长大了,实力更是远想象,所以我这老婆子也不该继续占着这家主之位了,选个日子,让你接掌家主,然后顺势登基,坐上这北域人皇之位!”

    “登基?”听此,宁渊先是一怔,随即赶紧摇了摇头,说道:“奶奶,我志不在此,所以这北域人皇还是算了吧。”

    北域人皇,对于常人来说绝对是巨大的诱惑,但宁渊却不敢兴趣,他以武入道,修行自我,并非是皇道修者,所以坐上这人皇之位没有丝毫意义,反而觉得麻烦,因此宁渊是想也不想,直接就推脱掉了。

    “嗯?”见宁渊拒绝,宁老太君微微皱起了眉,说道:“渊儿,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现如今神武圣殿被我宁家取而代之,那宁家自也应该担起这北域之主的责任,我不过一个老婆子,如何号令天下,你是我宁家嫡脉长孙,这人皇之位,你不坐谁坐?”

    听此,宁渊无奈一笑,说道:“奶奶,我对这些事情真的没有多大兴趣,要我去做什么人皇,实在不合适,如果您真的找不到人选,不如退而求其次,不当这北域人皇就是了。”

    “胡闹!”

    宁老太君瞪了他一眼,但见宁渊仍是不愿答应,只能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不愿当这北域人皇,我也不强求,但是渊儿,有一件事情你必须得答应奶奶。”

    “嗯?”见宁老太君如此轻易的就松了口,宁渊也是有些惊讶,便试探着问道:“不知奶奶说的是什么事情?”

    宁老太君神秘一笑,对宁渊说道:“你且先答应了,奶奶才告诉你!”

    “这……”宁老太君故作神秘的模样,让宁渊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只要是我办得到的,孙儿肯定不会有半点推脱!”

    “嗯,很好很好!”见宁渊答应,宁老太君脸庞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片欣喜笑意,摆手对宁渊说道:“再过三日,便是你大婚之日,你准备一下吧,为我宁家传宗接代吧。”

    “什么?”听此,纵是以宁渊之定力,此刻也是彻底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满脸错愕的看着宁老太君,说道:“大婚之日,这是怎么一回事?”

    宁老太君淡笑,说道:“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当人皇,可以,但你要给我生个重孙子,为我宁家传宗接代,让我这重孙当北域人皇,这不就把问题解决了么?”

    “不是,问题不是这个。”宁渊摇了摇头,十分无语的对宁老太君说道:“大婚,奶奶,你这是让我与谁大婚啊,不会随便找个女子来吧,传宗接代也不是这么个传法啊。”

    “别急别急!”宁老太君摆了摆手,轻笑说道:“渊儿,奶奶保证,这人你肯定喜欢,她也决计喜欢你,两情相悦,不是正好么?”

    “什么?”见宁老太君这般信誓旦旦的模样,宁渊不由一怔,心中暗道:“难不成奶奶看破了青衣的身份,不对啊,若是她看破了,那为何先前还一口一个君公子的喊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眼见宁渊神情满是诧异,宁老太君摇头一笑,说道:“好了好了,你便不要瞎猜了,奶奶告诉你,这与你成婚的人啊,是无双!”

    一声话语,宛若惊雷一般在宁渊脑海之中炸开,让宁渊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勉强回过了神来,愣愣的看着宁老太君,说道:“奶奶,你刚才说什么,是谁?”

    “很惊讶是么?”宁老太君一笑,轻声说道:“无双,纪无双,可是听清楚了?”

    听此,宁渊神色一变,终是彻底醒悟了过来,满脸无奈的对宁老太君说道:“奶奶,你就算想要我当这北域人皇,也用不着开这样的玩笑啊!”

    “什么玩笑?”宁老太君瞪了他一眼,说道:“就是无双,三日之后,你与无双大婚,这婚事我已经开始准备了。”

    见宁老太君这般认真的模样,宁渊也感到了几分不对,连声说道:“可是奶奶,无双是我……”

    结果还不等宁渊把话说完,宁老太君便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语,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件事情瞒了你许久了,也是时候该告诉你了。”

    “什么事情?”宁渊连声追问道。

    宁老太君一笑,神情带着几分感叹的说道:“以前你不懂事,整日荒唐,所以我才一直没有将此事告知你,现在嘛,也不该继续瞒着了,其实无双并非是我宁家血脉,也就是说,你与无双并非是真正的兄妹,明白了么。”

    ps:这关系必须说明,否则这本书就危险了